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电影《达·芬奇密码》与当代邪教教主
(博讯2006年5月19日)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电影《达·芬奇密码》与当代邪教教主有什么关系?
     电影《达·芬奇密码》用当代邪教教主的心态去改造历史上的耶稣。 (博讯 boxun.com)

     ——作者题记
    
    今天2006年5月18日,电影《达·芬奇密码》在全球各地正式上映,在此之前,相关书评(对小说原著)、介绍甚至初步影评已经很多。
    
    我今天说它,是因为我看到了一个大家忽略的重要角度,那就是,《达·芬奇密码》这部小说,实际上是用当代邪教教主的心态去理解耶稣,或说是透过用当代邪教教主们的人格和行为,去重新塑造一个虚假的耶稣形象。
    
    那什么是当代邪教教主们的人格和行为?
    
    当代邪教教主们的人格和行为就是鼓吹自己并不相信更不准备身体力行的思想和教义,让信徒和社会为他提供资金,这些资金的大部分用来维持他自己的生计及其集团的花费,只有小部分用来从事进一步的宣传和社会福利,以便骗取更多的经费。
    
    当代邪教教主们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隐蔽自己及其家庭成员的实际状态,扮演“过一种成圣的生活”的人格和行为——用这种方法来诱骗和“激励”信徒为他献身;但他自己却一点都不禁欲。相反却在私下里极度扩张自己的邪恶欲望——也就是那种因为不能正常宣泄而变得特别强烈的激烈情欲。
    
    当代邪教教主们绝对不会像耶稣那样死在十字架上,所以把耶稣改编成当代邪教教主的方法,就是描写他贪生怕死地苟活在世界上,躲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和普通人一样生活。其实邪教教主这样的人格和行为,是连纳粹头子都不不屑于有的,何况是殉难的耶稣基督呢。
    
    下面我们就从几个不同的方面来看看《达·芬奇密码》的作者是怎样用当代邪教教主的心态去改造历史上的耶稣。
    
    
    一、事实与虚构混为一谈的影片
    
    影片《达·芬奇密码》(The Da Vinci Code)于2005年6月29日晚在巴黎市中心的里兹大饭店开拍,30日则来到保存《蒙娜丽莎》的罗浮宫附近拍摄,因为小说的开头场面就发生在这里:受致命伤的博物馆负责人留给朗顿一个加密的信息。制片人表示,汤姆·汉克斯(Tom Hanks)以及电影《达·芬奇密码》剧组的其他演职人员都已经抵达巴黎,开始在关键的场地——罗浮宫博物馆拍摄。影片由疍·布朗(Dan Brown)的同名小说改编、耗资一亿美元。但是拍摄《达·芬奇密码》的哥伦比亚-索尼制片公司拒绝法国媒体接近拍摄现场。
    
    制片:布莱恩·葛瑞泽(Brian Grazer) 
    导演:罗恩·霍华德(Ron Howard) 
    主演:汤姆·汉克斯(Tom Hanks) 奥黛丽·塔图(Audrey Tautou) 让·雷诺(Jean Reno) 
    类型:神秘(Mystery)、惊悚(Thriller)
    
    曾分别在《天使爱美丽》、《哥斯拉》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法国演员奥德丽·多杜和让·雷诺也将在该片中扮演角色。罗恩·霍华德是《达·芬奇密码》的导演,他曾执导过《茧》、获得奥斯卡奖的《美丽心灵》和即将上演的《铁拳男人》。汉克斯、霍华德和他们的摄制组还到英国拍几个外景。
    
    《达·芬奇密码》的影片讲述了哈佛大学的符号学专家罗伯特.兰登和法国密码破译专家索菲.奈芙在处理一桩卢浮宫命案时,需要破解一大堆怪异的密码,结果发现线索居然隐藏在达·芬奇的艺术作品中。汉克斯在电影里扮演男主角罗伯特·朗顿教授,他从包括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在内的等许多历史名画中破译出很多线索,揭开了由一个神秘的教派保护了数百年的秘密。
    
    疍·布朗的同名小说《达·芬奇密码》问世后,立即引起轰动,长时间占据畅销书排行榜首位。随后,法国和美国都推出不少作品,对原著内容自相矛盾的地方提出质疑,因为疍·布朗声称,他的小说的每一段描写都是真实的。由于这一不真实的声明几近谎言,英国官员拒绝在著名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为拍摄这部搭建一处重要场景。
    
    其剧情为:
    
    哈佛大学的符号学专家罗伯特·兰登在法国巴黎出差期间的一个午夜接到一个紧急电话,得知卢浮宫博物馆年迈的馆长被人杀害在卢浮宫的博物馆里,人们在他的尸体旁边发现了一个难以捉摸的密码。兰登与法国一位颇有天分的密码破译专家索菲·奈芙,在对一大堆怪异的密码进行整理的过程当中,发现一连串的线索就隐藏在达·芬奇的艺术作品当中,深感震惊。这些线索,大家都清楚可见,然而却被画家巧妙地隐藏起来。
    
    兰登无意之中非常震惊地发现,已故的博物馆馆长是峋山隐修会(prioty of zion )的成员——这是一个真实存在的秘密组织,其成员包括艾撒克·牛顿爵士、波提切利、维克多·雨果与达·芬奇,这无疑给他们增加了风险。兰登感觉到他们是在找寻一个石破天惊的历史秘密,这是个数世纪以来就证明了的既能给人启迪又很危险的秘密。在这场足迹遍及巴黎以及伦敦的追逐中,兰登与奈芙发现他们在跟一位始终不露面的幕后操纵者斗智斗勇。兰登的直觉告诉他,他和奈芙是在找寻一个石破天惊的历史秘密,他们必须解开这个错综复杂的谜团,否则,峋山隐修会掩盖的秘密,那隐藏了多年的令人震惊的古老真相,将永远消逝在历史的尘埃之中。
    
    ……
    
    而那令人震惊的古老真相就是:西方文明的最大秘密:耶稣的子嗣。
    
    这部小说企图抹去耶稣的神性光环,将基督说成一个凡人——它造谣说基督耶稣并不是圣母玛丽亚未孕而生的,而是一个犹太人!是以色列一支贵族的后代!!耶稣与十二门徒的画像《最后的晚餐》里十二个圣徒中包括抹大拉的玛利亚(玛丽亚·玛格达蕾娜),而这个女人还为耶稣生下了后代,在达·芬奇为首的秘密团体的保护下,他们一代一代地生存了下来。布朗的初衷可能是为了重新诠释基督教的“家史”,尤其是揭露天主教“压迫”女性,“欺瞒”耶稣个人生活的历史“真相”等目的,本意是“源于历史而高于历史”;但结果正如许多批评家对《达·芬奇密码》最集中的批评一样,是将历史事实与虚构混为一谈。
    
    
    二、疍·布朗的四部诡怪小说
    
    疍·布朗写过许多小说,而《达·芬奇密码》的畅销,使得疍·布朗的四部小说在2004年初的同一周内,同时登上《纽约时报》的畅销书排行榜。一时间,疍·布朗成为了众多媒体关注的焦点,他先后被美国有线新闻网(CNN)、今日秀(The Today Show)、美国国家广播电台(National Public Radio)、美国之音(Voice of America)等邀请成为节目嘉宾,同时,他也接受了多家杂志的采访,包括《新闻周刊》(Newsweek)、《时代周刊》(Times)、《福布斯》(Forbes)、《人物》(People)、《GQ》(GQ)、《纽约客》(The New Yorker)等。他的小说已经被翻译成了40多种文字在全世界出版。
    
    (一)其中《天使与魔鬼》(Angels & Demons)也是讲述的类似惊险小说。
    
    一个古老的秘密隐修会、一种破坏性极大的新武器、一个不可思议的目标,等等:
    
    当世界知名的哈佛符号学家罗伯特·兰登被召到瑞士的一家研究机构分析一个神秘符号——这个符号烙在一位被谋杀的物理学家的胸口上——时,他发现了一桩费解之事的证据:一个叫做光照派——曾经在地球上出现的最强大的地下组织——的古老秘密隐修会的重现……
    
    光照派从隐匿处浮出水面是为了完成它与它最恨的宿敌——天主教会——之间传奇式的深仇大恨的最后一步。当光照派的信使告知他已将一枚无法拆除的时间炸弹藏在梵蒂冈市市中心时,兰登的最担忧的事情在梵蒂冈的神圣集会前夕被证实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兰登飞赴罗马与一位漂亮而又神秘的意大利科学家维多利亚联手,奋不顾身地努力帮助梵蒂冈市幸免遇难。
    
    穿过封闭的地窟、危险的地下通道、废弃的大教堂,甚至抵达地球上最秘密的地下室中心,兰登和维多利亚开始了一场紧张的搜寻。他们沿着400年之久标有古代符号的小道行进,小道蜿蜒着穿过罗马通向长期被人遗忘的光照派的藏身之处… 一个存在拯救梵蒂冈市惟一希望的偏僻之地。
    
    (二)欺骗要诀(Deception Point)也是大同小异。
    
    一项惊人的科学发现、一桩具有惊人才智的骗局、“一部你从未读过的政治惊悚小说”等等:
    
    当一颗新发射的国家安全局卫星发现了一个深埋于北极冰块中惊人的稀有物体的证据时,错误百出的太空总署宣布了一个急需的胜利……这个胜利对美国的太空政策以及即将来临的总统大选具有深刻意义。
    
    美国总统办公室处于紧急状态,总统派出白宫情报分析员雷切尔·塞克斯顿赴米尔恩冰架证实一下这项发现的真实性。由一组专家——包括很有个人魅力的大学教师迈克尔·托兰德——随行,雷切尔揭露了一桩难以置信的事情——一个关于科学骗局的证据——一个大胆的阴谋,扬言要将世界陷入纷争之中。但是,在雷切尔能和总统取得联系之前,她和迈克尔遭到了一个致命特遣队的袭击……一个秘密暗杀小组,受一个不顾一切隐瞒真相的神秘权术家的控制。为了活命他们逃入一个既危险又荒凉的地方,他们只抱有一丝生存的希望,要找出策划这一妙计的人是谁。
    
    (三)数字堡垒(Digital Fortress)也是鬼话连篇。
    
    世界上最强大的情报机构、一个不可破译的密码、“一个你永远难忘的窍门”等等:
    
    令人感到阵阵恐惧,而且充斥着比汤姆·克兰西更多的情报秘密,《数字堡垒》把读者深深带入地球上最强大的情报组织——国家安全局——一个直到现在不足3%的美国人知晓的极为保密、拥有几十亿美元的机构。当国家安全局最为机密的技术精品——一台无敌解码机——遇到了一个它不能破译的神秘密码时,国家安全局打电话给这台机器的负责人,密码专家苏珊·福来切尔,一位漂亮的著名数学家。她所揭露的事实在权力中心掀起了轩然大波。
    
    国家安全局不是被枪或炸弹而是被一个精巧复杂的密码劫为人质,一旦解开这个密码将使美国情报系统陷入瘫痪。被一场越来越猛的秘密和谎言的风暴所裹挟,苏珊奋力解救她所信任的国家安全局。在被各方出卖之后,她发现自己不止是为了她的国家,而且是为了自己的性命,最终也是为了她所爱之人的性命而战斗。
    
    《数字堡垒》一书也是人造的悬念不断,用一个令人吃惊的窍门使国家安全局勉勉强强阻止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一场情报灾难。从地下电力通道,到东京的摩天大楼,再到高耸的西班牙大教堂,一场殊死角逐展开了……一个毁灭非凡天才的重大图谋……一个牢不可破的加密公式,威胁说要破坏国际均势。
    
    总之,从小说家的角度看,可以为疍·布朗辩护说:“编造故事无罪,冒充历史有理”——“只要我喜欢,干什么都可以。”
    
    
    三、疍·布朗的身世和官司
    
    疍·布朗何许人也?原来,他毕业于安赫斯特大学(Amherst College)的菲利普·埃克塞特学院(Philips Exeter Academy),在他全心投入写作之时,一直担任该学院的英文老师。1996年,疍·布朗出于对从事密码破译工作的秘密政府机关的兴趣,写作了自己的第一部小说《数字堡垒》(Digital Fortress)。而这部小说立刻成为了国内首屈一指的网络小说。它以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为背景,探究了公民隐私和国家安全之间的界限。疍·布朗的第二部小说名为《欺骗要诀》(Deception Point),反映了公民道德与政治、国家安全和机密技术之间的矛盾。
    
    疍·布朗的父亲是一名曾获得总统荣誉奖的数学教授,母亲是一名职业宗教音乐家,因此,他从小就生活在科学和宗教相冲突的荒唐哲学中。这些互补的观点后来成为了疍·布朗那部神怪小说《天使与魔鬼》(Angels & Demons)的灵感来源。这是一部描写科学与宗教之间的矛盾的惊悚小说,故事以瑞士一个物理实验室和梵蒂冈城为背景。他后来创作一系列符号学惊悚小说,故事的主人公是很受欢迎的罗伯特·兰登(Robert Langdon),一名哈佛大学符号学和宗教艺术学教授。这一系列即将问世的小说的场景跨越了巴黎、伦敦和华盛顿。
    
    疍·布朗的妻子既是一名“艺术历史学家”,也是一名“油画家”,她不仅和丈夫一起“合作研究”,还一直“陪伴”着他完成“频繁的研究之旅”。他们还专程到巴黎,“在卢浮宫完成了《达·芬奇密码》”。这是多么夸张的一对男女。小说《达·芬奇密码》自2003年出版后,在上市后的第一周就取得了空前成功,很快就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第一位,还在《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出版商周刊》(Publishers Weekly)以及《旧金山纪事报》(San Francisco Chronicle)等多家期刊的排行榜上名列榜首,成为全美国各主要畅销书排行榜的大赢家。至今已译成四十多种文字出版,总销量逾四千万册,包括在美国卖出的1200万精装本。在美国推出平装本后,又迅速卖出五十多万册。出版商已决定将首印的500万册增加到600万册。
    
    与此同时,疍·布朗本人也涉嫌剽窃,并在英国遭遇版权官司。迈克·贝金特和理查德·李昨天向英国高等法院起诉了《达·芬奇密码》的出版商兰登书屋,称疍·布朗的《达·芬奇密码》窃取了他们作品的创意。
    
    迈克、理查德和另一位作者亨利·林肯曾合著了名为《圣血,圣杯》的书。此书出版后成为1982年的畅销书。而集悬疑、侦探、阴谋等元素于一身的《达·芬奇密码》在2003年出版,讲述了梵蒂冈力图掩饰耶稣有子嗣的真相的故事,题材上跟《圣血,圣杯》非常近似。作者疍·布朗也承认,他的确受到过《圣血,圣杯》的启发。书中的大反派名叫李·提金,看上去就像是把迈克·贝金特和理查德·李的姓合起来构成的名字。
    
    如果疍·布朗败诉,将会影响该片在英国的上市。不过2006年4月英国伦敦高等法院裁决, 畅销小说《达·芬奇密码》不算抄袭非小说类著作《圣血与圣杯》,被告作者疍·布朗和出版商兰登书屋在这场“学术克隆”官司中胜诉。
    
    法官指出,抄袭指控的证据不足。虽然《圣血与圣杯》的两名作者2月就提出了上诉,说《达·芬奇密码》剽窃了他们1982年出版作品的主题构思,因为两本书都是围绕“耶稣血脉论”展开内容。在历时一个多月的庭审后,法官彼得·史密斯还是认为,疍·布朗没有侵犯著作权。史密斯在长达71页的判决书中指出:“如果小说要经过挖空心思地研读,才能找到‘侵权’之处,那样的指控是错误的。”他还表示:“即使两本书的主题存在雷同,但还不足以构成侵犯著作权。”疍·布朗获悉宣判结果后,说“我至今还很惊讶这两位历史学家会提出上诉。我很高兴看到今天的结果,不仅是从个人的立场,还是以一名小说家的身份。”疍·布朗在法院作证时承认,他在创作过程中参考了39本著作以及数百份相关资料,其中确有《圣血与圣杯》。但他同时声称,自己参阅《圣血与圣杯》时,《达·芬奇密码》已大致完成;而“耶稣血脉论”的资料由来已久,该理论过于广泛,早有其他学者或书籍提到过类似说法。疍·布朗还在另一份声明中表示:“小说家务必能自由从历史著作中汲取适当材料,而不用畏首畏尾,担心被指控抄袭或人格遭到质疑。”疍·布朗接下来会集中精力创作另一部新小说。
    
    《圣血与圣杯》的两位作者败诉之后,不仅无法得到侵权索赔金,还要面对高达175万美元的起诉费用。虽然输掉了官司,但他们的著作《圣血与圣杯》却因此名声大噪。自侵权案开审以来,该书在英国的销量已猛增六成,一周内即卖出7000本。由于《达·芬奇密码》、《圣血与圣杯》的出版商同为兰登书屋,因此外界曾怀疑兰登书屋为了“一举两得”故意炒作,以便提升两本书的销量。对此,兰登书屋执行主席予以否认:“作者时隔二十余年起诉老东家出版商十分罕见,也格外令人悲哀。”
    
    
    四、与疍·布朗问答
    
    (一)
    
    问:你感觉对你人生影响最大的一本书是哪本书,为什么?
    
    答:在我大学毕业之前,我几乎没有读过商业小说,当时在学校主要精力都放在了“经典”小说上。1994年,我在Tahiti度假时,在海滩上发现了西德尼·谢尔顿(Sydney Sheldon)的《世界末日的阴谋》(Doomsday Conspiracy)。我拿过来读了第一页,结果没法停下来,就一页一页地读下去啦。我花了几个小时看完了这本书。看完之后,我想“嗨,我也可以写这样的书啊。” 所以假期一结束,我就动手写我的第一本小说——《数字堡垒》,并且于1996年出版了该书。
    
    (二)
    
    问:你最喜爱的十本书是哪十本,为什么?(下文的中文译名乃编者译)
    
    答:
    
    1、《鼠与人》(约翰·斯坦贝克)Of Mice and Men (John Steinbeck)——简洁,充满悬念,文笔辛辣。并且每个章节的第一段都是描写生动的经典之作。
    
    2、《哥德尔,艾舍尔,巴赫——一条永恒的金辫》(道格拉斯·霍夫斯塔特) G·del, Escher, Bach (Douglas Hofstadter)——这本书我完全能够理解的大概有3%,而就这3%已经让我非常着迷啦。
    
    3、《凯恩和阿贝尔》(杰弗里·阿歇尔)Kane and Abel (Jeffrey Archer)——对于这本书,我所惊奇的是,尽管这本书的时间跨度非常的大,但是阿歇尔对整本书的驾驭确实非常的到位,叙事上没有任何的纰漏。他的小说是家族争斗小说中的极品。
    
    4、《李树之岛》(尼尔森·德米勒)Plum Island (Nelson DeMille)——他是物质、讽刺幽默以及控制叙述角度方面的大师。
    
    5、《伯恩的身份系列》(The Bourne Identity Series) ——路德伦(Ludlum)早期的作品情节复杂,观点敏锐,但是其故事本身却仍能够以欢快明朗的速度进展。这个系列的作品使我对大概念的国际惊悚小说产生了兴趣。
    
    6、《无事生非》(威廉·莎士比亚)Much Ado About Nothing (William Shakespeare)——我当了一名英语教师,不得不教授这个戏剧的时候才真正体会到这部戏剧的幽默所在。在也没有比这个作品更诙谐的人物对话啦。
    
    7、《双关语》(约翰·兰顿)Wordplay: Ambigrams and Reflections on the Art of Ambigrams(John Langdon)——作为艺术家和哲学家的兰顿时我们这个时代真正的天才之一。他的书改变了我对对称学、符号学以及艺术的看法。
    
    8、《密码解密以及其他神秘和秘密的交流》(弗瑞德·里克森)Codes Ciphers & Other Cryptic & Clandestine Communication (Fred Wrixon)——这是一本综合艺术、科学、历史以及隐秘学哲学的百科全书。
    
    9、《迷宫》(詹姆斯·班福特)The Puzzle Palace (James Bamford)——尽管这本书已经有些过时,但是它仍然是洞悉美国中央情报局这个隐秘世界的最为出色的作品之一。
    
    10、《风格的元素》(斯塔克和怀特)The Elements of Style (Strunk and White)——因为还有谁能够如此熟记所有的语法规则和标点符号。
    
    (三)
    
    问:你最喜欢的电影是什么?
    
    答:我终生深爱的电影是Fantasia, Life is Beautiful, Annie Hall, and Zeffirelli’s Romeo and Juliet。当然,如果是纯喜剧娱乐电影,那就要数《印第安那-琼斯历险记》Indiana Jones和《粉红豹》 the Pink Panther series这两部电视系列剧啦。
    
    (四)
    
    问:你最喜爱的音乐是什么?
    
    答:我最近被西班牙歌手Franco de Vita吸引住了。同时我也听吉普赛之王,恩雅,萨拉·迈克拉赫兰和一位非常年轻(如果是我自己感觉自己老了的话)、非常有才华的创作歌手瓦妮莎·卡尔顿的歌。
    
    (五)
    
    问:如果你拥有一家读书俱乐部,她推荐阅读的是哪部作品。为什么?
    
    答:黄金率:PHI的故事,世界上最激动人心的数字(马里奥 利维奥)The Golden Ratio: The Story Of Phi, The World's Most Astonishing Number (Mario Livio)——大家都认为,读书俱乐部会为一本讲“数字”的图书而振奋,似乎不合常理,但是这本书是一本使人眼界大开的,人们触手可及的一部将艺术史,自然,数学,哲学及宗教观点充分融合在一起的图书。她一定会引起激烈的讨论。
    
    (六)
    
    问:你最希望给别人什么样的图书作为礼物,而你自己又最希望收到什么样的图书礼物?
    
    答:或许我的答案有些愚蠢,但是我始终认为最好的礼物书就是一本皮革封面的《牛津英语字典》。一定错不了。当然,同时别忘了一定要送一个装这本字典的大玻璃盒。
    
    (七)
    
    问:你最喜爱的作家是谁?他们作品的独特之处在哪儿?
    
    答:我最喜爱的作家有约翰·斯坦贝克,因为他的描写非常独特;罗伯特·勒德姆,他的独特之处在于他的小说情节;还有就是莎士比亚,他的文字双关语非常的妙。
    
    (八)
    
    问:你现在正在写什么作品?
    
    答:目前,我正在写有关罗伯特·兰登的另一个惊悚小说,是《达·芬奇密码》的结局。这一次,兰登将是第一次卷进一起在美国大陆上发生的神秘案。这部新小说将会探讨有关我们国家首都一些的不为人知的历史。
    
    (九)
    
    问:能不能再给我们说三个您认为值得知道的有关您的情况。有一些创新。比如,告诉我们一下,您的第一个工作,您写作的灵感,或者是一些使您的作品如此生动的有趣细节等。
    
    答:如果我在早晨四点钟的时候还没有起来开始写作的话,那我会认为我已经错失了我一天当中最具有创作力的时光。除了早晨写作开始的非常早之外,我在我的桌子上还摆放了一个古沙漏,每个钟头结束后,我都会起身做俯卧撑和仰卧起坐,还要做伸展运动。这些一方面使我的血液保持循环,另一方面也能够使我的思绪流畅。同时,我还是一个重力靴的爱好者。身体上部朝下能够使我完全转换角度,从而解决故事情节上的问题。
    
    (十)
    
    问:你下一部小说什么时候问世?
    
    答:由于我的小说非常注重调查,所以往往要花几年的时间才能完成。我的下一部小说是罗伯特·兰登的另一起侦探案(实际上是延续《达·芬奇密码》的故事)。
    
    五、《达·芬奇密码》的种种评论
    
    有一篇评论文章说《达·芬奇密码》是“电影的洪水猛兽”,这标题虽然言过其实,但却是指出了这个电影充满破坏性。(《电影的洪水猛兽——<达·芬奇密码>, 粟德金,《华盛顿观察》周刊2006年第18期)文章内容值得一读:在《达·芬奇密码》中,作者疍·布朗似乎故意将基督教在五味杂陈的火锅调料中开涮,最扣人心弦的情节正是他对西方历史中的悬案做出的大胆假设。
    
    “文学作品是否符合历史事实,从来都是无关紧要的。但疍·布朗的问题是在《达·芬奇密码》一书开篇即声称:该书许多描述和陈述是真实的。”研究基督教早期历史的斯坦福大学克里斯蒂·科普兰博士(KirstiCopeland)说。科普兰博士认为疍·布朗的该声明可以有三种解释:一是疍·布朗在陈述他研究中发掘出的历史真相;二是他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历史学家,误将一个骗局,噱头当成事实;三是即疍·布朗意识到他的声明是非常有问题的,因此他将该声明也当作小说的有机组成部分。如果是第二和第三类情况,作为一个娱乐作品,没有丝毫问题。实际上疍·布朗在这点上做得非常成功,以致许多人将虚构的情节当成有据可查的历史。这是读者和观众自身的问题。其实一本虚构小说声称叙述的是事实,本来就让人生疑。因为惊险火爆文学作品追求是悬念和娱乐效果,而不是历史准确性”,科普兰认为担心《达·芬奇密码》会冲击教会是有些杞人忧天(unwarranted)。“根据我过去一年的教学经历,美国宗教圈现在已经存在的一些疑问,特别是女性在一个被男神主宰的宗教中的作用。《达·芬奇密码》一书并没有让天主教会产生意见分歧,或让教会外的人产生疑问,它只是象导火索一样,引发了这场辩论。”科普兰说。
    
    “疍·布朗的问题是借书中所谓的历史权威之嘴,对基督教批评甚多,因此,该电影可能会误导那些对历史了解不多的人,甚而让教徒困惑不解,”美国天主教大学(TheCatholicUniversityofAmerica)研究《新约》的副教授蒂莫西·弗里德里奇森(TimothyFriedrichsen)牧师在接受专访时评论说。多位专家都强调了历史的真实性对基督教至关重要的意义。这也说明了为什么他们对《达·芬奇密码》所散布的“流言”表现出高度的警觉。弗里德里奇森说认为,《达·芬奇密码》这部电影对教会不会有任何影响。教会是建立在牢固的信仰的基础上,书和电影不可能撼动教会的根基,那些熟知基督教历史的人能分清文学虚构和历史的区别。况且,书的精装本和简装本名列《纽约时报》的畅销书榜已经三年了,许多教堂组织教徒讨论过这本书,如果有什么影响早就显现出来。弗里德里奇森也认为基督教会历史上也有宗教审判、十字军东征和暴乱,但现在大多数基督教派都接受人权和自由的观念。但同时,弗里德里奇森指出,在面临攻击时,碌碌无为也不是基督教徒应有的态度,而应该用笔作为武器,对那些冒犯者进行口诛笔伐。
    
    “基督教是以历史上的真人真事为基础的。但《达·芬奇密码》否定福音书(Gospels)的历史真实性,枉顾大量历史史实,辩称福音是在公元第四世纪被捏照出来(created),并由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强制传播的。该书也生造出耶稣和玛丽·玛德琳娜的婚姻,这与所有专事圣经研究的学者看法相左,”普林斯顿大学政治与宗教问题专家保罗·西格蒙德教授(PaulSigmund)说。弗里德里奇森认为,即便信仰远远超越历史真实,但对基督教信仰来说,历史还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各派基督教教会的崎岖的历史经历,对教徒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因此如果歪曲历史,恶意攻击教会,可能让人们对基督教信仰和教会的发展历史产生误解。
    
    “对基督教教徒来说,历史的真实性非常重要。因为,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和犹太教一样,是建立在历史上神在真实时间、真实的地点、对真正存在的历史人物的谕示的基础之上,”罗德学院副教授(RhodesCollege)盖尔·斯特里特(GailP.C.Streete)说道。斯特里特认为当代的教徒并不非常擅长将文学虚构同历史真实区别开来。当代人对历史的理解与2000年前当然可能有非常大的差异。如果一个人声称历史并不是这么回事,或什么事情纯粹是子乌虚有,自然会引起虔诚教徒们的关注。现代的基督教徒期望他们的信仰有真实的历史依据,因此,如果有人质疑他们的信仰,他们会非常不快。
    
    “比如,关于耶稣,历史上唯一可以确认的是他死亡的大约时间、方式、原因以及死于何人之手。如果你向基督教徒直言,历史上并没有基督复活的证据,他们会认为你是在攻击他们的信仰,”斯特里特解释到。斯特里特曾经任教哈佛神学院等知名学府,著有《奇怪的女人:圣经中的性与权力》(TheStrangeWoman:SexandPowerintheBible)等书,是研究抹大拉的玛利亚(MaryMagdalene)的专家。《达·芬奇的密码》把抹大拉的玛利亚描绘为耶稣的配偶和信徒。“天主教会之所以对电影比对书反应更强烈,一个原因是电影观众将比书的读者多得多,电影比书本来得远为生动。而且,从文化角度讲,我们的文化是可以说基本上是视觉文化为主,即便我们明明知道我们看见的东西不一定就是真实的,我们仍然信奉‘眼见为实’,”斯特里特指出。她解释说,自己的许多学生,人非常聪明,也有很强的阅读能力,但当她要他们在仔细阅读《圣经·出埃及记》(Exodus)及看过相关题材的电影《摩西十戒》(TheTenCommandments)之后描述发生的事情时,他们总是以电影为准,即便在电影中,相关事件的发生的时间与历史有很大的出入。
    
    杜克大学神学院教授(DukeDivinitySchool)理查德·海斯(RichardB.Hays)指责《达·芬奇密码》充满“彻头彻尾的谎言和谬误。“《达·芬奇密码》非常反教,对教会进行了恶毒(vicious)攻击,煽动人们对教会的仇视,也许会让人们改变对教会的看法,”海斯说。海斯是研究《新约》的国际权威之一。他的著作《新约的道德内蕴》(TheMoralVisionoftheNewTestament,)被认为是20世纪最重要的100本宗教著作之一。海斯认为《达·芬奇密码》对基督教的攻击虽然恶毒,但远远偏离靶心,不是致命的。《达·芬奇密码》反可以成为引发讨论和宣传基督教的一个绝佳的契机。例如,《达·芬奇密码》辩论反透出宗教容忍——“如果这事发生在犹太教,更不用提伊斯兰教,可能不仅会掀起轩然大波,甚而会引发暴乱即流血事件。基督教相对温和的反应,表明了基督教根深蒂固的‘唾面自干’的宽容传统,反对暴力,”海斯说。他无疑想到不久前围绕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画所引起的穆斯林世界的风波。
    
    “如果说《达·芬奇密码》没有坏处,但也至少没有好处。我不认为《达·芬奇密码》会对基督教有真正的影响。但对那些满足于通过道听途说来获得一知半解的一代人来说,《达·芬奇密码》一书为他们忽略历史真相提供了方便,”弗吉尼亚教会大学自由大学(LibertyUniversity)宗教和哲学系主任盖瑞·哈伯曼斯(GaryR.Habermas)说。他专门研究耶稣的遇难与复活。
    
    
    六、《达·芬奇密码》遭遇国际抵制
    
    随着5月18日全球公映的临近,《达·芬奇密码》遭到来自全球各地的非议,甚至连印度的基督教徒都在孟买拉起横幅抗议《达·芬奇密码》在印度上映。一个名为“天主长期论坛”的印度天主教组织呼吁基督徒绝食,以抗议《达·芬奇密码》在印度各影院放映。有抗议者还烧毁了这部小说。“天主长期论坛”表示,它希望数千人能在孟买参加一个声势浩大的抗议活动,并烧毁这部最畅销小说作者疍·布朗的肖像。
    
    《达·芬奇密码》在英国遇到了巨大的阻力。影片的制片人先是被审查部门告知,他们要求获得12A级(即不适合12岁以下儿童独自观看)证书的申请是不当的,因为片中的音乐对儿童来讲过于恐怖,而其声效也在宣扬暴力。英国电影分级委员会警告影片发行公司说,除非他们对片中音乐作出重大改变,否则影片只能获得颇具限制性的15级证书。
    
    新加坡则将《达·芬奇密码》被列为NC-16级电影。新加坡电检局发表文告说,当局是在考虑了影片咨询小组的意见后,决定把这部即将在一片国际争议声中上映的电影列为含“成人题材”的NC-16分级,因为较年长的观众才懂得辨别和区分事实与虚构。
    
    韩国基督教协进会向法院申请禁制令,阻止《达·芬奇密码》在韩国放映。该组织表示,这部电影对耶稣是一大侮辱及污蔑,他们担心电影内容会影响某些个人的信仰。
    
    天主教会则谴责《达·芬奇密码》构成威胁。教皇本笃十六世的一个助手称,它是一部“反对基督教的邪恶小说”。教会还要求制片公司在片头打出“故事纯属虚构”的声明,希望电影藉此对基督徒和天主教会表示尊重。但这一要求却遭到制片厂商的蛮横拒绝。显然在电影商人看来,虚构和真实是可以混淆的,只要能卖个好价钱。
    
    “人都可以出卖,何况是电影?”这就是二十一世纪的最强音。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