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任诠:《论八九民运》电子书的《前言》
(博讯2006年4月21日)
    任诠更多文章请看任诠专栏
     1989 年 6月4 日, 中共动用军队镇压了中国大学生的民主运动。血染京城, 举世震惊, 悲壮的一天, 永载史册。当时,我下决心要写篇文章纪念八九民运, 但由于工作繁忙等原因,没能动笔, 直至“六.四”3周年时, 我的思路清晰了,成熟了, 集我几十年的政治理论学习和政治理论教学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才开始写《论八九民运》。从决定写《论八九民运》到完成,历时十多年的时间, 在十分艰苦困难的生活条件下, 在各种理论资料十分缺少的条件下,我坚持写作。是八九民运英雄烈士的壮举,激励着我、鼓午着我、促使着我,用全部心血来浇灌这支闪烁着民主思想的花朵。
     (博讯 boxun.com)

    十五年多来, 中国经济虽然有了很大的发展, 但政治改革停滞不前, 各种社会矛盾逐渐加深, 至今, 中共对“六.四” 仍讳莫如深, 拒不反思, 拒不进行政治改革,使我更加痛恨这个专制政权, 更加向往自由民主, 因而写作的思路更清晰了,速度加快了。特别是1998年,中国民主党的建立,我积极参加,成为中国民主党黑龙江省筹委会成员,更加快了我的写作速度。当书稿完成的时候,正是纪念“八九民运”十周年的时候,我和中国民主党北京党部主席徐文立联系,通过他传到海外发表,但由于他的被捕,没有成功。
    
    2001年的时候,我从“自由亚洲电台”听到了张良编纂的《中国六四真相》以后,认为《论八九民运》和张良的“六四的主旋律是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观点,不谋而合;而且《中国六四真相》又给我提供了许多新的论据,我又对《论八九民运》进行了修改,到纪念八九民运十五周年的时候,完成《论八九民运》的写作。本书各个章节可以独立成篇,又不失一个整体,既可以独立完整发表,也可以章节成篇。在出版发行没有通路的情况下,时来运转,国际互联网的“无界浏览”、“自由门”、“花园”等技术网站,打破了中国的网络封锁,我就把《论八九民运》拆开,先后在 “博讯的《任诠文集》”、《大纪元》的“纪念八九民运十五周年征文”、“看中国”、“六四档案”、“陈一咨主编的《赵紫阳与中国改革》一书”、“议报”、“中国观察”、“新世纪”、“中国事务”、“轻舟”、“大参考”、“民主论坛”、“中国民主党”、“多维”等刊物上刊登,同时被几十家海内外新闻媒体转发,一度成为纪念八民运的热点之一,起到了启蒙民众民主思想的作用。
    
     《论八九民运》是在这样的理论框架内来表述的: 在世界近代史的、国际共运史的、中共党史中,论述八九民运是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失败和中国封建专制的社会主义必然走向衰亡的时候,所产生的政治共震现象。中共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共推翻了辛亥革命建立的中华民国政府后,复辟的封建专制政权。邓小平鼓吹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仍是一个带有封建专制特征的社会,而封建专制的社会主义必然要走向衰亡。历史已经证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是反动的,遭到全世界人民的坚决反对。当时中国的八九民运和东欧、苏联人民的民主运动一样,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失败的组成部分。八九民运是中国民主进程中的一个伟大的里程碑, 标志着中国的民主运动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唤醒了一代人民,给中共顽固派一个有力的打击, 推动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步伐。
    
    该书的写作大纲是在1993年制定下来以后,尽管进行了多次的修改,但是写作大纲没有改变,只是论据更加充实了。由于国内关于“八九民运”和“六.四”的资料十分缺少,本书的参考资料主要来自中共公开出版的刊物和书籍,主要引用了《人民日报》、《经济日报》、《新观察》、《邓小平文选》、《动乱精英》、《黑龙江党的生活》、《中共绝密档案》等公开发表的书刊;还有国外的对华广播,“自由亚洲”、“美国之音”、“法国广播电台”、“英国BBC”、“中国之声”等; 也参考了《六,四真相》一书,为了便于读者区别,凡是引文后面都注明了出处和时间。
    
     在即将迎来新的民主中国诞生之际,把《论八九民运》制成电子书发行,愿将此书献给八九民运中被中共杀害的死难者及他们的亲友, 献给所有参加八九民运的战友,献给支持过八九民运的台湾,香港,澳门及海内外各地的朋友, 献给为中国政治现代化而奋斗的志士仁人,同时也献给未来的民主中国及新一代的青少年朋友!
    
    任诠
    
    2006年4月8日于哈尔滨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任诠:胡锦涛的“投名状”——评胡锦涛访问美国
  • 任诠:从农民起义的平均思想看中共灭亡的前兆
  • 任诠:祝贺湖南三壮士鲁德成胜利达到加拿大
  • 任诠:评《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白皮书
  • 任诠:从你们起义的平均思想看中共灭亡的前兆
  • 任诠:双十节读<中国之命运>
  • 任诠:解读李敖在北大的讲演
  • 任诠:卡崔娜给中共造成的影响
  • 任诠:中共为何隆重纪念胡耀邦
  • 任诠:谈南京大屠杀和北京大屠杀的本质联系
  • 任诠:朝核六方会谈是民主与专制的较量
  • 任诠:朱成虎讲话的本质
  • 任诠:恢复民主制度的伟大壮举
  • 任诠:朝核六方会谈是民主与专制的较量
  • 从中共的两次政治局会议看中共“逼扁抗美”的真面目/任诠
  • 任诠:秦永敏与“中国人权观察”
  • 从张林入狱看《九评》的威力/任诠
  • 任诠:朱成虎讲话的本质
  • 任诠: 解毒新党主席郁慕明在中国人民大学的讲演
  • 任诠:八九民运的风头是《河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