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博讯特稿:胡锦涛的民主之旅/云飞扬
请看博讯热点:胡锦涛访美

(博讯2006年4月22日)
    云飞扬更多文章请看云飞扬专栏
    
     胡锦涛的四天美国之行结束了,我写出了这么个题目:胡锦涛的民主之旅。 (博讯 boxun.com)

    很多人一定会怀疑我是不是笔误,因为胡锦涛四天之旅可以说是“辩护之旅”、“做生意之旅”、“访富之旅”、“花钱之旅”、“推销中国特色之旅”、“给世界涂色之旅”等等,唯一不搭界的就是“民主”,可是我还是写下了这个题目。
    因为我有我的理由,我确实认为胡锦涛四天美国之行堪称“民主之旅”。这是对胡锦涛的一个民主教育之旅。
    我这样说是从自己对中共政权和领导人的认识和了解出发,设身处地为胡锦涛着想。以中共一党专政的体制以及所谓五千年专制的历史留下的“中国特色”,世人不难设想一下四十多岁就作为中共新一代领导人开始栽培的胡锦涛的“成长环境”:一方面他要小心翼翼地围绕那些提拔栽培他的主子转,另外一方面,围绕这位皇储转的人更加需要加倍的小心翼翼。
    可以这样断言,在过去十几二十年里,胡锦涛肯定没有受到他这次来美国所代表的十三亿中国人中任何一个人的当面提问质疑,更不用说高呼口号的抗议了。他在中国所到之处,都要先被“坚壁清野”,等到他来的时候,不是花的海洋,就是被感激涕零的麻木的中国老百姓包围。他唯一要做的,就是伸出自己温暖的手,抚慰自己的臣民。如果实在连他都看不过眼了(例如中国人太穷,他的手下太腐败又太富有等),他也许会冠冕堂皇地自责和自勉几句(另外一个领导人温家宝则流几滴眼泪),但绝对放心,那些代表十三亿中国人被这位十三亿中国人的代表宠信接见的“老百姓”绝对是大气都不敢出的,更不用说提抗议、发质疑了。
    他当初在西藏时,倒是受到了抗议,官邸一度被愤怒的藏民包围,但从资料看,他始终没有面对任何一个愤怒的藏人,和他们对话,听取他们的意见。更没有风趣幽默地让他们“不要手下留情”的提出自己的问题——他用枪炮对付那些想表达意见的藏人。至今,那些想向他喊两句的中国异议人士,命运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至今还有不少在中国大牢里。
    一个人,一个哪怕再正常的人,十几年如一日的被歌颂被小心翼翼地对待,听不到不同意见,大家说他会变成什么样的?
    没有人能够说出来,最伟大的心理学家也肯定无法讲出过道道来。这就像我们要研究一个活人如何在真空中生活十年之后的生理结果一样,不实际,无法操作。
    美国总统也是世界上权力最大的人之一,但大家都知道,他每年参与的各种场合,其中平均每个月都有美国人站在他的周围抗议,嘲讽甚至辱骂他。但作为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胡锦涛则完全避免了这些,这也是最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国特色”——几千年的中国皇帝都是这样生活的。就像生活在政治真空中一样。以我的了解,胡锦涛不但从来没有直接面对批评和抗议他的人,甚至连那些对他的间接的批评也被他的宣传和情报部门的人使用高技巧处理了,掩饰掉了。
    对于胡锦涛,这一切到底是可悲还是可喜,我不知道,但对于一个被他声称代表了的十三亿的中国人民,则肯定是悲剧甚或是惨剧。
    
    胡锦涛的四天美国之旅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我想这是因人而异的。对于我,有两点让我感觉印象深刻。
    第一是他在白宫草坪上,在答谢布什的欢迎词时突然面对了一个中国相貌的妇女的高声抗议。抗议声一度压过了胡的发言,长达两分钟。胡锦涛当然听到了,接下来,他本来一直不看稿的发言变成了埋头念稿,表情也更加凝重。这位妇女高喊什么抗议口号在我看来并不重要,而且我不一定认同在这样的(美国)国家正式场合做出“破坏”之事,但我知道她就算触犯法律,也是美国的法律,和中国无关。而作为中国人,我要对那个至今喊了什么口号我还不清楚的中国相貌的妇女说一声:谢谢!
    是这位妇女让眼前这位道貌岸然、声称代表了十三亿中国人民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知道了一件简单得无人不知而只有他可能被一直蒙在鼓里的事实: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敢站在美国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的面前喊出抗议口号,警察不但没有把她打翻在地,踩在脚下,甚至没有人去捂住她的嘴巴。
    胡锦涛先生:这就是民主!
    民主不在于你是否正确,更不在于你是否垄断了一切真理和道理而代表了所有的人,民主在于哪怕最微不足道的一个人都能够喊出她的呐喊而不用担心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坐牢甚至杀头。
    第二件事。
    在耶鲁大学回答问题时,胡锦涛表现了幽默和自信,我不反感他的回答,而且也认真思考了。他在对墨西哥的老朋友提问时的要求:“不要手下留情”,赢得了全场掌声——这个掌声不同于胡锦涛先生在美国西岸得到的掌声,那是用几百亿美金买来的——这个掌声是美国人对胡锦涛先生民主作风的赞同。
    胡锦涛先生:这也是民主!
    而你的这种“民主作风”却是展现在美国人面前的——只是可惜,胡锦涛先生,作为一直被你们代表的中国人,我从来没有看到你或者你的前任在我们这些中国人面前这么民主过,这么宽宏大量地让我们提出问题并且耐心给与回答过!我第一次在美国感受到了你的“民主魅力”,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不对让你那么风光、生你养你的中国人说一句:请不要对我手下留情!
    现在倒是我们来祈求你对中国人要“手下留情”——据我所看到的,是你和你的政府一直对那些想提一些问题,拥有一些异见思想的中国同胞从来没有“手下留情”过!
    
    短短四天的访问中,这两件事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其中胡锦涛的表情尤其引起我思考。第一次,他低头念稿子。第二次在耶鲁大学,他虽然不错地回答并阐述了中国在民主政治和法治、宗教自由上的思路,但他的眼睛显示了他心中的不安。大家应该注意到,他在回答这个问题时,他眼睛的眨动的频率是前面讲话和回答问题时的两倍。
    美国中央情报对于国外元首的肢体和表情语言多有研究,北京国家安全部不可能不清楚。而且,胡锦涛来之前,对于回答诸如“宗教迫害”、“政治不民主”、“虐待”等问题,肯定早有准备,但为什么他的眼睛还是背叛了他?这能说明一点——直接面对抗议者以及那些“不留情”的问题对胡锦涛这个六十多岁的老年人冲击实在太多,使得这位“从来不隐瞒自己立场的”共产党人的眼睛泄露了他的极度不安。
    他一直都生活在繁荣昌盛和和谐社会的象牙塔里,武力和宣传让十几年没有见到过敢对他大声说话的中国人,久而久之,他真正以为自己就是十三亿人的代表,是中国人民的化身。他不会想到,四天之旅中,不但让他看到了无法想象的事——在中国大陆他在会议上讲话,如果有一个中国人抗议他,结果会如何?中国每年三月份两会期间,北京实行收押严控异议人士、遣返上访者和社会严打等“三光政策”是为了让会议“顺利进行”——也让他面对了“毫不留情”的问题——而这些问题不正是被他代表的中国人一直想问、想得到答案的问题?
    这就是我把胡锦涛四天美国之行称呼为“民主之旅”的理由。请不要以为我在夸张甚至耸人听闻,我相信,作为一个普通人是无法想象胡锦涛这样的人每次出国访问所受到的冲击。光看看那些北京来打前站的人如何为总书记的“安全”操心,如何费心安排欢迎的人群,如何迫使美国警察远远隔开抗议的人潮,就不难理解,连胡锦涛周围的人也早就知道自己的总书记是多么的脆弱,多么需要照顾。如果胡锦涛像美国总统那样,每个月都平均不止一次地面对抗议人潮,和那些质疑他的人争辩,胡锦涛到底会怎么样呢?他的身体和神经是否顶得住?
    
    写到这里我不知道该如何收尾。因为我的题目中,隐含着我的希望和期盼。那就是,我希望胡锦涛先生能够从这样小小的两件事中——虽然小,但他在中国却一生都遇不到——学习一些东西,吸取一些教训,不用照搬外国特别是美国的民主模式,但学一些“外国的先进的东西”——就像他在耶鲁讲话中说的那样。
    可是,我心里没有底,这也许只是我的希望和期盼。也许,回到大陆后的胡锦涛会朝相反的方向“学习”和“努力”——为了和谐社会,他会更加严厉的镇压那些敢于发出不和谐音符的人,而且会使用“毫不留情”的手段,让那些敢于质疑他的人在中国大陆无藏身之地!
    
    选自云飞扬《民主之旅》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博讯特稿:连战要打造经济大中华?/云飞扬
  • 云飞扬:殊途同归的维权路
  • 云飞扬:我的哭墙在哪里?
  • 云飞扬:把那一小撮败类抓起来,审判!
  • 云飞扬:是谁下令开枪的?(汕尾开枪镇压评论)
  • 云飞扬:文革纪念馆纪念什么?
  • 云飞扬:我也是一名自豪的博讯记者
  • 云飞扬:中国真的变了吗?
  • 云飞扬:我们最后的退路——互联网
  • 云飞扬:法轮功——信仰的力量!
  • 潘晴:“大风起兮云飞扬”——英雄人格与时势
  • 云飞扬:有关六四的一个误区!
  • 云飞扬:我也有一个梦!
  • 云飞扬:“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 云飞扬:国家大剧院与万里长城
  • 行动001: 评云飞扬--不要把六四作为分界线 和崩盘手--辩证的看待
  • 云飞扬: 不要把六四作为分界线
  • 云飞扬: 李敖,请闭嘴!
  • 云飞扬:腐敗是我們最好的武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