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戈尔巴乔夫后悔了,可俄罗斯人没有后悔!
(博讯2006年5月14日)
    
      苏联刚解体那会儿,俺们的媒体上老能看见俄罗斯,这是在教育俺们:你看人家,乱的,这下知道戈尔巴乔夫搞砸了吧。到现在,人家现在终于风平浪静了,于是出现在媒体的频率越来越小了,这也好理解啊。风平浪静,最多不就一盛世吗,有什么好稀罕的?俺们这疙瘩就是传说中的盛世,虽然偶尔有工人下岗失业、民工矿下遇难、家长付不起学费自杀等等。当然,俺们好心的媒体,向来以维护世界人民的人权为己任。
     (博讯 boxun.com)

      前几天,这群好心人又告诉我们,戈尔巴乔夫后悔了。戈氏语重心长地告诉中国记者:“不要搞什么‘民主化’,那样不会有好结果,千万不要让局势混乱,稳定是第一位的”云云。这篇文章,真是深得我心。老戈啊老戈,你搞什么“民主化”。想当年,你身为超级大国苏联的第一把手,论权势,美国总统也比不上你。看人家小布什,左有国会羁绊,右有媒体嘲讽,更可恶美国那群死老百姓,天天编政治笑话嘲讽。俺最喜欢的一个笑话是“根据最新的民意测验,四分之三的美国人相信布什应当被impeached(控告),当布什听到这个消息后,他说,“酷!我喜欢 peaches(桃子)。”所以老戈你当这个第一把手当的好好的,何苦搞什么民主化,自己挖自己墙角?你死以后,哪管他洪水滔天。
    
      不过把戈尔巴乔夫当成苏联解体的罪魁祸首,那是有点冤枉他了。那个国家??苏联,具有地球上第二强大的军队,能把地球毁灭数千次的核武器,数千万的***员,当然,在政治上还有先进的马克思主义的指导。这一切难道都敌不过戈尔巴乔夫这个糟老头子?那个国家,老实说,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拿破仑、希特勒都差不多已经吞并了整个欧洲,却都在莫斯科城下碰得头破血流,从此一蹶不振。为什么会在没有外敌入侵下,一夜之间突然象沙子做的城堡一样分崩离析?为什么呢?
    
      苏联剧变前夕,对苏联公民的民意调查显示,只有7%-8%的人认为苏共代表人民,70%到80%的人认为它只代表它自己。这就是答案!所以苏联崩溃了,崩溃的如此自然,俄罗斯人民,曾经英勇地打败过希特勒和拿破仑,那时他们却选择了袖手旁观。本星球第二强大的军队毫无用武之地,能把地球毁灭数千次的核武器也起不了作用,那数千万d员,不说也罢。没有战争,没有流血,更没有滚滚人头落地。当年俄共刚掌握政权,就把沙皇一家老小,不分良莠,统统枪毙。如今他失去政权,却没有人因为继续信奉共产主义而送命。俄共还是一个合法团体,和其他政党一起选举竞争,仍然象以前一样以共产主义为理想,继续致力在俄罗斯实现那个人间天堂。
    
      所以俄罗斯人想后悔很简单,后悔药就在他们手里??就是那张选票。如果他们后悔,他们可以把俄共的党魁选为国家元首,把俄共的党员选进议会,然后没收所有私人企业,取消其他政党,关闭所有不同政见的媒体,如此,他们就回到了苏联时代。那个号称人均gdp一万美元的时代。当然这一万美元的购买力低了点,以致面包店门口经常排起长队。
    
      另外,看那篇报道,俺觉得戈尔巴乔夫谦虚了点,比如他说:“……极少数人一夜暴富,敛财数额之巨仅次于美国的大亨,而赤贫的人数却远远超过了苏联时期。在这个方面,中国处理得很好。”其实这个方面,中国未必有俄罗斯好,俄罗斯的基尼系数是4.0%到4.2%,我国的据说有4.6,这两个数字都有点争议,但中国和中东欧国家相比,中国的基尼系数更大,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博客论坛 (博讯记者:万感)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祝贺米·谢·戈尔巴乔夫七十五岁寿辰
  •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曾节明
  • 戈尔巴乔夫是怎么炼成的?/冼岩
  • 作为“戈尔巴乔夫反面”的胡锦涛/余杰
  • 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曾节明
  • 任诠: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清明节祭赵紫阳
  • 戈尔巴乔夫谈赵紫阳
  • 胡锦涛不是戈尔巴乔夫 续“要专政不要民主”老路
  • 孔诰烽:胡锦涛像不像英明的戈尔巴乔夫
  • 晨海:中国应出“戈尔巴乔夫”——与方觉先生商榷
  • 阮杰:中共内能出个戈尔巴乔夫吗?
  • 戈尔巴乔夫一言戳穿江泽民的“三个代表”
  • 余杰:不言后悔的戈尔巴乔夫
  • 余杰:不言后悔的戈尔巴乔夫
  • 郭飞雄:戈尔巴乔夫改革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得与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