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汪红雨:哭吧,互联网
(博讯2006年5月30日)
    今天,没坐过出租车的人恐怕很少了.可有天,你站在路旁,招手打的,车在你的脚边停下来,恭侯你上.可突然冒出个警察,手一拦说,你不能上这个车,得上那一辆.你一定会火冒三丈的说,你神经有毛病吗?你有什么权力不让我上这车?我花钱打的,爱坐哪辆就上哪辆,你管得着吗?
    
     今天的互联网,没上过的恐怕是一些七八十岁的老头老太了.你在大街上抓住任何一个年轻人问问,你上过网吗?他一定翻着百眼对你说,神经病,大惊小怪,谁没上过网? (博讯 boxun.com)

    
    可中国的互联网却远没有出租车那么幸运了.无论你是在网吧上,还是在家里上,都是要花钱的,可你却处处遭到网上警察,我们亲爱的防火长城(GFW)的悉心照管,它允许你上什么网你才能上什么网,上了那个网了,它允许你看哪些你才能看哪些.若是这个花了人民巨额血汗纳税钱的警察大人不高兴了,说封就把个网站给封了.可偏偏特怪,它封的全是网民喜爱的网站, “Wikipedia",自由的百科全书。对于很多名词等等,查询 wikipedia往往比查询 Google有着更高的效率。网民们奉献自己的知识,构成的共创的这本百科全书,就这样被网上警察无情的没收了.公民维权网,燕南学术网,四海家园网…..一个有一个网民们喜爱的网站说不见就不见了.维基百科被封杀时,很多网民伤心的哭了.现在,网民们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因心酸的泪水早流完了.
    
    可就是这样一个千疮百孔的互联网,还是人见人爱,为什么人们要花钱买罪受呢?那是因为,今天的互联网和十六世纪的印刷业一样,都是打开人性解放大门的一把钥匙.所不同的是,印刷业,是打开西方人通向人性解放大门一把钥匙,而互联网,则是打开中国人通向人性解放大门的一把钥匙.
    
    十六世纪前的西方世界,虽说有三千七百年前的汉穆拉比王法典,有两千年前希腊人的理想思考,有罗马的法制共和国,有希伯来人的先知,有基督教的教堂,但由于书籍皆是手抄,不仅昂贵且稀少,在广场听辩论,在村口听先知的演讲,听游吟诗人的演唱,在教堂听布道,毕竟只能听而不能自己看书,不能深思冥想.不能交流沟通.因而,绝大多数西方人和今天的中国人差不多,思想精神皆处于蒙昧状态,即未开化状态.不知道人是什么,当然也就不了解君主皇帝政府教皇的真相,人们普遍习惯性的接受教皇和君主皇帝的双重统治,即使一些敏感的头脑灵活的人,也感到了不公正的极大痛苦,但又无可奈何,觉得若没有教会君主国王皇帝,人们就要遭受强盗恶霸地痞无赖的掠夺,那将会更没日子过.
    
    十六世纪,廉价的报纸,廉价的书,廉价的杂志,铺天盖地的向人们涌来,越来越多的人这才认识到,原来,人是万物的尺度,人,才是世界上最尊贵的,人,才是最尊严的,什么皇帝,国王,政府,党,乃至上帝,都是人创造的.政府不能没有人,人可以没有政府,现阶段人之所以要政府,是要它为人服务的,是保护人的自由人的尊严的.政府不保护人的自由人的尊严,人完全可以砸碎它,重新换个政府.正是绝大多数人知道了这些天然道理,到了二十世纪末,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人民抛弃了皇帝,国王,专制政府,自己管理自己,人类的生活也越来越幸福.
    
    中国人也是人,当然也不例外,也被这不可避免的历史大潮所裹夹.十九世纪中叶,报纸书籍杂志,也象潮水一般在中国古老的大地上泛滥.二十世纪初,中国人终于也抛掉了统治人两千多年的万恶的皇帝,艰难的走上了自己管理自己的康庄大道.但由于日本法西斯的入侵,打断了孱弱的民主进程.战后,阴差阳错的又走上了一条披着公有制外衣的专制之路.
    
    从表面看,现在中国的报纸书籍杂志比中国历史上任何时候都多,中国人的文化程度也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高,尤其是近年,电视等大众媒体也广为普及.但,所有这些大众媒体,皆象筛子筛选过的一般,人们只能看到政府规定看到的书,报纸,电视.也正因为此,很多中国人依然生活在蒙昧之中.他们又象过去那样,以为人不靠政府就没法过日子了,以为政府能带领他们奔向共产主义天堂.个人所有的生活资料被政府以公有制的借口拿走了,剩下的连个人的思想也被教育改造,统统奉献给国家了.中国人似乎要永远游离在人类大家庭之外了.
    
    然而,人类大家庭并没有忘记多灾多难的中国人,二十世纪末,互联网,一个威力比报纸电视等等还要大得多的新事物,横空出世,终于给精神干涸的中国人带来了福音.
    
    互联网,有着与报纸,电视,书籍几个不一样的特性,因而,受到了长期遭受禁锢的中国人的格外宠爱.一是其海量信息,上天入地,什么疑问,一点GOOGLE,基本上什么都一目了然,二是信息传输快速,你有什么重大发现,几秒钟就能传遍全球.三是成本低廉,任何人,都能办个网站,把你的大作,把你喜爱的大作,尽收其中,给别人观看.四是互动性,你看电视,看报,有时想插几句嘴,可没门,互联网却行,你尽可以在上面海阔天空的乱侃,也可以把心底最深处的秘密拿出来和地球另一端的陌生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谈.
    
    尽管强大的网上警察防火长城GFW,无耻之极,藐视人的尊严到了顶点,连私人和境外的电邮也严加筛选,只要在电邮主题栏不小心用了几个敏感词,信立即会退回.而GOOGLE也惨遭阉割,不能体现它那神奇的本性.但GFW毕竟不是神,毕竟心有余而力不足,它不可能把互联网给封了,这一是盯着钱看的电信部门不答应,二是也太丢中国的脸了,全球也只有极少数象朝鲜那样的赤裸裸的无赖政权,才不允许人民上网.而中国的GFW即要当婊子,又要树牌坊,不能把网站全封了,只好玩一些封杀截断屏蔽敏感词的见不得人的小动作.无奈象六四,我是小狗,燕南,太石村,汕尾,刘晓波,高智晟等这样的敏感词不仅太多,且与日俱增,害得GFW大人焦头烂额,顾此失彼.正是由于GFW大人的无奈,一个又一个无情的铁的事实,一个又一个带着血腥的真相,还是透过筛网,暴露在中国人的眼前,震撼了中国人麻木的心灵.使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知道过去自己是多么的孤陋寡闻,是多么的无知愚昧.是多么的不开化,是多么的精神贫乏,是多么悲哀和可怜.
    
    蒋介石从峨嵋山上下来摘桃子了,谁没念过伟人的这篇伟大的文章呢?可事实是,美国人在太平洋消灭了日本法西斯陆海空的精锐绝对主力部队,又仍了两枚原子弹,日本才不得不投降,要是只靠中国人自己,八年能有桃子吃?说不定八十年也别想吃到.
    
    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谁没唱过这个歌呢?可事实是,侵略者不是美国佬,中国人民伟大的朋友,朝鲜人民伟大的领袖金日成才是侵略者.
    
    台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这句话谁没说过,谁不愿意为解放台湾解放全人类献出生命呢?可才几年,夹着尾巴逃跑了的台湾老板香港老板日本老板美国老板德国老板英国老板,数清的资本主义老板又回来了.要解放别人的中国人又象49年前一样争着给别人打工了.
    
    那在哪里找回大国强国世界中心之国的虚荣心呢?那在哪里找到继续愚弄中国人的良方秒药呢?中国的喉舌有的是办法,拉美人,印度人,俄罗斯人,又替代台湾人,成了新的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人了.喉舌们又在那里诱骗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愤青们去解放他们了.
    
    互联网,给了中国喉舌们一记响亮耳光.
    
    先看看拉美,拉美国家的整体经济发展水平比中国高得多。它们的困难,也是更高层次上的困难,是和中国不在一个档次上的困难.中国自己宣布人均GDP超过1000美元,且不论这里有多少水份,只要拿这和拉美比较一下就可以了.拉美主要国家早在20世纪60-70年代就已经达到的水平。今天,拉美国家的人均GDP,普遍为中国的3-6倍。如阿根廷的人均GDP将高达11000美元,智利将近1万美元,墨西哥将近9000美元,巴西为7800美元(以上均为2002年数据)。可以说,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落后拉美国家起码在10-15年左右。
    
    拉美如此,印度呢?
    
    印度人享有充分的流动自由。印度人可以在总统府的对面要饭,也可以在象中国长安街一样繁华的地段搭棚生活,根本没有人以影响市容而象赶鸭子一样到处赶。印度没有象中国一样到处打砸摊主的城管,也不会因为三轮车影响政府形象而被取缔。在印度,只要你能在某个地方找到谋生的门路,没有人管你,印度人的工资水平高于中国。印度象国防部这样的强力机关连空调都没有,印度没有官员终身制。印度上至总统下至部门,在任是官员,享受国家的各种待遇,但下来后和平民一样。印度实行全民免费医疗.
    
    至于俄罗斯,则更是让中国人猛醒了.
    
    一、俄罗斯公民随时可以进行游行和示威,罢工也被认为是解决劳动纠纷的合法方式规定到宪法中。
    
    二、俄罗斯实施了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宗教都可以自由地在俄罗斯进行传播.
    
    三、俄罗斯人民获得了新闻自由,发行少于1000份的刊物,不需要进行任何登记。
    
    四、俄罗斯实施了多党制度,政党只要到司法部进行登记备案就有权提出总统和议员的候选人。任何一个政党的活动经费都由各政党自己解决。
    
    五、俄罗斯联邦实现了自由选举。
    
    六、俄罗斯联邦实现了司法独立。
    
    七.俄罗斯取消了户籍制度,公民可以自由迁徙,俄罗斯人实现了拿着护照和卢布到世界各地观光和工作。俄罗斯人可以到欧洲人权法院起诉俄罗斯联邦侵犯人权问题,俄罗斯取消死刑执行。
    
    八.俄罗斯住房,水,电,基本上免费。有的收费只是象征 性的,甚至很多家庭不知道水表是什么。
    
    九.俄罗斯总统至少每年一次举行电视直播回答公民提出的任何问题;俄罗斯联邦总统至少每年一次举行大型新闻发布会。回答来自 世界各地记者提出的任何问题;俄罗斯联邦总统在国家发生突发事件的时候,立即发表电视讲话。
    
    十.俄罗斯联邦实现了学龄前教育,基础普通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的强制性和完全免费。大学教育也实行高额奖学金制度。
    
    十一、俄罗斯联邦治病不需要支付挂号,检查和治疗费用。药品的费用由国家控制并有高额补助。
    
    十二、俄罗斯联邦所有公职人员,在其就职的时候必须向人民宣誓。上到总统,下到宪法法院法官,普通法官,人权全权代表,在就职的 时候都必须要进行宣誓。总统的宣誓仪式最隆重。要现场直播。总统
    的宣誓很简单的几句话,但是核心就是捍卫人权。法官就职也必须宣誓捍卫人权和对宪法和法律负责。政府总理和各级官员在就职时都必 须宣誓。宣誓的内容基本上是∶在履行职务的时候捍卫人权。
    
    十三、俄罗斯联邦实施了美国式的大陪审团制度。犯罪嫌疑人是否构成犯罪有陪审团来决定,而陪审团成员完全来自普通公民。………
    
    以上这些,就足以使夜郎自大的中国人傻眼了,原来,不仅垂死的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比我们生活的好,就连那些在喉舌们眼里不入流的国家的人民,也比中国人活的好得多.活得象个人样,尤其原来同样是社会主义国家,还是我们老大哥的俄罗斯,抛弃社会主义后,并没有崩溃,而是欣欣向荣.原来,不是他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是中国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更为可怕的是,人们发现,这仅仅是沧海一粟.越来越多的铁的事实,血的真相,终于使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觉醒.他们恍然大悟,原来,我们一直是生活在一个到处充满着谎言和暴力的国度.原来,中国人也是人,社会主义国家的人也是人.是人,就有思维,精神,信仰.而这个思维,这个精神,这个信仰,是每个人独有的,是不可能一致的,是任何人,任何政党,任何政府,任何国家,都无权剥夺的.用暴力或谎言压抑禁锢任何一个人的思维,精神,信仰,无疑是把人当畜牲,是要人做畜牲.用暴力和谎言逼迫人必须信仰某一种主义,思想,理论,代表之类,用暴力和谎言把不合自己主义,思想,理论,代表的言论,打成右派,反革命,反党分子,用暴力和谎言逼迫人只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这一切,完全是野蛮人的行为,是法西斯行为.
    
    一个担当起教育人民,改造人民思想的重任的政府,必定是个不务正业的政府,必定是个弱智政府,是个愚昧政府,是个坏政府.人的思想,就是人的灵魂,人的思想,天马行空,无边无际,独来独往,深邃多彩.言论词汇,是思想的表达方式,是思想交流的工具,是社会联系的纽带,是国家兴旺的根基.言论词汇丰富多彩,思想才会开阔深邃.而唯有思想开阔深邃,人才会聪明能干,社会才会文明进步,国家才会兴旺发达,人民才会幸福愉快.限制扼杀人的言论,无疑是对人格人性人权肆意的摧残,是对民族精神肆意的践踏,是对社会肆意的扭曲,是对国家最大的伤害,是最大的卖国贼.从焚书坑儒,文字狱,到今天的GFW,中国的专制极权主义就这样一脉相承,世世代代的强奸,奴役,摧残,阉割着中国人.
    
    了解真相的中国人渐渐的多了,了解真相的中国人头脑渐渐开化了,了解真相的中国人透过GFW脸上那尴尬的笑容,看透了它那颗虚弱恐惧的心.中国人已忍耐了几千年了,他们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他们再也不愿任人宰割了.他们象十六世纪前的西方人一样,不约而同地极力冲破笼罩了中国人心灵几千年的精神黑暗,义无反顾的走上了一条要回自己人权的艰难之路.
    
    一个内心极端恐惧敏感词而又不断制造敏感词的怪物,一个强大的能容纳无数裸体女人像而又胆小如鼠害怕几个汉语词汇的怪物,一个身患艾滋病加精神分裂症的怪物,一个自以为是自我吹嘘自作聪明自不量力的怪物还能维持多久呢?
    
    哭吧,互联网,但最后笑的必定是你.
    
    笑吧,杀手GFW,多行不义必自毙,总有一天,你将被钉在人类的耻辱柱上,这一天,已经快到了.
    
    
    --原载:《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由精英们的互联网恐惧看中国社会的民主进程
  • 互联网是如何揭穿“汉芯”骗局的
  • 谁是摧毁互联网的“黑手”?
  • 刘晓波:我与互联网
  • 汪红雨:哭吧,互联网!
  • 中国政府找到了对付互联网的方法/冼岩
  • 云飞扬:我们最后的退路——互联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封杀又一招/霞泽
  • 小国寡民:谁是互联网的“黑社会”?
  • 寒山:互联网与民主化
  • 中国大兴互联网文字狱,海外论坛面临大发展契机/北海青年
  • 萧强:互联网催化对中国公众事务的争论
  • 互联网控制:你退一寸,他进十尺
  • 李健答中央台记者黄娟:关于互联网控制
  • (大陆)互联网论坛的落后性
  • 江苏荣:如何解决电台干扰、互联网封锁和中国人权问题
  • 韦石对“我的互联网神迹:经历爱”一文的评论
  • 我的互联网神迹:经历爱/陆士绅
  • 党报:不要妖魔化互联网 要形成网上正面舆论强势
  • 网络活跃人士展开争取互联网自由的请愿活动
  • 要求彻底废除《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签名名单
  • 中国“净化”互联网 关闭六百个论坛(图)
  • 中国取缔互联网“不良”内容(图)
  • 互联网:中国强令文明办网文明上网
  • 总书记总理也上网 互联网成沟通民意新窗口
  • 废除《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全球签名(4月8日)
  • 废除《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签名(4月6日)
  • “记者无国界”声援要求废除互联网新规定的签名请愿
  • 要求彻底废除《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签名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违宪审查最新签名
  • BBC:维权公开信要求互联网监管违宪调查
  • 要求彻底废除《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公开信
  • 温家宝谈互联网:国家利益高于言论自由(图)
  • 深圳警方出台新政策加强监控互联网
  • 国务院新闻办:刘正荣、毛伟解读互联网新发展
  • 刘正荣二月十四日下午在中外记者执行会上说中国管互联网符合国际做法
  • 中国称对互联网的管理符合国际惯例(图)
  • 国新办胡说八道称中国无人因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而被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