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吞噬民财以自肥的中国教育部门/何清涟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6年5月15日)
    何清涟更多文章请看何清涟专栏
    从2001年开始,中国教育就一直高居中国十大暴利行业之前三名之内,而教育乱收费问题越来越成为公众无法承受之重负。今年三月,“教育乱收费”成为中国“人大”“政协”这两个会议上被讨论得最多的话题,最近这个话题又因教育部公布清理乱收费的报告再次回到公众视野。
     (博讯 boxun.com)

     一笔糊涂帐:教育乱收费与高校经济行将破产
    
     下面这两类消息让人对中国教育行业的经费产生迷惑。一类与教育乱收费问题相关。中国教育部最近表示,自2003年以来,全国各地一共派出了5.6万个检查组,检查了各级各类学校87.6万多所(次),清退乱收费资金13.7亿元,共查处违规收费案件将近2万件,治理教育乱收费约17亿元人民币,累计清退违规金额达13.7亿。共有5,931人因此受到处分,其中794名校长被撤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发改委”)为了杀一儆百,甚至指名道姓地曝光了8所教育乱收费学校,这8所学校既有大学,也有中学,乱收费金额共达2,270万。名单公布后,这八所学校顿时成了千夫所指的目标。而河北省一个省在2005年就查出教育乱收费3,300多万元。
     而另一类消息却受到忽视。这些消息数量不多,谈的却是一个从未被讨论过的问题:中国大学将要破产。该文章列出大量数据与事实,证明中国高等学院大多从银行举债经营“发展”,现在普遍陷入危机,许多正在兴建中的“大学城”因资金枯竭,现在已经难以为继。这篇文章在列举大量事实后指出:“如果将大学当作公司,以中国今日大学资产负债率之高,财务风险之大,中国大学显然已经成为继银行、证券业之后的又一个高危行业。”而中国银行业也将出现一个全世界都没有的危机:因大举借债给大学而形成新的大规模坏帐。
     本文先介绍中国的教育乱收费。
    
     发改委曝光八学校乱收费,众学校回敬该批评是“胡扯”
    
     中国民谚将教育乱收费与高收费称之为“眼镜蛇”――因知识界人士戴眼镜者多而得此名。在中国生活的人都知道,教育乱收费现象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近二十年内政府主管部门总共下达了300多个禁止教育乱收费的文件,如2003年底就下发过《关于严禁截留和挪用教育收费资金,加强学校收费资金管理的通知》,以后几年仍然不断强调这一通知的重要性,却依然无法遏制乱收费现象。这就存在一个制度形式化的问题,亦即说,政府文件完全流于形式,未能对教育部门起到任何遏制作用。
     其实也不止是政府文件流于形式,就在发改委公布了八所学校的名单之后,这八所学校的反应各不相同,共同的心态是“乱收费哪所学校没有?为什么只拿我们开刀?”但有些学校胆子小些,比如河南师范大学被指乱收取洗涤费117万元,该校承诺退回49万元费用给学生;华南理工大学亦答应将多收的学费退还;辽宁沈阳第二中学共多收360万元,沈阳教育局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处理相关责任人方案。但其余的学校可没有这样“听招呼”,比如西安美术学院超标准收费559万元,但这个学院却回答说,多收的钱是经过省物价部门同意的。而南京审计学院学生处处长姜玉泉在接待《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指责“说南京审计学院乱收费简直是胡扯”,“赞助费是学生自愿交的”。而山西太原第五中学则称“发改委误判”,浙江奉化市新闻办公室主任则认为“乱收费这一提法值得商榷”。
     难道这一个个小小的地方学校就如此胆大包天,竟敢指责堂堂中央部委胡扯?当然不是,这些学校不认帐自有不认帐的理由,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我们都是按照上级文件执行”。比如南京审计学院在“专升本”(即专科学生改成本科生)收费“8,600元”问题上,执行的是江苏物价、教育、财政三部门2002年的文件,而国家发改委2004年明确发文规定专升本为“4,600元”。两个文件都有法律效力,但执行地方文件,招一个学生就多挣4,000元。谁能说地方政府颁发的文件没有法律效力?要怨只能怨政出多门,法规与政府文件之间互相打架。更何况,教育部门多收的费用当中,自有地方政府部门分取的一杯羹。
    
     教育部称:乱收费缘于教育投入不足
    
     对于乱收费问题产生的根源,一个常见的解答是:教育投入不足。主要理由是:国家教育经费投入没有占到GDP总量的4%。这一解答几乎为官员、学者与民众所共同认同。
     国家教育部教育督导办公室主任郑富芝承认学校普遍存在乱收费、多收费问题,但根本原因在于国家对教育投入严重不足,以及教育资源配置不平均所致,只有通过国家增大投入、合理分配和调节资源,才可能根治这问题。
     一些学者则分别给财政部与教育部打板子。比如北京师范大学教育政策与法律研究所教授劳凯声指出,近年来政府和学校间事权的重新分配,令各类型学校的办学自主权有了很大的自由度。对于乱收费的现象,主要原因是来自学校的办学经费不足,导致了学校把办学的任务转嫁到家长身上,但他亦表示,确实有些贪图私利的教育人士,藉口经费不足而乘机通过额外收费中饱私囊。
     而学生家长的普遍反应是,学校表面上按既定的规章收费,但多采取“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办法,暗地里却以各种各样的借口,收取额外费用,包括强迫学生“自愿捐款”与“赞助”。家长无可奈何之下,只得接受学校的无理要求。多年以来,大家对于乱收费现象已经麻木了,也不敢举报,因为一旦被校方知道了,恐怕对孩子没有什么好处,这样无疑助长了乱收费的行为。
    
     财政部:预算内教育经费年均增速超过GDP增幅
    
     但掌管教育投入的财政部教科文司负责人却表示,把教育乱收费的首要原因归为教育投入不足的说法是不符合事实的。财政部官员还列举了一连串数据加以佐证:
     预算内教育经费的支出年均增长16.2%,8年增长了2.3倍,均超过了同期GDP年均递增9.1%的水平,但教育乱收费并不见减少。1996年生均预算内教育事业费小学303元,初中549元,高中1,088元。2004年,这些指标现在分别上升到:小学1,129元,初中1,246元,高中1,759元,分别相当于1996年的3.7倍、2.3倍和1.6倍,8年间年均递增17.9%、10.8%和6.2%。而且被曝光的乱收费的学校没有多少属于真正的贫困校。财政部官员理直气壮地说道:“据我们观察,乱收费问题严重的学校,往往集中在发达地区或财政投入多的城市学校。国家发展改革委前不久公布的8所乱收费问题学校,多数为城市学校。乱收费的存在,既有认识不到位、经济利益驱动的原因,也有教育体制不健全、教育资源配置不合理、地区发展不平衡以及监督检查不严等原因。”
    
     财政部列举教育资金漏斗
    
     既然钱没少给,接下来要问的一个问题就是:乱收的钱花到哪里去了?
     这个问题,不仅是教育部之外的官员们在问,还有众多百姓也在问。其中一个问题就是:“乱收费得来的钱是不是上交国库了?”
     教育部自然沉默以对,而财政部却不想为此背黑锅。财政部教科文司负责人公开对媒体放话:“既然是乱收费,就是不合法、不合理的,财政部门不仅不赞成,而且坚决反对。根据了解,乱收来的钱,多数是暗箱操作,以小金库的形式乱收乱花。这些钱不可能走正常的途径进入国库。否则,纳入了财政收支的大盘子,就必须由财政部门严格按照财政纪律统一支配使用,未必还给他们使用,这与他们乱收费的初衷是背离的,教育部门当然不会那样做。”“既然是乱收,肯定会乱花。由于教育收费监督管理制度不完善,没有真正做到公开、透明,缺乏社会监督。”
      财政部门还具体指出教育部门如何使用乱收费聚敛来的钱财:
      一是将学校收费收入与教职工津贴支出直接挂钩。比如在中西部地区的一些农村中小学,按照“一费制标准”收取的杂费收入,本应全部用于学校运转,但有将近一半被违规用于人员津贴补助和福利。
      二是一些地方超规模建设的豪华学校所需投入,除了财政拨款以外,多为依靠向学生收费来解决,同时,为了筹措高额的运转费用,还要向学生再收费,从而出现恶性循环。
     对此项具体指责,教育部未曾回应。这说明,中国的教育部门已经成了榨取学生以自肥的利益集团。
    
     原文载于《Taiwan News 财经文化周刊》第233期,2006年4月13-4月21日。 _(博讯记者:蒙迪)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何清涟:中共政权为什么改变银行业引资战略?
  • 何清涟:中产阶级能够改变中国吗?
  • 何清涟:一个将中国政府钉在耻辱柱上的国际“奖”
  • 何清涟:经济发展的双刃剑:廉价的“中国制造 ”
  • 何清涟:户口制度、工作机会与农民的生存困境
  • 何清涟:中共的寡头经济与政治垄断
  • 何清涟:建立和谐社会――是口号还是行动?
  • 从社会福利制度透视中国人的经济权利/何清涟
  • 王斌余事件 程晓农何清涟评论
  • 何清涟:中国海外并购为何难以成功
  • 朱健国:试论焦国标与何清涟的分野
  • 何清涟: 外国人染上“中国特色”之后
  • 何清涟: 西方人的东方梦(图)
  • 何清涟关于茉莉文章中涉及中国人权“利益冲突”之说明
  • 何清涟:依靠“廉政保证金”真能扼制腐败?
  • 何清涟:“金盾工程”能够拯救中国的威权政治?
  • 何清涟:解构虚假的历史——论国家罪错与政治责任
  • 何清涟:布什演说触动了中国政府哪根神经?
  • 何清涟:历史无情亦有情
  • 何清涟:从举報腐败者的悲惨遭遇看中国社会的堕落
  • 何清涟: 中共政府管理下的中国经济(图)
  • 何清涟:中国政府如何控制媒体
  • 何清涟:中国银行已达破产标准
  • 留美学生不自由 何清涟费城演讲一再受阻
  • 何清涟华府演讲:中国GDP神话如何造出来?(图)
  • 张清溪、何清涟同台演讲:中国经济现状与趋势(图)
  • 何清涟: 利益的冲突——倾听不同的声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