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与林老师追忆中国援缅远征军/貌强
(博讯2006年5月06日)
    作者: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今天5月4日,是荷兰在欧洲反对二战德国法西斯,在印尼反对日本法西斯的60周年纪念日。 我带林老师到阿姆斯特丹Dam广场,与荷兰女皇、官员、普罗大众一齐深深哀悼与纪念。晚上8时正,大家静默2分钟。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啊!”我深有感触地说。 (博讯 boxun.com)

     “也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林老师补充。

    我回忆:“日本当年利用荷属印尼战俘开辟泰国桂河的缅甸死亡铁路,为此以及慰安妇问题,日本已经向荷兰人民正式道歉与赔偿。10多年前荷兰民间团体向日本政府进行交涉时,我曾尽绵薄之力,当时还为中国人民写了一篇打抱不平的文章(见后),指出中国人民以怨报德而不要日本战争赔偿,但日本右派既不领情,更一口否认侵略史实。

    我仰天长叹:“唉!人家德国人为自己的罪恶而忏悔并下跪呢--德国人因而赢得欧洲人的谅解,大家不忘历史,珍惜和平,面向未来而进行真诚合作”。

    林老师声若洪钟: “在这件大是大非事件上,我向好样的日耳曼民族致敬!”。

    我无限感慨:“我们缅甸也深受日本法西斯蹂躏。但由于历史原因,至今既不纪念,也不庆祝”。

    林老师解释:“缅甸为独立而不惜东奔西走,借力打力嘛!受英国百多年殖民统治,缅甸人恨透了英国人,所以才轻信日本皇军会帮助黄种人赶走白种人,一厢情愿大东亚共存共荣”。

    我追忆:“昂山(Aung San,即昂山素姬之父)由仰光坐英国轮船去厦门,本来说是去联系中共。他在厦门接触到日本特务,得到‘会让缅甸独立’的承诺后,就组织包括奈温(Ne Win)在内的‘30志士’,在1941年底远赴海南岛接受日本军训。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在日本“顾问”的帮助下,昂山、奈温等30志士,12月26日在泰国曼谷缅侨区与泰缅边境,招募了缅民共1500人,组成了“缅甸独立军”,并到缅甸境内四处鼓动缅甸人民欢迎日军。在1942年1月4日,“缅甸独立军”就引导12万日军,由泰缅边界沿三佛塔路(Three Pagoda Road)浩浩荡荡开进下缅甸(Lower Burma),1月末占领毛淡棉(Moulmein),3月3日渡过锡当江(Sit Taung River),势如破竹。因英军不战而撤退到中缅甸,故3月8日接管了仰光空城。“缅甸独立军”这时已壮大到2万多人,积极带日军搜寻‘英国走狗’与‘里通英国者’,克伦族人民首当其冲,加深了缅族与众土族的仇恨。1942年5月日本皇军占领了全缅甸,1943年8月1日宣布“缅甸独立”,将“缅甸独立军”改编为“缅甸国防军”,任命昂山为总司令,并成立“缅甸独立政府”,任命巴莫博士(Dr. Ba Maw)为国家元首兼傀儡政府总理,德钦妙(Thakhin Mya)为副总理,昂山将军为国防部长,德钦努(即独立后的吴努U Nu总理)、德钦丹吞、吴登貌三人分别为外交、农业、司法部长等”。

    “其实真正实权却紧紧掌握在各‘日本顾问’手里。请注意:就在这天,‘缅甸独立政府’就与日本国签订了同盟条约--支持日本的侵略战争,并正式向英美两国宣战。

    林老师指出: “国父昂山将军这时已经看出上当了!”

    我说:

    “其实,鉴于缅甸各党各派目光短小、各行其是,当时缅共创建人昂山、德钦丹吞、德钦梭,议会民主提倡人德钦努、德钦妙、德钦拉波(Thakhin Hlabo),贫民党领导人巴莫博士等,在1939年10月就成立了统一阵线--缅甸出路派(缅文名Myanma ThwetYat Lan Gain,英文名缅甸自由同盟Freedom League of Burma),以共同反对西方殖民主义,求同存异地争取缅甸独立。当时大家推举巴莫博士为主席,昂山为总书记,其余为领导成员。1940年6月,巴莫、德钦丹吞、德钦梭,德钦努(吴努)等因反英言论而被英国当局投入永盛(Insein)狱。在8月,德钦丹吞、德钦梭,德钦努(吴努)等左倾领袖共同发表“永盛宣言”(Insein Sadan),指出与日本法西斯联合以摆脱英国殖民统治是错误观点。他们坚持:当前的头号敌人是法西斯。缅甸要独立,必须先暂与英美结盟,共同打倒头号敌人法西斯。1941年这些“左倾”的缅甸出路派领袖们,被英国转移至缅甸中部敏建(Myin Gyan)监狱看管,他们把永盛宣言修改为“敏建宣言”,再次忠告所有革命志士与全体缅甸人民”。

    林老师追忆: “在日军的猛烈进攻与包围下,英军怕得要死,慌得要命。于是按中英两国1941年12月23日签署的《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紧急北望向中国求助”。

    我也以我所听闻、研读过的缅甸国内外史记与论述,娓娓道来:

    “2月16日,中国远征军第5、第6军由云南边境紧急向缅南、缅东地区开进,在英缅军总司令胡敦的统一指挥下对日作战”。

    “日军与中国远征军争分夺秒:日军占领仰光后,由仰光兵分两路:一路自勃固(Pegu)北上,向英军与中国远征军进攻,2月30日,日军占领东吁(Taungoo),再迅速沿铁路北上,直取曼德勒,另一路沿伊勒瓦底江北攻卑谬(Pyi Myo),在4月份,日军把 7000英军与数千美国传教士围困于仁安羌(Ye Nan Gyaing)油田,中国远征军日夜急行军奔来解围,以少胜多、出奇制胜地打了一场漂亮的仗,大长中华儿女志气!”。

    林老师:“东吁埠中国远征军纪念馆庭院的83岁杨伯方先生,指着‘10万国军1个碑’悲痛地告诉我,1942年3月,戴安澜将军统率的第200机械化师与几倍于己的日军第55师团在东吁交战。苦战7天7夜,歼敌四五千人,自己方面也伤亡惨重,整个东吁市变成一片废墟。战至3月底,终因弹尽粮绝,孤立无援,200师余部被迫突围撤退。。。。安息于唯一的墓碑上吧!10万我中华国魂!”。

    我唏嘘:“这边厢14万国军孤军深入,那边厢日军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由泰国清迈调遣数万奇兵向中国边界乘虚突击包抄,4月28日切断滇缅公路,卡死中国唯一的西南外援路线,也堵死了中国远征军的退路,并乘胜追击英军”。

    我追述:“英军仓惶退入印度--英国的战略是放弃香港、新加坡、马来亚、缅甸而固守其大本营印度,因而抛下10多万中国远征军在缅甸深陷敌地,背腹受敌。走投无路的5月上旬,西路中国远征军只好远走印度,中路与东路的中国远征军,则越过疟疾流行的缅北野山恶水荒林,绕道退入云南。因补给断绝,死、伤、病极其惨重,8月上旬,已安然退到印度与滇西的三路中国远征军仅剩4万人”。

    “日军则斗志昂扬,5月1日攻入曼德勒,乘胜进军八莫(Bamaw),密支那(Myit KyiNa),不久缅甸全境落入日军手中”。

    林老师扪心自责:“唉!中国远征军出国英勇抗日事迹,真是可悲可泣!更是可敬可佩!历时三年零三个月的两大远征,中国40万大军,伤亡接近20万,用鲜血和生命书写下了抗日战争史上极为悲壮的一页。我们老诬蔑国军怕死不抗日整整半个世纪多,骂他们是国民党反动派蒋匪军。见到断手缺脚、流落异乡的国军战士们,总用白眼恶眼蔑视他们,冷言冷语讥讽他们。。。。。太不应该了!”

    我痛心:“日本极右组织说支那人并不是大和民族敬仰的汉唐盛世之大汉人大唐人。支那人是一盘散沙,人多并不势众,窝窝囊囊只懂窝里斗,一个支那人单打独斗还可圈可点,三个支那人去打水,就会谁都喝不到。我们大和魂手提日本扑刀进入窝囊的支那,就是去狠狠教训与开导这些贱民顽民--不是侵略哟!”。

    我继续追述:“英军与中国军痛定思痛,1944年夏季进行联合反攻。日军以攻为守,10万精兵冒然越过印缅边界,向印度英泊尔进攻。英印军队在大本营深挖洞,广集粮,以逸待劳,严阵以待,因而大获胜利。1944年底,在中、美、印等同盟军的大力支援下,主力英军大举反攻缅甸。乘着中国军队1943年10月至1945年3月共17个月在上缅甸(Upper Burma)奋勇杀敌4。8万余人,俘虏日军647人,收复八莫、腊戍(Lashio)等50座大小城镇,解放缅甸领土8万余平方公里之大好形势, 精锐英军也在缅甸各族人民的支援下一鼓作气,由中缅甸向下缅甸节节挺进,1945年初,英军收复了瑞波(Shwebo)、望濑(Mon Ywa)、良宇(Nyaung Oo),3月3日攻克了军事重镇密铁拉(Meik Ti La),20日光复了曼德勒,大灭日军威风”。

    “1945年3月27日是如虎添翼的大好日子--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AFPFL)与中、英、印、美等同盟军携手合作,发动了缅甸全国抗日武装起义,昂山领导的的缅甸国防军配合联军向日军反戈一击,5月1日光复了仰光,大振民心军心。 众叛亲离的日军,被毙伤共1。3万人,俘虏200余人,自知大势已去”。

    历史就是历史,谁也篡改不了、抹杀不了,更否定不了。尊重历史就是尊重自己,尊重家国与民族。我们纪念反法西斯战争,不是要煽动仇恨,而是要唤起苦难的民众,勿忘历史地面向未来,珍惜和平地平等合作,不亢不卑地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