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曾宁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6年4月28日)
    曾宁更多文章请看曾宁专栏
    
     “苏联、东欧巨变后,秘密警察连工作都没有了。”说这话的可不是某部影视剧中的演员戏言,而是活生生发生在隐蔽战线的中国秘密警察亲口所说。 (博讯 boxun.com)

    
    
    这是笔者的一段亲身经历。忠实记录下来,算是为昨天曾经走过的路留下一点痕迹。
    
    时间推回到15年前的公元1991年。4月,万物复苏,春光明媚。地处西南云贵高原的贵州省会贵阳,春寒料峭,乍暖还寒。一场无声无息、静悄悄、“没有硝烟的战斗”拉开了序幕。
    
    
    一天,笔者突然收到一封神密信件。文字不多,寥寥数语。大意是“曾先生,老板十分重视你们的产品,
    
    为使我们的产品货物内外销售出口畅通便利。老板特指派我来与你见面洽商。望收信后速来与我晤谈。地点……,时间……。某某某。”邮戳显示信件是从本市发出。
    
    笔者陷入了沉思。什么人?又会是什么事?从本市发出的邮件,从投递到收信人接收至少要三天的时间。
    
    “六四”两周年纪念日日益临近。每年的“六四”,因为中国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十分紧张而使得六月四日成为了“中国第一日”。“六四”已经成为中国历史上民主或专制具有转折点、里程碑意义的标志性日子。我可以肯定,来者是为在贵阳出现的“中国民主改革纲领”而来,事情是“中国民主改革促进联盟”之事。
    
    笔者如约来到位于贵州省军区大门口的侨谊大酒店。一切都是那样的正常平淡。就象每一个正常人的千千万万个平凡、平淡的生活与时日。风平浪静的海面却孕育、隐藏着汹涌波涛与惊涛骇浪。笔者敲开了房门,一名个子高大、西装笔挺、持一口地道广东普通话、三十出头的男士以极慎重的姿态把笔者让进了客房。一阵寒喧过后,来人递上了在当时那个年代非常时尚流行的走私进口短支“箭牌”香烟。
    
    “我是受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先生的委托,特来与你见面。这是我的名片。老板对你们的产品十分重视。“六四”两周年即将来临,这次我除了贵阳外,还将到其它省市实地了解各地民运实际情况。经济上、物质上,你们有什么困难,请尽管开口,千万不要客气。”
    
    来人显得慷慨、大方。但却以笔者没有向对方提出任何经济上或物质上的要求恐怕使来人大失所望。在很多人的眼中,什么民运?什么民运人士?根本就是一些动机不纯的不良分子!根本就是为了经济或物质利益的民运!
    
    笔者仔细端佯来人递上的名片。“香港豪达家私集团、孙立人总经理”。来人选择这样的称谓头衔,估计也是绝非偶然。因为当时笔者正和贵阳的民运同情者徐国庆先生往来密切。徐先生经营的正是家俱家私行当,且小有规模。为了使上演的戏逼真真实,情治部门可谓煞费苦心,还有意无意通过徐国庆先生之口透露这样的信息,“六四纪念日临近,大批海外不明身份、背景特殊人士以旅游者身份从某著名旅游城市入关进口,我的几个亲戚正追踪这批人士进入贵阳,六四还没来到,各大宾馆、饭店都已住满了各种各样下
    榻的客人”。而徐国庆先生所说他的亲戚正是当时担任我国某著名旅游城市国家安全部门的主要负责人。
    
    “……”
    
    
    “……”
    
    
    “这样吧!我的事情还多,日程安排也很匆忙。你看是不是再安排几个人,我们一起吃顿便饭,见见面。” 来人试探着问。怕引起笔者的疑心或是其它什么原因,见笔者没有正面回应。来人移开了话题:“你看这样好不好,半个月之后,我们再见个面,然后,我就要出境返回香港,算是完成此次大
    陆行之使命。”
    
    ……
    
    记得15年前的那一天,正下着小雨,淅淅沥沥。西南贵阳的天,就象婴儿的脸,阴晴无常。之后的半个月里,正如读者朋友们能够想象的那样,无数双眼睛如影随形的长在了笔者的背上。转眼,4月19日,笔者接到了来人的电话,约定晚上在贵州饭店见面。
    
    这一次,笔者很容易的感受到了贵州饭店内气氛的诡诈、周围部分人眼神的怪异、有人在探头探脑。这一切仿佛都是在告诉人们:“这里有个危险的敌人”。
    
    入坐后,来者仍然一幅港商模样。“我先后去了昆明、重庆,那里的民运形势、民运活动都还不错。怎么样?上次跟你说的能不能给我一份贵阳民运人士的名单?”来人开门见山。估计是通过这半个月对笔者全方位的监控,情治部门已经完成了对“敌情”的侦查。来人和笔者的谈话开如宽泛起来:“……苏联、东欧巨变之后,秘密警察连工作都没有了。”来者不知出于自我感叹还是想和笔者就这一问题进行更深入的探讨,客人很严肃的说了这么一句。之后,来者说话作结束状:“9点半钟,我还要接收一份香港发来的传真,没有什么事的话,我们就此告别吧!后会有期。”
    
    贵州饭店坐落在贵阳最繁华、热闹的北京路旁,背靠贵州省政府,至今仍是贵州最主要的涉外饭店。当笔者步出贵州饭店的旋转大门,估计是情治部门担心笔者“打的”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会给他们当晚的抓捕行动带来太多的麻烦,一辆专用出租车不宣而至“嘎”的一声停在笔者的脚下。以笔者穷光蛋一个,又怎会“打的”以车代步、逃之夭夭。
    
    华灯初上,霓红灯闪烁。北京路上的行人熙熙攘攘,此时此刻,恐怕谁也不会留意到即将上演的戏剧性一幕。一辆“巡洋舰”越野车静静地从笔者身后开来停在人行道旁,黑暗中不知从哪里冒出的大汉和车上下来的便衣迅速将笔者团团围住,聚光灯闪成一片,一左一右两个便衣紧紧挟住笔者的两只手臂并把笔者塞进了汽车。四周一片寂静,时间仿佛凝固。
    
    “好大的胆子,竞发展到和境外某敌对势力重要成员联络接头。问题是严重的,相当级别的中央领导同志曾有过批示。”秘密警察领导先给笔者来了个下马威,大有把笔者大卸八块之势。我的脑海中迅速浮现出当年《求是》杂志上曾刊登过一篇某中央领导的文章:“至今党内党外仍有人试图为那场早有定论的政治风波呼吁呐喊、鸣冤叫屈。”不知两者是否有什么联系。
    
    在之后的公安、检察、法院对本人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却至始至终没有人提及这名叫“孙立人”、自称受“支联会”司徒华先生委托的“人和事”。
    
    
    “被告人曾宁,犯反革命宣传煸动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刑期从1991年4月19日起至1995年4月18日止。
    
    ”。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最后这样“庄严”宣布。
    
    2006年4月28日于贵阳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烛光,与自由勇士共勉!/贺伟华
  • 自称“说真话”、“清扫伪学”的黎鸣何以遗忘“六四”血案?/刘书木
  • 刘晓波:有感于六四难属的两会上书
  • 邓小平言六四:我们还没动用空军呐/幻影
  • 摒弃“六四”衣钵,维护流亡者回家的权利/安琪
  • 陈永苗:宪政爱国主义与六四精神
  • 分析:马英九要求平反六四才谈统一是和胡温良性互动/心田
  • 六四流血不可避免吗?(八九民运思考之一)/郑旭光
  • 六四难属吴定富(下)/廖亦武(四川)
  • 给关心政治哲学思想和“六四”事件的青年网友的复信/郑旭光
  • 吴庸:吁请关注六四致残者齐志勇横遭暴打事件
  • 吴庸:吁请关注六四致残者齐志勇横遭暴打事件
  • 六四难属吴定富(上)/廖亦武
  • 回首“六四”,呜呼哀哉
  • 因六四出版化为泡影的《西派丹道典藉汇编》
  • 赵昕:被遗忘的“‘六四’暴徒”群体
  • 朱学渊:评马英九说“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 为师涛无罪辩护,为六四受难者伸张
  • 赵昕:“六四悲剧”天天在发生
  • 在生死线上挣扎的六四受难者严晏(组图)(图)
  • 马英九重申六四不平反统一不可谈
  • 六四死者遗属斥国安扣捐款
  • 六四被捕的喻东岳被关近17年后获释出狱,思维能力重创(图)
  • 李鵬憶六四:風波重演亦枉然
  • 广东汕尾村, 又一次六四?
  • 张五岳:纪念胡耀邦回应平反六四疑虑
  • 对比六四镇压和美国驱散示威老兵
  • 张德江不回避六四 温家宝南巡有要求
  •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不明身份打手打伤照片(图)
  • 港民主派议员与张德江就六四交锋
  • 逝世引发六四运动 中央高规格纪念胡耀邦惹关注
  • 廖亦武:六四画家武文建
  • 大陆倾向王 忌马挺六四
  •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和侯文豹等被监控
  • 陈用林六四集会演讲全文(图)
  • 老少两代知识分子天安门纪念六四
  • 孙文广:六四我和“不锈钢老鼠”逛天安门
  • “六四”学子遭报复 中国之大何处容身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