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树庆:论中国共产党的法制传统
(博讯2006年4月30日)
    
    无论在民主国家还是在专制国家,政党作为一个利益代表和统治意识
     (主张)的凝聚器,在现代社会政治生活中的作用是无可否定的。一 (博讯 boxun.com)

    个政党,尤其是执政党或执政可能性较大的在野党,其内部建设和对
    国家事务的参与是否具备法治的理念并按法治的原则进行,势必影响
    到整个社会的法治建设。
    
    在中国大陆已经执政了50多年的中国共产党,其法制传统是否符合法
    治理念和法治原则的呢?我们不妨从其历史传统与实践、理论指导和
    组织章程等几个方面来加以考察。
    
    一、在掌握国家政权前共产党的法制建设
    
    法治包含法律的制定、颁布、施行和社会对法律的认可与适应,需要
    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动荡不安的"革命战争"环境,妨碍了共产党
    对法律的研究和在其控制区法治的实践。
    
    考察中共从"8.1"南昌兵变到1949年取得政权,无论是人员还是根
    据地,基本上处于动荡不安之中。虽然,江西苏区和陕甘宁边区也制
    定过一些行政条例,但这些条例随着党内斗争的人事变动、"革命形
    势"的变化而频繁变动与废止,从严格意义上说,可称为短命政策,
    而不是真正的法律。其次,在战争年代,尤其是以弱胜强的情况下,
    既不能与对手拼消耗,也不能与对手比武器装备、比战术规程,唯有
    把握和制造各种主动机会,不断地出奇制胜,逐步改变战略态势,才
    能转弱为强最终战胜敌人。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在"精神原子弹(共
    产主义信念)"的指引下坚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和"运用之
    妙存乎一心"。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就是指充分发挥主观能
    动性、反对教条主义、打破常规、超越程式、兵不厌诈等等。而法治
    建立在"正当程序"和"诚信"基础之上,所以在生死攸关的战争状
    态和战争思维下,"程序"和"诚信"必然被当作"形式主义"和
    "愚蠢"遭到批判,以此为基础的法律研究和法治实践也就无从谈起
    的了。
    
    法的社会作用有二,第一,是维护社会统治秩序的作用,在封建专制
    社会就是用来维护一部分人统治和压迫另一部分人的的社会制度,维
    护其所体现的等级特权社会关系;在民主社会就是维护主权在民的社
    会制度和公民权利平等的社会关系;第二,就是法在执行社会公共事
    务方面的作用。人类历史上统治秩序的变迁,无论是中国的改朝换
    代,还是诸如欧洲日耳曼对古罗马疆土的占领,总是要构建新的法律
    秩序,一般都有大量的法律继承和移植工作要做,以便能够在过去法
    律制度合理部分的基础上发展而适用于新的国情与时代要求。一般而
    言,在重建法律秩序中,关于法律的社会统治秩序作用部分以变量为
    主,而关于法律的社会公共事务作用部分以衡(保持适度稳定)量为
    主。但中国共产党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偏执辩证法指导下,
    "一切敌人所拥护的,我们都反对",否定法律的继承作用,彻底否
    定中华民国的法律建设成就。如1949年2月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废除
    国民党《六法全书》与确定解放区司法原则的指示》中指出"司法机
    关应该经常以蔑视和批判《六法全书》及国民党其他一切反动的法
    律、法令的精神,以蔑视和批判欧美、日本资本主义国家一切反人民
    法律、法令的精神,以学习和掌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国家观、
    法律观及新民主主义的政策、纲领、法律、命令、条例、决议的的办
    法来教育和改造司法干部"。一举废除了国民党政府的法律体系,崇
    苏媚俄引进"无产阶级专政(实质是共产党专政或新的官僚资产阶级
    专政)"与中国传统的封建家长制相结合,让中国的法制发展史一下
    子出现了倒退或断裂,使得今天我们中国大陆为了现代化还在补五十
    多年前《六法全书》早就具有的"功课",真是开了一个历史大玩
    笑!
    
    
    二、毛泽东所找到了跳出周期率支配的"新路"吗?
    
    共产党人的理念中,对法治之忽视,从一则脍炙人口的典故中可见一
    斑。1945年7月初,抗日战争胜利在望,为促成国共两党停止内战、
    和平建国,作为国民参政员访问延安代表团成员之一的黄炎培先生,
    有感而发地向毛泽东道:"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
    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
    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的了。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
    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毛泽东答:"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
    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起来监督政府,政府
    才不敢松懈,只有人民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毛、黄关于
    "民主克服轮回"的讨论,之所以变成了一个历史的笑柄,在于双方
    都没有意识到民主不能靠人治得以实现,没有法治之保障,民主是不
    能独成的。毛泽东仅从是否民主的角度回答黄炎培的"人亡政息",
    而没有从人治还是法治的角度进行回答,所谓的新路只能说他们顶多
    只找到了一半。就"人亡政息"而言,那也是人治的必然结果,在现
    代法治社会,政治的稳定是基于法律的稳定,政治并不因为某个领导
    人的下台或死亡而改弦易辙,政府也并不因为某个政党的倒台而停止
    了工作和运转。当然,毛泽东所谓的"民主",仅仅指政府"让"人
    民对其"监督"("让"与"不让"由中共当局来决定),与现代法
    治所依归的民主,即主权在民──人民有决定(选举与弹劾)政府的
    权利,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我们不妨再从实践上回顾一下共产党的"新路"历程:中共在中国大
    陆取得政权后,由于胜利而产生惰性,不思进取,没有放弃"得心应
    手"的领袖威望和党的方针政策,没有及时从"革命党"意识向"执
    政党"意识的正确转变,因当权者的骄傲与狂妄而"和尚打伞,无法
    无天",虽有"共同纲领"及后续的一些立法,但屡屡破坏而不能真
    正实施,正如毛泽东在1958年8月召开的协作区主任会议上所说,
    "法律这个东西没有也不行,但我们有我们这一套,还是马专员那一
    套好,调查研究,实地解决问题。"刘少奇也指出,"法律只能作为
    办事的参考"。领袖们尚且如此,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结果就可想而知
    了,例如,1957年,刘少奇在民主人士手拿《宪法》讨要公道时沉默
    不语,等到自己举着《宪法》讨要公道时,再也没有人为他说话;在
    毛泽东的个人权威不受制约或难以制约的情况下,1959年彭德怀在庐
    山会议受到迫害时,中共中央那些大员们除张闻天、黄克诚以外,没
    有其他一个人为彭老总说话,后来当这些大员一个一个也受到打击
    时,再也没有人为他们说话;直至所谓的"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
    不仅人民处于水深火热的苦难中,国民经济也几乎走到了崩溃的边
    缘。令人遗憾的是,在总结文化大革命造成灾难性后果的原因,直到
    如今中共当局的有关文件都将其归结为所谓"踢开党委闹革命的大民
    主",这实际上是一种严重不负责任的嫁祸于民的做法,真正的原因
    只有一个,那就是从这场运动的领导者(毛泽东林彪周恩来
    等)、组织者(各地方的"革委会")和参与者(广大群众和普通共
    产党员)都是在"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的口号下以"最高指
    示"为指导,以人身攻击为手段的无法无天(我们将民主、人权、自
    由、平等和公正等正义价值观视为天理)行为,是人治下假民主的必
    然结果。
    
    我们认为:在人治社会,只能是暴民拥戴出暴君与暴君统治下的顺民
    在血腥中周而复始地轮回罢了;惟有民主法治社会,公民在共同游戏
    规则下,才能让自由与权利得以持久的保障,社会得以和谐与稳定的
    发展。
    
    
    三、从指导思想、组织原则和政治行为上
    看共产党法治理念的缺失
    
    首先,一个政党是否具备法治理念,要看这个政党的理论指导思想是
    否符合现代法治理念。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的阶级本位主义法理
    念,即"法是统治阶级的意志","执法平等,立法可不平等",
    "政策是法的核心,法是政策的外衣"来指导法制建设。殊不知,这
    种功利主义和工具主义的法理念本质是倡导人治,最易根植于受传统
    封建主义人治意识影响较深的国家,如俄国、中国等国家,并演变成
    "以阶级本位为招牌,以政党本位(党天下)和领袖独裁为实质"的
    新型法制体系。
    
    其次,一个政党是否具备法治理念,还要看这个政党在党内事务中是
    否遵守法治的原则。中国共产党是根据其纲领和章程,按照"民主集
    中"原则组织起来的。"民主集中"这四个字可以两片嘴皮上下乱
    翻、与时俱进地作出不同的解释,如果"民主"原则作为权力的本位
    和渊源,并有制度和规则的保障,"集中"为用,作为权力行使的效
    率考量,我们认为并不违反法治原则,无可非议。但让我们扫描以下
    2002年最新版中共党章(中共十六次全代会修改通过),第13条规
    定:"凡是成立党的新组织,或是撤销党的原有组织,必须由上级党
    组织决定。"、"在党的地方各级代表大会和基层代表大会闭会其
    间,上级党的组织认为有必要时,可以调动和指派下级党组织的负责
    人。",此条款将各级党组织的存在权,将广大党员在党代会的选举
    权行使结果,在上级滥用权力下,可以化为乌有。类似这样上级可以
    弄权剥夺下级民主权利的条款还可见诸于第30条的:"基层委员会、
    总支部委员会、支部委员会选出的书记、副书记,应报上级批准。"
    在党内事务中连自己广大党员的民主权利都不予以尊重的党,要它能
    够按照法治原则实行主权在民,要它尊重民众的权利,能让人相信
    吗?
    
    最后,一个政党是否具备法治理念,也看这个政党在国家事务中是否
    遵守法治的原则。以2002年版的中国共产党章程总纲部分为例,没有
    片言只语提出它要"尊重人民主权,争取民意的支持而获得执政
    权",通篇说的是它要如何领导中国的政治事务和对武装力量的绝对
    控制。一个政党如果它的执政地位,非由人民合法选举产生,盗用国
    家机器镇压其他可能对其竞争的政党──排斥了反对党对自己的有效
    制约,践踏人民的基本权利如选举权和结社权,从而使得人民的选举
    权无法有效实施,以"统一领导"的形式凌驾和干涉了立法、行政、
    司法的分权制衡,乃至把国家的武力篡为己有而威慑国民,这样的政
    党就不是符合法治的政党。把共产党章程总纲,对照其在国家事务中
    的所作所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民主法治"状况,是令人堪忧
    的。
    
    
    四、中国民主党在法治建设中对中共的监督作用
    
    我们每一个中国民主党人,都是祖国民主、法治、文明、强大与和平
    的坚强战士,都是人民的忠诚儿女,辛亥革命结束了一个皇帝及其家
    族对全民的压迫,我们同样不能容忍任何人以政党为名义组成有成千
    上万个皇帝的既得利益集团继续压榨我们的母亲(人民)、残害我们
    的同胞!
    
    中华人民共和国号称是人民民主的共和国,主权应属于全体国民(或
    称公民),公民权利平等,这在国家政治事务中应该得到充分的实
    现。但有目共睹的现实情况说明并不是这么回事,其中一个主要原因
    乃是中共及其所谓的领导权就象中国古代封建帝王"君临天下"实行
    所谓的法制(即使有时也以假乱真地冠以"法治"的名义),凌驾于
    法律和人民权利之上成了只拥有"权力"而不用承担什么法律责任的
    怪兽,并时不时地张牙舞爪伤害民权、践踏法律。为此,中国民主党
    作为中国大陆目前为止第一个公开的、不畏强暴不屈不挠、有独立自
    主之党格尊严的在野党,即使我们历经磨难还非常弱小,面对"庞然
    大物"也应义不容辞、不怕牺牲地担当起在中国法治建设中起冲锋战
    士的作用,和其他所有的民主进步同盟一起对中共进行义正词严的监
    督作用。
    
    在国内广大法学工作者和其他体制内外的民主力量共同推广与推动
    下,中共当局从上世纪90年代中叶开始将"法治"提上广泛的议事日
    程,在形式上尤其在立法上确实也做了不少工作,取得了一定的进
    步,尤其是胡温上台后倡导政治文明,国内对民主和法治的研究、学
    习和探讨氛围更加热烈。但由于既得特权利益的巨大阻碍,加上包括
    宪法在内的现有法律和制度不健全(包含严重的掺杂使假、以权谋
    私),法制虽然更加严密了,但"党治"下的"法治"在理论和实践
    上没有改变社会"人治"的本质,中国的法治建设遭遇了权大于法的
    "瓶颈",更何况政治迫害和其它侵犯人权事件还在接连不断地发生
    着而严重削弱了来自民间权利对权力的制衡力量。为此,中国民主党
    浙江筹委会2004年底起草、提交国家立法部门和向社会公布了《中国
    政党法》草案,目的是将政党政治早日纳入法治轨道,这只是我们应
    该走的其中一步,我们将一如既往地走下去,惟有如此,我们的人民
    才能真正成为共和国的主人、才能早日讨回和捍卫每一个公民作为社
    会主权者应有的权利和尊严。当然,我们也衷心地期望共产党里如果
    现在还真有对国家负责、对人民忠诚的进步势力或者良知尚成的人,
    也应该和我们为实现民主法治、捍卫公民权利并肩战斗;而不是胁从
    甚至主动与贪得无厌奸佞们一起助纣为虐。
    
    2006年4月28日完稿于中国杭州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树庆:对中国传统封建法制的简评
  • 中国民主党人对“八荣八耻”的一次谈论/陈树庆
  • 观上古"指鹿为马",验当世封杀"爱琴海"网站/陈树庆
  • 到底是《集会游行示威法》,还是《不许集会游行示威法》?/陈树庆
  • 政府职能转变必须从立即停止和制止人权侵犯事件做起/陈树庆
  • 陈树庆:维权与民运结合,方能相得益彰
  • 维权与民运结合,方能相得益彰/陈树庆
  • 是军队国家化主张"违宪",还是中共当局的内政与外交表里不一?/陈树庆
  • “国家秘密”不得成为滥用权力的遮羞布/陈树庆
  • 对杭州市公安局有损政府信誉行为的质询函/陈树庆
  • 陈树庆:不义于近,何以取信于远?
  • 陈树庆:评盗窃公权势力再次迫害许万平先生的刑事判决书
  • 强烈谴责中共重庆地方当局"私设刑堂"重刑迫害许万平/陈树庆
  • 陈树庆:赵昕被殴打案,突显法律平等保护的缺失
  • 陈树庆案:“中国宪法第一大丑闻”二审判决结果,早在预料之中!/孟子达
  • 陈树庆:法律职业资格证行政许可第一案二审 即将开庭
  • 从陈水扁律师说到陈树庆律师/徐光
  • 略论违宪审查制度/陈树庆
  • 不知彼不知己 朱成虎非蠢才,谁蠢才?/陈树庆
  • 陈树庆:对杭州市公安局有损政府信誉行为的质询函
  • “违宪审查第一案”二审判决书和申诉状/陈树庆
  • 中国法律职业资格行政许可第一案二审法庭内外/陈树庆
  • 欧阳懿被拘 赵昕陈树庆等呼吁关注
  • 陈树庆:请关注欧阳懿的安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