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居住在台湾--感受台独
(博讯2006年4月07日)
    给台独朋友讲加拿大的故事
    
       居住在台湾台南县善化镇的这三个月﹐我无知地耳闻着人们在市场、银行、图书馆等公共场合的闽南方言﹐无奈地目睹着民进党执政的台南县议会在电视上的争吵不休﹐无衷地观赏着中华民国的总统用我不懂的语言向家乡父老的激昂演讲。随后又惊奇地发现马英九竞选总统无望是因为身为外省人﹐宋楚瑜情愿当副手还拼命学闽南语却还是逃不开被清算的国民党旧账﹐而且居然还有那么多人在念念不忘发生在五十多年前的二二八事件…… (博讯 boxun.com)

       台南地区是闽南人最早的移民落脚点﹐也是民进党的大本营﹐陈水扁的故乡。在全台湾闽南人占七成的现状下﹐他们在这里的比例多达九成。由于国民党五十多年来对国语的强化教育﹐善化镇除了一些老公公婆婆外﹐人人都能讲国语﹐但说起自己的母语感觉就是亲切自如﹐使我这个在加拿大生活了十几年的北京人不得不点头同意﹐更为他们一大群人由于尊重我而特地改讲国语而深为感谢。我在见识了台北这个拥有世界最高大楼和全球最密人口的快节奏现代城市后﹐庆幸自己居住的是宗教盛行、民风古朴的台湾南方。这里的高山流水、绵延田野、庭台庙寺使我心安﹐人们的勤劳朴实、善良可亲、热情诚挚使我情动。我在此地可以以一个星期而不是在加拿大一年的时间交上一个知心朋友﹐然后吃惊地发现这些新朋友们大多为满面笑容的台独分子。反复的询问交谈﹐我才理解到他们受够了荷兰、郑明、满清、日本、国民党持续几百年的外来高压统治﹐宁可独身﹐再也不愿嫁予强权﹐态度像极了台湾那些已经独立起来的现代女士们。
    
      我以前认为的台独﹐是一种先进民主的中华文化从另一种庞大专制的中国文化中独立出来的努力﹐所以我不太反对﹐因为当今被优势的西方文化压迫的中华文化需要用不同的方式有所尝试才有可能更好地追赶上来。现在我所亲身感受的台独﹐却好像是闽南文化与中华文化脱离而自走一路的企图﹐这条路有可能靠近日本﹐有可能靠近美国﹐因为我怀疑小小的台湾、弱弱的闽南文化真的能够在竞争激烈的全球化中独挡一面﹐再也不受强权的欺负﹖
      想到我在加拿大的魁北克朋友会在圣诞节来台湾看望我们﹐我急中生智﹐便对我的台独朋友们讲起了加拿大这个从大英帝国逐渐和平独立出来的国家和在其境内不断要求独立最近终于偃旗息鼓的魁北克省的故事。
    
      想当年魁北克人从法国出发战胜大西洋的险恶﹐终于踏上北美洲新大陆时﹐一定会像闽南人克服重重困难渡过台湾海峡一样欣喜万分。不论人们是由于饥饿、贫穷﹐还是战乱、冒险等原因被迫离开了故土﹐他们都决心背水一战在异地他乡生存下去。魁北克人打败了印第安人﹐闽南人赶跑了原住民﹐前辈们刚想过过丰衣足食的日子﹐英国人便占领了魁北克﹐闽南人也开始了被外族奴役的历史。
       魁北克人比闽南人幸运得多。英国接手魁北克时正是美国独立战争的前夕﹐为了招安法国人不追随美国人起义﹐特地为他们制定了魁北克法案﹐让他们不必理会英国教会而继续其天主教的信仰﹐并允许魁北克人以原来的法国法律进行自治。以此收买了魁北克的人心﹐英国便在美洲又多出了一块讲法语的巨大殖民地﹐这就是加拿大这个世界上第二大国家的原始雏形。
       不料在美国独立战争的前后﹐许多忠于英国、反对造反的保皇派被迫从美国逃到了加拿大﹐这些说英语的人数大大多于讲法语的人﹐从而威胁到了魁北克人的切身权益。英国统治者自然支持说英语的人们﹐便把从印第安人手里连骗带买的土地全都分给了他们。好在美国以北的加拿大地大物博﹐一个又一个的英语殖民地便在魁北克周围重新建立了起来。魁北克人虽然也尝试了用各种方式反对英国强权﹐但在美国人侵略魁北克时还是选择与英国人同生共死﹐因为沦陷于美国不仅信仰而且连带母语都不得不被迫放弃。
       为了共同反对美国的吞并﹐魁北克省只好和其它的英语殖民地联合在一起组成了加拿大联邦。在这个从大西洋到北冰洋再到太平洋的巨大国家里﹐魁北克省只是说英语的十个省份中的一员﹐占大多数的人们于是渐渐忘记了魁北克省在加拿大历史上的特殊地位﹐而英语的强大优势又压得处于弱势的魁北克人叫苦连天﹐他们担忧祖先飘洋过海带过来的法国文化会在北美洲的英语大潮中消失干凈。
       魁北克人从没放弃过抗争﹐并在努力和思考的过程中为加拿大贡献了若干位深受全国人民爱戴的国家元首﹐而正是他们权衡利弊把英法两大民族牵在了一起﹐以温和协商渐进的方式缔造了全世界第一个明文规定尊重所有种族的多元文化国家﹗伟大的是这个国家的独立完全与混乱争斗无关。加拿大在第一、第二两次世界大战中﹐竭尽全力和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一起拯救了英国母亲﹐以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忠诚和力量﹐使英国不得不授其权而独立﹐然后优于英国连续七年被评为世界上最适合于人类居住的模范国家。
       在魁北克诞生了这些杰出加拿大领袖的同时﹐那里当然也出现了主张独立的魁北克政党。他们领导的两次公投﹐分别于1980年和1995年﹐都因为没有通过半数而告吹。原因是什么﹖1﹒魁北克一省讲法语﹐十几个省的全加拿大都要把法语当成官方语言﹔2﹒魁北克人信天主教﹐全加拿大的天主教学校都是公立的(其它宗教妄想)﹔3﹒魁北克省有全国最好的福利(在其它省份的帮助下)﹔4﹒魁北克省具有最佳保护法国文化的条件(全省不允许任何英文招牌路标、官方语言全部用法语、新移民必须要进法语学校……)。全加拿大的人已经对魁北克省做了如此的让步﹐对他们的独立叫嚣也已经不感兴趣﹐随他们自便了。可自从魁北克政党在省内执政以后﹐魁北克的经济每况愈下﹐有竞争力的企业、最杰出的人才都纷纷远走加拿大的其它省市和接壤的强大美国。难怪人们在投票时想到的是自己今后的生活质量而不是魁北克政党的独立口号。
       去年竞选省长﹐魁北克人民终于把执政多年的魁北克政党赶下了台﹐并将重建经济的任务交给了省内认同联邦的自由党。因为他们明白在一个能把红白黄黑四个人种团结起来的国家中生存﹐法国人单独分立出来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而“911”的发生﹐更使魁北克人找到了西方文化的认同。在欧洲统一、北美洲自由市场、全球贸易的大环境中﹐魁北克人下决心要溶入世界潮流了。全加拿大人也随着他们一起舒了口气﹕没有资源丰富的魁北克省的独立威胁﹐加元不会降﹐房价不会跌﹐大家可以安安静静地过日子了。
       听完了加拿大的故事﹐我的台独朋友说﹕我们都羡慕加拿大可又不愿住在那么寒冷的地方﹐不然公投让台湾加入加拿大联邦好了。我提醒他们﹕加拿大可不敢接受台湾﹐他们没有什么军队﹐以前的国防是靠英国﹐现在多亏有美国老大哥﹐他们根本无力保护台湾。
       大家只好沉默了。在以西方文化为主导的世界文明中﹐我们这些东方人怎么做才能为自己赢得幸福﹖我想不管是本省人、外省人、台湾人、大陆人、海外华人、港澳同胞﹐我们都是和中国有缘的人们。缘分决定了我们的归属、注定了我们不该逃避的责任。同胞不是叫着玩的﹐大陆八亿农民的贫穷是所有认同中国文化人们身上共同的包袱。而正因为大中国的落后﹐我们每个人才有了机会来共同帮助扶植这个古老的、迷茫的、人口众多的东方文化。
       关于台湾的前途﹐我把希望寄托在了处于中间派的年轻人身上。他们没有上一代的悲情心理﹐他们逐渐把西方民众的理性精神学了过来﹐他们更珍惜自己的切身利益﹐他们已经不再虚伪和浮夸﹐他们应该知道他们是哪一个政客的主人﹐他们可以站在台湾岛上放眼全球。我相信这样的年轻人会把台湾逐渐建设成为一个真正美丽的宝岛。 _(博讯记者:夏雨)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