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进入高风险期,是中国还是中国政府?/张建
(博讯2006年4月10日)
    近来,中国媒体纷纷指出,“中国”正进入社会高风险期。这一提法过于笼统。对于这一点,与其说是中国进入了高风险期,不如说是执政党及其政府的绝对统治权力进入了一个高风险期。
    确实,当今中国,却是进入了一个高风险期,但不是整个中国,是统治中国的政府,是政府的绝对统治权力受到有力挑战的高风险期。
     自改革开放以来,贫富差距的拉大,各种群体性事件频发,政府官员的普遍腐败,社会道德的沦丧,普通民众对党国一体的政治体制,对执政党政府的能力和行为,提出了严重的质疑,表示了极大的不信任。对执政党及其政府的绝对统治地位,提出了有力的挑战。以宪法名义授予的执政党及其政府的绝对统治权力进入了高风险期。执政党及其政府深深明白,在当前社会条件下,其号召力早已今非昔比,民众随时有可能把他们赶下台来。 (博讯 boxun.com)

    一些专家学者,宣称“中国”进入高风险社会,只说“中国”,而不提及政府统治权力的高风险,旨在暗示,政府的高风险,就是中国的高风险,仍然是党就是政府,政府就是国家,党、政、国一体化的老论调。把党、政府和国家及普通民众的利益等同起来。这是概念不清的表现。
    在中国,现执政党掌握政权以来,极力把算账神化,让一个政党组织公然凌驾于普通民众之上,向民众灌输爱执政党就等于爱国家,就等于爱政府,反对执政党,就等于反对政府,反对国家。使民众在党文化控制下,党化、奴化。所以,时至今日,时代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国人,包括那些被称为有知识、有文化的专家学者,都已经形成了,宁说社会有问题,也决不能(或者是决不敢)说,是党和政府有过错。这也是中国的媒体及一些专家学者宁愿说“中国”进入了高风险时期,而不说中国的执政党及其政府统治权力进入了高风险期的原因。
    事实上,在一个国家中,执政党、政府和普通民众的利益、对事物的看法常常是不一至的。
    一个执政党及其控制的政府,如果已经受到人民的普遍质疑,普遍的不信任,不管你是谁都应该是自动、或者通过民众投票表决,决定执政党及其政府的去留。这应该说是很自然的事。
    但在中国,政府属于专制体制,即使他们已经丧失民心,他们也不会自动下台的,民众也不能通过投票来让其下台,并且还会用各种手段,包括武力来维持党及其政府的统治权力。由于统治者没有正常的和平途径离开统治地位,要使专制政府下台,往往需要激烈的社会对抗,包括武装冲突,才能解决领导权问题。对于这一点来说,中国政府的高风险期,也可以说是整个中国的高风险期。
    但我们有必要把党及其政府与国家和民众区别开来。党及其政府的统治进入高风险期,说明政府已经丧失民心,党及其政府要向民众有一个交待。不能反而让它成为向民众提要求、施加压力的借口,不能为了政府统治权力的稳定而让民众失去应有的权益。
    总的来看,在当今中国,中国的执政党及其政府统治权力进入了高风险期,他们的绝对权力受到了来自社会各个阶层的巨大压力,随时面临被取代的可能。这一点,对于中国的民主进程是非常有益的。但由于执政党及其政府的专制特性,政权的危急,有可能使普通民众受到更严厉的报复,这是我们需要提高警惕的一点。 _(博讯记者:张建)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军方教授:中国已经进入高风险阶段(图)
  • 德国之声:中国的小康社会也是高风险社会
  • 大学生成艾滋高风险人群 性观念过度开放是威胁
  • 陕北民营油田主再度上书,高智晟谈中国民企高风险(图)
  • 陕北民营油田主再度上书,高智晟谈中国民企高风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