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大智慧:中国需要一场“新文化大革命”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5月15日)
     今日中国,社会矛盾加剧,各种危机重重,腐败和贫富分化已成为老百姓最为痛恨的社会现象。造成现在这个局面的根本原因,本人认为是因为当今中国执政党的阶级性质正在发生质的变化。
      谈到阶级,很多人会不以为然,重提多少年前的旧名词有意义吗?现在还存在阶级吗?事实上,人分三六九等,这种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当由量变发展到质变时阶级就形成了,它的存在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中共当今已不再提阶级,资本主义国家更不会提阶级,可是如果要让你用一个词来定义和表达存在着根本差异的人与人之间关系时,恐怕第一个闪现在头脑中的就是阶级二字,我想它也是唯一确切的定义。
     (博讯 boxun.com)

      毛泽东曾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中,精辟分析和阐述了旧中国的社会各阶级的状况,归纳起来,他把当时的阶级分为:
    
      1.地主阶级和买办阶级
    
      2.中产阶级
    
      3.小资产阶级
    
      4.半无产阶级
    
      5.无产阶级
    
      在回答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时,他总结说:“一切勾结帝国主义的军阀、官僚、买办阶级、大地主阶级以及附属于他们的一部分反动知识界,是我们的敌人。工业无产阶级是我们革命的领导力量。一切半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是我们最接近的朋友。那动摇不定的中产阶级,其右翼可能是我们的敌人,其左翼可能是我们的朋友。”
    
      显然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是无产阶级性质的政党。新中国实际上就是在无产阶级消灭了地主阶级和买办阶级,团结了中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半无产阶级中的大多数的基础上建立的。那时的中共是完全彻底的无产阶级性质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党。对此,生活在那个时代的我们的父辈是能够体会和认可的。
    
      毛泽东之所以在1966年发动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其根本出发点在于他以超常的敏锐发现了党内当时出现的资产阶级倾向,即所谓的“走资派”,在马列主义著作阐述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就是要根本消灭阶级的信条下发动了那场革命。尽管结果是悲剧性的,然而其主观愿望却值得称道,这也说明好心未必能办得成好事。
    
      当然如何评价文化大革命已超出了本文的范围,不过令本人(相信也令各位)印象深刻的是在文革中红卫兵小将不畏权贵,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气概,任何人,不论他官有多大,权有多重,位有多高,身为平头百姓的红卫兵小将都敢于将其拉下马。虽然本人并不赞成那样的暴力方式,但本人绝对支持其所折射出的平民挑战权贵的那种民主精神。
    
      邓小平在毛泽东开创的对外开放的基础上(没人对此有异议吧,是毛打开了对外开放的新局面,因为在毛逝世以前,我们已经和很多西方国家建交了,邓的贡献在于改革)进一步打开国门,由于邓对人类社会的客观经济发展规律有相当认识,改革就成为他振兴中国的必然选择。不可否认,改革的确为中国找到了一条新的发展道路。中国经济近二三十的迅猛发展也证明了这一点。
    
      然而,任何事物都具有两面性,繁荣的背后往往隐藏巨大的黑暗,邓在取得辉煌的物质成就的同时也引发了在信仰和精神世界的灾难性的崩溃。 那么邓的改革因此就错了吗?没有,因为改革是中国社会进步和发展的必由之路。邓的失误在于在坚持改革的同时没有保持执政党的无产阶级性质。当今中国之各阶级现状与毛在几十年前对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划分并无本质区别,可能唯一不同的是以往的地主和买办阶级被现代新兴大资产阶级所代替。这些新兴的大资产阶级绝不会是无产阶级的朋友,但在现今的历史条件下也不应视为无产阶级的敌人。(这个问题到此为止,不再做进一步阐述)
    
      由邓的改革开放所带来的一个严重的后果就是身为执政党的中共的阶级性质发生了转变,从创始之初的无产阶级的阶级属性日渐成为资产阶级的代言人。民主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谈到此,有必要先澄清一下什么是民主。什么是民主呢?简单说多数人民当家作主就是民主,它与国家的经济发展并无必然的因果关系,很浅显的事实就能说明这一点,当今全世界几乎各个国家的体制都是资本主义,民主也是资本主义民主,可是真正国家强盛的还不是那么几个,所以说资本主义和资本主义民主不是一个国家强盛的充分必要条件。台湾式的民主在本人看来就是垃圾,台湾的议会因为意见分歧常发生武斗,这是不是在向世人说明强权即真理,这样的民主不要也罢。
    
      那么说我们就不需要民主?不,我们很需要。但实现民主的手段和方式可以不同,以中国的现状只能实行渐进式民主,休克疗法只会让整个中国立马崩溃。所以现阶段还必须坚持一党执政。那么坚持一党执政就意味着对民主无所作为了吗?不会,但前提是中共这个执政党保持无产阶级性质。中国当今社会之乱象的最主要原因是无产阶级(也就是大多数中国公民)无法对执政党进行有效监督,这是因为执政党的阶级性质发生了根本变化,日益成为权贵的代言人。这其中所谓的知识分子精英也起到了推波助澜,兴风作浪的作用,比如北大著名法学教授昧着良心为黑社会老大代言,经济学家为新兴资产阶级(如房地产商)代言,在社会经济活动中大肆剥削无产阶级以积聚个人财富。执政党由于自身的阶级属性的变化,也日益倾向于站到广大无产阶级的对立面上。这样,一个革命的理由正在日益形成。
    
      不从根本着手,采用头痛医头的方式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反腐越反越腐说明的也正是这一点。因此执政党当前迫切需要的是发动一场自上而下的“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我想这个革命应该是以全面开放社会舆论监督为突破口,这个革命的性质应当是无产阶级性质的新文化大革命,这个革命的目的应该是建立一个高效健全的社会民主监督机制。毛泽东的“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掀开了文化大革命的序幕,一时间,大字报铺天盖地,有人反对大字报,但笔者认为大字报恰恰反映出了人民有话说,人民想说话的一种原始和朴素的民主形式和精神,而更为关键的是当时的中共执政党彻底放开的态度可以让人民在想说话的时候能有地方说,这充分说明全面开放社会舆论监督和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之间没有根本冲突。
    
      数月前,见到一则消息,说国内十数个省联名致信中央要求禁止地方媒体舆论异地监督,感到非常惊讶,本人认为这是严重的历史倒退,也是执政党的阶级属性正在发生转变的具体表现。当前,媒体异地监督的范围和力度不是太过,而是太小,中共应当坚决鼓励异地监督,因为只有有了异地监督,才会逐渐有本地监督,最终形成全社会范围的监督,这对于巩固执政党的地位,遏制贪污腐败的社会现象,克服林林总总的社会矛盾,保证中国和平崛起之路的畅通显然是非常有益的。
    
      说到这,有人可能会质疑执政党自身能否推动对自身的监督。当年毛发动文革时并非没有阻力,他是凭着他无以伦比的个人威望来推动文革,现如今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要发动一场全新的文化大革命已经不可能完全仰仗某个人的个人政治威望,而必须依靠占绝大多数的无产阶级,唤醒无产阶级民众的政治意识,鼓舞无产阶级群众的政治热情,充分发挥无产阶级大众的政治觉悟和政治力量,这场革命就一定会向前发展。中国的前途也就会越来越光明!
    
      本人坚信只有耍不完的混,没有辩不清的理,希望能尽早看到最新版的“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
    
    大智慧
     2005.5.6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新解说“文化大革命”/庞忠甲
  • 解龙将军:文化大革命论(下) 以及附记
  • 解龙将军:文化大革命论
  • 剑桥大学版文化大革命图像解读/武振荣
  • 欢呼“新文化大革命”——读博讯有感/武振荣
  • 关于“21世纪文化大革命”的问题/武振荣
  • 论毛泽东(二)、“文化大革命”中的毛泽东
  • 李昌平:说不定有一场新的文化大革命?
  • 理解毛泽东:为何要发动文化大革命?/范立群
  • 毛泽东的悲哀:文化大革命失败的具体操作原因?/范立群
  • 一个纺织工人对“文化大革命”的看法
  • 刘宗正:文化大革命
  • 谁能阻止二十一世纪的文化大革命?
  • 2006•北京•文化大革命研讨会简报/徐友渔
  • 冰心老舍的朋友巴金谈因言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严厉批判
  • 恐龙: 我从“文化大革命”得到了什么 ?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