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2890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柳萌:66岁的毛泽东如何色诱38岁的王光美
(博讯2006年5月13日)
    读者诸君:
    
     不知大家是否注意《王光美访谈录》涉及毛泽东1959年在庐山要王光美陪他下游泳池一节,竟然出现两个版本?! (博讯 boxun.com)

    
    这是王光美年老糊涂?还是欲说还休?故意卖关子?隐藏见不得人的勾当?
    
    我的研究结论是:这是66岁的毛泽东在色诱38岁的王光美。
    
    结果不幸,这一淫乱的企图,被自己就是破鞋的江青同志给撞破了。
    
    毛老人家色诱不成,生理机能有限,恼羞成怒,发动文革时,顺手把王光美扔进了红色监狱。
    
    但老毛还是有情的,他用“刀下留人”的办法,让王光美思念他:
    
    他杀害刘少奇以后,对刘少奇的子女说“妈妈还在”,好像王光美是毛自己的老婆。并主动让他们去监狱探望王光美……
    
    1959年,刘少奇已经预感到什么了:临出门前我觉得有点冷,又找了双丝袜穿上。少奇看我一眼,说:“噢,还穿丝袜!”
    
    
    下面的“一个故事,两套说法”,读者自己分析吧:
    
    *******************

一套:《王光美访谈录》
    
    黄峥:光美同志,当年您同江青的关系怎样?您是什么时候认识江青的?
    
    王光美:我第一次见江青是在延安。就是那次我骑着老马到枣园少奇那里去,半路上对面开过来一辆卡车,我看见江青坐在驾驶室里司机旁边的位置上。当时延安没有小汽车,最好的交通工具就是卡车了。江青在延安很有名,主席夫人嘛!所以我一看就知道是她,但她不认识我。后来到了西柏坡,我和她才真正认识,有一些一般的来往。
    
    进北京以后,江青和我来往多了一些。值得一提的是10月1日开国大典那天晚上,她约我和她一起上天安门。白天我们都没有票,上不了天安门,晚上她打电话来,要我和她一起去。我跟着她,哨兵也不敢拦,就上去了,还在天安门后面转了转。
    
    建国后不久,江青回了趟山东老家,把她的姐姐接来了。她姐姐的丈夫是一个国民党军官,跑了。她姐姐来北京后住在中南海,有段时间在西楼食堂吃饭。
    
    我对江青当然是很尊重的。她是主席夫人,资历又比我老。我觉得她当时对我挺好的。我生平平时,江青在苏联休养。她托人捎给平平一个苏联玩具洋娃娃,后来又给我送过一些衣料。她从苏联回国后经常给我打电话,约我上她那儿去聊一聊,有时给我看她拍的照片、织的毛线活儿,有时让我陪她看电影。江青爱看电影,外国片、香港片,还有解放前的老片子,她常看。有一次她留我吃饭,特别简单,菜就是一只螃蟹。反正她要我怎么着我就怎么着,不提意见。
    
    有好多事情江青挺精的。进北京以后,有时少奇想吃长山药、苦瓜之类的南方菜。这些东西当时北京没有。我是北方人,什么苦瓜?咱见都没见过。那时团中央的干部往南方出差多,有次我托冯文彬同志从南方买一些苦瓜回来。我想毛主席也是湖南人,大概也爱吃苦瓜,就给主席家也送去了一些。江青很快打电话给我,说:“你怎么这么傻呀!咱们中南海有供应站,要什么菜,叫他们去买就是了。”她不说,我还真不知道有什么供应站。
    
    庐山会议期间,我和少奇一起上了庐山。后来江青也上了庐山。她是从广州过来的,还带了几个帮助她摄影的摄影师。她上山后,整天忙着选景拍照。有一天,毛主席通知我和孩子们去芦林水库游泳。我们到了那里,见到江青,还有江西省委书记杨尚奎同志的夫人水静、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同志的夫人余淑也来了。大家说说笑笑,江青还为我们照了张合影。不一会儿,不知什么人打来电话,告诉江青说天上的云彩过来了,请她快去摄影。原来她已经在庐山仙人洞选好了景,派人在那里等着,云彩一来就去照。江青立即撂下我们走了。于是我们就下水库游泳。毛主席也游了。游完泳上来已经是晌午,主席留我们吃饭。饭摆好了,江青还没有回来,催了两次,仍不见踪影。大家说:“请毛主席先用餐,好早点休息,我们等江青同志来了再吃。”毛主席说:“咱们一起吃吧!”大家刚坐好,江青回来了。她一见这场面很不高兴,立即沉下脸来,生气地说:“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人家的好。”主席哈哈一笑,不好说什么。我没想到,江青当着这么多人还有孩子们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很是意外,只好装没听见,忙给她让座,问她摄影的情形,才使她平静下来。后来,毛主席为江青那天拍的庐山仙人洞照片题了“暮色苍茫看劲松”的诗。
    
    ********************

二套:毛主席邀请王光美游泳惹恼江青
    
    
      到了7月14日,彭德怀同志给毛主席写了封信,对“大跃进”以来的工作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有些话在当时看来是讲得比较尖锐的。7月16日,毛主席把彭总的信加了个标题:彭德怀同志的意见书”,在会议上印发。
    
      会议开始转入讨论彭总的信。在讨论会上,刘少奇同志没有对彭总的信直接发表意见。他提出“成绩讲够,缺点讲透”。这个意见得到大多数人的赞同。
    
      7月23日早晨,会务组突然通知,上午召开全体大会,毛主席讲话。原来会议没有这个安排,所以少奇头一天很晚才吃了安眠药入睡。我一听是主席召集的会议,赶紧把他叫醒。由于安眠药还在起作用,他迷迷糊糊的就走了。我让警卫员扶着他下山,进会场。
    
      少奇开完会回来,我就感到气氛不对了。秘书吴振英同志是跟少奇同志一起去开会的。他一回来就紧张地说:“毛主席发火啦!主席在会上对彭老总的信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我们议论了半天,竟然一点也没看出来。”我也没想到突然起这么大的变化。我的感觉,彭总的信中用了一个“小资产阶级狂热性”,这个话把毛主席惹恼了。
    
      后来会议上就开始批判彭老总了,说他是右倾机会主义,反党小集团。
    
      张闻天等同志曾来找少奇同志,说:这些情况我们上山后都给毛主席谈过,毛主席还称赞我们谈得好,现在怎么又批我们呢?少奇不知说什么好,只说:“你们好好听一听大家的意见吧!”
    
      期间有一天的下午,大概是七月二十几号,毛主席的卫士给我们办公室的刘振德秘书打来电话,说毛主席邀请我到芦林水库游泳。我感到意外:毛主席怎么突然约我游泳?又一想,主席可能有别的事,就赶紧找出游泳衣。临出门前我觉得有点冷,又找了双丝袜穿上。少奇看我一眼,说:“噢,还穿丝袜!”
    
      芦林水库离毛主席住的“美庐”很近。庐山会议期间毛主席经常来这里游泳,有时就邀请一些别的同志和他一起游,随便聊一聊。听说上一天王任重同志就应邀来这里同主席一起游泳。
    
      我到芦林水库的时候,毛主席和一些同志正在游泳。我和主席打了个招呼,就下去游了。我问主席:“看我游得怎么样?”主席说:“你游得及格。”后来休息的时候,主席又关切地问我:“少奇同志身体怎么样?”我告诉他:“少奇同志犯了肩周炎,还没有好。最近因为工作繁忙,他感到很疲劳,所以到了这里也没有参加什么活动。”毛主席听完后,认真地说:“请你转告少奇同志,不要搞得那么紧张嘛!开完会后让他找个地方休息休息。”
    
      少奇同志这一段确实很紧张。毛主席批了彭总的信以后,少奇显得心情沉重,整天关在办公室里不出来,不是看材料就是想问题,什么娱乐活动也不参加,每天要吃很多安眠药才能入睡。有一天凌晨,少奇吃了安眠药之后,又看了一会儿文件,站起来上厕所,突然“啪”一声摔倒在地上,而且他自己没有反应,不知道爬起来。我吃了一惊,赶紧打电话叫工作人员过来。大家七手八脚把少奇抬到床上。医生迅速为他号脉,量血压,没发现不正常,大家才松了一口气。少奇还是迷迷糊糊地睡着。医生估计他是吃多了安眠药。下午少奇起床,我告诉他当时的情形,他笑了笑说:“我不知道。”
    
      会议的气氛是越来越紧张了。林彪7月29日也上了庐山。他一发言就把调子上得很高,说彭德怀同志是“野心家、阴谋家、伪君子”。毛主席又提议,要原来留在北京的一些中央和军队的干部上庐山,召开八届八中全会,通过决议。
    
      这期间毛主席又几次约我去游泳。有一天毛主席的秘书徐业夫同志来电话通知我去游泳,正好我去看含鄱口了,不在住地,徐业夫同志还坐了汽车来找我。
    
      后来江青也上了庐山。她是从广州过来的,还带了几个帮助她摄影的摄影师。她上山后,整天忙着选景拍照。有一天,毛主席通知我和孩子们去芦林水库游泳。我们到了那里,见到江青,还有江西省委书记杨尚奎同志的夫人水静、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同志的夫人余叔也来了。大家说说笑笑,江青还为我们照了张合影。不一会儿,不知什么人打来电话,告诉江青说天上的云彩过来了,请她快去摄影。原来她已经在庐山仙人洞选好了景,派人在那里等着,云彩一来就去照。江青立即撂下我们走了。于是我们就下水库游泳。毛主席也游了。游完泳上来已经是晌午,主席留我们吃饭。饭摆好了,江青还没有回来,催了两次,仍不见踪影。大家说:“请毛主席先用餐,好早点休息,我们等江青同志来了再吃。”毛主席说:“咱们一起吃吧!”大家刚坐好,江青回来了。她一见这场面很不高兴,立即沉下脸来,生气地说:“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人家的好。”主席哈哈一笑,不好说什么。我没想到,江青当着这么多人还有孩子们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很是意外,只好装没听见,忙给她让座,问她摄影的情形,才使她平静下来。后来,毛主席为江青那天拍的庐山仙人洞照片题了“暮色苍茫看劲松”的诗。
    
      在庐山会议上,少奇同志是站在毛主席一边的,也错误地批判了彭德怀同志。虽然少奇同志认为,彭总信中所说到的一些事是符合事实的,一个政治局委员向中央主席反映问题,即使有些意见说得不对,也不算犯错误,但他并不赞成彭总的做法。
    
      庐山上批彭总的会,毛主席一般不参加。但少奇、周总理他们是在第一线工作的,不能不参加,还要主持。有时会场乱得都开不下去了,有人甚至要打彭总,被少奇同志喝住。
    
      8月21日,我们回到北京。
    
      (沈寅标摘自1月14日《文汇报》原载《王光美访谈录》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
    
    
    柳萌案:
    
    刘少奇已经预感到什么了:
    
    临出门前我觉得有点冷,又找了双丝袜穿上。少奇看我一眼,说:“噢,还穿丝袜!”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柳萌:毛泽东的父亲曾经玷污过毛泽东的原配罗氏
  • 柳萌:请摘下毛泽东头上的诗人桂冠!
  • 柳萌:毛泽东是人吗?
  • 柳萌:从林昭悲剧看中共这个嗜血集团的劣迹
  • 作家柳萌:五年来的历史回顾
  • 作家柳萌的严正声明
  • 作家柳萌:胡锦涛挥金如土的“反和平演变”
  • 作家柳萌:毛泽东吃软饭和中共的淫乱共妻
  • 作家柳萌:2006年国共“携手拜祖”是令人作呕的低俗表演
  • 作家柳萌:中国共产党如何创立反右冤狱?
  • 作家柳萌:邓小平是反右运动的特大刽子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