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缅甸政坛恩仇录/貌强
(博讯2006年5月23日)
    --与林老师谈吴努、吴巴瑞、吴觉迎、吴登佩敏、奈温将军
    
     作者: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博讯 boxun.com)

    
对法西斯有共识吗?

    
    林老师:‘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是缅共,缅甸人民革命党(即后来的缅甸社会党)、缅甸国防军等三大主要力量组成的抗日统一阵线,这些缅甸风云人物对法西斯有共识吗?
    
    貌强:1941年昂山化装去厦门争取外援时,吴努和缅共领导人德钦丹吞、德钦梭等在狱中起草‘永盛宣言’与‘敏建宣言’,明确指出法西斯是人类最凶恶的敌人。可见他们比昂山--1939年任缅共第一任总书记、1941年任‘缅甸独立军’总司令领日军侵缅,1943年任日本傀儡‘缅甸国防军’总司令,还站得高看得远。吴巴瑞与吴觉迎是缅甸人民革命党亦即后来的缅甸社会党领导,他们一向自豪有马克思主义作指导因而没上日本法西斯的当。他们拒绝学昂山、奈温等‘30志士’那一套--在泰国招兵买马,千方百计引导日本法西斯进攻缅甸。
    
    1944年8月‘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的成立,标志着亲日势力迷途知返,代表着全国人民共同反对世界人民第一号公敌。
    
吴努总理的传奇一生

    
    林老师:吴努当过你我家乡的中学校长,与前联合国秘书长吴丹老师亲密共事过。你能不能多介绍一下他的生平,看看我对这位家乡老校长还有哪些不知情。
    
    貌强:吴努在1948-56年,1957-58年,1960-62年当过三任缅甸总理,他这人虽倾心于马克思主义,但却反对缅共,虽追求西方自由民主,却热衷于推广上座部佛教--他不理基督教徒。回教徒的剧烈反对,还想定佛教为国教呢!
    
    80年代我随荷兰佛教协会主席在海牙跟他老人家见过面。除了向他请教禅定真谛外,我以晚辈礼节,向我们家乡的老校长、全国民选老总理诚恳跪诉:‘我上7年级时反对过您--因您的警察误杀我们一个示威学生Herry Tan。1962年7月7日我在仰光大学,却吃惊万分地碰到奈温军政府下令枪杀我们百余同学,我自己也差点被毙。您胸怀佛家大慈大悲,又有西方自由民主思想,而军政府却是一群自私自利、杀人不眨眼的人世恶魔,对包括华人在内的少数民族与全国异己分子,务必赶尽杀绝而后快’。我伤心低泣,泪如泉涌,而悲天悯人的他,不断口念佛号,低头不语。
    
    吴努真的是现代缅甸政坛最具备悲喜剧的首长。他1907年出生于我们伊江三角洲渺妙(MyaungMya)县瓦克马(WaKeMa,闽南音旧译瓦溪马),1929年仰光大学毕业后,来我们家乡板庭梧(Pantanaw)当中学校长。他1934年重返仰光大学攻读法律,1935-36年被选任仰光大学学生会主席,因领导学生罢课反对殖民教育而被开除学籍。
    
    吴努也是德钦党领导人之一,缅甸独立前自称德钦努。他1939年创立‘红龙书社’,出版进步理论书籍。1940年因反英被捕,1941年8月份与缅共携手,在狱中发表了谴责法西斯的‘永盛宣言’与‘敏建宣言’。1942年他获日军释放后,被巴莫政府任命为‘外交部长’与‘宣传部长’,但他却秘密协助人民抗日。二战结束后,他任‘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副主席,1947年6月份被推选为‘缅甸制宪议会’议长。在7月份‘爱国党’领袖吴素杀害国父昂山后,他继任‘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主席,8月份赴英签订‘努-埃德礼定’。1948年1月4日缅甸独立,他荣任联邦政府总理。
    
吴巴瑞副总理生平

    
    林老师:跟总理吴努齐名的吴巴瑞、吴觉迎呢?--他俩既是缅甸人民革命党以及随后改名的缅甸社会党领袖,后来又是‘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以及缅甸议会民主政府的领导,几乎同吴努一样家喻户晓。
    
    貌强:吴巴瑞(U Ba Swe)是1956-57年的缅甸总理。
    
    他1915年出生于南缅甸下端土瓦(Tavoy)商人家庭,1936年上仰光大学,1938年被选为‘仰光大学学生会’秘书,兼任该会刊物‘孔雀之声’社长与‘红龙书社’会员,与昂山、吴努共事,1939年10月与德钦妙、德钦昂山共建‘缅甸人民革命党’(Myanma Pyithu Ayedawbon Party)。1940-41年被选为‘仰光大学学生会’主席。日军侵入缅甸后,他任‘缅甸人民革命党’丹老县负责人,1944年任‘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领导成员,领导仰光、勃固、永盛一带抗日斗争。1945年任‘缅甸社会党’(前身为‘缅甸人民革命党’)副主席,1947年升任为主席,并兼任‘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秘书长。缅甸独立后,1952年任‘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副主席(主席为吴努)与国防部长,1953年任矿业部长,1956年6月任国家总理,后兼国防部长。1957年辞职。
    
    林老师:我在云南省瑞丽市中心大广场,见到吴巴瑞与周总理热烈受到云南各族人民载歌载舞欢迎的巨大油画,当地领导与人民众口一词,说他是缅甸联邦总理。我推算那应是吴巴瑞1956-57年访问瑞丽。因那之前与之后,缅甸人民口中的总理,100%是指吴努,副总理才是指吴巴瑞与其最亲密战友吴觉迎。
    
吴觉迎也是好汉!

    
    貌强:吴巴瑞的最亲密战友吴觉迎(U Kyaw Nyein)?啊!他也是一条好汉!他与吴巴瑞简直就是天生的一对合作者或孪生兄弟,独立前后他俩都是吴努的最得力副手。他俩与吴努即合作、也斗争至1958年,‘瑜亮情结’十足。
    
    林老师:就好像朱德、刘少奇林彪周恩来毛泽东的亲密战友。
    
    貌强:不同的是缅甸议会民主政坛有‘德先生’,并且除老粗将军们之外,国家领导人都受西方议会民主思想之熏陶,更重要一点是有舆论监督,所以很难形成像中国文革那样一人说了算,宪法被践踏到连国家主席都惨遭虐待与杀害。自1962年军政府废除宪法,一党专政后,佛国缅甸才变成独裁蛮横、无法无天无人道。
    
    吴觉迎是1948-49年以及1956-58年的缅甸副总理,出生于现今新首都彬马那(Pyinmana),是律师儿子。他1937年毕业于曼德勒大学预科学院,1939年参加建立‘缅甸人民革命党’,日治时期任巴莫政府秘书,并负责掸邦实务秘书、外交部副部长等职。1941年毕业于仰光大学法学院,与M.A.Rasyid先后领导‘缅甸全国学生联合会’(Myanma Pyi Lon Hsain Ya Kyaun Tha Thametga),争取民族独立。二战后,历任‘缅甸社会党’(即缅甸人民革命党)秘书长、缅甸临时政府内务部与司法部部长、缅甸联邦副总理兼外交部长、政府合作社与工业部长。1956-58年再次任副总理。其‘缅甸全国学生联合会’,则一直领导学生进行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争取国内和平与民主教育的斗争,并还参加‘国际学生联合会’。
    
奈温将军何许人也?

    
    林老师: 我不读‘野史’,也不敢看‘国内外形形色色反动书籍’。吴奈温何许人也?我只知他本名秀貌,1941年受日本军训时才改称奈温,我也知他1955年曾多次访华,1960年1月访华时,签订了‘缅中友好互不侵犯条约’及‘缅中边界协定’。
    

边界谈判趣事
    
    貌强:‘缅中边界协定’?对了,让我想起当年边界谈判趣事:吴努总理与奈温将军带去英国殖民统治时期最权威的地图,一张一张地指给毛泽东周恩来过目。边界在哪里?看吧!图文具在。。。。岂料毛泽东默默地看完,深深地吸了一口云烟,缓缓地说我有更古的权威地图。于是从身后线装书与古画古卷堆中,抽出从秦、汉、唐、宋、元、明、清、直至民国的官方地图。吴努、奈温定睛一看,傻了眼:怎么克钦邦、掸邦很多地方会在中国版图内?!再看,确实是公认的官方文件。于是赶忙按当年英国强迫中国签订的‘丧权辱国’地图,友好、谅解、笑容满面地划定了中缅边界,并趣味盈然地听毛泽东笑谈骠国乐、诸葛亮、孟获、孔明灯、川滇缅印茶马古道、1765-69年中方惨败的缅中战争。
    

中国不好意思‘干涉内政’
    
    林老师:中国领导人对吴努与奈温将军,印象都很好。
    
    貌强:别看奈温对缅甸华侨华人极坏--简直是关起门来痛打落水狗!他对中国政府,的确是非常非常非常友好的--王光美在若开度假海滩游泳时丢了珍珠项链,奈温派军队日夜在海底打捞,但寻不回,于是就说珍珠项链就留在我们缅甸领海吧,他送还王光美红宝石项链。陈毅、贺龙无意间提及一种缅甸食品,他就派军机立刻飞取。。。。正当中国领导人为他的‘瑞苗胞波’亲戚情谊无比感动时,奈温将军再振臂一呼‘中缅友好万岁’。于是乎,对华侨华人的正当权益与炎黄子孙学习本族文化理所当然等问题,中国领导人即使有心,可谁都不好意思‘干涉内政’了。
    

卑谬县榜德人也!
    
    奈温1911年生于卑谬县榜德(Paung De)镇。上过仰光大学预科。1932年参加‘德钦党’,自称德钦秀貌,1939年参加‘缅甸人民革命党’,1941年参加昂山30志士,共赴海南岛接受日本军训。1941年12月,跟昂山在泰国招募缅民1500人,成立‘缅甸独立军’,任参谋长兼第二营营长,跟总司令昂山带12万日军侵入缅甸。1943年日本改编‘缅甸独立军’为‘缅甸国防军’时,奈温被任命为总参谋长。1945年3月,在日军投降前夕,奈温率队参加全缅抗日武装起义,任第二战区(三角洲地区)上校衔军事领导人,与国防部长兼总司令昂山将军一起对日军反戈一击,5月份收复了仰光。
    

天大蠢事?
    
    林老师长叹:到头来还是‘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之全国人民力量与英美中同盟军合作,赶走了总书记与奈温 ‘缅甸独立军’所引领来的日本法西斯军--这不是天大蠢事吗?但苦难深重的缅甸各族人民,损失太惨重呗!
    
    貌强:你的意思是‘悔不当初’ ?非也!非也!对日军1942年的一迎与1945年的一送,使奈温 1948年1月4日缅甸独立前后,拥有了军队与威望,枪杆子里出政权嘛!他1948年6月份得任缅北军区司令,接着步步高升:8月份晋升少将,任国防军副参谋长。1949年升任总参谋长,4月份荣任缅甸联邦副总理兼国防与内务部长,1950年9月份专任总参谋长,1956年晋升为上将。
    

有军队就有一切!
    
    林老师:你的意思是,有军队就有一切?
    
    貌强:没错!奈温将军逐步‘站得高望得远’了,1958年9月他军刀初试:发动第一次政变,10月至1960年4月自任‘看守政府’总理兼国防部长!到处插亲信,并大锄死对头。1962年3月2日他军刀再试:第二次发动政变,黄袍加身为‘缅甸联邦革命委员会’主席、‘政府部长会议’主席、国防部长、国防军总参谋长。1962年7月再自封为‘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中央组织委员会’与‘党纪维护委员会’主席。1971年、1973年、1977年、1981年四任该党主席。1972年4月拒任军职,脱下军服专任‘革命委员会’主席与政府总理。1974年、1978年两任‘国务委员会主席’与‘缅甸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总统。1981年8月‘让贤’,他不再当总统,只专心经营‘缅甸社会主义路线党’主席之职。
    

因果报应?
    
    林老师:又是‘社会主义’,又是‘人民共和国’,这个‘人民’那个‘人民’,名称堂皇华丽,实质却是法西斯大独裁。吴努总理常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唉!天网恢恢,真的疏而不漏呀!
    
    貌强:我也相信因果报应!军政府自1962年胡作非为、祸国殃民,结果人民忍无可忍,1988年初全国揭竿起义。吴奈温在1988年7月份就辞去党主席职务,又一招‘自责与让贤’。第一号大独裁者一旦彻底弃实权,部下将军们竟然都不再理采他了,后来甚至还有意无意把功劳往自己身上挂,过失全往他身上堆--还是应了毛主席放之四海皆准的那名句‘枪杆子里出政权’!你既不是毛泽东,你的部下也不是周恩来,谁叫你‘无官一身轻’!奈温死时更无比凄凉:其不肖子孙因蠢蠢欲动,被将军们判了叛国死罪,奈温女儿与近亲遭软禁在家受‘双规’。
    

奈温是华裔?
    
    林老师:有卑谬同事与同学说,秀貌有中原客家人血统。是耶非耶?
    
    貌强:我在仰光大学时,有奈温同乡男女同学也都这么告诉我。还有一位仰光华人印刷厂主说奈温弟弟小时还跟他讲华语。。。。。。
    
    然而,担任缅语翻译的老朋友告诉我,周恩来有一次不经意问及奈温是否华裔,奈温紧张地连声否认。在缅甸农民大会上,奈温绘声绘色其父是纹身纹腿的传统土著缅人。又据奈温弟弟(其子在荷兰Fokker厂当飞机工程师)去年向我透露:他家族是缅甸王室后裔,因宫廷斗争失败而流落卑谬榜德村避难。我手头还保存着他当时写出的族谱。
    
    不过,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奈温侄孙却亲口告诉我他们有华人血统。。。。不管怎样,由于奈温在军官内部说过‘中国一穷二白三弱四自大,中国人傻呼呼最善于窝里斗,劣根性!’,可见他从小就要永远与中国人划清界线,以免粘上边被人瞧不起。
    
    但话说回来--万万万分庆幸奈温公开表白他并无华人血统!不然,经过国内外别有用心者煽风点火,挑拨是非,无辜的我们缅甸华侨华人,一直被关门打狗之余,又会再遇飞来横祸,惨遭无妄之灾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世事无常, 物极必反

    
    林老师: ‘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1944年8月生,1945年盛极--几乎缅甸所有力量都包容其内,自1946-58年,开头一分为二,继而二裂为四,最后劳燕各飞东西了。你不唏嘘吗?
    
    貌强:缅甸人说‘世事无常’,中国人说‘物极必反’。‘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1944年秘密成立、秘密联系英美联军,1945年万众一心地赶走了‘缅甸独立军’带来的日本法西斯。然后英国又卷土重来了,于是只得再接再厉,与妄想重温旧梦的英国周旋。随着斗争的深入与复杂,‘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对内对外的意见分歧,也就越来越大。
    
    a.在1946年,在严厉评击美国共产党‘白劳德的议会民主路线’后,缅共第二任总书记德钦梭口口声声‘与机会主义决裂’,建‘红旗缅共’另起灶炉。于是乎,德钦梭领导的红旗缅共,从此就跟德钦丹吞领导的白旗缅共分道扬镳了。
    
    b.在1946年10月,因抵制参加昂山的‘缅甸临时政府’,缅共红旗与白旗都被迫退出‘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于是乎,从此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光道。
    
    c.1947年初,昂山领导缅甸临时政府代表团(‘爱国党’领袖吴素在内)赴英谈判缅甸独立,签订了‘昂山-埃德礼协议’。据此,4月份举行制宪会议,组成了以昂山为首的‘临时政府’,6月9日成立了‘宪法起草委员会’。‘爱国党’领袖吴素不满昂山一群人的说法做法,7月19日杀害了昂山、德钦妙等7烈士。于是乎,司马昭之心,路人皆见。
    
    d.吴努继任‘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主席,7月29日,选出掸邦良瑞(Yawnghwe永贵)土司苏瑞泰(Saw Shwe Thike)为议长,并原则通过‘缅甸联邦宪法’,选苏瑞泰为‘缅甸联邦临时总统’,吴努为‘政府总理’,1947年9月与英国签订了‘努-埃德礼协议’,因而取得了1948年1月4日的缅甸联邦独立。
    
    对于缅甸独立,红旗缅共、白旗缅共、爱国军、人民同志党等都认为是‘镀金’的,因而进行抵制,孟族、克伦族、克伦尼族、克钦族、钦族等众多土著不满‘大缅族主义者惟我独尊’,也纷纷进行反抗。吴努政府就在1948年3月27日宣布他们为‘非法组织’‘乱党’‘叛军’而明令取缔,他们也就愤而先后转入农村进行长期武装斗争。红旗缅共坚持苏联史大林路线,白旗缅共坚持中国毛泽东路线,众土著则坚持民族自决与自治权。
    
    林老师:1952年红旗缅共、白旗缅共与人民同志党不是举行了三党团结会议,共同作战吗?
    
吴登佩敏其人

    貌强:三党合作有限,因白旗认为红旗是左倾教条主义,而红旗认为白旗是右倾经验主义,人民同志党领袖吴登佩敏(U Thein Pe Myint)是作家,被认为书生气十足--他1935年读仰光大学,任‘德钦党’副秘书长,后毕业于印度加尔各答大学,1941年参加‘缅甸人民革命党’,1942年任英国情报局顾问,1943年到中国访问,1945-46年任缅共总书记,但1948年3月又被开除出缅共。1952年3月他在仰光组织被招安的原‘人民同志党’成员,成立‘缅甸人民团结党’(Myanma Pyithu NyiNyutYei Party)。1955年加入‘缅甸民族团结阵线’,走议会斗争道路--于是被红旗缅共与白旗缅共认为是修正主义。
    
    林老师:吴登佩敏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他先后任‘缅中友协’副主席、‘缅甸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委员、‘缅甸作家协会’主席等职。他指出国内外阶级斗争,既尖锐也复杂!
    
国家干部貌强差点被杀

    
    貌强:对极!国内外不同利益政党之间的斗争,的确尖锐复杂!持久的内战停停打打,1949年我家起先被抢光、后来整镇被烧光,最后全家跟大批内战难民辗转逃难到仰光--全国各族人民都同样处于水深火热之中。1964年因我是华裔而被赶出医学大门,1967年6月27日反华杀华,我家又被烧毁,全家都要四处躲藏,我虽在缅甸工业发展局为缅甸国家人民贡献力量,在下班路上,还是差点被到处杀人放火的反华暴徒所杀。
    
三国演义刘关张

    
    林老师:姑且不谈各党各派相互合合分分--那令人太不胜唏嘘了!按理吴努、吴巴瑞、吴觉迎原是三位一体--不论在仰光大学时期、抗日时期、争取独立时期、镇压红旗白旗缅共与众土著的内战时期,亦即由二战前后直至1958年,他们三人就像三国演义刘关张,是并肩战斗的战友,都是‘缅甸反法 西斯人民自由同盟’的杰出领袖。后来怎么反目成仇了?
    
    貌强:中国人说合久必分,西洋人说天下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1958年6月,吴巴瑞、吴觉迎发现与吴努越合作下去,政见越差异越扩大,再也无法求同存异了,于是乎,‘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就正式分裂--吴努与吴丁组成‘努-丁派’,又称‘廉洁派’,而吴巴瑞与吴觉迎组成‘巩固派’,又称‘瑞-迎派’。两派斗得天昏地暗,结果奈温1958年9月乘乱夺权,成立‘看守政府’。1960年按联邦宪法举行大选,‘廉洁派’得胜,并改名为‘联邦党‘,执政至1962年3月1日深夜,又被奈温第二次夺权。这次奈温‘站得更高,望得更远’--他逮捕了所有政治领袖,废除了联邦宪法,颁布了缅甸社会主义路线,1964年再取缔所有政党与团体,强力推行军政府一党专政。他不仅无偿没收了全国工商业,无偿作废了大钞票,还无偿没收并永远关闭了全国华校,并千方百计卡死华人华侨的生存空间,堵死炎黄子孙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光荣、正确、伟大? 留待后人评说

    
    为了握牢手中政权,历届军政府一边紧抓全国经济金融命脉,另一边则不惜一切代价,不断扩大内战,大搞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坚决要消灭一切敌对势力。虽然弄得民穷财尽,生灵涂碳,全国百孔千疮,但军政府似乎达到目的:1970年1月德钦梭被俘获,红旗缅共烟消云散,1989年白旗缅共因内讧而分崩离析。而武装抗争的众土著,被招安的被招安,坚持原理想的,至今仍然前赴后继,顽强对抗。
    
    总之,光荣、正确、伟大的‘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一度由小到大、由弱转强,兼收并蓄地达到顶峰后,又由盛极转衰,经过四分五裂而成众多党派,最后由紧握手中枪的奈温军政府一党专政,在1964年全部取缔,一一送终。
    
    ‘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总部与旗下各派领袖吴努、吴巴瑞、吴觉迎、吴登佩敏、德钦丹吞、德钦梭、德钦巴登顶、奈温将军。。。。等,今天都已一一千古,历经风风雨雨的其大小政党,在军政府的威迫利诱、软硬兼施、各个击破之下,也都已纷纷退出历史舞台。其千秋功过,只有留待后人一一评说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