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专制无人性,除了弱民还能欺负谁
(博讯2006年4月14日)
    中共地方专制政权无人性,除了欺负弱民还能欺负谁?不用说作为其 主子的所有上级领导了,就一般平头百姓而言,只要确实人多势众齐 心协力,笔者想,量他们有多少人或拥有多少个胆也只有干瞪眼白着 急。抑或就是作为这些平头百姓的人,反过来还故意欺负了他们,他 们也大气不敢哼一声。

    这就说明,在一党专制的中国,由于中共中央对地方官黑势力控制力 越来越脆弱,这些被投机钻营势力所全面充斥并完全把持着的地方政 府,已彻底堕落为地方黑恶化的现代恶霸了,实际本身就是一群活生 生的流氓和强盗在执政。所以,当中共中央对地方这类恶势力不能进 行高效的强有力的监督、治理和控制时,老百姓被这些地方黑恶势力 一手遮天地完全笼罩着,如果还是单个的或由极少数人所组成的弱小 力量,也许真的就被白白欺负了。

     否则,如果也有较为强大的团伙或势力私下联合在一起进行互助行 动,就一定不是这样好欺负的了。 (博讯 boxun.com)

    因此,笔者想,如果中国各地老百姓再不学清醒和狡猾一些,而早早 与自己的所有亲朋好友以及身边周围的所有同患难者紧密团结为比较 浩大、强劲的互助力量,恐怕真正要一个个地被这些地方黑恶势力白 白整死或整残了。

    据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丁小采访报导:

      当局下令拆汕头除朝阳区西胪镇波美村村民集资的两座水闸,村   民近日日夜看守,阻止拆闸行动。星期三清早,汕头市出动数百   警力强行拆毁其中一座。他们先拆了村庄周边看守村民人数较少   的那个闸。数千村民发现后闻讯赶到,并投掷石块及燃烧瓶驱赶   官方人员。警察使用水炮及催泪弹反攻,其间一个家住水闸旁的   妇女在自家院子里,头部被催泪弹打中死亡。有十多村民受伤,   其中两、三人伤势严重。

      面对愤怒的农民,警察不敢强行向另一座水闸推进,双方对峙多   时,警察及官方傍晚才撤出村庄。

      星期二大量警察意图拆闸,被村民铸成的人墙挡退。星期三警方   全副武装再次采取行动。警民冲突过后,村民情绪依然激动,誓   死保卫水闸,这一夜,自发看守水闸的人比前一晚更多。一位村   民说:“现在不怕了,他要强行破坏农村基本建设,村民都不服   气。现在有上千人去守夜。”

      该村缺乏水源,在要求数年当局都没有予以解决的情况下,村民   去年集资建设了两个水闸,解决了村内灌溉问题。却被官方指违   规兴建,要求拆除。

    这就是真正属于人民群众在高度清醒的状态下,实行了所有同是受害 者的村民紧密团结所取得的巨大胜利成果。否则,如此雄厚实力的执 政当局,怎么会那么容易被当地村民驱赶哩?虽然为此村民中有人牺 牲了,受伤了,甚至被当局逮捕了,可是,属于全体村民的真正果实 却被完好无损地保存了下来,难道说,这种仅仅属于弱民与邪恶势力 最顽强的抗争,所取得的巨大胜利,还不值得庆幸和骄傲吗?

    但作为同类事件的汕尾村民,就远远没有这些村民这么幸运了。虽然 当时在汕尾出动维权的村民也有两、三万人,但由于被金钱迷了心窍 的当局,他们竟然动用真枪实弹血洗村民,由此可知,这地方恶霸势 力已穷凶极恶到何种残忍地步了。因此,这便为所有已经完全清醒了 的弱民提出了又一个大思考,那就是还必须与更雄厚更强劲的民间正 义团体充分结合起来,也许这样才能够更加有效地从根本上震撼住野 蛮残忍的地方恶霸势力,也才能真正捍卫住他们的神圣权益和尊严。 否则,这本来刚正不阿,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做歪事遭天报应的血性 中华人,怎么就这么害怕这类黑恶势力哩?

    而作为一般民众,既然已看清现实,认清这一道理,也一定要早早有 所准备或防御了。否则,不定就在哪一天里,果真挨上自己了,也许 就被白白极其冤枉地整死整残了。当然,这肯定就不划算了。

    既然中共所领导下的地方官僚已变成了这种强盗的模样,那作为弱 民,如果再不联合起来坚决反抗之,可能就真的很麻烦了。当然,无 论何时何地,也无论这官有多正派,作为中共中央机构,在大多数时 间里干的依然还是官向着官的事情。所以,如果你想通过正当渠道向 中央直接反映或上访这等事情,那恐怕就更不划算了。因为,作为中 国人的漫长上访路,这是名摆着走不到头,并永远也走不通的。如果 你一旦选择上访,就一定踏上了一条漫漫不归路,是永远找不到一个 终点的。难道不正是这样吗? (2006-04-13) 原载《民主论坛》上载:[2006-04-13]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用网络建立中华民主必胜之信念/郭永丰
  • 不去启蒙民众,能骂出个民主中国吗?/郭永丰
  • 一党专制下不可能产生真正的社会主义/郭永丰
  • 中国民主供血系统的严重缺失/郭永丰
  • 郭永丰:和平年代,如临大敌,枪杆子为何难倒
  • 郭永丰:我只反过来听李敖演讲
  • 郭永丰:中共地方与中央之残酷性比较
  • 郭永丰:沉痛悼宾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