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民主和统一,大陆两颗熟透的桃子
(博讯2006年4月17日)
     我认为,当下中国,正有两颗已经熟透了的桃子需要有能力的人及时来采摘,即一个就是民主,一个就是统一。而作为采摘这桃子最为合适的人选,也许非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的胡锦涛莫属吧。现在就当是他来全面论述吧。
     严格意义上说,中国的民主条件已经足够成熟了,这无论与早期建立民主制度的西方国家比较,还是与后来陆续建立民主制度的世界各国现状来比较,中国都早已超过了建立真正属于人民当家作主的民主制度的时候了。关于在这一方面的详细事实对比,由于历史资料浩繁,而本文篇幅又不宜太长,只好删繁就简,不详细解说了,只要你能充分认可这一公理就可以了。固然,如果拿两百多年前的英美社会现状与现在的中国比较,那绝对是无与伦比的。但是,就在那极为不成熟甚至还很荒蛮的年代,英美诸国却首先把民主制度的范本和先例硬是给奠基了下来,结果直到发展了两百多年后的今天,这民主制度确实坚若磐石无限健康地茁壮存活了下来。而受到世界各国只要是有智者们的大力追捧与喜爱。结果,还丝毫也不容置疑地受到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成功借鉴与效仿,各个国家都迅速兴旺发达且太平盛世了起来。可在我们中国,由于一味坚持走的是所谓中国传统式的极端保守的政治路线,结果又怎么样呢?要说兴旺发达嘛,在大量浪费不可再生资源,大面积污染环境和气候,以及过多利用或剥夺廉价劳动力的情况下,中国确实有些富裕了起来,似乎也很兴旺发达了,但这毕竟只富裕和兴旺发达了极少数人,而与十三亿人口的浩大人口基数相比较,仅仅只是九牛之一毛啊!怎么也会把这样一种社会叫太平盛世呢?而太平又如何证明?盛世又究竟如何体现?尤其是只要我们面对现实,真正实事求是讲话时,就不由人不得不倒抽冷气而感到万分寒心和颤栗。
     固然,谁都清楚,当下中国究竟是怎样一种现状和国情。也就是说,整个社会的资源和财富,由于被政治权力层完全垄断独霸,绝大多数都集中到这类极少数人手中。当然,这样一来,属于中国中产阶级的人口数量还依然只是柳叶腰身的妹子。而作为一个绝对富强稳健且人人安居乐业的社会或国家,他可绝对不是柳叶腰身的啊,因为这样极不稳定,就平常大家所说的,是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和考验的。固然,作为执掌大权的人,他们通常所需要的都是建设一个绝对富强稳健,民富国强的社会的,而如此类型的社会现状绝对不是他们的最佳选择,也是坚决要摒弃的。 (博讯 boxun.com)

     可在眼下的中国,却偏偏就是这样一种类型。并且这个妹子还是缠足的,好像还是从封建社会过来的,虽然这种女子即便是老太婆在现实中也已所存不多了。但我们的社会却依然还是维持着这样一种极为老古董的样子。
     之所以说还是缠足的,也就是说,绝大多数人民实在太赤贫了。也许赤贫这倒也罢了,人民从此要解开缠足,放开双脚大干一场了,却由于我们国家还依然坚守的是专制礼仪传统治国平天下,所以便一直不给人民这等权力,比如言论自由遭到重重打压和限制,文字狱不断再翻版,异议异见维权人士所遭受的残酷打压和重重判刑等,这无一不说明,这种维护封建正统模式在中国还远远没有完。即便共产党一向多么会唱高调和摆高姿态,但在实际行动中,却绝没有过一次或丝毫对人民宽宏大量的,难道不正是如此吗?
     如此说来,中国眼下的制度和经济状况,应该更像一个久经岁月和沧桑历炼的极端顽固保守的愚昧狠毒的老妇人,就仿佛慈禧太后在世,可她老人家却硬是即便到了耄耋之年,还把极为稀疏已脱落为短渣的头发依靠亿万人民的血汗钱给密植得像个少妇头上浓密而又黝黑的乌发长长地披垂两个削肩以及柳叶腰身之后,当然,也把肥胖臃肿且极为变异难看的老脸也通过高昂价格整容手术了,即拉过皮动过刀,虽然其形状远观还像个美少妇,但毕竟岁月不饶人,近观却极其让人恶心呕吐,但又因慑于权力不得不总是讨好恭维说,老佛爷,您老好美丽啊!
     固然,慈禧太后也是缠足的,而在此时,她的那双步步生金莲的小巧玲珑的小脚早已被废弃了,也便只好依靠现代轮椅来托身,或者即便能走路她也是懒得走路的,否则,要那么多桥夫日夜相随相守是干什么用的?
     虽然对于智慧者看来,她不过就是老废物老害人虫以及祸国殃民的祸根和元凶而已,固然越是早死越好。可是,由于被那么多奴才捧着,大权柄杖还紧握手中,谁人又奈她如何?连已经做了皇帝的光绪内侄都被掐捏死了,其他人那就更不用说了。
     如此说来,中国也便只有等慈禧太后过世了。好在她年事已高,实际也活不多久了。那就只有耐着性子等待其寿终正寝了。但是,这个慈禧太后死了,难道就不会出现又一个新的慈禧太后吗?这一下又使中国前途陷入进退两难之中。于是,便有人提出,还是革命来得比较彻底干脆一些,虽然这样代价很大。但却有众多善良人和愚夫出面坚决阻拦,当然他们是很难遭受任何疼痒和磕碰的一群人(也包括某些民主人士)。于是,大家也便只好都等待着了,等待人民群众大面积地慢慢觉醒过来。可这在无任何条件辅助或引导之下,尤其舆论工具被完全控制死的情况下,如果要等到人民群众的大面积觉醒并真正有所全面爆发起来,哪要等到何种地老天荒的年代啊?固然这更不是当下先行者们的选择和诉求。
     于是,也便只有都像笔者一样,还是多花许多心思、精力和心血,把功夫用在眼下正掌握大权,并将来有可能转化为慈禧太后的人身上,也许这样来得更快更省更正统一些,否则可真没有任何办法了。
     以上就实际国情与财富分配方面论中国的治国方略。当然这个慈禧太后只是假象中的国家模型,而不具体代表某个人。或者也有所指,其含义就模糊一些,也许还不胜准确。
     也就是说,眼下中国就是这样一种颓废老态。上身及头部绝顶肥沃,腰身也绝对柔细,下面便都全部荒芜了,脚只是象征性的有,甚至臀部也小得极为可怜。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如此的老女人,她还会惹人垂爱吗?当然作为她自己,也根本不需要人爱,仅仅依靠权杖所带来的全部享受,也够她消受的了。
     由此我们可知,应把中国建设成怎样一个状态和模型才最符合大众的真正愿望和内在需要呢?那就是,这个国家其实他不是人的模样,当然更不是这种类型的人。而应是一座绵延不绝的山峰,底盘必须极其庞大牢固,腰身也极为粗壮厚实,但头部一定可有可无,或者就是平顶头,或弄成象征性的尖顶也可以,但仅仅只是象征性的需要。这当然就是民主社会的制度模型了。
     于是,在这种社会制度的制约下,整个社会的资源和财富才能真正均匀地被绝大多数民众所分享,人人才能够真正实现在法律面前的平等,绝大多数人也才能真正作为国家和社会的主人行使主人翁权力。否则,一切都像谎言,实际也确实就是谎言。而作为时下的中国,难道不正是这样吗?
     很明显,在中国,属于民主的桃子已经非常成熟,只要我们看看眼下海内外属于民主的真切雄厚的力量,就会全面感受得到。当然,如果与初创民主制度的欧美国家相比较,不知优越成熟多少万倍的好条件、好时机、好土壤、好气候、好环境的,就看被谁抓住并及时采摘下来了。
     固然,作为另外一个桃子,即统一的问题,在民主制度的大前提下,这还用说吗?也许作为台湾问题,如果确实是当局心目中最大问题的话。如果当局确实把台湾问题和统一看得极为重要甚至高于一切的话。那么,这统一就一定可以称得上是另外一个熟透了的桃子了,就看当局是否及时并愿意把它采摘下来了。
     当然,至于腐败问题、贫穷落后问题、人民对民主思想还不太深入了解的问题,这应都不是什么问题,也称呼不上什么成熟的桃子了。毕竟因为,这一系列社会问题,都首先必须在民主制度的大环境下,才能真正能够得心应手游刃有余地容易解决得非常棒,否则,也毕竟,之所以始终存在这一系列顽固难解的问题甚至长期以来还堆积如山,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制度本身的原因所不断滋生和酿造的。否则,怎么会如此难弄呢?比如说这腐败吧,怎么就愈反愈泛滥成灾呢?这还不是制度本身的原因所造成的。否则,如果改变制度,改变滋生和酿造这种东西的土壤,这腐败还会如恶性肿瘤一般顽固地存在下去并不断有所滋长和茂盛繁衍吗?固然就根本不存在了。或者即便有,也绝对是极小的,不伤大雅甚至伤筋动骨的。那么又何不及早采摘这两个极为成熟的桃子呢?
     比如这统一的桃子,国民党已把话说得极清楚了,即民主是根本,为什么大陆当局迟迟不给一个合适的答复呢?即便大陆当局认为非常异化的民进党,实际对于民主的统一,也没有偏激到那里去。为什么就不乘势给中华人的子孙万代从即日起酿造这永福呢?
     至于所谓体制内的保守派或黑恶势力,由于他们毕竟是极少数人,我想只要方法运用得当,他们又能算得上什么呢?否则,只此良机一旦错失,那可是千古深重罪孽啊。
     因为,历史已把某人推到这样一个十字路口,当然只有这两条道可供选择,一条就是阳关道,一条就是独木桥。走阳关道前途广阔明亮,一定感到神清气爽,身正气壮名声响,百世流芳;走独木桥是万丈深渊和黑暗,总是紧张恶梦多,身碎气虚名又裂,遗臭万年。
     当然,我们只在此实事求是地讲,而绝无诅咒或讳言,确实,在现实官场上,只为极少数利益集团的人做事,固然没有任何好结果好出路好下场。但如果只为大众真诚谋永福哩,那就一定另当别论。更何况无论古今中外最最鲜明的例子无不时刻就这样提醒着我们,尤其是多少有一些头脑和智慧的人。
     很明显,今日中国之民主不民主,绝对不是民众素质高与不高的问题,而是核心统治者的民主素质高与不高的问题。只要统治者也像何勇那样当着众多记者的面敢说,中国共产党有决心、有能力、有办法解决自身的腐败问题,而面向全国国民以及整个世界人民也这样说,中国共产党本来就是为民造福的,绝不是捍卫极少数党内既得利益者的利益的,中国共产党绝对有此度量、气节和自知之明之心,愿意接受任何党派的挑战与竞争并高效执政中国,把中国建设得更加美好和欣欣向荣,以致民福国永强。可是,今天的中共领导人,他果真有如此的大智和大勇吗?
     只要他确实不想走独木桥而遗臭万年的话,笔者依然愿意继续拭目以待。
     但愿此文能让此人真正能够看到就好了,也希望有媒介能帮我竭力广泛推广出去。这当然不是在帮助我,而是在帮助全中国人民。谢谢愿意并全力以赴推广此文的人!
     2006-1-21
     本文首发于《真话文论周刊》第56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永丰:中国行政体制改革一定要靠人民力量
  • 郭永丰:西安女人鲁东慧为名誉维权纪实
  • 郭永丰:中国死了!
  • 郭永丰:我对中央领导的建议权可以被如此剥夺吗?
  • 郭永丰:专制无人性,除了弱民还能欺负谁
  • 用网络建立中华民主必胜之信念/郭永丰
  • 不去启蒙民众,能骂出个民主中国吗?/郭永丰
  • 一党专制下不可能产生真正的社会主义/郭永丰
  • 中国民主供血系统的严重缺失/郭永丰
  • 郭永丰:和平年代,如临大敌,枪杆子为何难倒
  • 郭永丰:我只反过来听李敖演讲
  • 郭永丰:中共地方与中央之残酷性比较
  • 郭永丰:沉痛悼宾雁!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