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请关怀仍身陷困境的湖南三壮士/余东鲁(图)
(博讯2006年4月05日)
    
请关怀仍身陷困境的湖南三壮士/余东鲁

    喻東嶽近照
    
    八九年五月廿三日,三名湖南青年──喻東嶽、余志堅和魯德成作出一項極為震撼的舉動──用墨水和裝有油漆的蛋殼擲向天安門城樓上的毛澤東肖像;九六年九月十六日,香港也出現類似事件,移居香港的大陸青年「行為藝術家」潘星磊,將銅鑼灣的英國維多利亞女王銅像,澆上紅色油漆,並打歪女王銅像的鼻子,可他們的命運郤有天壤之別。潘星磊同年十月被裁定刑事毀壞罪名成立,判處監禁二十八天,之後便繼續逍遙自在地過其「行為藝術家」生活,但那三名湖南青年被判「反革命破壞和反革命煽動罪」,分別判處入獄十六年至無期徒刑,至今,他們仍未擺脫中共政權的迫害。
    
    三人中刑期最長,年紀最小的喻東嶽,被囚近十七年後已於今年二月廿二日獲釋,但喻東嶽在監獄的遭遇十分悽慘,由九二年起就被折磨至精神失常。最近曾探訪過喻東嶽的一名香港攝影師表示:出獄後與父母和十一歲姪女同住的喻東嶽,經常低頭木然地呆坐著,不時會裂咀而笑,反應遲鈍,他的左前額上方明顯有一凹陷小疤痕,看來是由硬物撞擊造成。
    
    回家初期,他生活起居都無法自理,全賴家人照顧,他連父母也認不出來,但數星期後情況有點進展,懂得叫喊爸媽,跟他交談,他會以一些單字單句回應,例如「你好」、「好」等,態度很親切和善。喻東嶽入獄前並不抽煙,但現時給他香煙,他會抽,郤不懂把煙灰彈走,得由旁人提醒。
    
    親友說,並未見過喻東嶽有暴力傾向,也沒有大小便失禁,他能以簡單動作示意上廁喝水等需要,喻東嶽入獄前的性格較為內向,喜歡書法、繪畫和寫詩,所以家人現時經常把筆墨和紙張放在他前面,讓他隨意書寫,希望有助改善他的病情,喻東嶽有時揮筆寫上「為人民服務」,有時寫「學習」,字體頗佳,還會寫繁體字,而他精神失常前的親筆簽名,是寫「喻東嶽」,而非「喻東岳」。父母已兩度帶喻東嶽給醫生檢查,醫生建議喻東嶽住院治療,但費用每個月約需五千元,他全家生計只靠幼弟夫婦出外打工維持,根本無法負擔,只好讓喻東嶽留在家中慢慢調養身體。
    
    喻東嶽一九六七年出生於湖南省瀏陽市的山區,父母都是農民,有一弟一妹,入獄時只有廿二歲,未婚,他畢業於湘潭師範學院,曾任教師,被捕前為湖南《瀏陽日報》美術編輯,朋友們形容喻東嶽是一位才華橫溢、有傲骨、有理想、關心國家政事的詩人。
    
    根據魯德成及曾與喻東嶽關在同一監獄的人士透露,喻東嶽在監獄裏因為拒絕接受改造,多次被毆打,又試過被捆綁在電線杆上暴曬數天,及單獨囚禁在小房間內,精神肉體都飽受摧殘。喻東嶽在獄中最少曾三度企圖自殺,家人多次申請喻東嶽保外就醫,但都不獲批准,而且到刑期屆滿才把他釋放,出獄後仍有五年被剝奪政治權利。
    而喻東嶽的摯友余志堅則在他出獄前四天,即二月十八日被國安人員傳喚拘留,其後他的家人收到刑事拘留書,稱余志堅涉嫌「顛覆國家政權」,通常,刑事拘留書發出一個月後便會正式逮捕,他很可能會再次被判刑。
    余志堅一九六三年出生於瀏陽,八零年考取湘潭師範學院,八四年被分配到瀏陽官渡中學任教師,後轉任另一所小學的教師。八九年四月,他在瀏陽組織悼念胡耀邦的活動;其後聯同校友喻東嶽和鄰居魯德成一起上京聲援學運,由於他表示「蛋擊毛像」事件是由他所策劃,當年三人中他的判刑最重,被判處無期徒刑,但余志堅在二零零一年獲得假釋出獄,之後,他便多番奔走,呼籲當局早日釋放喻東嶽,他亦沒有因為受過牢獄之災而對政事郤步。
    
    余志堅曾撰文指出:「當年我們三人決非什麼出於一時衝動,或是肆意搗亂的「歹徒」,「暴民」,也不是什麼「英雄」,「勇士」,我們只是想以行動來活出自己的信仰,活出自己的精神!
    我們一直認為,天安門城樓的毛澤東像完全是專制的象徵,它的存在是對全體中國人民的極大侮辱和嘲弄。毛澤東對中國人民犯下的罪惡太大了,太多了,完全是罄竹難書!毛澤東思想是人類一切自由思想的死敵,他的幽靈依然在神州大地肆虐無忌!
     請允許我鄭重提議:將天安門廣場的那座棺材建築中的「木乃伊」遷走!將其改造為「中國文革博物館」!陳列相關歷史文物,讓中華民族之每一分子來反省和懺悔,以此警示國民,告誡子孫,勿忘「文革」國恥!不再重蹈覆轍!」
    而自今年二月四日,北京維權律師高智晟發起接力絕食,聲援全國反迫害的行動,余志堅便組織了一個有十名湖南人參與的自願絕食團響應,他是首位遭到當局刑事拘留的絕食成員,家人和朋友對余志堅的情況都深感擔憂。
    至於在九八年獲假釋出獄的魯德成,於零四年底成功偷渡到泰國,計劃向聯合國難民專署尋求政治庇護,但由於中共的阻撓,魯德成目前仍覊押在泰國曼谷的難民拘留中心。泰國警方零四年拘捕他時,曾準備把他遣返中國,魯德成的處境一度十分危險。雖然海外民運及人權團體展開了緊急救援行動,亦有加拿大多名的民運人士向加國移民部申請,擔保魯德成以難民身份到加拿大定居,但期間波折重重。
    到了今年三月中,正當一切準備就緒,計劃突然生變,據加拿大的民運人士透露,因為中國向泰國施壓,要求泰國政府禁止魯德成出境,結果他無法按原定安排,啟程往加拿大展開新生。
    現年四十四歲的魯德成,八九年時任職汽車司機,當年被判入獄十六年。他得悉移居加國的安排受阻後,反應平靜,表示會耐心等候進展。期望海外各界能繼續爭取,別讓泰國政府向中共政權屈服,把逃出生天的魯德成再推回煉獄中。胡溫新政高談以人為本,建設和諧社會,郤還要這樣追迫異己分子,令人不寒而慄!
    
    八九年那年,志氣激昂喻東嶽寫下了這樣的一首白話詩《仍然!我的宣言》:
    仍然要砸──砸不爛的鐵屋!
    仍然要搗──搗不碎的醬缸!
    仍然要流──流不出的眼淚!
    仍然要乾──乾不下的杜康!
    仍然要戰──戰不勝的死神!
    仍然要登──登不上的巔峰!
    仍然要拂──拂不去的憂思!
    仍然要畫──畫不圓的圓圈!
    
    開放雜誌四月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