[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读海外网络资讯有感/刘建安
(博讯2006年5月31日)
     自从2003年开始接触海外中文网站以来,平均每天有几个小时沉迷于 海外网站之中,尽管电脑已经更新换代到第4台(第1台是亲友免费赠 送的旧机,2002年初买一台,去年冬天一次买1.5台,二个主机), 系统重新装了一次又一次,克服着病毒不断的纠缠,仍然乐此不倦。 为什么?因为网上有个既真实又虚拟的“民主中国”的存在。下面简 单在汇报笔者受到的教益。

    一、最佩服的作家是刘宗正

     刘宗正先生是笔者最佩服的网络作家。他不但多产,而且擅长多种体 裁。他的话语特立独行,甚至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境地。 说是前无古人,一是因为他彻底地批判了中华民族、中国、中文、汉 族、汉语,在他的话语里,他只接受“东亚”这个概念;二是迄今为 止,任何人也不曾象他那样反对自孟子以来主张的“大一统”观念, 按照刘宗正先生的设计,首选的方案,是太平洋东岸这块陆地分散成 几十个国家。说是后无来者,因为他是语言学家、历史学家、童话作 家、政论家、基督徒、民运活动家,集这么多角色运用自如,难能可 贵,别的人基本上做不到。他是把民运基督教化了,把基督教民运化 了;把历史语言学化了,把语言学历史化了;寓童话于政论之中,寓 政论于童话之中。他把民运提高到“去中国”的高度,把基督教提高 到民运的高度。他启发了一种新的东亚(他不认可“中国”这一名 词)历史观、语言观、政治观。他的文章曲高和寡,这正是他的高明 与骄傲之处。笔者仅仅遗憾这一点:他是用汉语来彻底埋葬汉语的, 是用“刘宗正”这个姓名来批判汉族的。“刘”字有一把刀且与汉高 祖同姓同根,“宗”字是典型的汉人族文化的字眼,“正”字是儒家 概念“中庸”的缩写。因此,刘宗正先生还不彻底,他应该以英语、 以西文姓名、美国人身分来传道。让我们进一步等待他的福音吧。 (博讯 boxun.com)

    二、传播最广影响最大的是《九评》

    人类自从有书籍以来,印刷最多的肯定是《圣经》,而中文社会,印 刷最多的是《毛泽东选集》。与之媲美的是,21世纪初阅读量最大的 中文作品是《九评》。《九评》成了中国民运的《圣经》与《毛泽东 选集》。《九评》将载入历史,并成为一道分水岭,一道试金石。 《九评》派因此有资格领袖群伦,因为他最彻底、最坚决、最靠近 神。

    《九评》给了中国人一部新的《20世纪中国现代史》,一部新的《中 国共产党史》,提供了一种崭新的“中国向何处去”的方案,甚至是 一种新的哲学与政治学。虽说笔者由主张“和平演变”的立场出发与 《九评》唱了几篇反调,其实笔者是很欣赏《九评》的,因为象笔者 这样受过那党迫害、诬蔑的家庭与个人,读着《九评》心中获得了极 大的快感与满足,一种仇恨心、报复心、清算心的满足与快感。最遗 憾的是,《九评》与刘宗正们是唱的不是一曲。《九评》是最推崇祖 宗文化与传统文化的,尽管异曲同工,殊途同归,但毕竟不和谐: 《九评》是让我们回归传统社会,而刘宗正们却是要我们加入“美 国”这一“世界联邦”。

    笔者主张宽容与放弃复仇,人近花甲,已经麻木得热爱与仇恨之心都 淡泊了。但笔者怎么能取消他人的仇恨与斗争呢?笔者不能制造出一 块自己也搬不起的石头。法轮功领导民运成了一个选择。笔者尊重朋 友们的选择,并为之祝福!

    三、最奇妙的是“退党”活动

    每次通过鸽子进入动态网,自然留意一下“退党(团)人数”,好形 势,接近1,100万了。这是一个很高明的创意,一个很和平的活动, 一个高科技的平台。

    通过退党、退团、退少先队这“三退”,把那党退垮,不要广场活 动,不要会议桌上的谈判,不要武装起义,也不要经济制裁,也不要 M国大兵武装打到B京,多么大的善意,多么粗的和气。甘地先生在 天国将自愧弗如,曼德拉也应歉让桂冠。

    我静静地等待着“三退”运动成功的那天。坦白地说,我三兄弟仅仅 是三个少先队队员,当年入团没资格(这又不如大师),后来也不愿 入党。因此不退少先队,不怕神清算的那日,谁叫先后有20来亿少先 队员呢,“法不责众”,神也好,佛也好,估计他们将来不会对每一 个没有退出少先队的壮年人、中年人与笔者这样的“爷爷”辈的人施 以惩罚吧?即使惩罚,也不会下地狱吧,地狱有这么大么?

    遗憾的是,20世纪以来,生产力的发展与科技、新产品的发明都是呈 现“加速度”的特征,为什么“三退”几乎是匀速运动呢?要等待到 哪一天呢?这个速度,全部是退党,要十年,全部是退团,要50年, 全部是退队,也许要地老天荒。笔者恐怕要象问“你吃饭了么?”、 “你发财了么”一样,增加一个问候语:“你三退了么”?

    四、最感兴趣的是宫廷秘闻

    记得20多年前听台湾电台,笔者常常莫名其妙地喜欢听那党的宫廷秘 闻。20多年来,偶尔从纸质媒体上看到了那党的某些宫廷秘闻。近三 年,从网络上经常地浏览着那党的宫廷秘闻。那党的宫廷秘闻,是笔 者生活中的兴奋剂,是营养品,是调味粉。

    人是好奇心特别重的动物,人的好奇心往往由于对象的难度而增加强 度,越是难以得到的信息,人越是想获得。而对于那党最高层的动 向,人们也最关注。作为当年一个红卫兵,多年养成了一个习惯,就 是青睐“小道消息”。现在可好了,经常性地能看到那党的内幕、内 讧与内部文件了。出口转内销也好,进口转内销也好。因此,笔者郑 重地道一声“谢谢”,因为笔者是免费的,但制作这些需要资源,直 捷地说,要美钞。

    根据草庵居士的分析,仅仅是法轮功经营电台、电视台、网站、报 纸、书籍,一年要花五亿美元,并且服务基本上是免费的。仅仅这一 点,手头拮据的海外民运人士就应该“唯他是命”,自觉地摆正位 置。争什么呢?

    那些宫廷秘闻,如果是真,大家可以坐而论道,不必起而行道。最好 的局面,是中国式戈尔巴乔夫、叶利钦脱颖而出,不战而屈敌之兵, 那当皆大欢喜。

    五、最盼望的是神佛

    人是有住址的生物,但人最追求的是无住址的神佛的庇护。因此,人 是宗教性的生物。宗教与科学、艺术,是人类的三大发明。自古以 来,神佛、神意常常扮演了新朝代的催生婆的角色。预言是神佛的工 具,神迹是神佛的验证。既然神佛已经介入了中国政治,大家还应该 做什么、还能做什么?

    在网站上,不断在看到宗教介入中国民主运动。也许,宗教的政治 化、政治的宗教化,是促进中国转型的重要的手段与途径,如果不说 是唯一途径的话。

    王怡、余杰、李柏光被布什总统接见了,这是中国基督教徒的光荣, 也是中国民运人士的光荣。我理解王怡、余杰的良苦用心。也设身处 地体会过郭飞雄的不平之心。王怡们是一种温和的基督教文化的先 进,郭飞雄是一种激进的世俗维权活动的先锋。基督教的人权与世俗 化的人权本来是并行不悖的嘛。何必相煎呢?

    更广泛一点,建议法轮功基督教化。笔者是宗教门外汉,不知法轮功 与基督教能否一体化、这是否符合神意、是否符合教旨?但笔者最欣 赏(请饶恕亵渎)佛教、基督教、道教,但多元宗教是否可以基督教 为本体统一起来呢?

    笔者最遗憾的是,恐怕宁愿认炎黄为祖宗,但不敢把炎黄改称“亚 当”。这是一个最大的困惑。

    六、最高明的战术

    最高明的战术是丑化对手。那党曾经封过“蒋匪”,而国民党也封过 “共匪”。如今,并非是老调重弹,而是花样翻新。在这高科技时 代,顺风耳、千里眼已经不在话下。于是新闻也越来越多、越来越 广。

    苏家屯的故事是一个好故事。永远把这故事说下去。建议把提供苏家 屯故事的人封为“民族英雄”,仅仅排名于《九评》作者之后。提供 一个情报:境内的朋友一边猜测着“未必”,一边宣传《九评》与苏 家屯的故事。

    西方政治家是近视的、欠智慧的。他们讲不出苏家屯的故事。他们写 不出《九评》这样的大作品。

    七、最讨厌的是相互攻击

    不得不说,海外民运人士的互相攻击,是很令人心痛与厌烦的。这是 一种“比较谁坏”的行为。民主政治是多元政治,民主运动是多中心 运动,但民主政治与民主运动难道应该是无休止的内讧活动?

    去年对“中国人权”组织的争议,由刘青离开主席职位而告一个段 落。作为一个湖南人,笔者无意得罪了一个女同乡,尽管笔者认同她 的正义之心与坚决的精神,赞赏她发扬光大了湖南蛮子的精神,为湖 南人争了光。当然,刘青是半个湖南人,但这不是地域之争,而是民 运资源分配的研讨。刘青去了,人们忘怀了。

    “中国人权”在刘青主持时,大概不曾支助过喻东岳;在刘青走后, 不知是否能支助喻东岳?这是笔者的一个底线标准,笔者以之评价那 一场争论的实质后果是有效、还是无效?

    八、影响最大的问题是台湾问题

    台湾问题曾经由于荷兰、日本而成为太平洋东岸大陆的一个问题。中 华民国在台湾后,长期成为一个不是分裂问题的分裂问题。民进党执 政后,独立与不独立成为了一个问题。

    笔者1989年曾经由于对台湾问题以自己的立场采取了某种开玩笑式的 动作,以“反革命特务罪”处刑十年关押5.5 年。因此,这本该是我 的一个禁区。说真话,也许是“重新犯罪”了。笔者计划在不晚于 2011年,即60岁前写一份申诉,主题是“我无罪”。如果申诉无效, 我将以同样的内容再次表达我的观点,除非再次判刑,否则事实上将 承认我1989年的无罪。

    台湾问题是影响最大的一个关乎中国前途与命运,包括中国政治、中 国社会、中国经济在内的大问题。目前的态势是不统、不独、不武, 这是三方博弈的的结果。也许将维持这一局面较长时间。

    笔者的选项是非独的,但尊重他人以独为选项的心愿。至于最终结 果,却是谁也难以预料的。预定任何一个选项也许是多余的。因此, 我暂时保持沉默,不想评论个中是是非非。

    笔者钦佩洪老哲胜先生,喜欢《民主论坛》。

    九、最大的政治游戏是网络政府

    很高兴海外人士的历史责任感与政治主动性。很高兴海外有多个临时 政府的成立与准宪法、准国旗的制定。很高兴对建国方案的设计与研 讨。很高兴诸多文告的发布。

    在为杨天水君辩护时,说某一临时政府是“网上政治游戏”,大概是 这样,应该是这样。笔者怅然若失。

    20世纪20年代初,仅仅湖南出现个十多个“总司令”,自封的。后 来,红卫兵总司令遍地开红(“祖国山河一遍红”)。再后来,总经 理遍布大陆。大概会有某一天,中国有许多总统横空出世。毛泽东 说: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我们不说,谁说? 我们不做,谁做?

    如果要笔者把领袖群排名,华盛顿和他的战友们是第一的,功成身 退,留下一部长治久安的宪法,为创造一个最伟大的国家奠定了最坚 实的制度基础。

    中国最缺乏的公共物品是制度化的民主政治。

     徐沛推荐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天赋人权看中共的网络监控/贺伟华
  • 刘逸明:傅国涌先生的声明是否为网络姓名霸权?
  • 黄泰: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每一位网络异议作者的人身安全
  • 用网络建立中华民主必胜之信念/郭永丰
  • 中国政府对新闻、网络的封锁,是对穷人的歧视/张建
  • 鲁扬:中国网络——逼我上梁山
  • 槟郎:悼念我的网络情人
  • 政府不应该出面限制网络语言的使用
  • 没有硝烟的战场-记反网络封锁的英雄/三妹
  • 刘逸明:突破网络封锁, 迎接公民社会
  • 美国担心中国改变了网络,而不是网络改变了中国
  • 打破网络柏林墙,建立民主新中国/老戚
  • 蒋品超:我是英雄我怕谁--对网络谣言的怒斥
  •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贺伟华
  •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贺伟华
  • 袁红冰:将中国的苦难转化为人类的精神价值―写于《亚太写作者网络》会议
  • 江苏荣:谨防网络地雷和陷阱与如何使用电脑上网
  • 网络媒体:全球化背景下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前奏(图)
  • 昝爱宗:郭飞雄和艾晓明与网络言论自由
  • 公安部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局:调查网络
  • 连日雨湿困扰网络路邮烧毁严重
  • 大陆官方人民网:网络社会需要“网络警察”执勤站岗
  • 一篇《湖南人,你的血性狗吃了》引爆网络轩然大波
  • 北京网络媒体协会公开征集200名网络监督员
  • 中国推广网络虚拟警察(图)
  • 北京网络媒体协会公开征集200名网络监督员
  • 自由亚洲:六四死难者周国聪案进行网络民意调查,中国国情咨询网被当局关闭
  • 网络基督使团网:综述:余杰出国与马文清被捕
  • “网络写作”再遭刑事追究
  • 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新条例 保护信息网络传播权
  • 甘肃庆阳官员宣布:网络下载的国务院文件属非法文件!
  • 玉罕亮:海归博士谢文的网络自由和改革信心—三味书屋“半月谈”印象
  • 网络活跃人士展开争取互联网自由的请愿活动
  • 北京网络媒体自律公约
  • 山东网络异议人士李建平出庭受审
  • 一男子网上辱骂网络直播主持人 涉嫌诽谤被拘留
  • 美国之音:中国限制网络新闻规定被批违宪(图)
  • 爱琴海事件交涉之三:遭遇浙江省外宣办网络处的“太极拳”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没有网络警察这个“警种”,而不是说没有“网络警察”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