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浦志强:组织起来构建公民社会,才能真正创造历史
(博讯2006年5月02日)
    今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也是“奥美定”美容神话终结后的第一天。经历了昨天的欣喜和忙碌,我今天感到了沉重。我在想,今后倒是没有了“奥美定”,但数以万计已有的受害者,她们的权益该如何维护和由谁来维护,她们的下一步又该怎么走呢?
    
     可以想象,针对厂家和医院的大量诉讼会陆续被提起来,但是诉讼需要周期和成本,不仅要有好的律师和遇上明白事理的法官,还要拜托富华曹孟君讲点儿良心,不要转移资产,认真履行败诉的判决。所以仅靠诉讼,还不足以解决问题。 (博讯 boxun.com)

    
    “英捷尔法勒”和“奥美定”泛滥十年,把危险植入到原本健康的人体内,已经制造出了数以万计的受害者。更为可怕的是,在未来二十年间,还会有更多的人陆续发病。国家药监局撤销“奥美定”的注册证书,终结的是这类材料日后的应用,降低的只是对潜在受害者的威胁,并不能解决已有受害者的善后问题。
    
      从今天起,富华身后的“奥美定”残局,注定已经是一个社会问题。
    
      虽说富华曾因“奥美定”获益不菲,但撤销产品注册证书对企业的运营和资金流入,必然会产生莫大压力,历年来在广告、“公关” 中的花费,富华的付出也肯定不少。就算曹孟君翁婿真能洗心革面痛改前非,愿意散尽家财来赔偿受害者,也一定有很多人无法得到补偿——富华即使破产了也赔不起。
    
      国家药监局违法批准“奥美定”的生产和使用,深圳药监局放任富华院违规使用,政府对“奥美定”悲剧的发生负有责任。但政府也无法提供足额补偿,更不能用财政拨款为郝和平曹孟君买单。再说,国家赔偿不过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而且要等政府败诉后才能提起。单单是迈出这一步,就难于上青天。
    
    那么,这些已有的受害人,该怎么办?
    
    社会问题的解决,只能依赖社会本身,前提是社会的培育。想解决“奥美定”问题,既然富华的老板靠不住,人民政府又指望不上,那就只有依靠社会了。
    
    受害者群体最大的创伤,不是在身体上,而是在心理上,因为前者已经是一个永远的梦了。相比于身体的病痛折磨,她们的心理疾患更为严重,很多人至今不敢见人,多数人患有抑郁症。这也是富华为患甚烈,但出面控诉的人过少的原因。这种现象,也许在取缔“奥美定”后能有改观。
    
    根本的解决方案,是让受害者感觉到来自社会的关爱,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对社会还有些用处。也只有让她们彼此相互提携,在关心自己的同时帮助别人,在关注“奥美定”悲剧之余,还能顾及到其他的不幸,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欲先取之,必先予之,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我曾跟一位受害者讲,你们痛恨富华的卑鄙和社会的冷漠,惋惜没人理解和帮助,但不知大家是否想过,在“奥美定”之前已有过太多的不幸,可你们也没有帮过别人。对于天天发生的矿难,人们关心的只是这回又死了多少人,却很少考虑到那个血腥数字的背后,每个家庭承受着多大的不幸;安徽阜阳的假奶粉,把襁褓中孩子变成了“大头娃娃”,但没见过有谁给了多少实际的帮助;十七年前的北京街头,曾经有那么多人死于非命,但政府至今没有过任何抚恤,甚至掩耳盗铃缺乏起码的善意,但你们愤怒过吗?
    
    我知道有一群可敬的老头老太太,虽说已经风烛残年,但它们把余生融入了历史,那场“风波”也正是因为有了她们的坚持,才顽强地拒绝走进历史至今无法尘封。日复一日地不断地寻找,只为能把善款交给不幸的母亲和幼子,年复一年地不屈地上书,只为告慰亲人的亡灵。这群可敬的老头老太太,就是以丁*子霖蒋培坤夫妇为代表的“天安门母亲”。
    
    窃以为“奥美定”受害者群体,也应当如此。“亲人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没有谁比你们更了解需要什么,因为你们有相同的切肤之痛。受害者渴望得到帮助,社会也需要你们的笑容。社会是由个人和社群组成的,一个人的不开心,足以让整个社会难以和谐。
    
    谁都无权自行宣布,非要代表别人,谁也不好贸然放权,让别人来代表自己。对受害者群体来说,妇联不能代表你们,因为她们没打过“奥美定”;消费者协会顾不上帮助你们,因为得忙着推荐“欧典地板”。有一天你们自己聚到一起,社会就能意识到你们的存在,你们才能得到社会的资助和关心,才能让受害者得到切实的帮助,才能化解几十万“奥美定”群体的心理问题。更重要的,是你们对社会的关心,能化作对政府和商家的监督,公民社会将由此发端,社会问题也将得到解决。
    
    百姓的事儿靠别人不成,受害者全都作壁上观,等着搭张慧琴刘畅们维权的便车,也不行。但至今满打满算,我见过的受害人不过二十几位,敢问其他的你们,眼下又都在哪儿呢?
    
      好在我们当律师的也是老百姓,不管号称跟当官儿的有多铁。偶尔为老百姓做点事儿,对律师来说也是自我救赎,心里头也会觉得踏实点儿。老百姓没多大的事儿,无非吃喝拉撒衣食住行,件件针头线脑,个个鸡毛蒜皮。所以我老觉得,“为人民服务”是具体的小事儿,“八荣八耻”是天大的道理,两者不沾边儿。
    
    “奥美定”的受害者是老百姓,得自己顾自己。一门心思巴望政府办这件实事儿,轮到了也得等到猴年马月,因为政府想办该办但一直还没办的实事儿,实在是太多了。哭哭啼啼万念俱灰,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万小伙儿当年修的秦长城,不是被孟姜女的眼泪哭倒的,药监局青天大老爷的良心,也不是被你们的眼泪泡软的——富华系“打造”的美容航母,只会被你们的同仇敌忾击沉。
    
    就本人而言,虽然空有一身正气,但混到了只配两袖清风,四十好几了所求的,已不过是夜半能踏踏实实睡个好觉,梦里不担心有人打上门而已。但这种人多了,也能建成和谐社会,不信咱就一起试试。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此其时也。愚以为所谓大任也者,不是那修齐治平天大的事儿,都是这鸡毛蒜皮眼前的小事儿,讲究的却是正心诚意格物致知的慎独功夫。正因为你们是人民,是社会的细胞,所以你们要是真能组织起来,把眼前这点小事儿做好做地道了,就是在创造历史。
    
    2006年5月1日夜半
    
    于北京
    
    来源:独立中文笔会网www.chinesepen.org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浦志强:我为什么要收拾周叶中?
  • 浦志强:李保华诉周国平名誉权纠纷案一审判决书
  • 软硬不吃与软硬通吃—我看高智晟事件/浦志强
  • 浦志强:没有冰点的残冬,离春天不会太远了
  • 浦志强:对《足球》报被王珀起诉诽谤案的法律思考
  • 浦志强:为冯彦伟绝食而作
  • 浦志强:从来不会道歉的执政党
  • 浦志强:“有困难找民警”,我就死定了
  • 浦志强:读《人民日报》“七一”社论有感
  • 浦志强:为自由表达而抗争──郭国汀不服行政处罚决定案的复议申请书
  • 浦志强谈中国法律和民间维权
  • 浦志强:我为什么主张要对反日热情进行冷思考?
  • 浦志强:对一次美国游行的观感
  • 浦志强:对民间反日热情的冷思考
  • 浦志强:对民间反日热情的冷思考
  • 浦志强:“ 烹小鲜”还是“崩爆米花”
  • 浦志强:眼看着“中国人权”随风而去
  • 浦志强:高层对赵紫阳评论未达一致意见
  • 专替记者出头的中国律师浦志强
  • 浦志强:王天成诉周叶中案5月10日开庭
  • 浦志强:李保华诉周国平名誉权纠纷案被告代理词
  • 浦志强:致深圳市药监局的律师函
  • [浦志强转贴]:李大同、卢跃刚关于《冰点》停刊事态发展的联合声明及附件
  • 浦志强:《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被停刊整顿!
  • 浦志强:惩贪治吏,“丢卒”“舍车”难乎哉
  • 浦志强:海南凯立、卫凯征诉财经杂志社等被告诽谤案原告撤诉!
  • 浦志强:五大连池法院“尿检阳性”—孙英杰荒唐胜诉评析
  • 浦志强:朱久虎律师的执照重新注册!
  • 浦志强:我们一直在等待判决—就陈桂棣等被诉诽谤案再致阜阳中院函
  • 浦志强:为郑恩宠名誉被损害事所发出的律师函
  • 浦志强 :朱久虎律师取保候审回家!
  • 浦志强:我要去机场欢迎朱久虎回到北京!
  • 浦志强:朱久虎律师的遭遇让我们不再恐惧
  • 浦志强:《中国农民调查》作者一纸声明引出的回响
  • 浦志强:从来不会道歉的执政党
  • 专访中国著名维权律师浦志强(图)
  • 浦志强:为《中国农民调查》致阜阳中院的函
  • 浦志强:向师涛和朱久虎道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