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台港三月,寒暖谁知?/林保华
(博讯2006年4月19日)
     台湾与香港的三月,杜鹃花已经盛开,香港以下亚毕厘道前港督府周围为盛,台北则以阳明山为着。台港两地的民主运动也进入新的时期,期待新的篇章,但是两地情况有明显的不同。香港是春寒乍暖,台湾则是春暖乍寒。不论寒暖,从纽约来到这两个地方,发现对温度都高估了,以致缺乏防寒衣物,需临时购买;对空气的污染也估计不足,产生敏感反应,以致无法正常工作。

     三月初到台北,是应邀出席公益信托雷震人权民主基金会成立大会。当年因为反共也反独裁而被独裁国民党判处十年徒刑的雷震,在台湾不但获得“平反”,如今在陈水扁亲自关照下成立了基金会,表明台湾的民主进程又前进了一步。这一步步走来并不容易。

     然而其中也有许多挫折,例如即使在台湾解除党禁与报禁后,乃至一九八八年一月蒋经国去世后,四月监察院重新调查雷案,雷震的手稿、书信、回忆录竟被有关部门付之一炬;在雷震家属委托谢长廷、陈水扁与周弘宪律师提出国家赔偿诉讼时,也为国防部悍然拒绝。由此可见旧势力对的昭雪冤案的顽强抵抗。这也使人想起即使毛泽东去世,文革被迫结束,在中国仍然发生王申酉、史云峰等政治犯仍然被处决一样,因为旧势力一定要进行最后的挣扎。因此台湾目前所处的乱象,恐怕也是历史的必然。 (博讯 boxun.com)

     雷震并不是天生的异议人士,甚至原来还是为蒋介石重用的体制内与党内重臣;也他不是台湾本省人,甚至是蒋介石的浙江同乡。由此可见,独裁与民主不能以省籍分界,关键在于理念。陈水扁总统亲自到会致词,可见他也重视这一点;而马英九后来到会向雷震家属道歉,体现了国民党领导人的进步,但是他又发表“多余的话”,把现政府批评某些政治人物与媒体的亲共表现和当年老蒋镇压雷震相提并论,徒显马英九还分不清延安、西安的根本区别,对民主政治还缺乏应有的正确认识,民主运动对他的洗礼还远远不够。

     开完这个会,稍作逗留处理私人事宜,就赶赴香港会会亲友。九七后到香港来几次,不如这次感受到香港的经济恢复了一些活力。对我们短暂的“游客”来说,能够看到的也就是市场情况。然而我们更关注的是香港民主政治的走向。

     三月,由高智晟律师发起的维权运动正在轰轰烈烈展开,香港的何俊仁律师也响应他们的接力绝食活动,每星期三进行绝食,因此特地到立法会门口探望他,并且表示支持。在香港众多政治人物中,像何俊仁那样真正关注与了解中国事务而且积极投入者不多。这次行程匆匆,还有其他事情安排,又住在港岛,未能拜会支联会主席的司徒华,实在可惜。

     来香港以前,香港的民主派朋友就告知香港民主力量的三位成员刘慧卿、何俊仁、蔡耀昌等将于三月下旬到纽约,向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的公听会递交由香港泛民主派联署的人权报告,反映香港情况;因此我也出席他们就有关事项举行的记者会。他们最主要是反应中国与特区政府一直不愿开放香港进行普选,并不惜由全国人大出面释法,以及新闻自由等诸问题。对中共来说,这都是比较敏感的问题,因此香港媒体反应较冷淡,没有媒体跟团去采访,即使对记者会的报导,也低调处理,有的甚至攻击他们去“告洋状”。这不能说不是香港的悲哀,也说明“一国两制”的虚有其表。因此我也尽量把有关讯息传达给美国关心香港的华文媒体,以便他们进行采访。现在海外华文媒体的情况,也与香港的“一国两制”类似。

     香港特区政府当然不会听任香港人权人士“为所欲为”,所以也派代表团去联合国说明香港人权状况没有问题。这点香港媒体就有比较多的报导。但是后来联合国所发表的人权报告,还是批评了北京释法损害香港人权,但是对北京肆意逮捕香港记者程翔等则没有提出。虽然如此,特区政府还是对联合国的批评表示不满。在香港,还见到程翔夫人刘敏仪,送给我由程翔基金会出版的“漫漫爱国路”,内容包括他的一些作品与人们对程翔事件的评论。

     香港另一个比较使人关注的话题是三月十九日公民党的成立。从这个党名,大致可以猜测创党人希望建立公民社会的意图。也的确,他们的创党人主要是大律师及一些包括学者与媒体人等专业人士。他们在反对为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的抗争中脱颖而出,行事外柔内刚,有良好形象,因此赢得颇高的民望。他们的成立,当然夺走了传统民主派的一些风采,所以有的媒体乘机挑拨离间。也有民主派人士对他们没有“开门办党”有微词,但是只要了解他们只不过要保证党的素质及防备共产党渗透,谨慎一些又何妨?而从民主党前主席李柱铭的一些讲话(他也是大律师),以及与前线召集人刘慧卿的接触,他们都以广阔的胸怀迎接兄弟党的诞生。期望他们能在香港未来的政治发展中做出新猷。

     与公民党发言人毛孟静在中环的一个西班牙餐厅有个难忘的聚会,也与老同学在半岛酒店的下午茶座叙旧,重温香港的欧洲风情。几次回到香港,都没有这个“闲情”,这次来以前就决定非如此做不可。外表上,香港似乎变化不大,但是香港绝对不是以前使我迷恋的香港了,除开政治因素,香港的空气污染已经到了难以容忍的地步。有跨国人力资源顾问公司的调查显示,由于空气污染严重和禽流感等健康威胁,香港对亚洲雇员的吸引力排名,已由去年的第二十位跌至三十二位,被稳占首位的竞争对手新加坡愈抛愈远。“动感之都”将变为“污染之都”?这是“祖国”对香港的“眷顾”。

     因为要赶回台湾参加一些活动,所以没有能够参加公民党的成立大会,实在有些遗憾。然而台湾的一些活动也很有意义。三月十八日这天,由前总统李登辉担任董事长的群策会,在圆山饭店组办“全民经济发展会议”,探讨台湾经济的方向与出路。在陈水扁总统提出“积极管理,有效开放”后,这样一个研讨会显然是为这条方针做注脚。也反应了李登辉对这个口号难以实际贯彻的忧心。本来李登辉亲自为大会致词,因为感冒发烧,所以由群策会副董事长兼秘书长黄昆辉代读。李登辉特别把韩国与台湾做比较,韩国投资国内优先于投资中国,经济得以高增长,台湾则相反。其他重量级的经济专家、学者等也从不同角度分析台湾依赖中国经济的风险。

     当天下午,民进党组织“护民主、反并吞”大游行。虽然群策会的活动“抢”走部分人员,但是参与游行的民众多达十七万。有人戏称,上午拼经济,下午反中共。这个游行活动,陈水扁、吕秀莲正副总统、行政院长苏贞昌与民进党主席游锡?都有出席。但这个游行并非单纯政治内容,也包含抗议中国毛巾倾销的经济内容。台联与李登辉都曾南下嘉义,了解厂方的困境。这次游行购买十万条国产毛巾给参与者,但是仍有许多人向隅。这天,台北天气好转,热到三十一度,应该是开春以来最热的一天。

     需要一提的是,事前组织游行时媒体声称民众反应冷淡,连民进党内也有人浇冷水,但是经过组织动员,以为难以达到的十万人活动居然有十七万人参加,说明人心不死。民进党只要振作起来,还是有许多事情可以做的。只要共产党亡台之心不死,它就仍是动员群众的最佳理由。

     三月十二日,国民党组织“拼生活,救台湾”大游行,实际上就是骂陈水扁的游行,虽然两任主席连战、马英九与立法院长王金平与亲民党主席宋楚瑜等亲自出席,但这样的游行参加的只有几万人,有的民代就直言不讳的说,不如我们去赏花。

     三月十九日亲民党再组织游行,蓝营四大巨头再次参加。这场游行再炒三一九枪击案的冷饭,连马英九也被骂,因为他有勾结陈水扁的嫌疑,马扁构成一个“骗”字就是铁证。但是这场游行的参加者更加冷落。

     参加完三一九游行,马英九去美国访问,也成为台湾媒体追逐的热点。虽然马英九一直是媒体的宠儿,但是他就任国民党主席后的表现,多次马失前蹄,所以在马英九出访那天TVBS公布的民调,马英九三个月内民望下跌百分之二十二。虽然如此,他在美国还是引发一股旋风,主要是在华人社区。

     马英九在谈到两岸关系时,对共产党的善意充满期待实在使人不敢恭维,而他要共产党在中华民国与台独之间做一个选择,也就是再次宣示希望“联共制台”,更引发绿营的激烈批评。美国政府虽然以较高的规格来接待他,据说是向阿扁示威,但是对他也仍带有疑惧,这从一些智库与媒体对他提出的问题中可以看出来。美国主要官员会晤马英九采取闭门形式,当然是对军购问题向他施加压力,但又要给他留面子。而根据美国官员的转述,美国敦促马英九与民进党合作。所以马英九一回台湾就表示愿意与陈水扁会晤。

     扁马会使紧张的朝野关系出现松动,这是应该肯定的。但能不能开花结果,让台湾的政局正常化,那只能由历史来审视了。 (动向杂志 2006年4月号)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