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林正德:《包公斷婚案》》等
(博讯2006年4月27日)
     林正德:《包公斷婚案》、《諸葛亮治國方略與CEO模式之比較》、《代析》與《王治郅該挨什麼板子?》
    
     歐洲導報張英按: 福州二醫林正德,中國著名作家,著有長篇小說《非常十年》等代表作,並發表優秀中短篇小說、散文和評論多篇,歐洲導報之友,中國作者群傑出的代表之一。 (博讯 boxun.com)

    
     林正德不論小說還是時評,思維敏捷,知識面廣,很有見地,氣度非凡,古為今用,洋為中用,融會貫通,文字流暢,寓意深邃,別具匠心。今年,文革正式開始四十周年,正德君為紀念並研究文革史這項工程,既撰小說,又發宏論,作出了重大貢獻。
    
     今次發送其小說《包公斷婚案》六個短篇,讓“包公”引用現今刑法條款,“一連審理了幾樁棘手的歷史婚案”,公然“判處”古今中外前人與後人的女性敗訴,非但風趣幽默,而且另寓新意。
    
     林作《諸葛亮治國方略與CEO模式之比較》,真知灼見,另番天地,也是別具一格。他對中外人群分代評論的《代析》一文,幾個層面,有條不紊,入木三分,同樣顯得與眾不同。至於林正德評說《王治郅該挨什麼板子?》,又是運用古今中外案例的精彩比較,擬放在一起發表,以饗不同口味的讀者。
    
     包公斷婚案
    
     ● 林正德 (中國小說家、福州評論家 歐洲導報供稿)
    
     這些日子,包公一連審理了幾樁棘手的歷史婚案,攪得他心煩意亂,傷透了腦筋。
    
     (一)
    
     這一天,他又升堂了,今天他審理的是秦懷贏重婚案子。包公將懷贏叫進二堂,沉下那張令人望而生畏的大黑臉,審問道:“被告人懷贏,原告子圉向開封府提起訴訟,告你本是自訴人子圉之妻,後又與自訴人之叔重耳成婚,根據刑法第二百五十八條,你已經犯了重婚罪,你承認以上犯罪事實嗎?”
    
     懷贏辯曰:“不錯,妾已失身公子子圉矣,後又再嫁晉重耳,不過,妾這樣做是為了國家的利益,以妾之身成秦晉之好,使秦晉世為婚姻也。”
    
     包公怒道:“放肆,難道為了國家的利益就可以亂了倫理和法紀嗎?”
    
     懷贏辯解曰:“妾與重耳結為姻好,乃秦穆公、秦夫人穆姬主配的,怎能怪於妾呢?再說這也是夫君重耳執意要娶妾的,為什麼夫君重耳可以有妾和齊薑氏二個妻子,妾就不可以有二個夫君呢?”
    
     包公拍案而起:“大膽!皇帝可以有三宮六妾,這是歷代皆有的王法,而女子有二個丈夫是任何朝代的刑律所不允許的,你無須再狡辯。根據刑法第二百五十八條:‘有配偶而重婚的,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與之結婚的,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由於考慮到歷史的原因,也考慮到你重婚的動機,判處被告人懷贏有期徒刑二年,緩期二年……”
    
     接著,包公就退堂了,正是史官有詩雲:“一女如何有二天,況于叔侄分相懸。只因要結秦歡好,不恤人言禮義愆。”
    
     (二)
    
    
     過了一天,包公又審理了西施的案子。那個中國最出名的大美人西施被帶進了堂上,她果真有傾城傾國之美貌,“端端正正人如月,孜孜媚媚花如頰”,她美得渾身發光,好像整個世界、整座天堂都在她的身上,連包拯這樣鐵石心腸的人也覺得她身上的光輝太耀眼,實在有點難以正視。不過,包拯畢竟是一個見過大世面的人,他很快就排除了心中的雜念,沉下那張大黑臉審問道:“被告人西施,根據公訴人起訴,越王以吳王夫差而好色,乃令范蠡取被告人西施以獻之,被告人西施于路與範蠡潛通,遂生一子,到嘉興縣南的女兒亭處時,其女兒以一歲能言,三年始達于吳。由此可見,西施與範蠡共同生活三年,並生了一個女兒,已構成事實上的夫妻關係,被告人西施,你承認以上所述的事實嗎?”
    
     西施抬起頭望了高坐在堂上的包公一眼,點了點頭說:“是的,妾承認以上所述的都是事實,妾和範蠡是自由戀愛結成的夫妻關係。”
    
     包公又道:“被告人西施來到吳國後,夫差寵愛之,居姑蘇之台,擅專房之寵,出入儀制,擬於妃後,事實上已構成了重婚罪,被告人西施,你承認不承認自己犯了重婚罪呀?”
    
     西施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如若結冰的湖面在月夜中泛著光,曰:“妾承認自己是重婚,但不承認自己是犯了罪。妾和夫君范蠡是愛情的結合,妾愛夫君勝過自己的生命,而妾落吳王之手完全是為了自己的祖國——越國,夫差是我的仇人,是越國不共戴天的大仇人,妾怎麼會去愛他呢?為了洗刷亡國之恨,妾不惜以身報國,正是:‘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
    
     包公道:“本官並不否認你的愛國赤誠之心,但是,和你同往吳國的鄭旦可以做到潔身自愛,為什麼你就不能做到這一點呢?竟在路上做出這等傷風敗俗之事呢?”
    
     西施辯解說:“這怎麼叫‘傷風敗俗之事’呢?難道妾就不可以追求愛情麼?君不見古詩雲,‘採蓮江浦覓同心,日暮風生江水深。莫言花重船應沒,自解淩波不畏沉。’為了追求真正的愛情,妾不怕江深風急,就像採蓮船雖然裝滿了愛情之花,但絕不怕沉沒!”
    
     包公喝道:“本堂不是談論愛情的風月場,本堂是以事實為依據、法律為準繩,是審理案子的莊嚴的場所,被告人西施,你對自己犯了重婚罪,還有什麼可說的嗎?”
    
     西施依舊坦然地說:“妾是身不由己才重婚的,妾不承認自己是犯了法,妾是無罪的。”
    
     包公正色曰:“既然被告人西施對重婚的事實供認不諱,那麼,重婚就是觸犯了刑法第二百八十五條,念被告人西施曾對越國復興有過功勞,據刑法第二百八十五條及其他條款規定,判處被告人西施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現在退堂。”
    
     (三)
    
     而後,包公又審理了趙姬和嫪毐的案子。包公將秦太后趙姬叫進堂審問,趙姬像一隻高傲的火雞一樣盛氣淩人地立於堂上,她聲色俱厲地叱責包公道:“包拯,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在太后的頭上動起土來!”
    
     “太后此話差矣,古語曰,‘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根據公訴人起訴,被告人趙姬犯重婚罪和淫罪,被告人嫪毐犯淫罪。”包公高坐在堂上不動聲色地說。
    
     “你這是陷害、誣告,哀家乃秦國太后,怎會做這等傷風敗俗之事?”趙姬故作鎮定地道。
    
     “哼,”包公冷冷一笑。“現在傳證人呂不韋出庭作證。”
    
     呂不韋被帶進堂上,他與趙姬彼此相視著,趙姬一見到他就像被釘子戳了孔的皮球一樣泄了氣,她默默地低垂下頭。
    
     包公對呂不韋道:“證人呂不韋,你必須對本官如實作證,如若做偽證將要負法律責任,你聽明白了沒有?”
    
     呂不韋並不正視包公曰:“吾乃堂堂的秦國相國,還用你說這一些嗎?”
    
     包公又道:“那好,本官問你,被告人趙姬是你的妻子嗎?”
    
     呂不韋遲疑了一下,回答說:“不瞞包大人,太后趙姬原是在下小姬,後來因為秦王孫異人十分鍾愛趙姬,欲求其為妻,在下便只好忍痛割愛,成全了他倆的婚事。”
    
     包公炯亮的大眼注視著趙姬曰:“被告人趙姬,現在你承認犯了重婚罪嗎?”
    
     趙姬還是擺出一副傲慢不可一世的模樣,說:“重婚又怎麼樣?哀家乃秦國太后,秦始皇是哀家與呂不韋生的兒子,要是沒有吾兒,中國還不知道哪一天才能統一咧,也沒有你包拯高坐在堂上發話的時候。”
    
     包公瞥了瞥她,道:“秦始皇統一中國的偉大歷史功績是不可磨滅的,但是,你犯了重婚罪也是不可否認的事實,不僅如此,你身為秦國太后,居然還和嫪毐亂搞男女關係,兩年之中連生二子,築密室藏而育之,被告人趙姬,你承認不承認還犯了淫罪呀?”
    
     趙姬矢口否認說:“不,嫪毐乃是宦者,其陽具早已被閹割,吾怎會跟他亂搞男女關係呢?你這不是陷害又是什麼呢?”
    
     包公顯得不動聲色,他問呂不韋道:“證人呂不韋,你如實說來,嫪毐是宦者嗎?”
    
     趙姬掉過頭,十分緊張地望著呂不韋,而呂不韋卻裝著沒看見的樣子,誠惶誠恐地說:“不韋不敢做偽證,實不相瞞,嫪毐實非宦者,其詐為腐刑,取驢陽具及他血代嫪毐之具,後嫪毐進宮私侍太后,並產下二子,築密室藏而養育之,這一些都是事實。”
    
     包公的目光如箭一般射向了趙姬,曰:“被告人趙姬,你現在承認不承認犯了淫罪呀?”
    
     趙姬這下子也擺出一副破碗破摔的架勢來,駁道:“什麼叫‘淫罪’?性欲是人的生理本能,兩性結合是生物世代無休的本能,孟子曰,飲食男女人之大欲也。人口渴了有飲的欲望,飲了有食的欲望,男女有成婚的欲望。哀家正處於成熟的年齡,難道就叫哀家一輩子守寡不成?哀家渴望性生活,渴望有人疼哀家、愛哀家,這難道也成了‘淫罪’麼?蕭伯納曾經說過,‘婚姻是整個世界最淫亂的組織’,‘也是最粗野的。’若要判‘淫罪’,那就判最淫亂、最粗野的婚姻吧!”
    
     包公怒而擊案道:“放肆!太放肆了!《太子感應篇》曰,‘萬惡淫為首’,女子以貞節為本,你身為太后,卻淫亂秦宮,該當何罪?既然被告人趙姬對重婚罪和淫罪供認不諱,由於念其子對統一中國的卓著歷史貢獻,據刑法第二百八十五條及其他條款規定,判處被告人趙姬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由於被告人嫪毐又犯謀反罪(另案處理),已被秦王車裂身亡,免予追究刑事責任,現在退堂。”
    
     (四)
    
     包公接連處理了幾個案子,他的頭痛得要命,用萬金油塗塗太陽穴,便又審理起潘金蓮的案子來。
    
     包公將潘金蓮叫進堂,審問道:“被告人潘金蓮,根據公訴人起訴,你在王婆、西門慶的合謀下,用砒霜毒死了你的丈夫武大,你承認不承認這一犯罪事實呀?”
    
     潘金蓮哇地一聲大哭起來,說:“包大人,妾主要是一時糊塗而害死了武大郎君,妾有罪,妾該死,望包大人饒妾一命!”
    
     “被告人潘金蓮,你如實招來,你為什麼要害死自己的丈夫武大?”包公喝問。
    
     這時候,潘金蓮哭得愈加傷心了,就像一個淚人兒,她一邊抽泣著,一邊訴說:“包大人,妾是一個十分不幸的女人呀,妾本是清河縣裏一個大戶人家的丫環,那個大戶是一個十分貪色的大淫棍,他看見妾頗有些顏色,就時常糾纏住妾不放,還幾次試圖強姦妾不成,妾把這一些告訴給夫人,從此,那個大戶一直對妾懷恨在心,卻倒賠些房奩,不要武大一文錢,白白地嫁與他。這個武大郎身不滿五尺,面目醜陋,頭腦可笑,被人起個諢名叫三寸丁穀樹皮。妾和這樣醜陋的丈夫生活在一起,不要說愛情,連一點點的感情也沒有,只有厭惡感。妾還很年輕,一想起妾要和這樣一個醜八怪生活一輩子,妾的心都碎了,妾對他只充滿著仇恨。自從妾家來了武大的弟弟武松,妾便對他一見鍾情,他喚醒了妾心中的愛情,妾憑著自己的直覺,認為武松也是愛妾的,但因礙于兄弟手足之情,他拒絕了妾的愛。天哪,妾是一個多麼不幸的女人,難道妾就沒有愛人的權利嗎?難道妾就不能擺脫這種悲慘的命運嗎?難道妾就不能追求自己的幸福嗎?偏偏在這個時候,妾偶然認識上西門慶,雖然西門慶是一個花花公子,這妾也知道,但是,他卻是真心實意地愛著妾,至少妾是這麼感覺的,這樣,妾就不由自主地墜入了他的情網,後來這件事偏偏叫武大知道了,妾就稀裏糊塗地聽從了王婆的計謀,在藥裏下毒藥,害死了武大。”
    
     包公又道:“被告人潘金蓮,你可知道這樣做是犯了故意殺人罪,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條規定,故意殺人的,處死刑、無期徒刑或者10年以上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被告人潘金蓮以極其殘忍的手段,在藥裏下毒藥害死了自己的丈夫武大,企圖達到與他人長期姘居的罪惡目的,現判處被告人潘金蓮死刑,立即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被告人潘金蓮,你還有什麼話要說的嗎?”
    
     潘金蓮突然歇斯底里地放聲大笑起來:“哈哈哈,老娘的頭不是已經被武松割下了麼?怎麼,老娘還要第二次被殺頭?”
    
     “以前那一次是私了不算數,這一次是公了,現在講法度、講法制,要依法量刑。”
    
     潘金蓮又收斂了笑容,她激動地嚷起來:“好吧,就讓妾再死一次吧,反正都是死,多死一次亦無妨,不過,即使在陰間,妾也不再和武大做夫妻,妾恨他,是他毀了妾的一生,毀了妾的青春,毀了妾的幸福,毀了妾的愛情,妾永遠也不想饒恕他。妾早就看透這個世界像沙漠一樣冷漠無情,男人們都是虛偽的、假善的、鱷魚一樣的冷血動物,他們把我們女人的命運攥在手心裏,他們可以任意欺淩我們女人,強姦女人,玩弄女人,買賣女人,好像我們女人都是市場上的鮮活魚,甚至不高興時還可以把我們女人像宰豬一樣宰了,他們全然不理會我們女人也是人,也要有人疼愛,我們女人最渴望的就是愛情,為了愛情,她什麼玩命的事情都會做得出。不錯,是妾害死了武大,因為妾恨他,是他毀了妾的一生,妾承認自已是犯了罪,但是,又是誰把妾賣到富人家當丫環,又是誰把妾賣給了醜陋的三寸丁谷樹皮當老婆呀?難道我們女人連追求愛情的權利都沒有嗎?”
    
     “糊塗!”包公的雙眸直視著潘金蓮。“難道你殺了人就可以追求到愛情嗎?相反的,你只能永遠失去愛的權利和生的權利。”
    
     “可是,如果妾不設法弄死三寸丁穀樹皮,妾又怎能贏得愛呀?”潘金蓮滿腹委屈地說。
    
     “這個——”包公一時語塞。“總之,殺人是要償命的,本官只以事實為依據,法律為準繩,依法辦事,你落得今日的下場是罪有應得的,把犯人押下去,現在退堂。”
    
     (五)
    
     包公才審理好潘金蓮的案子,又審理起安娜•卡列尼娜和卡列寧的離婚案子。他把二位當事人都叫到堂上,曰:“原告安娜•卡列尼娜,你提出離婚訴訟,你提出離婚的理由是什麼呀?你為什麼要跟你丈夫卡列寧離婚呀?”
    
     安娜還是穿著那件黑色的、敞胸的天鵝絨長袍,她站著像平常一樣把身子挺得筆直,說:“我們之間的感情早已破裂,我的那個丈夫是個地道的偽君子,卑鄙惡濁的東西!除了我誰也不瞭解這個,而且誰也不會瞭解,而我又不能明說出來。他們說他是那樣富於宗教心,那樣道德高尚,那樣正直,那樣聰明;但是他們沒有看見我所看到的東西。他們不知道八年來他是怎樣摧殘了我的生命,摧殘了活在我身體內的一切的東西——他甚至一次都沒有想過我是一個需要愛情的、活的女人。他們不知道他是怎樣動不動就傷害我,而自己卻洋洋得意。我不是盡力,盡我的全力去給我的生活找尋出一點意義來嗎?我不是努力去愛他,而當我實在不能愛我的丈夫的時候就努力去愛我的兒子嗎?但是時候到來了,我知道了我不能再欺騙自己,我是活人,罪不在我,上帝生就我這樣一個人,我要愛情,我要生活,惟一的辦法就是跟他離婚。”
    
     包公又問卡列寧道:“被告阿曆克賽•亞曆山德羅維奇•卡列寧,原告安娜•卡列尼娜所說的這一些都是事實嗎?”
    
     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卡列寧搖搖頭說:“不,這不是事實,我妻子安娜之所以提出要跟我離婚是因為她有外遇,有第三者,是那個卑鄙無恥的好色之徒渥倫斯基攪亂了我們的家庭的和睦平靜的生活。儘管如此。不管我妻子的行為如何不檢點,我總覺得自己沒有權利割斷由神力把我們聯繫在一起的那紐帶。家庭不能被反復無常、任性妄為、甚至夫婦間的一方的罪惡所破壞,我們的生活應該照過去一樣繼續下去,這對於我,對於她,以及我們的兒子都是必要的,包大人,我是堅決不同意離婚的。”
    
     包公用X光般犀利的目光逼視著安娜•卡列尼娜,問曰:“原告安娜•卡列尼娜,你是不是因為第三者的關係才提出離婚的呀?”
    
     安娜•卡列尼娜坦然地說:“我並不否認我愛渥倫斯基,我把自己的愛情都獻給了他,我討厭說謊和欺騙,那虛偽的生活在過去已經夠苦的了,近來更是可怕,今後又會怎樣呢?一切他都知道;他知道我不會因為我要呼吸,我要愛而悔悟,他要繼續折磨我。我知道他;知道他樂於在虛偽裏,正像魚在水裏游泳一樣。不,我不給他那種快樂,不論怎樣,我都要衝破他想用來把我擒住的那面虛偽的蜘蛛網,我要堅決同他離婚,隨便什麼都比虛偽和欺騙好。”
    
     包公目不轉睛地盯著安娜•卡列尼娜道:“你可知道,渥倫斯基對你已經不感興趣了,他對你的愛情正在逐漸減退,懊悔為了你的緣故使自己置身於苦惱的境地中,如果說卡列寧只把你看成妻子而不把你看成女人,那麼渥倫斯基則只把你看作女人而不把你看成妻子,對於他來說,整個的他,以及他的習慣、思想、願望、心理和生理上的特質只是一種東西:就是愛女人,他是不能忍受家庭的桎梏的,你何苦要和自己的丈夫離異,而去和渥倫斯基這樣的花花公子結合呢?”
    
     安娜•卡列尼娜的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無可奈何地長歎了一口氣:“唉——假定我離了婚,成了渥倫斯基的妻子,結果又怎麼樣呢?難道吉提就不再用異樣的目光看我了嗎?不,難道謝遼沙就不再追問和奇怪我怎麼會有兩個丈夫了嗎?在我和渥倫斯基之間又會出現什麼新的感情呢?不要說幸福,就是免於痛苦,難道有可能嗎?不!不!這是不可能的!生活使我們破裂了,我使他不幸,他也使我不幸,他和我都不能有所改變,但是,即使這樣,我還是堅決要求和卡列寧離婚,因為我們的關係不能夠和以前一樣了,我不能夠做他的妻子了。”
    
     那個卡列寧卻擺出一副寬宏大量的模樣說:“不,只要你能夠悔悟過來,在你遵守我的意志,即是,斷絕和你情人的一切關係的嚴格的條件之下,我答應維持現狀,我們的關係還是和以前一樣。”
    
     包公那雙炯亮的眼睛掃視了他倆一眼,曰:“原告安娜•卡列尼娜在八年前由她的姑母作主,嫁給那時當省長的、比她大二十歲的卡列寧,這不是基於愛情而是出於家長之命的婚姻,乃是宗法制社會的傳統,原告安之若素地和被告一起生活過八年,可見二人的關係即使不怎麼親密,至少還是和睦的,後因第三者插入,雙方發生糾紛,但感情尚未完全破裂,為此,阿曆克賽•亞曆山德羅維奇•卡列寧和安娜•阿爾卡季耶夫娜•卡列尼娜離婚一案,本官判決不准離婚。”
    
     安娜一聽這判決,如同五雷轟頂,有些歇斯底里地嚷起來:“不,不,不,我不服判決,我要上訴,我堅決要求離婚。”
    
     安娜果真提起上訴,經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這樣,安娜徹底絕望了,幾天後,她臥軌自殺了。
    
     (六)
    
     包公緊接著審理了餘永澤和林道靜的離婚案件,他又升堂,審問林道靜曰:“原告,你向本府提出離婚訴訟,你為何要同你的丈夫餘永澤離婚呀?你的離婚理由是什麼?”
    
     林道靜依然穿著餘永澤給她做的淡綠色綢袍,她瞥了瞥餘永澤道:“我們彼此志向不同,互相之間有著很大的分歧,這使他痛苦,也使我痛苦,我們都還年輕,還是早一點離婚的好。”
    
     包公又問餘永澤說:“被告,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餘永澤先是注視林道靜一眼,而後,轉過臉對包公道:“我和我妻子林道靜本來是志同道合的,我是她的救命恩人,我們是自由戀愛結合的一對,我們以前是很談得攏的,我們談文學藝術,從易蔔生的‘娜拉’、馮沅君的‘隔絕’談到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雨果的‘悲慘世界’,我們談人生,談愛情,她簡直把我看作理想中的英雄人物,我們過著很幸福的小家庭生活。誰知後來在我們的生活中闖入了第三者、第四者盧嘉川和江華,攪亂了我們生活的平靜,他們藉口宣傳某種學說,而使我的妻子林道靜被蠱惑、被役使,她張口革命,閉口鬥爭,我的幸福家庭慘遭破壞,我的妻子林道靜對我變心了,她成天在外面亂跑,有時半夜不回來,有時天不亮就往外跑,而且打扮得妖妖豔豔,也不知道在外面跟誰鬼混在一起。”
    
     “我這是為了幹革命工作!”林道靜急忙為自己辯解說。
    
     “你難道能夠否認自己同盧嘉川、江華就沒有一點愛昧關係嗎?”餘永澤的話裏不無含著酸酸的醋意。
    
     “他們是我的革命引路人,我崇敬他們,欽佩他們,景仰他們、愛慕他們,那又怎麼樣?”林道靜挑戰地揚起了那美麗的頭顱。
    
     “他們同時還是卑鄙的第三者、第四者,毀了他人的幸福,自己卻幸矣,樂矣,悠悠然、飄飄然逞其所欲矣!”餘永澤氣急敗壞地嚷起來。
    
     “肅靜!”包公拍案怒道,“這裏是開封府,不許喧嘩!不許爭吵!本官沒有發問,你們都不許講話。”
    
     餘永澤和林道靜二人怒目相視,包公又曰:“原告林道靜和被告餘永澤是經過自由戀愛結婚的,被告餘永澤曾是原告林道靜的救命恩人,二人的感情原來一直是很深的,後來因第三者插入,雙方發生了一些糾紛,但感情尚未完全破裂,為此,本官判決不准離婚。”
    
     餘永澤聽這判決,欣喜萬分地道:“謝謝包大人,多虧您拯救了我的家庭,真不知怎樣感激您才好!”
    
     而林道靜一聽這判決心則涼了半截,她用低沉的聲調說:“不錯,我對餘永澤的感情尚未完全破裂,他曾經救過我,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一輩子感激他,但是,我們的思想不一致,他很落後,我們不能再在一起生活了,我堅決要求離婚,投身於革命鬥爭中去。”
    包公不以為然地搖搖頭,曰:“難道思想落後也可以成為離婚的理由麼?婚姻法上可沒有這一條,根據婚姻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的精神,只能根據雙方感情是否確已破裂,依法判決准予離婚或不准離婚。”
    
     “那我對此判決要提出上訴。”林道靜激動地高聲嚷起來。
    
     “你上訴也沒用,從事革命鬥爭不能成為離婚的理由,婚姻法裏沒有這一條規定。”包公道。
    
     “那我該怎麼辦呢?難道就不許我投身於革命鬥爭中去麼?”林道靜的臉上露出迷惘之色。
    
     “你要革命當然可以,但是,就是不准離婚。”包公曰。
    
     餘永澤走到林道靜的身邊,和顏悅色地對她說:“靜,咱們一起回家去,走吧。”
    
     “不,不,我決不再回你的那個家!”林道靜痛苦地哭了起來。
    
     “現在退堂。”包公沉重地跌坐在椅子上,他犯起了偏頭痛,儘管他竭力依法斷案,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這些案子判得究竟對不對,這些案子實在太棘手了,他不由自主地陷入於深深的思索之中。
    
     諸葛亮治國方略與CEO模式之比較
    
     ● 林正德 (中國小說家、福州評論家 歐洲導報供稿)
    
     在《三國演義》裏,水鏡先生曾對劉備曰:“伏龍、鳳雛,兩人得一,可安天下。”伏龍正是諸葛孔明,鳳雛乃襄陽龐統也。而劉備得了他們兩個人,卻最終也未得天下,這其中的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但有一個重要原因是和孔明有關。
    
     孔明雖然絕世聰明,如他發明創造的木牛流馬,時至科學高度發達的今日仍未有人能夠真正仿製出來,但是,他卻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就是,他只相信他自己一個人,不相信別人,事無大小巨細,凡事必親躬,身體力行,他為了事業不惜透支自己的生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他卻不懂得養身之道,以致於才五十四歲正值中年就夭亡,而與他同年代的名醫華陀則不然,他懂得健康是生命的第一要素,懂得生命在於運動,他說:“人體欲得勞動,但不當使極耳。動搖得穀氣得消,血脈流通,病不得生,譬如戶樞不朽是也。”華陀自創五禽術,由觀察五種飛禽的運動方法來鍛煉自己,以使身輕體健,精神爽快,所以,他能夠活到九十九歲仍然耳目不衰,齒牙不壞。而諸葛亮身體那麼虛弱了,還要硬撐著親自掛帥六出祁山,結果吐血而亡,殞命五丈原。諸葛亮的失敗是必然的,這不僅僅是戰略上的失敗,就是戰術上也註定要失敗的,實際上,他是被司馬懿拖垮、累倒的,難道他會比司馬懿命長嗎?還有,孔明的重大失誤就是忽視對人才的培養、造就,蜀國位於素有天府之國之稱的四川省,是個人傑地靈的好地方,眾所周知,鄧小平、朱德、劉伯承、陳毅、羅瑞卿、楊尚昆、巴金、郭沫若、張瀾、劉伯堅等等這些現代史的名人都是來自四川省,為什麼偏偏在諸葛亮的治下卻不能人才輩出呢?以至於才會出現“蜀國無大將,廖化做先鋒”的局面。
    
     我查了一下,好像我國古代對誠信的言論當數孔子為多。《中庸》曰:“唯天下至誠,為能經綸天下之大經,立天下之本。”《禮記》曰:“不寶金玉,而忠信為寶。”還有“言必信,行必果。”、“車無轅而不行,人無信而不立。”這些話都是孔子說的。不過,古人不講誠信、講詐術、騙術的人也大有人在,而諸葛亮就是其中一個典型,我國國人為什麼不講誠信的人那麼多,恐怕在潛意識中都受諸葛亮的影響。諸葛亮作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一國宰相不講誠信,明明答應東吳日後要把荊州歸還東吳,可卻三番五次拖延耍賴,還三氣周愉,致使盟軍統帥一命嗚呼,這才有後來關羽荊州失守、敗走麥城的悲劇發生。在荊州失守之後,諸葛亮又把責任一股腦兒都推到關羽的身上,而他作為最高統帥,按照今日“問責制”的說法,難道他不應該要負主要的責任嗎?
    
     現在,再來說一說CEO,有不少人提倡要用CEO的模式來治理國家,所謂CEO(Chief Executive Officer),即首席執行官,是美國人在20世紀60年代進行公司治理結構改革創新時的產物。雖然,CEO與總經理,形式上都是企業的“一把手”,而CEO既是行政一把手,又是股東權益代言人——在大多數情況下,CEO是作為董事會成員出現的,總經理則不一定是董事會成員。從這個意義上講,CEO代表著企業,並對企業經營負責。由於國外沒有類似的上級主管和來自四面八方的牽制,CEO的權威比國內的總經理們更絕對,但他們絕不會像總經理那樣過多介入公司的具體事務。在CEO做出總體決策後,具體執行權力就會下放。所以有人說,CEO就像我國50%的董事長加上50%的總經理。一般來講,CEO的主要職責有三方面:1.對公司所有重大事務和人事任免進行決策,決策後,權力就下放給具體主管,CEO具體干預的較少;2.營造一種促使員工願意為公司服務的企業文化;3.把公司的整體形象推銷出去。我想,用CEO的模式來管理國家,難道不會比用諸葛亮的模式來管理國家要強得多嗎?
    
     而CEO提倡的是講誠信。卡內基說:“我的座右銘是:第一是誠實,第二是勤勉,第三是專心工作。”卡內基還說:“與人訂約,你等於已取得他人的信任,如果你不能信守,你就等於從對方那兒不告而取——倒不是偷取他荷包裏的錢財,而是竊取他的時間,一種他失去後永不能複得的東西。”而像諸葛亮那樣不講誠信,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將來,都是不可取的。
    
     如今,越來越多的世界垮國公司紛紛把總部遷至中國大陸,這其中原因之一就是在中國運營成本比較低,而現代跨國大公司靠的是用軟體來進行系統化管理,所以,在中國一樣可以管理分佈在世界各地的各子公司。據《俄羅斯新聞》報導,世界首富、微軟公司的老闆比爾•蓋茨一天是這樣工作的:他守在3台電腦前,監控著自己龐大的帝國。在他左邊一台電腦顯示的全是電子資訊列表,中間一台顯示的其中一條資訊的全文,右邊一台是流覽器視窗,這樣,他就能很快將看過的某段內容輸入流覽器的相應位址欄,而且資訊文本一直展示在眼前。他每年都安排一次“思考周”,在這一周他不上班,專門研究公司員工寄給他的上百份檔。這些檔所提的問題一般是關於微軟公司未來發展和世界資訊技術發展前景的問題。
    
     我以為要實現國家管理的科學化,靠軟體來進行系統化管理將是必由之路。首先,觀念的改變是十分重要的,無論公司還是國家,成功的管理有五個基本要素,那就是:計畫、組織、引導、協調、控制。卡內基說:“假如樂團中的每一位音樂家都正確無誤地彈出自己部分的音符,整個樂曲還不一定會悅耳動聽。這時,假如有一個指揮出來調和每一個音樂家的演出,則效果一定與先前大不相同。”而優質的領導正是樂團的指揮。
    
     當然,在諸葛亮的年代還沒有什麼電腦,這是沒有可比性的。只是像比爾•蓋茨這樣絕頂聰明才智的人都極端重視他公司員工給他提出的各種建議,他每天通過電腦把全世界的智慧都吸收到他那聰慧的頭腦裏,這就使他的頭腦變得更加聰慧,他的事業更蒸蒸日上。而諸葛亮則不然,他想用他一個人的思想來取代全蜀國人的思想,總是給這個人一隻錦囊,那個人一隻錦囊,他正是聰明反被聰明誤,所以,他的最終失敗是歷史的必然。中國要想建立一個真正創新型的國家,要走的應該是比爾•蓋茨的道路,而不是諸葛亮偽智慧的道路。
    
     代 析
    
     ● 林正德 (中國小說家、福州評論家 歐洲導報供稿)
    
     我不知道我國對人的分代有沒有什麼明確、公認的說法,好像沒有,在二戰前或者上世紀50年代的美國是一個非常傳統的國家,美國稱這一代人為“沉靜一代”。而後迎來了“嬰兒潮一代”,即二戰後“嬰兒潮”時期(1946年至1964年)出生的一代。在這之後,就是 “嬰兒潮”一代的孩子——18到19歲的被稱為“X一代”的年輕人,這一稱呼源于道格拉斯卡蓬萊特的小說《X一代》(1991),也就是1965年至1979年出生的人。而之後就是80年代出生的一代人,國內稱之為80後,而在美國,則稱為Y一代。
    
     對於“沉靜一代”的老年人,他們都已退休了,本文暫且不去說他們。所謂“嬰兒潮”一代,無論是美國還是我國,都把持著社會話語權與企業控制權。在美國,“嬰兒潮”一代人目前約有7770多萬人。他們青年時期伴隨著“性解放”、“毒品”、“搖滾”長大,他們當過嬉皮士和雅皮士,在人生中曾充滿叛逆和喧囂的音符。儘管美國“嬰兒潮”一代人是“造反派”出身的,然而,他們的生活道路卻比較順利,他們打從娘胎裏出來就是父母寵愛的甜心,長大後,又順利進入大學,輕鬆找到工作,擁有自己的房子、汽車和股票,能到世界各地旅遊。他們中的一批人成為美國社會的中堅力量,曾經引領各種“流行時尚”,如搖滾樂、全職媽媽、地球日、多功能車(SUV)、肉毒桿菌整容法、性開放、偉哥和星巴克。一帆風順的經歷讓他們大都樂觀、自信、獨立自主、及時行樂、揮金如土。這群占美國人口1/3的隊伍成了美國最有錢的一代,他們是美國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經濟騰飛的創造者,同時,又被普遍認為是“生活是為了工作的一代”。在“嬰兒潮”一代中的相當大的一批人實際上仍是普通人,他們形容自己是沒有車子、房子、養老金的“貧窮勞工”,失業像幽靈一樣時常困擾著他們。美國社會的退休制度始於上世紀30年代,不過,當時大多數人還不能活過60歲,所以,把老人的名字從花名冊上刪除就能解決失業問題。而今天“嬰兒潮”一代將大規模地退出勞動力市場,開始要求養老金則意味著經濟災難。著名的人口學者謝麗爾•羅素預言“嬰兒潮”一代的生活水準將大幅下降。她以最近的一項研究為例,指出21歲到64歲的美國人中有五分之三的人既沒有IRAs(人退休帳戶)也沒有401(k)(美國一種雇主發起的養老計畫),故美國社會的兩極分化現象主要體現在“嬰兒潮”一代人身上。
    
     我國“嬰兒潮”一代人儘管在青春年代沒有什麼“性解放”、“毒品”和“搖滾樂”,但卻也是在文化大革命的“造反有理”的狂風暴雨中成長起來的,那老三屆一代人還經歷了上山下鄉的磨練,他們也是被普遍認為是忍辱負重的一代人,時代有什麼苦,他們就嘗過什麼苦。在他們中的一部分人(主要是文革時期的大學生和文革後恢復高考上大學的一批人)後來時來運轉,飛黃騰達起來,逐步掌握了社會話語權(也包括文壇話語權)與企業控制權。然而,主要是老三屆一代人中的相當大的群體,依然生活在社會的最底層,甚至快到老年時,仍然無法擺脫下崗的厄運,還有的老知青則一輩子紮根在農村了,貧病交加、潦倒一生,這是我國“嬰兒潮”一代人中相當一大部分人的命運,所謂兩極分化現象也在這一代人身上反映尤為明顯。
    
     美國的X一代與他們的父母則大不相同。他們是上世紀60年代成長起來的反叛的一代。這些年輕人很少看電視,他們讀的雜誌與眾不同,並對望塵莫及的美國夢感到沮喪。他們愛穿被稱作是“跳躍城市風格”的時裝,大號牛仔、T恤衫、帶帽子的汗衫、法蘭絨襯衫和流行靴等。這種粗獷閒散的打扮被1992年一期的《商務週刊》描述為長髮、破舊毛衣、紋身、不修邊幅、中性的和反潮流的。在他們的父輩“嬰兒潮”一代人眼中看來,他們是一批極端的個人主義者,懶散、缺乏責任心與進取心,不守紀律,不思進取,在這兩代人之間曾爆發過劇烈的衝突。
    
     然而,後來的事實證明,美國的X一代不僅沒有成為垮掉的一代,反而成為領導全世界新經濟主流群體,成為領導數碼革命的一代,他們是EBAY一代,是YAHOO一代。美國的“X一代”之所以沒有成為垮掉的一代,其中很大一個原因在於他們中有40%的人是生活在單親家庭或離婚的家庭,在美國約有8700萬成人是單身,占全部成年人口的43%,而這些單身族則以“嬰兒潮”一代人居多。他們目睹了父母一輩對公司的忠誠,但到最後仍然在裁員中傷心地回家,所以,他們不再相信公司。當他們自己選擇的時候,他們很獨立,願意嘗試新事物,所以,才有了比爾•蓋茨和戴爾這樣的傑出人物,而矽谷的興起就是他們釋放自己才華與主見的一個見證。
    
     而我國的X一代主要是文革後出生的一代人以及最初的一批獨生子女,我國實行獨生子女始於1978年。儘管我國的獨生子女也有美國獨生子女相似的缺點,諸如嬌生慣養、缺乏責任心、自私自利、好逸惡勞等等,但他們中的許多人畢竟接受了正規的高等教育,有不少人還漂洋過海到國外留學,與國外X一代融為一體,他們是文革造成的知識份子斷層的天然接班人,所以,他們也不可能垮掉,反而昂首挺胸取代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老三屆一代人成為社會的中堅力量。
    
     在X一代之後就是Y一代,也就是我國的80後,Y一代是第一代由於科技發展,地域和文化壁壘被徹底打破的互聯網時代生存的新新人類。他們面臨幾代人承襲、創造而來的成熟文化,他們一無遮掩地處在高科技的包圍之中,周圍充滿了等待他們學習的一切。他們行為的一部分是從外部學習獲得的,同時,又內部消化為他們的心理結構,從而塑造他們自身的人格。而這種人格的創造過程猶如DNA的複製,即所謂的“文化遺傳”。作為朝氣蓬勃的Y一代,無疑已形成了他們獨特的文化模式,追趕潮流、崇尚名牌、掙錢消費就是他們顯著的文化特徵。他們有一批屬於他們自己的作家,他們的文化,他們的潮流,更重要的是,他們有自己看待世界的視角。他們關注自我和生存的環境,有著強烈的社會使命感和信心,是將不斷的變化視做一種生活方式的一代。較之X一代的獨立自主、個人主義、懷疑婚姻、蔑視權威和組織紀律、對環境惡化的悲觀失落,Y一代顯然是樂觀向上、心態開放、樂於學習的。他們跟父母保持著良好的關係,認為工作是為了生活,但活著不是為了工作;他們接受力強,受過高等教育,如果感到對一份工作沒有歸屬感,可以立刻離開。他們有著較強的表現欲,不斷嘗試新鮮事物,不斷有新東西來刺激媒體。他們不希望靠祖輩打下的江山過日子,不靠拉政府關係發財,而更願意憑自己的本事白手起家掙大錢,他們懂得開拓市場,擁有產業理想、激情和領導才華。
    
     去年超級女生的紅紅火火實際上是一個信號,可能這就是中國Y一代正式登上歷史舞臺的一個預演,歷史正在按照他們的方式改寫。還有胡戈的“饅頭”風波,實際上就是X一代、Y一代人對“嬰兒潮”一代人陳凱歌《無極》的挑戰。在影片《無極》上映時,由於媒體鋪天蓋地的炒作,我特地選票價半價的週二去觀看該片,在電影院的售票處,那個售票員還鼓動我趕快買票,說若晚了恐怕買不到好位子的票,但我不為所動,在開場前我才臨時買了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這部被媒體稱票房破紀錄高的影片在我觀看的那一下午場,偌大電影院裏連同我在內就只有兩個觀眾在觀看影片,我心裏感到十分悲哀。我看完該片,感到除了令人眼花繚亂的電影特技製作得還不錯外,其他的一點意思也沒有,可是,後來看報紙有美國著名電影導演評價說,那特技只是二流水平,我想,這下完了,這部在我國堪稱投資最高的影片就這麼把白花花的銀子都投到水裏去,真一點不值。對於擁有巨大財權和部分話語權的大牌名導就這麼扔銀子,X一代、Y一代人用“饅頭”來表示他們的不滿,似乎也在情理之中。早有孔子曰:“天下有道,則庶人不議。”
    
     這裏,我不能不提當今在網上的又一場韓白大戰,以我之見,這實際上是Y一代人對擁有話語權的“嬰兒潮”一代人中的一些權勢者的反擊戰。首先,我希望在網上論戰所有參戰者都要注意儘量文明用語,不要用髒話罵人,這不好。我以為這場口水戰的關鍵字是:“文壇”。究竟什麼是文壇呢?我查舊版《辭海》中沒有這個辭,倒是《現代漢語詞典》有這個詞稱:文壇“指文學界”。好像現在網上所爭端的“文壇”範圍更狹窄些。究竟Y一代文學或者說80後文學是不是文學呢?如果不是,那麼,武俠小說、美女寫作、玄幻小說是不是文學呢?還有搖滾樂是不是音樂呢?白方的觀點是不入文壇的都不算文學。好像我國古代的詩人們也沒把他們所寫的詩要刊登在什麼文學期刊上,他們即興往紙上揮就,或者用筆題在酒樓的牆上,或者在哪個名勝古跡留下墨蹟,曹植走七步就留下“七步詩”,那麼,這些詩歌算不算是文學呢?白方有一名人認為期刊就是賽場和賽道,文中稱,“據我所知,現在主要的文學期刊都是憑自身經營生存的”。我也據我所知,有一文學期刊發行量只有1千多本,虧得一塌糊塗,可是,刊物的主編、副主編們卻經常到全國各地名勝古跡遊山玩水兼開會,其原因就是他們在文壇作協都有一官半職,日子都過得還優哉悠哉。我以為這些期刊與其說是賽場賽道,不如說是一支牙膏,要發表作品就得從那狹窄的牙膏罐口硬擠過去,而能擠出來的牙膏就是錢,就是稿酬。當然,要想擠過去的牙膏就只能是同一個聲調的正統文學,或者是清一色的一種紅花。不久前,我讀了滿妹所著《思念依然無盡——回憶父親胡耀邦》一書,書中道,胡耀邦多次向全國宣傳部長、文藝界領導們推薦馬克思寫的《評普魯士最近的書報檢查令》,他朗朗有聲地朗讀其中一段道:“你們讚美大自然悅人心目的千變萬化和無窮無盡的豐富寶藏,你們並不要求玫瑰花和紫羅蘭散發出同樣的芳香,但你們為什麼卻要世界上最豐富的東西——精神只能有一種存在形式呢?……每一滴露水在太陽照耀下都閃耀著無窮無盡的色彩。但是精神的太陽,無論它照耀著什麼事物,卻只准產生一種色彩,就是官方色彩!精神的最主要的表現形式是歡樂、光明,但你們卻要使陰暗成為精神的唯一合法的表現形式;精神只准披著黑色的衣服,可是自然界卻沒有一枝黑色的花朵。”胡耀邦感歎說:“大家看看馬克思講得多好啊!馬克思寫的第一篇文章就是反對文化專制主義。我們社會主義的生活的文學藝術作品,只能表現一種色彩呢!”恐怕也只有已去世的胡耀邦敢引用馬克思的這段話。而我國目前的文學期刊實際上就只能表現一種色彩,是主流聲音的克隆多利,這也註定了諾貝爾文學獎不會花落我家,也註定了為什麼陳凱歌的《無極》、張藝謀的《十面埋伏》會淚灑奧斯卡,連好萊塢這樣商業色彩極濃的地方都要青睞面對現實的作品,而我們的電影界卻不敢面對現實,只能不惜重金去拍虛幻的莫名其妙的打打殺殺的影片,結果兵敗滑鐵盧也當在情理之中。也許,Y一代文學或80後文學還不夠成熟,還不夠深刻,但關鍵是他們能夠用自己的視角看世界,閃爍著另一種非主流意識的色彩,他們純真、不虛偽、直言不諱,這都是難能可貴的,我們為什麼就不可以對他們多一點理解與寬容?現在媒體上不是經常說當今不少大學生寫不好文章,那麼,就讓全民都來博客吧,文學沒那麼神秘,寫文章也沒那麼神秘,只要能多練習、多寫作,水準自然會提高,文章只要寫得好,就會有人看,自會有生命力,中國許多古詩詞散文為什麼能流傳至今,就是因為它們是千古絕唱,這可不是靠從牙膏罐口擠出來的東西。這一次網上的韓白大戰為什麼能夠吸引數以萬計的眼球,有些文章確實寫得真不錯,有一種酣暢淋漓之感,那神聖不可侵犯的文壇期刊能夠吸引這麼多眼球嗎?最近一期《文匯讀書週報》頭版頭條就是:“中國出版怎麼了?”——真好!
    
     以上所述的只是中國Y一代人與“嬰兒潮”一代中擁有話語權和部分話語權者在文化上的衝突,目前,Y一代人尚未形成規模擁有企業控制權,但他們已有強烈的意識、巨大的決心和遠大的抱負要掘第一桶金,新新總裁們必將大踏步地登上歷史的舞臺叱吒風雲,中國未來的希望在於Y一代人的身上,也許,他們無論男女都整體地不會洗衣服,只會把成捆的髒衣服送到乾洗店去洗,也許,將來若要他們自己洗衣服,只能靠在他們的身上植入人體晶片,但是,他們總是站在時代和時尚的前沿,挑戰潮流,引領潮流的方向,他們樂於接受新思潮,有自己獨立的思想見解,不盲從、有創意、有遠見,他們是我國建設創新型國家的生力軍和主力軍,歷史的重任已經悄悄地落到了他們的身上。
    
     我希望“嬰兒潮”一代人能夠對Y一代人有更多的理解與寬容,由於經歷和年齡的差異,兩代人之間顯然存在著代溝,這就需要進行溝通。在卡內基的一本書中有一段話我覺得寫得很好,書中道:“讓我們儘量去瞭解別人,而不要用責駡的方法吧!讓我們儘量設身處地地去想: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這比起批評責怪還要有益和有趣得多,而且讓人心生同情、忍耐和仁慈。/‘瞭解就是寬恕。’/就如約翰生博士所說的:‘上帝本身也不願意論斷人,直到末日審判的來臨。’/你和我又何必呢?”
    
     是啊,你和我又何必呢?
    
     在姜汝祥先生的一篇文章中也說得很好:“要知道,我們與Y一代是一個整體,共處於一個系統的回路中。在此時,我們仍然擁有機會熱烈地擁抱這一代,仍然有機會與他們一起造就一個全新的未來。這也許是我們最後的機會。否則,等待我們的就將是兩代人激烈的對抗,那將是一個雙輸的結局。”
    
     “我們選擇了什麼,我們的未來就是什麼。”
    
     王治郅該挨什麼板子?
    
     ● 林正德 (中國小說家、福州評論家 歐洲導報供稿)
    
     王治郅回家了,在美國漂泊了四年的他終於回家了,這是時代的進步和寬容帶來的結果。雖然,王治郅在機場上已經向全國人民做了口頭道歉,但據說他還得要向中國籃協寫書面檢查,並將於近日公開發表他親筆寫的道歉信,而且,還要接受八一隊的處分,究竟王治郅該挨什麼板子?還得等著看。
    
     這件事使我想起了美國總統林肯之死。1865年4月15日的早晨,亞伯拉罕•林肯碩長的身子斜躺在一家廉租房的睡床上瀕臨死亡,他是遭人槍殺的。那牆上掛著蘿沙•彭皓兒的名畫《馬集》,屋裏一盞煤氣燈閃爍著昏暗不明的燈光。當林肯咽下最後一口氣時,陸軍部長史丹唐說:“這裏躺著的,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完美的統治者。”
    
     在南北戰爭期間,1863年7月1日到3日蓋茨堡戰役展開,到7月4日夜,李將軍開始向南方撤兵。當時天下傾盆大雨,波多馬克河水大漲,李將軍帶敗兵逃到河邊,而後邊是乘勝追擊的政府軍,李將軍陷入進退維谷的困境。林肯知道這是天賜良機,只要打垮李將軍的軍隊,戰爭就可以結束了。他命令米地將軍立即出擊李將軍,不用通知“緊急軍事會議”。林肯不僅拍電報下命令,還特派信使傳訊。可是,米地將軍偏偏不執行他的命令,卻先行通知“緊急軍事會議”,他故意拖延時間,拒絕攻打李將軍。結果,大水退了,李將軍的軍隊順利越過波多馬克河逃之夭夭。對此,林肯勃然大怒,他給米地寫了一封通道:“我不相信你對李將軍逃走一事會深感不幸。他就在我們伸手可及之處,而且,只要他一就擒,加上我們最近獲得的勝利,戰爭即可結束。現在,戰爭勢必延續下去,如果上星期一你不能順利擒得李將軍,如今他逃到波多馬克河之南,你又如何能保證成功呢?期盼你會成功是不智的,而我也並不期盼你現在會做得更好。良機一去不再,我實在深感遺憾。”我們可以想像當米地看到這封信時會是什麼想法,不過,事實上這封信最後並沒有發出去,而是人們在他去世後從一堆文件中發現的,顯然,林肯在寫完信之後,又冷靜思考了一番,既然事情都已經發生,再把他痛駡一頓,除了發洩心中的不滿情緒外,於事無補,甚至還會造成更壞的結局,歷史的經驗告訴他:尖銳的批評和攻擊所得到的效果都是零。他最終沒有把信發出去。後任的美國總統泰德•羅斯福說過,在他當總統時,凡是遇到難解之題,就會抬頭望牆上掛著的林肯肖像自問:“如果林肯處於我的現況,會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我覺得王治郅的問題跟米地將軍的問題有點相似,都是過去式,那些有關部門的領導是不是也可以像泰德•羅斯福一樣發問:如果林肯碰到這個問題,他會如何解決?
    
     現在,姚明又不幸左腳骨折,大郅就是中國男籃的頂樑柱,2008年奧運會迫切需要他去建功立業?那些批評、檢查、道歉信、處分除了掙回有關部門的面子外,沒有任何好處,難道那些批評、檢查、處分會給大郅增添好心情?會鼓舞他的鬥志?恐怕不會吧。何況,造成大郅遲遲不歸的原因是複雜的,也不光是大郅單方面造成的。
    
     《漢書•陳湯傳》曰:“論大功者不錄小過,舉大善者不疵細瑕。”寬容,是我們這個時代的進步,對大郅要寬容,對其他人也要如此。
    
     如果你手上有5元的美鈔,不妨看看林肯的頭像,試著像林肯那樣處理問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林正德:《包公斷婚案》與《代析》等四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