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包學之士的時政評論何以十錯八九?/張三一言
(博讯2006年5月08日)
    
    有時看到一些才高八斗的學者專家教授的政治評論真叫人哭笑不得,好像真的應了“知識越多越愚蠢”的謬論。信手沾來,姑且拿香港《信報》林行止專欄《中國應在香港邁開出民主第一步》一文作例。用此作例只是因為它有代表性。林行止文中這樣寫道:「正如胡主席在耶魯演講時揭示,他深明民主與現化有不可分割的關係,意味中國欲上層樓,成為國際社會接受的大國,向民主化邁步是必要之舉!在這種前提下,也許香港正是進行民主試驗的好地方,通過循序漸進選舉,讓香港人參與英治時期所無的民主實踐…」
     (博讯 boxun.com)

    林行止的立意和願望無疑是良好的,但却與現實相差十萬八千里。為甚麼這些學貫中西的飽學之士寫起時政評論來總是十居八九都錯的呢?
    
    錯誤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不理解極權統治的本質。
    
    是因為這些學者專家脫離現實,他們從讀書得來的學問了得,但是,忽視現實,不求對專制統治者本性的理解。他們誤認為像中共這樣的極權統治者對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思考,與作為學者的他們或他們熟悉的自由民主制度下的政治家、政客們的思考是一樣的。所以,他們就“以己度人”,以為極權統治者像他們一樣會「深明民主與現化化有不可分割的關係」。他們不知或不願知道專制統治者的政治理念與民主政治家(政客)是背道而馳的。在“崛起”的自我陶醉中、在“只有黨(極權)領導(統治)才能崛起”的自心信暴棚和亢奮狀態中、在認定自己是明日世界第一霸的夢幻中、在全力強化禁網禁言殘酷壓制政治異見和維權人士的現實中的極權者,怎麼可能會「深明民主與現化化有不可分割的關係」!怎麼會有向「民主化邁步」的意願!在對中共極權實質的不知(或不願知)的錯誤認知下,導出中共自願作出「在香港邁開出民主第一步」這樣一種一廂情願的幻想。
    
    為甚麼說它是幻想?且聽我詳細道來。
    
    今天中共政權是靠權力和利益輸送維持和運作的。這個“權力和利益輸送”就是“腐敗”的準確註解。今天這個黨的權力運作是這樣的:任何一個黨官要得到承認都必須對上輸送利益和承認上司權威,對下輸送權力、利益以取得其權力的服從和地位的承認,否則就無法生存。在香港則是共產黨向下對土共輸送政治權力和經費換取他們對中央的效忠;用經濟手段保證香港大資家(特別是大地產商)撈到盆滿缽滿,換取資本家保證其在香港的統治權;向香港政客輸送權力和名位,換取他們當黨忠誠的傀儡。這就是中共的貪污腐敗網,所有大大小小官員都罩于這個網中才能自保和爬升。中共政權就是依靠這個貪污腐敗網繫於不墮;維繫這一腐敗貪污網的力量源於貪污和受賄得來的權力和利益。在這個網中,任何人都不可作出有損網中人利益的舉止。在這個網內,一個人要自保清廉已經不可能受眾容忍,要作出實行民主法治或反腐反貪這種犧牲腐敗網總體權益,更是天方夜譚。林行止一廂情願期待中共“在香港邁開出民主第一步”,這分明損害了土共、香港投機政客、大資本家的根本利益,特別是嚴重地損害中共的統治權力。一些所謂客觀中立的學者講的就是這種與虎謀皮的事。
    
    或許,共產黨中人由於所處地位或理性使然也有真想反腐敗的。例如前不久,香港土共等曾掀起一場“愛國者治港”的港式文化革命,因為危害性和副作用太大,所以被中央制止了。這之所以可以被制止,是因為它沒有根本上損害這個腐敗網;只是放棄取得全部的慾望而己,並沒有損害既得。太石村和汕尾就不同,雖則在非事件受益人中,例如官位在中央者,因理性思考,這些事件可能發展到不可收拾的亡黨地步,所以有抑制這些腐敗事件的意願。但是,因為這會損害廣東福建兩省上下貪官污吏已經在手的權力和利益,也就是損害了作為這個制度支柱的貪污腐敗網,所以中央的這個意願是無法實現的。所謂實行民主,就是要破除這一極權統治的命根;民主之不可行是顯而易見之事。腐敗網之不可破,即是民主之不可以行。下面具體談談其中的三個理由。
    
    一是,身處於這個網中的人,不論你地位如何高或威信如何了得,或者說,你有民主的意願(我們姑且相信胡真是有實行民主的意願吧),都沒有能力拆除或動搖這個作為權力基礎的腐敗貪污網。
    
    二是,這個意願是極其軟弱的。因為有反腐敗意願者本身也是依賴腐敗生存和腐敗得益者;絕大部分黨官自己就是腐敗分子,實行民主或反腐的最終結果極大可能是反到自己頭上來,損害自己私權力和利益。這樣的人的反腐決心能有多大?你叫這些敗類實行民主反對自己利益!開玩笑。
    
    三是,即使有些還有正義感和能理性考慮問題的黨官,在實行民主、反腐必亡党,反民主保專制容腐敗可保党的現實考慮下,會作如何抉擇?在無關重要的微弱正義感和關乎自身利益的嚴重亡黨之間,基於理性考慮,大概“容腐保黨反民主”是唯一可選取的了。請想想,在這樣的政治現實中,共產黨怎麼能有理解民主的能力?怎麼能有追求民主的意願?那來的實行民主的力量?怎麼會在香港試驗民主?但是,在這樣明而易見的現實中,很多飽學之士就能得出共產黨能理解民主,願意和有能力實行民主,會容忍民主在香港實現的結論!
    
    錯誤的主要原因之二,除了上面說的沒有認識到專制統治者對民主本能的敵視和對抗外,就是沒有從政治是實力較量角度看問題。沒有足夠的權力(體制)外壓力,權力只有更集中、更專制、更腐敗、更惡化,不可能轉向民主,不可能公正、廉潔、良化。在他們敵視和對抗無效、不讓步就自取滅亡處境下或讓步可取得生存機會的情況下,也許可能對民主作出讓步;但是,這種情況要有足夠強大的體制外壓力才會出現。
    
    由此認識,我們可以推斷香港只要有足夠的壓力民主就能成事。這壓力不可能僅僅出現在香港,而是必須是包括大陸在內的全國性的壓力。香港那些短視的政黨以為可以脫離大陸孤立地在香港爭民主是異想天開的思與行(香港參政政的政團,只有一個在今年五一成立的“社會連線”的政治視野含蓋大陸)。瀏覽古今中外歷史,除了極其特殊的西班牙卡洛斯王子外,沒有出現過在沒有權力(體制)外壓力情況下專制獨裁者良心發現自願自覺讓權與民,實行民主,廉潔優化權力的事實。人類史上所有社會進步都無不在權力(體制)外壓力下取得的。現在很多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學問家,寫起時政評論來就是“目中無民”,無視有沒有、有多少權力(體制)外壓力起作用,所以只能憑空猜想專制者“可能”實行民主。這樣評論要不出錯都幾難。林行止以為中共會在香港實行民主可作這類錯誤的典例。
    
    錯誤的主要原因之三,是受了“中立持平”和“反對極端”之害。
    
    對總體事物作持平中立觀察,作出持平中立的結論,無疑是正確合理的事。但是對本身是極端的事物,把它“中立持平”成為中間狀態就錯了。共產黨不論其意識型態、唯權力是上的觀念、執政的行為模式、對異己的敵視和迫害、對財富的貪婪、掠奪財富手段的殘酷等等都無不極端到了頂點。面對一件(個)原本就是極端的事情、理論,我們的一些有修養的飽學之士捨不得(執著)他們的“持平”傳統和習慣,把原本是極端的事理淡化為中間狀態。這事實上是扭曲事理。在看似持平中立實則偏頗的觀點指導下,和拿被扭曲的事理作依據的情況下,推導出共產黨能理解民主、願意實行民主的結論。這樣推導出來的結論,錯誤機會大於一切。
    
    2006/5/5
    原載《議報》第249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