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中共能改良吗?
(博讯2006年5月16日)
     —— 由范仲淹、王安石变法说中共改革与改良
    
     宋仁宗时候,由于他看到宋王朝内部腐败的日益加重,国力愈来愈衰弱,很着急,才把在陕西军中任职的范仲淹召回京城担任参政知事实行新政。范仲淹知道朝廷弊病太多,要一下子都改掉不可能,便准备一步一步来。在宋仁宗的催促下,他急忙拿出十条改革措施,主要内容有: (博讯 boxun.com)

    
     一、对官吏定期考核,按他们的政绩好坏提拔或者降职;
    
     二、严格限制大臣子弟靠父亲的关系得官;
    
     三、改革科举制度;
    
     四、慎重选择任用地方长官。
    
     还有几条是提倡农桑,减轻劳役,加强军备,严格法令等等。
    
     宋仁宗看了这十条改革方案,立刻批准在全国推行。
    
     范仲淹为了推行新政,先跟韩琦、富弼等大臣审查分派到各路担任监司的人选。有一次,范仲淹在官署里审查一份监司的名单,发现有贪赃枉法行为的人员,就提笔把名字划去,准备撤换。
    
     在他旁边的富弼看了心里不忍,就对范仲淹说: " 范公呀,你这笔一勾,可害得一家子哭了。 " 范仲淹严肃地说: " 要不让一家子哭,那就害了一路的百姓都要哭了。 "
    
     范仲淹的新政刚一推行,就像捅了马蜂窝一样。一些皇亲国戚,权贵大臣,贪官污吏,纷纷闹了起来,散布谣言,攻击新政。有些原来就对范仲淹不满的大臣,不停地在宋仁宗面前说范仲淹与一些人纠结朋党,滥用职权,别有用心。
    
     宋仁宗看到反对的人多,就动摇起来。范仲淹被逼得在京城呆不下去,就自动要求回到陕西防守边境。
    
     范仲淹一走,反对派便对改革派发动猛攻。宋仁宗免于当时的阻力,就下命令把新政全部废止。
    
     应该说,这次新政由于触犯了权贵的利益,遭到势力很强的保守派的联手反对,实施一年多后就完全废止了。
    
     而作为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王安石变法,其下场又是如何呢?
    
     这里我们就王安石变法的具体细节不一一列述了,因为关于这一段历史,凡是中国人,只要懂一点中国历史的人,大家都应该很清楚。那么我们就谈谈他的变法又是怎样夭折的。
    
     王安石实施的新法经过了一段时间收到了显著的效果,农业得到了发展,人民得到了一些实惠,国家的财政收入也增加了。
    
     但新法在许多方面触及了官僚大地主的利益,以司马光为代表的保守派认为祖宗之法改不得,纷纷对王安石新法加以攻击。他们寻找一切机会阻止变法,甚至把有的地方发生旱灾也归咎于变法触犯天条。保守派的势力越来越大,对新法形成围攻之势。两个太后——仁宗的曹后和英宗的高后也站出来支持废除新法。同时,随着变法的继续,改革派内部发生了分裂,一些人站到了对立的立场上,还有一些人一开始就抱着投机的企图,为自己捞一把利益,然后看哪边势力大了就投靠哪边。在这种局面下,宋神宗逐渐发生了动摇,他不再像以往那样支持王安石了。
    
     王安石的变法步履维艰。尤其是皇室后族的大力攻击,使王安石陷入空前的困难境地之中。王安石先后两次被罢相,第二次以后再没有回朝。改革派的力量终于没有敌过保守势力的围攻,变法随着王安石的罢相而失败。宋神宗死后,高太后执政,反对派的代表司马光上台,把新法一项项废掉了。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作为同属于专制集团的中共改革,尤其已经到了晚年,其腐败官僚势力极其臃肿庞大的现有中国,有民主人士幻想通过中共内部开明人士自觉自愿自上而下的改革或改良,也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民主,确实会有这可能吗?
    
     笔者以为,这种愿望仅仅只是一厢情愿的美好幻想罢了。就现代很多人说的,实际也是一种意淫。为什么呢?如果是中共体制内的改革,即便他多么开明先进,首先着重考虑的仍然还是如何先使体制内绝大多数既得利益者们得到妥善的安置,否则,他们的改革便寸步难行。或者即便有所真的推动,也如同范、王改革,仅仅只是昙花一现。或者即便彻底推行成功了又怎么样呢?由于没有动摇根本和核心,也仅仅只是某皇恩浩荡的一时之快表现,当然也不可能保永远,尤其随着新老皇帝的更替与轮换,随时都有被彻底否决或完全覆灭的危险。所以,这种仅仅指望专制内部只动皮毛,而不动根本和核心的改革,实际与封建王朝社会所实施新政或变法没有本质区别。作为今天的民主人士,应不要把主要精力和重点都集中到这一方面,因为这对真正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丝毫没有用处。
    
     很明显,当代中国的问题,也正如当年孙中山先生所倡导的,必须首先结束帝制,而绝对不是内部改良或改革。现在也依然如此,必须结束一党寡头专政,而不是在一党专制下开展任何形式的改良或改革措施。但是,如果没有来自人民群众的浩大力量做最坚决彻底地强力推动作用,这又谈何容易?
    
     所以,归根结底,作为摆在眼下真正关心中国民主大业的所有民主人士面前的最首要任务,还依然是广泛启蒙更多的民众率先民主过来,而让其彻底明白结束一党专制的重要性、必要性和迫切性。否则,这种没完没了的改良与改革的幻想,还要煎熬到何时?
    
     并且,我们实际上也可以从中共眼下所实施的一系列公然践踏国法、侵犯人权、对舆论不断严加管制和整肃的众多事实可以得出,中共当局是根本无心在中国实行真正意义上的民主政体的。因为,无论这种改革由谁来主导,都必须首先得到广大人民强有力的支持和推动。否则,如果大多数民众争取人权和民主的积极性不高,且思想意识不很浓厚强烈,即便就有中共体制内极少数人来主导实施,实际也是没有多少用处的。
    
     如果中共当局,比如说在以胡锦涛为首的极少数人的坚决主导和大力推动下,确实要在中国实行民主,他们就一定会为未来的民主政体改革提前做好充分准备的,或打好坚实基础的。当然,对这舆论的开放,就会逐步放松管制,这才是最为至关重要的。否则,如果在舆论上始终控制得如此死实,广大民众的民主思想和意识又怎样才能快速提高哩?那么这就充分说明,当局眼下确实不是真心真意要在中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制度的。
    
     同时我们还可以看出,其实中共当局的心胸极狭窄,目光太短浅,认识太片面。也包括那些号称是西方通的所谓中共高级智囊本身,他们也都不过如此而已,更何况其奴性劲头更充沛充足,这属于中国人民真正意义上的作为国家和社会主人的当家作主,至少在眼下或未来若干年,是艰难真正有所实现的。
    
     应该说,目前的中国应该是这样一种形状, 80% 的中国民众基本没有民主思想和意识,中共最高层中也有 80% 的高官基本没有这种思想和意识。真正属于民主的力量,应该只占 5% 或不到。还有 15% ,无论在民间还是在中共官僚团队中,就像王安石变法时候一样,中共眼下的改革派内部也是最容易发生分裂的,当然也一定会出现一些人站到了对立的立场上,还有一些人一开始就抱着投机的企图,为自己捞一把利益,然后看哪边势力大了就投靠哪边。而这种仅仅属于纯粹投机的人,在眼下中国就占有 15% 的绝对力量。
    
     如果仅仅指望最坚决的仅仅只占比例不到 5% 的纯粹民主人士的努力,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制度,这又谈何容易?
    
     故,笔者以为,作为纯粹的民主人士,对于中共体制内的改革,应该只保持一份观望的心态就可以了,也不要太浪费时间,而把此作为重点长期有所津津乐道并谈论不休,把精力也耗尽耗干,这又何必哩?我想还是应该多节省一点力气和时间,最好脚踏实地地多做一些最具体的实事,尤其是属于大陆的民主人士们,在条件稍微成熟或允许的情况下,当你很方便宣传民主思想时,你最好趁机给你身边周围的人主动讲一讲关于民主的基本常识和理念,也许对推进中国民主化的进程,真正是有巨大帮助和好处的。难道不正是这样吗?
     2006-4-30
     首发于《自由圣火》十九期http://www.fireofliberty.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永丰:民主中国还需中共官商来奠定
  • 郭永丰:不要把反独裁专制过于泛泛化
  • 郭永丰:中国举报,给维权者所预设的阳谋陷阱
  • 郭永丰:我最欣赏和崇拜只想做民选总统的人
  • 郭永丰:申冤就是反政府
  • 郭永丰: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代表资格推荐表(正在征求意见!)
  • 郭永丰:冤民申冤冤更冤
  • 郭永丰:安逸没过共产官
  • 郭永丰:中国民主人士,烈火中的金刚
  • 郭永丰:中共党内竞选,胡后必成定势
  • 郭永丰:中国民主政治所遭遇七大挫折
  • 郭永丰:推进民主化不能只注重皇帝言行而完全忽略民意
  • 郭永丰:共产党的官,流氓加恶棍的代名词
  • 郭永丰:“八荣八耻”只是独裁者的遮羞布
  • 郭永丰:中共专制可恶,台湾当局更应罪加一等
  • 郭永丰:“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余音经久难息
  • 郭永丰:中国拆迁,野蛮粗暴,强盗不如
  • 郭永丰:中共专制究竟考验我们什么?
  • 郭永丰:独裁者来了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