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民主不是中共专制集团情愿施舍得来的
请看博讯热点: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2006年4月17日)
    当年,为了激发民众起来积极参加革命,彻底推翻国民党蒋介石的独裁专制统治,毛泽东当时就曾说过幸福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如今,对于依然生活在专制制度下的十三亿中国人民来说,同样道理,如果没有来自众多民众锲而不舍艰苦卓绝地抗争,民主也绝对不会由中共专制集团自愿施舍得来的。即便确实在中共专制集团中,就存在着像胡耀邦、赵紫阳这样的开明君主,实际也是丝毫不起作用的。恰正是由于这一道理,胡赵改革没有得到来自最广大民众最强有力的支持与对抗,胡赵本人才在专制集团中落到抑郁而终的可怜下场。 (博讯 boxun.com)

    
    因此,作为今天我们所探讨和建设的真正属于中国民主化的进程,如果没有相当的实力和能量,尤其是来自民间的充沛呼声、呐喊、诉求和愿望,甚至于不断的抗争,即便胡温多么伟大英明,并真心想在中国马上推行属于真正民主化的政治改革,但在体制内保守势力还占有绝大多数的今天,同样也是艰难施展开任何拳脚的。
    
    因此,为了早日启蒙、开导被专制政府愚昧很深的绝大多数大陆民众,凡是率先民主了的人士,当下主要任务应该是在专制政府所严密封锁层层把关的有限舆论空间的狭小缝隙里,向民众不断灌输属于真正民主的基本常识、思想和理念等,而不是动不动就要组建什么政党或团体,而与明明就是庞然大物不可一世的中共专制集团作武力对抗,这未免太幼稚、太荒唐、太愚蠢、也太不自量力了。即便这只是一种想法或愿望。如果你确实想真心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也不能让其有丝毫的产生。
    
    因为这样,不但一事无成,还无谓浪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尤其是,当仅仅为了这种想法和愿望被专制集团完全限制了你的自由时,你想想,你还能为中国民主做什么?
    
    所以,笔者以为,即便我们眼下确实默默无闻,是极其无名的小人物,也不要求全责备,随意怪罪自己之不足。而是应该首先想到,你应该扎扎实实地为中国民主大业先做点什么,比如这启蒙民众的事情,实际上就是你在为中国民主真正的添砖加瓦。当然,你也不能存在这样一个想法,也许你会说,我只看到我一个人在做这样一种工作,就好像这天下只有你一个人似的,你便感到万分孤单与可怜,你也觉得你所做这工作纯粹是徒劳,与真正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实在沾不边。于是,你便很气馁,也非常泄气。
    
    我想这应该是不对的。因为,你要知道,中国这么大,其实,类似你这样的民主人士绝对不下几十万,但为什么眼下还根本听不到来自他们的任何声音呢?那是由于中共专制当局对舆论的控制太死实了。但如果你在海外网站上看一看,你就一定会大开眼界的,原来竟然有这么多人,尤其是身在大陆的众多知识分子和专家学者在死心踏地锲而不舍地推进着真正属于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也许这样你才会真正有些踏实的。
    
    但是,由于很多人眼下生计还比较困难和紧张,长期以来,他们只有以给海外写稿而谋生。可实际上,真正属于绝大多数的民主人士,由于他们工作稳定,或家境较富裕,他们根本就不用为眼下的生计有所发愁或困扰的。所以,他们才真正应该全面彻底地放开一切手脚来,为属于中国民主化的大业真正做一番轰轰烈烈的巨大贡献。那么,就应该从即日起开始,在你身边、周围、熟悉和不熟悉的人群当中,发现、启蒙、开导、培养这类专门人才出来,只要你能发现一人,就一定会有第二人,只要你能发现第二人,就一定会有第三人,等等。只要你确实很认真很卖力,并真心全力以赴地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那真正属于中国人的民主化,就一定离我们不远了。因为,你要时刻想到,其实做此工作的人绝对不只是你一人,而是有很多很多人的,并且已在全国各地遍地开花了。那么,你想想,如果大家都像你一样坚持在各自的岗位上,而不断顽强拼搏,艰苦奋斗,积极努力,那属于真正民主化的一天,确实还会远吗?
    
    因此,可以这样说,民主,绝对不是由中共专制集团所情愿施舍得来的,而是必须通过我们自己,以及联合绝大多数民众,共同不断抗争,积极努力争取,无论以何种形式,只要是在《宪法》范围内的,只要不采取特别过急的行为,比如暴力,不反党反社会主义,就一定会成功的。
    
    为什么我在此说实现中国民主不必反党反社会主义呢?因为,作为中国所有社会问题,都是由于一党专制,没有任何来自党之外的监督与制约才有所造成的。如果改一党专制为多党竞争执政,尤其对任何执政党时刻都存在强有力的监督与制约时,还怕存在于眼下的所有社会问题确实不能得到切实而又全面彻底地根治吗?比如腐败现象、官僚主义、环境恶化、贫富悬殊、教育不公、司法黑洞、上访难等等。我想,这一系列在眼下来说仿佛天一样大的问题,在真正属于民主社会的制度面前,都应该很容易迎刃而解的。这样一来,如果你再想反共产党和社会主义,还有这个必要吗?也许就毫无意义了。
    
    为了让当局绝对放心你,并安心于他们的正经工作,即便身在大陆,做一个严格守法的公民,这才是至关重要非常必要的。其实,如果严格说来,即便我们所推进的民主化进程,实际也在《宪法》范围之内的。比如邓小平理论说,任何理论、思想和制度都是发展的,那么,我们就用发展的眼光,把此作为行政管理体制变革,即便实行民主化,实际也是一种发展的需要。虽然《宪法》明确提出必须坚持共产党领导,就这一条,如果仔细揣摩,也可以做多种解释的。如果对于保守势力来说,那就是绝对的一党领导,如果对于改革的民主人士来说,应该说只要坚持共产党的基本理论和思想的大框架不变,也许就可以了,而不是非要共产党一党绝对领导不可。如果解释为仅仅只坚持共产党的基本理论和思想的话,那么,这共产党为了顺应时代发展潮流,也可以分解成两到三个政党的。而为什么就不能呢?于是,把现有执政党分解为两到三个政党,这实质上也是在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更何况,如果仅仅用发展的眼光看,现有共产党也不用分解,而是另外组建新政党,当然还依然在现政府的领导下有序进行,这实际上也没有违反任何法律制度。
    
    当然,作为一个社会或时代,只要有所进步或发展,少许突破一定的禁区或界线,只要时机成熟,社会发展迫切需要,只要确实有利于国家和人民在大方向上大踏步的前进与发展,即便违反或突破一点《宪法》制度的禁区,实际也是应该的,这同样也是不违法的。比如邓小平当初在推行改革开放时,如果严格按照毛、华时代的所有政策、思想和《宪法》制度来说,也是严重违法的,但当邓小平在真正属于强势的巨大力量鼎立支持下,坚决推动改革开放时,在成功之后的今天,不是也全面肯定完全承认下来了吗?
    
    因此,笔者想,按照我以上所提启蒙民众的方法和措施,这也是绝对不会犯法的。更何况,作为真正属于党喉舌的所有媒体,尤其是《新华网》和《人民网》,眼下已把属于启蒙民众真正民主化的言论、思想,不知一天要放出多少数量的帖子进行着正面的宣传。所以,你所义务去做的关于民主基本知识、思想和理念的启蒙与宣传工作,这一定也是不违反任何法律制度的。更何况你在义务做这一工作时,本身很低调,也不张扬,而谁又会注意上你,并故意找你的麻烦哩?
    
    尤其是当笔者与属于大陆的国安也好,公安警察也好,当真正为了此事近距离地打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交道之后,笔者发现,他们实际也并不是很反感。而法律上又根本没有这一条,你又怕什么哩?不过,作为眼下生计就存在危机的人,做这类工作确实很浪费时间和精力。所以,在做此事之前,你最好先把生计的问题解决好,然后在业余时间里,抽空去做一做,也许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因此,对于中国的民主化来说,真正埋头苦干,积极去启蒙、开导绝大多数属于大陆的民众尽快先民主过来,也无论他是谁,具有何种身份和职务,只要他与你谈得来,愿意倾听你的讲话,也无论他本身就是国安人员,或公安警察,或政府官僚,或大学教授,或私营企业主,或工农兵子弟等等,我们都应该学会主动亲近他们,跟他们一起坐下来谈心,也许这样才会来得稍微快上许多。
    
    否则,如果仅仅靠呼吁呐喊,靠咒骂斥责,这终究会产生多少实质性作用和效果呢?其见效与成果,不但长久不见起色,且长期以来,连你自己也信心尽丧,没有丝毫动力了。
    
    而主动积极地去努力发现认识上一些人,并真正交一两个,甚至更多个知心朋友,这恐怕对于你来说就远远不一样了。毕竟,你虽然看不到其他人也在做着与你一样的工作,但你至少可以看到你培养的朋友确实是在做着最具体实用的扎实工作的。因此,我想,这已经很足够了。尤其当在有一天里,在你这样默默无闻地做着这类工作整整有一年或两年之后,你突然就会发现,仅仅由你亲自所培养起来的民主人士就有五六十人,而他们这些人又各自分头培养了三四十人,等等,你想想,这又是多少人了?也许在此时你就会突然发现,其他人所培养的民主人士实际已与你所培养的民主人士密集地交叉在一起了。恰在那时,就一定是属于中国民主化真正成功的最后关头。不信,那你就去试试吧。
    2006-4-12
    --------------------------
    原载《议报》第246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永丰:民主和统一,大陆两颗熟透的桃子
  • 郭永丰:中国行政体制改革一定要靠人民力量
  • 郭永丰:西安女人鲁东慧为名誉维权纪实
  • 郭永丰:中国死了!
  • 郭永丰:我对中央领导的建议权可以被如此剥夺吗?
  • 郭永丰:专制无人性,除了弱民还能欺负谁
  • 用网络建立中华民主必胜之信念/郭永丰
  • 不去启蒙民众,能骂出个民主中国吗?/郭永丰
  • 一党专制下不可能产生真正的社会主义/郭永丰
  • 中国民主供血系统的严重缺失/郭永丰
  • 郭永丰:和平年代,如临大敌,枪杆子为何难倒
  • 郭永丰:我只反过来听李敖演讲
  • 郭永丰:中共地方与中央之残酷性比较
  • 郭永丰:沉痛悼宾雁!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