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三国里没有处女情结?/郭知熠
(博讯2006年5月22日)
    郭知熠更多文章请看郭知熠专栏
    作者:郭知熠
     (博讯 boxun.com)

    最近看到《博讯》上的一篇文章《三国里没有处女情结》,不禁有所感慨。可惜不知道作者是谁。作者在文章中谈到一些三国中的核心人物都娶了非处女的女子为妻。看来他们并不象我们所想象的那样,极度地重视女子的处女膜。
    
    郭知熠先在这里援引几段:
    
    “一是吕布。貂蝉间董卓、吕布反颜初见成效后,董卓谋士李儒劝董卓仿楚庄王故事将貂蝉赐与吕布,如果这样做,‘布感大恩,必以死报太师’,看来将自己占有过的女人给下属是一种恩典而不是一种羞辱;而吕布杀董卓后直奔郿坞取貂蝉并至死未弃,看来也不存在计较貂蝉曾委身事贼这个历史老帐的问题。
    
    再看刘备。刘备夫人去世,孙夫人回了娘家,为了不废人伦之道,法正替刘备作媒,介绍刘瑁孀妻吴氏作妃。刘备提出的唯一反对意见就是‘刘瑁与我同宗,于理不可’。时刘备已贵为汉中王,若欲纳秀色可餐之黄花闺女为妃,可谓不费吹灰之力;对吴氏,刘备除了伦理方面的一点顾虑外,根本未在意其二婚嫂身份。
    
    再说曹操。在宛城接受张绣投降之后想出去放松一下,侄子曹安民说张绣婶婶邹氏长得不错,邹氏被取来之后,‘果然美丽’,曹操即提出‘今宵愿同枕席,随吾还都,安享富贵,何如?’对方同意之后,‘是夜,共宿于帐中’,姻缘成就,邹氏成为曹操的妾分之一。”
    
    作者还举了其他一些人,比如赵云和曹丕。他们都娶了非处女的女子回家。因此,古人在“准新娘是否是处女的问题上”,他们“并不比今世之人保守”。郭知熠先生思考这个问题,不得不同意这些人确实没有处女情结。因为事实非常明显,这些人都娶了非处女的女子回家,如果处女情结当头他们是办不到这一点的。
    
    不过,笔者再思考这个问题,发现事情并非完全如此。难道只有三国中的人物没有处女情结?为什么三国中的人物没有处女情结?这似乎也应该至少有个答案才对。
    
    郭知熠很容易就发现,并非只有三国中的人物没有处女情结。还有很多人也没有处女情结,他们横跨不同的朝代。李世民在杀死他的哥哥和弟弟后,将他弟弟的王妃占为己有;唐明皇将他儿子的妃子强抢过来,封为贵妃。其结果是险些弄丢了唐朝江山;明朝末年李自成以及吴三桂争夺陈园园,可是陈园园原本是一个歌伎。可见,这些人都没有所谓的处女情结。
    
    即使是现代,毛泽东碰到江青的时候,江青已经离过婚,并且几易其主。可是,毛泽东却不顾众人的反对,坚决要与江青结婚。可见,毛泽东也没有处女情结。甚至,蒋介石也没有处女情结。老蒋追求宋美龄的时候,宋美龄已经有了男朋友。难道宋美龄此时仍然是处女膜完好无损?虽然宋美龄是一个基督徒,但宋美龄却在美国接受教育。在美国风气的熏陶下,宋美龄这个时候仍是处女的可能性是几乎没有的(郭知熠为了防止别人说他以小人之心,度宋美龄之腹,特地加了“几乎”二字)。
    
    问题出在什么地方?看来不止是三国,在任何一个朝代都有人毫不在乎处女膜。并且这些人无论其身份,还是其地位,都是无比尊贵的。因此,我们实质上只有两种可能:或者这些人根本不在乎女子的处女膜;或者他们是在乎女子的处女膜的,可是,因为其它的也许是更为重要的原因,他们不再在乎女人的处女膜了。
    
    郭知熠以为,第二种“可能”才是真正的可能。这些人是在乎女子的处女膜的。只是因为其它的原因,他们放弃了对于女子处女膜的要求。
    
    说到这里。郭知熠再讲一个小故事:据说,有一个非常好吃懒做的人,每次到别人家吃饭的时候,他就把别人家的一碗豆腐全部吃得精光。别人问他,他说他最喜欢吃豆腐,豆腐就是他的命。有一次有一户人家知道他最喜欢吃豆腐,特地给他做了各式各样的豆腐,可是,这位先生落座后,却将主人的一碗蒸肉吃得精光,豆腐却没有动。主人非常好奇地发问,豆腐不是你的命吗?这位先生答道,豆腐确实是我的命,但我见了肉之后,就不要命了。
    
    这是一个笑话。我们放在这里作比拟时,可以这样来看:女人的“处女膜”其实就是男人们的“豆腐”,是男人们的“命”。男人们通常的情况下是会要“命”的,只有在“肉”出现的时候,男人们才会不要“命”。
    
    什么是比男人们的“命”还要更重要的东西呢?郭知熠以为,这个东西不是别的,它就是一个女人的美貌。如果一个女人有倾国倾城之美貌,男人们会毫不犹豫地舍弃对于处女膜的要求,抛弃他们的“命”。
    
    我们上面所举的所有例子都符合这个原则。由此可知,不是三国里没有处女情结,而是处女情结永远存在。但这个处女情结在漂亮女人那里容易失去效用。
    
    写于2006年5月21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知熠对话录:厚黑学和超级厚黑学
  • 郭知熠:我为毛泽东辩护-写给文革四十年
  • 杨开慧是被毛泽东害死的?-与刘书林先生商榷/郭知熠
  • 关于尼采之疯答刘书林/郭知熠
  • 郭知熠对话录:关于超级厚黑学
  • 论鲁迅的出现是中国思想界的灾难/郭知熠
  • 郭知熠不懂尼采发疯是因为和列宁一样患有梅毒/刘书林
  • 郭知熠对话录:论鬼魂
  • 郭知熠对话录:我喜欢毛泽东的狂妄
  • 郭知熠对话录:关于神
  • 论爱国与自私/郭知熠
  • 尼采为什么会疯?/郭知熠
  • 评刘备的“换妻如换衣”/郭知熠
  • 爱情就是老鼠爱大米?/郭知熠
  • 论尼采的鞭子与女人/郭知熠
  • 爱情究竟是什么?/郭知熠
  • 李敖大师是思想家吗?/郭知熠
  • 老夫少妻的婚姻有相对的稳定性?/郭知熠
  • 为什么婚姻是爱情之坟墓?/郭知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