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毛派民派法轮功,请联起手来
(博讯2006年4月24日)
     如今,邓家帮的实际代理胡帮办依然对毛派、民派、以及法轮功的信仰者进行着残酷的迫害与丧失人伦的镇压,导致了它们继续公然为敌的历史丑剧。这群凶残的家伙,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呢?难道说是因为我们开始就反对它们的邪恶统治或愿意与它们为敌了吗?或者说我们愿意做扰乱中国正常发展的人了?我认为,我们的绝大多数,开初谁也没有与邓为敌的臆想,也不过是为了社会的更美好做了些我们应该做的事,虽然我们也承认自己犯过幼稚的错误,做过十分不成熟的傻事,说过错误的话,想了些与它们不同了的问题,但是,我们并没有想害它们的理念与思想。我们的每个做法,都是为了国家与民族与自己更美好。可是,即使这样,我们还是要受到邓家帮的无理残害,并且直到现在它们还在加大迫害我们的邪恶程度,搞得国家怨声载道、民不聊生。它们才是制造邪恶的顽固势力,使我们的国家与民族颇受损害而不知耻。
     我们不妨先从毛派说起:毛泽东的一系列做法基本上是为了中华民族的长治久安所做,而且,以毛派为首的共产党,带领人民推翻了欺压人民的三座大山,虽然有些做法是不正确,还杀死了不少的无辜者,但它的主线还是以中华民族的切身利益做的。可是,由于共产党内部、以邓小平为首的、反人民的、邪恶势力的逐步登台,他们在消除毛泽东思想上很下了一番功夫,虽然他们不敢承认已经把毛泽东思想打入了十八层地狱,但他们的挂羊头卖狗肉的现实行为已经让世人看得非常明白;所采用的不中不西的腐败系统就连它们自己也没有办法遏止,到了自己非败亡的程度,而且还要搭上我们的实际利益,岂能不令我们厌恨?特别是:我们的平民连基本的生活保障都没有,造成了许多农民没有土地,工人没有没有工厂,使他们的生存权受到了十分严重的威胁,他们能不反抗吗?
     可是,一旦我们将与邪恶的邓家帮有不同的声音时,我们就要受到禁止;我们的利益与他们的利益发生冲突时,我们就要受到牺牲,而且我们连最基本的生计都要被牺牲,我们能不反抗吗?我们需要自己的生存权和信仰权,可我们却要被牺牲;被迫害;被约束;被愚弄;被侮辱;被惨杀;被监禁;被强暴,等等。然尔,我们并都没有像它们那样卑鄙无耻的去思维,去行动,还在无可奈何地在屈辱中挣扎承受磨难,甚至我们在被害时竟然没有主动的被庇护或者自己具有了主动的躲避本能,使我们的大多数同胞无辜被害,而且在对付邓家帮的具体方法上一点主动、有效的方略也没有,怎能不是中华民族的悲哀呢? (博讯 boxun.com)

     我看到许多的被害者,都是被邓帮匪徒一一抓捕或者侮辱而我们基本上没有正确的斗争方略与经验实在是我们的不幸。我在山东兖洲山拖厂搞社会调查时,那个在毛派掌权时非常兴盛又十分著名的制造拖拉机厂里的职工,虽然工资少,但他们除了不受侮辱外,住房、医疗、吃饭与孩子上学基本上没有后顾之忧,而现在的他们,大多数人下岗,即使有工作的每月也就是160元人民币,有了病看不起,只能忍痛等死,孩子根本就上不起大学,房子也就买不起,还要受到包工头的人格上的侮辱。例如有一位职工因为工人们3个月没有领到工资了,就哀求包工头发点工资好吃饭,结果包工头这样说“要钱就滚蛋,没有钱给”,并且还出口辱骂,当然全厂职工们忍无可忍地罢工,并欲到京沪线去卧轨,结果当地帮府出动了千人防暴警察如同凶神恶煞,对欲行动的工人进行围追堵截,作为弱势的群体,当然在恶警的抓捕殴打的震慑下,还是败下阵来。
     我的一位大学同学因为修炼法轮功,并对帮府的邪恶行为进行着无报酬的揭露工作,并用自己不足3000元的收入除了日常用度外、全部用在印刷材料上,并帮助那些退出邓党的人进行网上声明,其结果恶警的暗地侦察当然就是对他的手机电话油箱QQ等监视,抓住了他的蛛丝马迹,幸亏我有一位在他当地政法委工作的亲戚知道我与他关系不错而且我们还往来就为了我的安全对我说不要再与他来往,他马上要被抓走,我知道缘故后就立即告诉同学,于是,他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了公安,并对他的家人进行了威胁利诱,还说如果不投案自首就自然会罪加一等。我们都知道,监狱里买卖活人器官的生意十分地兴隆,他可不想被当成这样的商品被卖掉,于是也就踏上了远离家乡的征程,因为身上没有多少钱,如果没有生活收入的来源,最后还有被迫回来的可能,而回来的结果我们就可想而知。
     现在,毛派的许多老人,都到了行将就木的程度,他们的被害依然不能使他们安度晚年,很需要人道主义的帮助。可是,无人性的胡帮办为了自己的利益,哪里管他们的死活?所以,这些人的政治诉求以及他们的家人都是十分地强烈,可他们还是要忍辱负重,继续承受非人性的待遇。
     民派的我们,好多精英不得不逃到海外,又不能回来,到了中年,还是要远离家乡,不能与家乡的亲人团聚,并承受着随时被抓捕的风险。而我们在大陆上暗地活动的壮士,由于自己的人小卑微,不仅没有说服力,还不能有起码的经费进行有效的活动,唤醒人民起来集体地反抗,为铲除胡帮办代理着的邓家帮做出实益有效的内部斗争。到是间接地怂恿了胡帮办继续为非作歹,岂能不值得我们深思?我在想,我们的民族虽然各自都有自己的信仰,一旦被愚昧禁止,不能再继续我们的正当的追求,那么我们为什么不为了共同的目标去奋争呢?虽说我们的做法不可能一致,但只要在我们的氛围中有什么不可以融合?那么在未来的斗争中,真的就不能扳道邓家帮吗?用一位普通的职工的话说:“邓家帮有什么了不起?我们真的不能推翻它吗?我看这不是难事,关键是我们应该怎么做?谁来领导我们?”是的,我看也是这回事了。希望那些欲邓家帮亡路的智者从新思考一下中国的新的斗争纲领。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