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知熠对话录:关于超级厚黑学
(博讯2006年4月28日)
    郭知熠更多文章请看郭知熠专栏
    作者:郭知熠
     (博讯 boxun.com)

    S:郭知熠先生,你的所谓的“超级厚黑学”的问世已经有一年了。谈谈有什么感想。
    
    郭:超级厚黑学的问世,主要是在国外的媒体。在国内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刊载完。
    
    S:一年多了。还没有完全刊载完?!真让人难以置信。
    
    郭:我会尽快地把它放在一些网站上。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觉得迟一点或早一点没有太大的关系。我坚信“超级厚黑学”是一定会广泛传播的,但迟一点或早一点没有关系。我对这一点比较坦然。我不会拼命地追求别人的承认,因为如此我就成了这个欲望的奴隶。我今后可能会更潇洒一些,想什么就会说什么。当然,如此也可能会使得很多人讨厌。但我不想讨好任何人。
    
    S:为什么你认为“超级厚黑学”会得到广泛的传播?
    
    郭:有几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这个领域的重要性。“超级厚黑学”的工作是对历史的总结,是建立一个关于历史的理论体系。这个工作本身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几乎所有的人都对历史很感兴趣,希望通过阅读历史,更好地理解历史。“超级厚黑学”就是为了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历史。可以这么说,一个不读“超级厚黑学”的人在将来是不可能很好地理解历史的。我相信,今后每一个想了解历史的人一定会非常愿意读“超级厚黑学”,因为它给了人们一个更好的视角。
    
    S:你这么有信心?
    
    郭:是的。目前“超级厚黑学”是关于历史的最好的理论。至少直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发现任何其它的解释历史的体系比它更好。考虑到目前的体系只是一个极为初始的体系,郭知熠有理由相信今后的“超级厚黑学”的理论体系将会更加丰富,更加完善,将成为每个人的必读之书。
    
    S:这个“超级厚黑学”的初始体系将如何得到发展?有其他的什么人帮助你发展这个体系吗?
    
    郭:恐怕只有郭知熠继续发展了。至少在目前的情况是这样,也许在今后的几十年内仍然是这样。这没有关系。郭知熠先生是有能力发展这个理论体系的。只是因为我不能专心于此,才使得这个发展缓慢一些。我会在最近几年内对它进行一些研究,发展这个理论体系,至少写完《超级厚黑评三国》这本书。我这个人有很多计划,但这些计划的完成需要我很多时间,有时候我没有这个时间,这是人生的矛盾。
    
    S:那需要搞清楚哪些是主要的计划。
    
    郭:完全正确。当然,我有很多干扰。譬如生存的干扰。我必须首先生存,然后才能做我喜欢做的事情。我希望今后生存的干扰不会占有我太多的时间。
    
    S:我们什么时候再谈谈你的人生计划。你刚才说你坚信“超级厚黑学”会得到广泛的传播。你讲了第一点理由。什么是你的第二点理由?
    
    郭:第二点理由是它的正确性。我们在“超级厚黑学”中指明了李宗吾先生的“厚黑学”其实是错误的,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而超级厚黑学却是正确的,是不怕别人反驳的。超级厚黑学也是符合历史事实的,它具有非常好的解释功能。我将试图用它去解释几乎所有的中国历史,这个工作可能会非常艰巨,但是值得为之努力的。
    
    S:我对你批判“厚黑学”有很深的印象。为什么“超级厚黑学”是正确的?
    
    郭:我刚才说过,这个正确性在于它的解释功能,在于它符合历史的事实。但我们不能从纯逻辑的角度来证明它是正确的。如果我们那样做,将是徒劳无功的。所以,当我说“超级厚黑学”是正确的时候,不是从纯逻辑的角度来说的,而是从经验的角度来说的。
    
    S:什么是你的第三点理由?
    
    郭:第三点理由是“超级厚黑学”的理论简单易懂。每个人都易于了解。但你又不得不佩服它的解释功能。它会给你恍然大悟的感觉。我相信读完“超级厚黑学”的读者对某些历史的评价会有恍然大悟的感觉。
    
    S:你是说“超级厚黑学”的理论虽然不难懂,但却不失其深刻。
    
    郭:正是如此。超级厚黑学在解释历史,但它的解释并不浅薄。它没有太多的牵强附会。
    
    S:还有别的理由吗?
    
    郭:还有一个理由是郭知熠先生的文笔很好。读“超级厚黑学”就象是在读一首美丽的抒情诗一样。
    
    S:你这样自我吹嘘好象不是太谦虚吧。
    
    郭:我不是刚才还给你讲过我不太管别人的感觉吗?
    
    
    写于2006年4月27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论鲁迅的出现是中国思想界的灾难/郭知熠
  • 郭知熠不懂尼采发疯是因为和列宁一样患有梅毒/刘书林
  • 郭知熠对话录:论鬼魂
  • 郭知熠对话录:我喜欢毛泽东的狂妄
  • 郭知熠对话录:关于神
  • 论爱国与自私/郭知熠
  • 尼采为什么会疯?/郭知熠
  • 评刘备的“换妻如换衣”/郭知熠
  • 爱情就是老鼠爱大米?/郭知熠
  • 论尼采的鞭子与女人/郭知熠
  • 爱情究竟是什么?/郭知熠
  • 李敖大师是思想家吗?/郭知熠
  • 老夫少妻的婚姻有相对的稳定性?/郭知熠
  • 为什么婚姻是爱情之坟墓?/郭知熠
  • 苏格拉底的爱情观批判/郭知熠
  • 女人爱钱有错吗?/郭知熠
  • 翁帆会不会爱上杨振宁?/郭知熠
  • 女人不坏,男人不爱吗?/郭知熠
  • 什么样的女子更爱金钱?/郭知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