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建言:加害者怎样做共产主义者/周巨川
(博讯2006年4月28日)
    查阅本文其它章节,请到我的个人网站,网址是:http://zxwh.cc333.com(中性文化论坛)
    
     【一】“新创”一种共产主义理论,是解决当下中国一切问题的基础(第三部分) (博讯 boxun.com)

    
    第三部分目录
    一、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一)建言:基督徒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二)建言:佛教徒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三)建言:伊斯兰教徒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四)建言:加害者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五)建言:受害者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六)建言:强势群体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七)建言:弱势群体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八)建言:贪官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九)建言:婚变者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十)建言:传统“马派”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十一)建言:“宪政民主派”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十二)建言:道家信徒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十三)建言:儒家信徒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十四)建言:法轮功学员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二、人人争做共产主义者,共产主义必加速到来
    
    一、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四)建言:加害者怎样做共产主义者
    
    问:你总说“三是万物基因”,这次能用个比较形象的实例说明一下吗?
    答:比如天平,两端砝码各为一,加中间支撑为三。
    
    问:这能说明什么?
    答:能说明一切问题。
    
    问:这么神吗?
    答:世间万物都遵循着一个法则,因此无论在哪把这个法则提取出来,都能解释万物。
    
    问:能用这个原理解释一下中国传统社会么?
    答:当然可以。
    
    问:中国传统社会最显著的特征是什么?
    答:权力严重失衡。如用天平比喻权力大小两端,恰如一头极高,一头极低。
    
    问:权力失衡的弊端是什么?
    答:权大者总是巧取豪夺,权小者总如待宰羔羊,因此每隔若干年,权小者们就会因无法生存而不得不揭竿而起,冒险造反,将以往辛苦建设的成果毁于一旦。
    
    问:如造反能推动社会前进,不也很好么?
    答:糟糕的是,历代当权者们为维护统治,总是实行愚民政策,如此一来,就卡死了思想文化更新的途径,而没有先进思想文化指引,社会便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于是定期一次的“革命”,便成了原地打转转,一直转到今天。何时能走出困境,目前还是未知数。愚民政策的实施,也和权力失衡不无关系。
    
    问:这么说来,权力失衡是错的了?
    答:用规律的眼光(或神的眼光)看问题,世上的一切无所谓对错,凡既成事实,都必有其成为事实的根据或理由。平衡和失衡是互存的,规律决定了两者都会有,而且谁也消灭不了谁。
    
    问:既然失衡不算错,那就还继续下去?
    答:已经越来越难行通。
    
    问:愿闻其详?
    答:当今人类社会,正朝着权力平衡的方向发展,因越是权力接近平衡弊端越小,其社会生命力、竞争力越强,逼迫着权力失衡国家要么效仿,要么被淘汰,别无选择。
    
    问:我国是否就属后者之列?
    答:是的。
    
    问:因何会形成这种历史趋势?
    答:这是个大问题,几句话说不清,需要全面地理解历史,如你想深追其详,再仔细看看本文前面的章节,兴许能有所助益。
    
    问:那就努力改变,不就是实现权力平衡吗?
    答:话说起来容易做到难。
    
    问:难点何在?
    答:社会走向需要文化(说信仰、理论也可)引导,而我国向来缺乏能引导社会走向权力平衡的文化。
    
    问:没有这种文化就不可能成功吗?
    答:我国传统的专制文化总是会引导权小者们将目标锁定成为权大者,最终结局不过是二者互换了位置,什么也变不了,以往两千多年来,我们已有了数次失败的先例。
    
    问:这么说来,没有那种引导社会走向权力平衡的文化肯定不行?
    答:是的,不变则已,变则必败。
    
    问:不妨拿美国做个对照。自19世纪以来,美国陆续引进了大量黑奴。当时的美国,可以说比中国还落后(至少我们早已废除了奴隶制),为何美国能在短短两百年间就实现了社会的巨大进步,成为了当代权力高度平衡的国家?
    答:这其中当然也有利益因素驱动,因当时的美国南北两方生产方式已有差别,北方需要大量自由劳动力,而南方需要黑奴劳作种植园,但,真正在其间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还得说是信仰。
    
    问:信仰如何起的作用?
    答:美国人大部信仰基督教。原来的基督教并不太好,也充满了专制气味,比如说对信教者如何如何,对不信者又如何如何。但后来,基督教经过发展,进化,衍生出了较好的内容,比如: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由于美国人认可了这一教义,愿意遵从它,于是,它便成了照耀美国人前进的“灯塔”,每一次变革,都是朝着这个灯塔在一步步移动。
    
    问: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美国白人(上至总统,下至普通的工人、农民)甘愿为解放他们“治下”的黑奴而效死疆场的原因吧?
    答:不错,正因有这种信仰指引,美国白人才做到了一次次容忍并主动不断抬升黑人的地位,形成了目前社会权力高度平衡的现状。
    
    问:这种权力高度平衡造就了今天繁荣兴盛的美国,对吗?
    答:当然不排除有其它因素,但这是最根本的。
    
    问:那么,把美国的基督教文化全盘搬来我国行否?
    答:还不行。
    
    问:为何?
    答:因我国有着五千年深厚的文化底蕴,并且总体水平比基督教文化只高不低;或者换句话说,基督教文化虽有很多内容不错,但还远不能整体覆盖中华文化,让我国人完全放弃自己的文化传统,全盘接受基督教文化的可能性极小,甚至是零。
    
    问:这么一来就难办了,我们总需有一合格的文化信仰指引啊?
    答:我国的传统文化不行,后来引进的马克思主义文化也不行,因这种文化和我国的传统文化有相当程度的“暗合”。目前的现状是,各种各样的文化在我国都有,而且信众都相当多,使我国成了当代世上少有的多元文化国家。文化的多元化,使国人变成了一盘散沙,没了主心骨,这种现状不改变,什么也休想干成。
    
    问:那怎么办?
    答:唯有一条出路,就是建立一种能超越于各种文化之上的、真正堪称先进的文化系统,以此来统摄国人之心,引导中国社会走向进步。
    
    问:记得我曾看过你写的一篇名为“历史只给中国人留了一条出路”的文章,里面说的是否就是这方面问题?
    答:是的,这是历史给我们中国人出的一道“天大的难题”,只有成功解出这道难题,中国才能有未来。
    
    问:你是说,历史将逼迫中国必须出现一位“空前大哲”,舍此别无出路?
    答:千真万确。没有此人出现,一切都是妄谈。
    
    问:假定这位大哲出现,他将如何告诫人们?
    答:我国有着悠久、深厚的无神论文化传统,像“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这样的说教,在我国注定难以行通,我们只能通过对社会发展规律的深入剖析、深入领会来启发国人,引导国人前行。
    
    问:如何引导?
    答:引导国人深刻认识社会权力失衡的弊端以及实现权力平衡的好处,逐渐形成一种全社会万众一心、共赴改革大业的历史趋势。
    
    问:再具体些呢?
    答:告诫权大者们将目标锁定在“让权让到平衡止”;权小者们将目标锁定在“得权得到平衡止”。
    
    问:就是说,双方都努力奔向“社会权力平等”这个目标?
    答:是。
    
    问:得权者一方恐没问题,因得权符合人们追逐私利的本性,权小者们肯定不会反对,你说呢?
    答:自然不会反对,但难点在于人们很难做到“得权得到平衡止”,我国传统文化巨大的惯性总是会驱使权小者们向往成为权大者,一起步就难免走向岔路,使改革终难成功。
    
    问:那怎么办?单靠说教行吗?
    答:单靠说教恐不能完全奏效,还需借助社会权力强行制约。
    
    问:记得美国南北战争胜利后,当时有不少原黑人奴隶提出要清算迫害他们的奴隶主,后来美国总统出面制止,才使悲剧没循环演下去,是这样吧?
    答:不错,如果当时不强行制止,原奴隶主就变成了被压迫者,奴隶们反过来成了压迫者,那场仗就白打了。
    
    问:说到让权,恐怕就难了,因让权等于让利,背离人性,不是吗?
    答:否。实际上,适度让权、让利合乎人性,寸步不让才背离人性。
    
    问:何以见得?
    答:因世间万物都是相伴相生、互相依存的,严重失衡对那方都没好处,就说对动物、植物吧,如果人类一味伐害,自己能得好么?人对人就更不用说了,把同类欺压得不能活,自己还能活么?
    
    问:倒也是。说到这,让我想起不久前有个进城打工的农民叫王斌余,其雇主黑了心,依仗权势胡作非为,白让人干活不付工钱,王数次讨要无果,愤怒之下连杀4人,重伤一人,结果自己也丢了命,这就是严重失衡造成的恶果吧?
    答:不错。如果这种状况不改变,长期下去,就会出现成千上万个王斌余,试想一下,那样谁能得好?
    
    问:这就是你说的适度让权、让利,使大家都能得好,才符合各方的利益,因此才真正合乎人性?
    答:是的,认识到这一点,需要有长远眼光,需要人们智慧的提高。
    
    问:假想一下,如果国人自古就明了此理,让大家都能好好活着,这五千年下来,中国还不富足得一塌糊涂啊!所有人都成了受益者,还能是今天这副模样么?
    答:其实,这个道理并不深奥,古人们也未必都不晓此理。
    
    问:那为什么不能付诸实施?
    答:这又要回到信仰问题了,如果没有一种合适的信仰,使人们能透过这种信仰相互理解对方,并将人们的行为规范到一个“高度理性”的框架内,当权者一旦谦让,就会沦为失权者,而那无权者势必反压其上,成了当权者,一切还会照旧。
    
    问:这恐怕就是“病根”了,是否因历代当权者们都清楚地意识到肯定是这结局,所以宁死不让,于是衍生出了我国历史上多次改朝换代的悲剧?
    答:确是如此。所以说,信仰问题不解决,我国就无望跳出专制陷阱。
    
    问:这次说了这么多,还没谈到正题,下面是否该说说加害者怎样做共产主义者了?
    答:前面这些是必要铺垫,下面开始讨论正题。
    
    问:何谓“加害者”?
    答:即是在权力失衡的社会体制下充当了迫害他人者一方的人。
    
    问:在权力失衡的社会体制下,是否一定会衍生出加害者?
    答:是的,权力失衡为权大者迫害权小者或无权者提供了便利,这样的人必然会产生出来,不是张三就是李四,要么就是王五,反正会有;无权者若有了权,也会演变为加害者,总之,这是一种盛产加害者的社会体制。
    
    问:在这种体制下,有无既权大又不加害他人的人?
    答:当然也有,但一般数量极少,比如像包拯、海瑞一类的人;绝大多数当权者都免不了要这样、那样的加害他人。
    
    问:加害者,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坏人,他们怎能做共产主义者?
    答:其实,这些人也不必自认是坏人,他们不过是些演员,是在权力失衡这出戏中扮演了加害者角色的人,他不演别人也会演,反正这个角色得有,谈不上谁好谁坏,所以,不妨碍做共产主义者。
    
    问:他们需要做到那些,才能算是共产主义者?
    答:条件之一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积极帮助、扶持建立一种能够引导社会走出权力失衡陷阱的新信仰。
    
    问:这一条似乎背离他们的切身利益,可能难做到吧?
    答:其实,跳不出专制循环陷阱才真正背离他们的切身利益;或者说,如不积极引导社会进行“理性革命”,“非理性革命”一旦发生,他们这些人很难避免成为受害者,一如历代的当权者一样。
    
    问:还有呢?
    答:条件之二是:一经新信仰确立并在社会上广泛传播,人心渐渐变得宽容,理性革命的条件日趋成熟并逐步展开之时,能够投身其中,欣然让权。
    
    问:在权力失衡的社会体制下,一般都会积聚起巨大的仇恨,不先化解仇恨,理性革命能实现吗?
    答:不能。充满仇恨的人群,根本无法作出理智之事,必须事先化解。
    
    问:如何化解?
    答:靠信仰的力量。新的信仰,应把其中的利弊得失充分说清楚,引导人们为实现理想做出必要的牺牲。
    
    问:都牺牲什么?
    答:加害者适度让权、让利;受害者放弃报复(在下一节“建言:受害者怎样做共产主义者”中再详细说明)。
    
    问:传统共产主义理论要求人们为实现理想不惜抛头颅、洒热血,而你的“新共产主义理论”要求人们做出这样的牺牲,二者在意义上有什么不同?
    答:没有什么不同,也可以说是“等价的”,这是新、旧两种不同的共产主义理论对人们提出的不同的要求。
    
    问:难道谁也不用牺牲什么就不行吗?
    答:肯定不行。如果纯粹循着每个人的本能行事就能演进到先进的社会,人类也就根本不需要什么信仰指引了。
    
    问:好了,话说得差不多了,最后请问,除上述两点,对加害者还有别的要求吗?
    答:没有了。做到上述两点,就说明已有了相当的觉悟,有了追求社会进步之心,可算做是合格的共产主义者了。
    
    
    作者姓名:周巨川
    住址:北京市海淀区香山北营7号
    邮政编码:100093
    宅电:010-62592474
    手机:13120246993
    QQ:454123711
    个人网站http://zxwh.cc333.com(中性文化论坛)
    E-mail:[email protected]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周巨川:知道未来,才能明白现在
  • 共产主义道德观——爱一切人/周巨川
  • “新创”一种共产主义理论...前言/周巨川
  • 周巨川:中国政体改革方案(2005年10月16日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