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决定中国未来历史进程的胜负手/冼岩
(博讯2006年4月10日)
    作为中国人,很容易感受到垄断的高昂代价。北京的市内电话,其单价比美国打过来的跨国长途还高;由上海飞往巴黎的单程,可能比从巴黎起飞的往返更昂贵。考虑到购买力平价即人民币在国内的实际购买力,这样的高差价更令人瞠目结舌——这并非是来自海外的进口商品,不需要支付高额关税;它仅仅是由国有垄断部门自己制订的收费标准。

    对于这种巨大的不合理,消费者当然不会视而不见。国有垄断部门的服务高价,一直是社会舆论抨击的焦点。每年“两会”期间,它都会成为备受质疑的话题。而被质疑的对象纵然满头大汗,也总是能够笑容满面地将原因归之于技术因素、客观条件或者是其它各种不能成其为理由的理由。不管理由是什么,对照电信部门、航运部门等国有垄断行业让其它行业望尘莫及的高工资、高福利,以及其遍布全国各地的高楼大厦、楼堂馆所,一切解释都成了烈日下的雪人,顷刻自化。一切解释归根到底其实只是一个词“既得利益”——当其它部门还在为无米之炊发愁时,上述国有垄断部门或许已在为“这么多钱该怎么花”而困惑,巨大浪费因此成为必然。

     “既得利益集团”已经是当代中国人耳熟能详的一个常用词,但它的内涵一直含糊不清。既得利益集团当然有多种,但国有垄断部门无疑是其突出代表。说它是突出代表,不仅仅因为它代表的利益极其庞大,更因为这种伴生于改革的利益已成为进一步改革的巨大障碍。中国改革是以“经济市场化”作为基本取向的,改革至今,市场机制的覆盖范围已几乎无远弗至。但国有专营的垄断部门却是市场机制难以深入的最后堡垒,也是市场化攻坚最后没啃动的硬骨头。由于既得利益集团的坚定阻挠,由于这一既得利益寄生于国家权力,作为改革主要推动力量的国家权力,似乎没有“辕门斩子”的勇气与决断,于是中国改革在此处嘎然而止。许多人甚至因而断言:中国改革已经丧失了进一步前行的动力——因为改革已改到改革者自己头上,而且没有了可供进一步赎买的资源和途径。 (博讯 boxun.com)

    现状似乎在印证此一结论。所谓“国有经济的进与退”,早已是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话题。作为国有经济的管理者,国资委经常制订、公布一些国有经济进退的原则、计划甚至是路线图。每一次计划的理由总是很充分,气势总是很磅礴,但也没有一次不是小心翼翼地绕开国有垄断部门这一礁石——所谓改革,实际上成了“甩包袱”:只有当国有部门不再创造利润而是成了负担时,它才会进入实质改革的序列。这种低效资产当然不可能通过市场途径正常转让,于是“贱卖”成了必然。

    市场化改革遭遇梗阻的背后,经济效率也必然在蒙受损失。消费者所切身承受的高昂价格、国有垄断部门的巨大浪费和低效,都是效率损失的明证。不仅如此,国有垄断还在制造着社会不公,行业间悬殊的收入差距是构成贫富分化的重要因素;由于垄断专营,这一差距不可能通过市场的竞争机制予以弥平。这种社会不公必然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诱因,而效率损失又削弱了社会救济的能力。于是,国有垄断同时损害了社会的改革、发展、稳定和公平,成了前进路上的拦路虎。一种部门利益竟然能够阻挡社会前行的步伐,是因为站在它背后的正是国家权力本身。

    国有垄断专营,已成为阻挠改革、阻挠社会进步的症结所在。要解除这一症结,本来有极其简单易行、可以令各方(除了既得利益集团外)皆大欢喜的方案。既不需要经历俄罗斯、东欧那种私有化的震荡,又不必担心开放私人资本可能造成的过度竞争。只需要将蕴涵暴利的国有垄断部门直接推到资本市场上竞价出售,即可使中国的市场化改革得竟全功。为了维护经济安全,在此过程中也可对国外资本的进入作出一定限制。由于国有资本及其既得利益集团的退出,行业垄断自然寿终正寝,市场效率必然随之大幅提升,内需将一变而为强劲。售后所得数以万亿计的资金,又可解当前健全社会保障机制、建设新农村、实质性推行义务教育等多项公共事业的燃眉之急。一举而有利于改革、发展、稳定、公平,有利于社会进步,决策层却舍而不为;对阳光大道视如不见,却挖空心思地琢磨“怎么限制民营资本的进入”——在这一切不合情理的背后,人们只能看到“既得利益”的幢幢魅影。

    当前被广泛采纳的、以发行新股上市圈钱为基本特征的“国企改革”,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以实现少数“内部人”利益最大化为目标的分肥模式,因此国企高层及有关管理部门乐此不疲。一方面,依托股份制等“现代企业制度”,“内部人”抵挡来自政府方面的指令、要求时有了堂而皇之的借口,增加了他们讨价还价的能力;另一方面,国有控股的硬性规定又保障了他们的既得利益。发行新股使“内部人”掌控的可流动资源大幅增加,保持国有控股又使继续维持行业垄断名正言顺。只有将国有垄断部门推到资本市场上直接变现,国有资本才能借机退出竞争性领域,行业垄断也才能真正走向谢幕。这一举措对于推进改革的意义之大、受惠的人群之广、操作的简便易行,超过了20多年前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本次“两会”期间,中国领导人誓言要坚定不移地将改革进行到底。国有垄断部门的市场化,正是在当前条件下进一步推进改革的最佳历史性契机和现实切入口。它同时满足了改革、发展、稳定、公平四项社会目标,同时还契合了此轮“反思改革”讨论中争论各方的要求。这是可决定中国未来历史进程的胜负手。28年前由邓小平迈出的那一步改变了当代中国的历史进程,今天中国能否迈出新的关键一步、能否对“自己的孩子”下重手,考验着当下中国领导人的智慧和勇气。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