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疯子.傻子与中国沙尘爆/亚笛多星
(博讯2006年4月25日)
    北中国湛蓝色天空上,太阳象往常一样照耀春天辽阔的平原…远看:大地是灰黄色的;山是秃灰的。近看生长在贫化土壤上稀疏的春苗和倭小的山树苗正在料峭干燥的春寒中现出一点点嫩绿 这方域里唯一润眼和舒心的色块是太空的蓝色。
    好景不长在,宁静不常有。
     突然间林间飞出一群惊鸟… (博讯 boxun.com)

    一阵强风掠过空间低气压区,又马上被更冷更强的空气压回填…太阳的光在摇滚;平原的空气在颤抖…
    在可视的天际地平线上,呈现出一百八十度半环型的下深上浅黄色尘浪…从容不停地由远及近升腾起来…
    最初稀嘘的风空气,马上随铺天盖地的黄干粉色浆到来…,呼啸起来…
    尘来了…你与世界都在粉尘中…天的蓝色与尘的黄色搅拌成土绿色…
    桔红太阳让黄土尘揉合变成一个变了型的秋柿子摇幌地悬着…淡淡地悬着…终被尘土淹没…
    尘更多地来了
    还带来卡秋莎炮弹刺耳的啸声…
    沙来了…每一粒砂子都象顽皮捣乱的小精灵鸣叫着开道过来;卷起豆大的石块向前卷来…空气的急速运动、压缩、沙尘石的剧烈磨擦带走了更多的氧离子。风圈中的一切动物括人都在空气的暴力下;沙土的震撼下;紧闭双眼;也紧捂嘴巴陷入窒息…
    这就是沙尘暴。
    这就是:被我们伤害了的大自然为复仇所集合的“野战军”向姑作俑者的区域人类展开强烈的春季攻势。所至是处,虽非摧枯拉朽;至少留下一片狼籍与印痕,让人类思索和忏悔…。
    在没有公共和私有责任产权的今天。大自然是谁的?
    我们是谁?
    我们是大自然无数生命符号里的一个符号?还是大自然是我们生命中任宰任食的一个餐盘?
    大自然是灵性动物几千万年的生命摇篮。
    水有源;尘有家;木有地…在自然的生物链圈里他们象人一样都拥有神圣的领地。
    那么,这支被重灾区里的一些北京人称为:“他又来了“大自然野战军”又为什么年复一年地开始向中国人口最密集的西北、华北、华中实施“黄祸战争”攻城略地呢?
    沙尘爆是首都的常客。是首都人春天的伴侣。是中南海也不能逃避的黄色干雪。均降在一切人的头顶。
    这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至今仍在加剧破坏大自然的中国故事
    先人留下来的近代的典籍、史册、地籍、县志、资料披露:早在十九世纪。因西伯利亚高寒气流对中华蒙古高原的影响。中国国土的沙化均布在黄河以北。黄河以南;山海关以东及山海关以西的华北、华中的大片山河原野是一片葱绿。尽管也有“马尔萨斯”暨地少人多的现象。与1949年中共改朝相比,生态总体是和谐的。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驻军华北。接触民间,足迹中原。所到之处山山光秃,村村不见南方常有的参天古树。逐开调查。据各处(三开:经历满清未年时代、民国时代、共党时代)三开老人讲:聚水又固土的原始森林;新生山林的消失都是伟大的党1957年为人民公社、大跃进、总路线的胜利所付出的代价。
    1958年光是土法练钢就砍掉了山上门前所有的大树。58年是树喂钢…到了大饥荒时的59年,是树喂人…中原难见树,见树都光皮。村村飘尸臭;户户扬素稿…
    试想:当大自然美丽的毛发--草木都万死皆空,人还能尊严地活着吗?
    我淮北老家邻近的一个不足三百人的小村庄竞饿死了近三分之一的乡亲…在天老爷上帝面前,他们都是一群鲜活着的苍生之灵。
    这是人类历史上唯一由共产党制造的“惨剧”。
    这是比日本在南京大屠杀严重150倍的历史惨案;也是比希特勒灭绝600万犹太人严重50倍的大悲剧。
    前者是:外族外患与战争引发的屠杀;后者是:同族内患极权专制引发的“屠杀”。
    在如此惨绝人寰的国家事件上!世界无语!中国无语!
    世界今天历史的镜头仍只盯住:二战惨案的奥斯威辛、南京、广岛、长崎…
    可悲的是:三千万死难者--他们上亿活着的亲属。无语无奈地把他们掩埋后,仍疯狂地拥抱共产时代。仍一腔热血无我无悔地为共产党全面毁灭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充当“肉体堆土机”和“活燃料”。
    那个由疯子执政的时代基础不正是:几亿“革命傻子”割去生命之本的土壤吗?
    更可悲的是:1958至1966大多数知识分子的无语!为苛活着的装傻!不装傻的被革职发配去了右派农场当农奴。
    圣经说:尘世的人,人如尘土。来于尘;食之尘;归之尘!
    共产党不仅是人类生命环境的“杀尘暴”也是自然环境“沙尘爆”的责任人。
    1957始兴的至1966文革始起中国“政治环境的沙尘爆”不就是:由这个靠吃大剂量安定药片才能昏睡的新帝王(毛);也由这个安眠药、女人己严重损害脑干身体的、兽性加痞习、十三陵下帝王们的幽灵迷魂的毛泽东,超越理性率一群进城的共党疯子;并指使天下几亿傻子去与天斗与自然斗与人斗…
    世纪之最的悲剧能不发生吗?
    在共产党的辞典里(可能今天也是)对邪恶说:是。就是:同志。对邪恶沉默或默认。乃称:雷式傻子。说不!就是:疯子。
    庐山下:多少高官高知括指鹿为驴!讲一遍谎话就是伟大!
    庐山上:有一个元帅讲一句话真话他便成为“疯子”
    1959年。中国第一位用指血书文,向中共邪恶极权说:不…在当年三千万知识人中先声定语:共产党的专制是人类最黑暗最反动的制度的北京大学才女林昭,就被真正是疯子的共产党当作疯子,带着镣铐,一关十年,最后被押去在龙华军用机场的一个空置跑道上一枪处决。
    在一个高度封闭下铁幕里,类似林昭、张志新的烈女还有不少!是再也不愿意做傻子的长江文艺出版社的老编们,冒着再被中共犬牙打成“疯子”…为纪念林昭编写了一本《林昭之死》。几十篇文章象子弹一样击中要案集团的中共。但在再版中他们被勒令封杀此书。
    我的另一个朋友胡杰先生。九十年代初从军中转业到南京一个公务机关当官。一个在当年很小范围里传颂的林昭之死故事让他震撼…!默默回家路上他下定决心!历史不能被人埋没。
    他选择做一个与大多数“识时务”俊杰截然相反的“疯子”道路。做一个时代的“先疯”。
    他辞去收入优厚的官位;放弃舒适的家庭的生活;不顾家人和温馨妻子的劝阻;将全家多年积蓄下来的五万元钱取出来。购置设备;沿着林昭生活工作过的足迹;风餐露宿;省吃俭用;象苦行僧一样历时五年;行程数万里;终于于2002年完成中国第一部,由这样一个顶级真正有血性的傻子与疯子的汉子采访、摄制、编导的历史记录片。
    在中国各省文化厅里的有良知“疯子”们的默许下;在中宣部绝对公开禁播的眼皮下;终以学术讨论的名义,在各省一小群几百个学者范围内观看。
    看时场内只有剧声…剧终全场安静到可聆察到细针坠地的方向与音响…沉默片刻的全场在反省…:林昭不是“疯子”。胡杰不是疯子!正如今天一切为中国共和、民主、人权而觉悟起来的人士与一切抵御共产极权的同胞都不是疯子…!
    全场响起比沙尘爆还要震耳的掌声…
    别忘了历史!别忘了她们!她是现代中国的秋瑾。也是一座精神丰碑
    他们是人类心灵环境的常青树。他们是中国人道德精神的路标。我们的上一代人助纣为虐地为共产党毁灭了自然的与人文的二大环境,他们有的己作古,有的己入风残之年!历史的债务与惩罚己落在今天这一代人的身上。
    今天。自然界与中国社会里的各种洪水、污染、沙尘爆并没有因胡温的倒退而减弱;也没有中宣部的反动而减少;更没有太子党群体对权力的填充;没因航天员上空而降减…
    看:大江南北再也没有共产党执政的信仰基础;人民维权的烽烟四起…。
    听:炸响在首都春天上空的沙尘爆声响中,还携带着1959年近亿人的哀号声……
    我们等什么?还等那些公然误民欺民“胡狼”“瘟狗”式的中共顽固分子施舍一点民主吗?
    这也是上帝给中共最后忏悔与赎罪的机会!
    不能只要专制的权而再抛掉血淀的历史责任。
    不要执政最高的的目标是:少数人的特权与金本位。
    请讲究一些执政的总成本;
    请研究一下太多的历史前鉴,
    再请权衡一下腐烂的共产继续破坏政治与自然环境的总成本。
    善爱自然;珍爱国民。
    当反动的一党专政再引发更严重的动荡时;己非1957至1989傻子时代的今日十四亿中国人,会比沙尘爆更响亮地咆哮起来…
    当反专制的政治沙尘爆席卷中国之日,必是多党的民主时代到来!
    也请一直在为中共喳喳帮腔的国内御用文人平静反思:傻子的中国没有民主的土壤和空气…
    为什么?南非洲、中南美洲、柬埔寨、尼泊尔…等落后国家的文盲比中国多的多,确拥有多的多的民主在中国至今被共党消蚀起来…?
    同样作为知识分子个体的胡温,也请忏悔反思一下!
    别效毛、邓做疯子。识时务成俊杰。不要当扫荡极权的“沙尘爆”到来北京时,携金卷铺到平壤流亡…那才是傻子中的傻子…。
    因为四面楚歌的平壤将是美国在亚洲的下一个伊朗,他迟早会倔服的…
    胡先生:看您在白宫草坪上惊惶失措的样子!
    温先生:常看您在央视上挤涕拂泪的妇人相…可以确定您根本没有武士切腹谢罪天下的胆魄!到那时,看您向何处逃亡…?
    
    亚笛多星
    06.4.24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元首揪元首 猴急治猴急-由白宫欢迎胡锦涛礼宾新闻想起/亚笛多星
  • 中国的腐败有利于美国家利益/亚笛多星
  • 致美国国会的公开信/亚笛多星
  • 胡锦涛害怕卫星和“向日葵”/亚笛多星
  • 把灯点着/亚笛多星
  • 中国经济航行驱动源于何处?/亚笛多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