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评刘备的“换妻如换衣”/郭知熠
(博讯2006年4月03日)
    郭知熠更多文章请看郭知熠专栏
    作者:郭知熠
     (博讯 boxun.com)

    刘备先生是郭知熠先生的超级厚黑学里面的重要人物。在超级厚黑龙虎榜上,刘备先生的排名仅次于武则天女士,屈居第二位。
    
    刘备有一句流传至今的话,“朋友如手足,妻子如衣服”。在刘备的世界里,朋友是极端重要的,而妻子,相对来说,就不过是他身上的一件衣服而已。想来做刘备的妻子应该是很可悲的,因为一件衣服对于刘备来说又有多少价值可言?想穿就可穿在身上,不想穿就搁置一旁,穿旧了自然可以换上新装。
    
    不过,郭知熠先生要在这里指出的是,这种观念其实是中国传统伦理观念的延伸。刘备先生在这里的贡献不过是作了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而已。这个比喻是如此地形象,以至于刘备死后这么多世代,都有人为这个比喻而不间断地喝彩。
    
    在封建时代里,妻子确实就好象男人身上的一件衣服。一个男人可以天经地义地拥有三妻四妾,但一个女人恐怕改嫁一两次就会遭社会的白眼。甚至在有些地方,女子改嫁是被禁止的。女人的命运就完全被掌握在她所嫁与的男人之手里。
    
    这个情形可以和封建君臣关系相比较:我们说妻子是男人之衣服的时候,难道臣子不是君王之衣服?一个臣下,对君王要必恭必敬,三叩九拜,但当君王弃之时,又有多少顾忌?所以,郭知熠先生把刘备的这个名言,发挥一下,应用在君臣之关系上,也是极端妥帖的。
    
    其实,刘备倒是说了一句大实话。对于刘备来说,关羽,张飞等等朋友的重要性要远远地超过他的任何妻子。刘备的江山需要他的这些朋友来帮忙支撑。没有这些人,也就没有刘备之江山。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刘备失去了一个妻子后,他可以非常容易地找到另外一个。可是,他的那些亲如手足的朋友可不太容易被替换。且不说其它的,能找到有如此武功之人就绝非容易。这个事实刘备当然是知道的。所以,刘备说出这番话时,不仅仅是为了讨好关羽,张飞这帮人,以安其心,以感其心,也是他自己内心深处之思想的真实流露。
    
    关于刘备的这段话,郭知熠先生在《超级厚黑学》里有一段专门的评论。笔者以为可以引在这里作为本文的结尾。
    
    “刘备有一句名言:朋友如手足,妻子如衣服。手足者,不可或离,而衣服,自然是可以随时更换的。你可以从此看出这个人的虚伪程度。当然刘备看重朋友而轻妻子是有理由的:女人们除了能给他生孩子以外,不能做别的什么事,而朋友却能为他打江山。妻子对刘备也许真的就是一件衣服,最多只有哪件衣服合身哪件衣服不合身的问题。或者说,妻子对刘备不过是一架生孩子的机器。事实上,刘备一生不光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我们看到,刘备每有危难之时,总是抛开家眷自己先逃命。
    
    可是,世上的女人却瞎了眼,心甘情愿地跟随刘备,心甘情愿地做他身上的衣服。孙权的妹妹孙尚香嫁谁不好,却偏偏愿意嫁给比她大几十岁的半老头刘备。
    
    在刘备兵败逃至白帝城之后,孙尚香还以为刘备被烧死,哭哭啼啼地跑到江边为他祭奠,祭奠完后投江殉情。看来刘备把孙尚香当作他身上的衣服,而孙尚香却一点也没有把刘备当作她身上的衣服的意思。否则,孙尚香也不会为刘备殉情了。
    
    笔者以为,孙尚香以如花似玉之身,为刘备殉情真是太冤枉了。刘备从来就没有重视过妻子,因为女人只是他身上的衣服。因此,孙尚香自杀真是不值得。笔者一向反对以任何理由自杀。当然更是反对这种不明不白的自杀方式。也许孙尚香深受封建礼教的影响,坚信一女不事二夫,她情愿以一死而全名节,做一个世世代代受人崇拜的烈女。笔者曾在前面提到过封建礼教就是吃人,一点也不假。可以想象,孙尚香在准备投身大江的时候,还觉得一千个应该,一万个愿意。多么可悲而又多么可怜的女人哪。”
    
    
    写于2006年4月2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爱情就是老鼠爱大米?/郭知熠
  • 论尼采的鞭子与女人/郭知熠
  • 爱情究竟是什么?/郭知熠
  • 李敖大师是思想家吗?/郭知熠
  • 老夫少妻的婚姻有相对的稳定性?/郭知熠
  • 为什么婚姻是爱情之坟墓?/郭知熠
  • 苏格拉底的爱情观批判/郭知熠
  • 女人爱钱有错吗?/郭知熠
  • 翁帆会不会爱上杨振宁?/郭知熠
  • 女人不坏,男人不爱吗?/郭知熠
  • 什么样的女子更爱金钱?/郭知熠
  • 从一位女大学生手淫说起/郭知熠
  • 文字狱,中国人心中摆不脱的孽根/郭知熠
  • 大学生是否有性交权?/郭知熠
  • 传统文化与不肖子孙-与李土生商榷之一/郭知熠
  • 中国的传统文化究竟是什么东西?/郭知熠
  • 我为什么要讨论爱和性?/郭知熠
  • 人,为什么不能长生不死?/郭知熠
  • 为什么男人们普遍重视处女膜?/郭知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