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郑和地图公案:评论孟席斯‘发现’‘新’地图的惊人言论
(博讯2006年4月03日)
    为了虚张声势,在《天下全舆总图》“科学检测”结果发布会上,请来了美国专家贡纳•汤普森博士(Dr. Gunnar Thompson)做了题为“《天下诸番识贡图》技术评论”的演讲。此文庞杂,缺乏逻辑,基本错误俯拾即是。在此仅举10例并予以批驳。
    1. “似乎中国历史上的皇帝都没有被自大心理所蛊惑,而正是这种自大心理使欧洲人一直派军队和传教士周游世界去征服外国、迫使他们信奉西方的宗教。”
     这个问题,似乎用不着你来班门弄斧。中国人还不比你清楚中国皇帝是否有自大心理? (博讯 boxun.com)

    2. “那些诸如墨卡托(Mercator)的欧洲人和依靠中国原始资料和天下诸番识贡图的葡萄牙人,能够在欧洲探险家绘出新大陆的海岸线之前就绘制出相对准确的地图。”
    奇怪的是,在早期新世界的地图上有葡萄牙语及西班牙语的痕迹,却见不到半点汉语的影子。
    3. “葡萄牙的地图和地理大发现。我们见到天下诸番识贡图的一部分出现在秘密的帕德拉奥地图或 “国王的地图”上。该地图的一种版本是1502年的坎提诺地图(Cantino Map)。在这一地图上,对非洲的描绘异常准确,只是在苏伊士地峡和西奈沙漠地区有条令人难以置信的“长脖子”。在这点上,它重复了天下诸番识贡图的错误。”
    这里,汤普森博士所说的“帕德拉奥地图”的原文是padrón, 根本就不是葡萄牙的地图,而是西班牙人的。西班牙语全称是padrón real不是一张图,而是“国王标准图”的意思,是个通称。在葡萄牙语当中,padrão是发现纪念柱的意思。所谓的“长脖子”, 1154年的 Al-Idrisi图说明了一切。这张图早于郑和航海数个世纪。
    “1500年之前的欧洲地图展示的非洲是扭曲的、奇怪的形状。但在1502年,葡萄牙的密用标柱(Padrao)图(或者收录于坎堤诺(Cantino)地图中国王地图)中的非洲形状非常相近于天下诸番识贡图。”
    张冠李戴!号称研究了15年新世界地图的汤普森博士,到现在连西班牙语的padrón和葡萄牙语padrão之间的异同都分不清楚,还当什么“洋师爷”?
    4. “坎提诺地图还参考了另一张明朝地图,1425山海舆地全图的一部分。”
    “《1425年山海舆地全图》上也绘制了南美洲。南美洲的这个版本被葡萄牙人抄袭到了他们1502年的国王地图上。”
    《山海舆地全图》,附录在成书于1602年的《月令广义》。
    《1425年山海舆地全图》还没“定制”出来呢!
    5. “确实,葡萄牙1489和1490地图以马可•波罗起的名字直接在欧洲对面的大西洋彼岸展示了中国海岸线。这些地图上的海岸线和天下诸番识蓖忌系闹泄0断叻浅O嗨啤!?
    葡萄牙1489和1490地图,请教叫什么名字?存何处?
    
    6. “而阿方索•德•阿尔布科克也提到他缴获的准确的东南亚海图对于他在16世纪初对香料群岛征服过程中是个相当大的优势。”
    根本就不是缴获的。请看阿方索•德•阿尔布科克本人向国王们汇报:1512年4月1日,阿丰索.德.阿尔布科尔科致信唐.曼努埃尔一世国王说﹕“从一爪哇领航员的一张大图上复制了一部份。该图上已标有好望角、葡萄牙、巴西、红海、波斯海和香料群岛。还有华人及琉球人的航行,标明了大船的航线及直线路程、腹地及何国与何国交界。我主,我窃以为是我有生以来所见到的最佳作品,想必殿下也一定愿一睹为快。地名都是爪哇文写的。我携带的爪哇人识字。我将此图敬呈殿下,弗朗西斯科.罗德里格斯(Francisco Rodrigues)已复制一份(此件今存法国巴黎国会图书馆)。从图上,陛下您可以看到华人及琉球人究竟从何而来,殿下的大船前往香料群岛的航线,金矿,盛产肉荳蔻和肉荳蔻皮的爪哇岛与班达岛,暹罗国王的国土,华人航行的地峡。它向何处转向及从那里无法再向前航行的情况……(布扬.帕托(R. A de Bulhão Pato)及洛佩斯.德.门多萨(H. Lopes de Mendoça)《阿丰索.德.阿尔布科尔科信函及其说明文件(Cartas de Affonso de Albuquerque, seguidas de documentos que as elucidam)》,里斯本社会科学院-官印局,1884-1935年,第1册,第64-65页。)”
    
    7. “利玛窦到达东方时大约在1575年(他住在菲律宾)......”
    1575年左右,利玛窦还在意大利。众所周知,利玛窦从未到过菲律宾,如何在那里住过?
    8. “这个名称可以追溯到马可波罗那里,他与元朝水手在加拿大北极区的游历导致了墨卡托把阿拉斯加命名为“加利弗尼亚”。
    汤普森博士唇适赖囊徊看笞鞅闶恰堵砜刹扌率澜缑匦小罚ㄔ谡飧鐾穐ttp://www.marcopolovoyages.com/可以看到故事简介。同时可以看到,他正在网上以20美元的价格在预售《神秘的1418年地图》(http://www.marcopolovoyages.com/)。
    9. “中国、高丽、波斯和叙利亚的探险家们绘制了澳大利亚、非洲、美洲西海岸、加拿大北极圈部分、西伯利亚北极圈部分和印度洋的地图。这些远征的成果之一就是阿尔贝丁•迪维尔加(Albertin De Virga)绘制的威尼斯地图(1414年),这张地图相当精确的绘制了非洲并且是描述秘鲁海岸和北美东海岸的一个早期版本。”
    
    “痴人说梦
    ──评论孟席斯‘发现’‘新’地图的惊人言论
    
    金国平
    
      今年(2004年)7月,孟席斯在云南大学演讲,题为‘世界航海图与郑和航海图的发现及其记录’,演讲时孟席斯展示两张‘新发现’的航海图,据称,一张是〈元代忽必烈舰队的航海图〉;另一张则是‘三个月前,一位澳大利亚学者和一位美国学者共同发现的〈1410世界航海图〉’。孟氏声称,二图互相印证,明确地标志出世界各大洲的准确位置,其中数百个地名‘具有〈郑和航海图〉的特征’,因此推断,1410年绘制的原图,是当时来到威尼斯的中国人带来的,是郑和第二次下西洋之后两年绘制的。因此,他提出一项‘新说’,‘郑和是第一个创造世界地图的人’。孟氏称,这张航海图比哥伦布出海要早70年,而且哥伦布和麦哲伦都是在出海前就已经得到现成的世界航海图。既然如此,在此之前有谁能够进行环球航行呢?中国人!因为只有郑和率领的超级大型船队才能有条件做得到。绘制世界地图,需要数百艘船航行数百万平方公里,所以只有中国人才有这样的船队和能力。这些说词听起来振振有词,实际上脆弱得不堪一击。
      〈元代忽必烈舰队的航海图〉笔者未见,无法评论。本文专论〈1410年的世界航海图〉。孟氏宣称,〈1410年的世界航海图〉,是三个月前,一位澳大利亚学者和一位美国学者共同发现的。笔者不知,在孟氏字典中,‘发现’如何定义。他开口 ‘发现’,闭口‘神秘地图’,然则真的是这样吗?
      孟氏所称的〈1410年的世界航海图〉的外语名称是“Albertinus di Virga 's world map and calendar”中译〈迪维尔加世界图及日历〉。地图部分的具体尺寸约为69.6 x 44厘米,具有明显的热那亚或加泰隆尼亚海图的特点。关于其作者,图上注明‘141? 阿尔贝托.迪维尔加在威尼斯绘制’(A. 141 . Albertin diuirga me fecit in vinexia)。专业学者的意见是,此图绘制于1411年或1415年。不知孟氏根据甚么将其定为‘1410年’。迪维尔加具体生平不详,原件是维也纳菲戈多尔(Albert Figdor)的收藏(参见《非洲及埃及地图总汇(Monumenta cartographica Africae et Aegypti)》,开罗,1938年,第4卷,第1377页)。此图1932年失窃,至今下落不明。
      据笔者所知,此图最早刊布于1912年的Die Weltkarte des Albertin de Virga aus dem Anfange des XV. Jahrhunderts in der Sammlung Figdor in Wien,hrsg. von Franz R. v. Wieser. Innsbruck, H. Schwick,1912,17 p. illus. (incl. 2 facsim.) fold. map. 46 cm。1914年就有学者对于此图做专精研究(Roberto Almagià,“Il mappamondo di Albertin de Virga”, in Rivista geographica italiana, Firenze, XXI (1914), 92-96)。1938年收入《非洲及埃及地图总汇》,第4卷,第1377页。此后,研究从未间断,如Leo Bagrow(1951年,1992年),Gunnar Thompson(1996年)和Arthur Dürst(1996年)。其中以Roberto Alamgià 和 Marcel Destombes的研究最为详尽。(Monumenta cartographica vetustioris aevi, A.D. 1200-1500. Catalogos paravit Commissio Cartarum Geographicarum Vetustiorum ab Unione Geographica Internationali mandata curantibus Roberto Almagià et Marcello Destombes. Monuments cartographiques anciens, A.D. 1200-1500. Catalogues préparés par la Commission des cartes anciennes de l'Union géographique internationale sous la direction de Roberto Alamgià et Marcel Destombes,Amsterdam, N. Israel, 1964,pp. 205-207.)此图在互联网上可查阅索取(www.henry-davis.com/MAPS/LMwebpages/240.html)。九十多年前的地图信息,学者不断讨论的地图,孟席斯却说是三个月前的‘新发现’。
      孟氏的无知或无视学术研究的态度,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他的结论荒谬到让人懒得纠正的地步。但是为了澄清史实,笔者尝试从世界地图发展史的角度,严正驳斥孟席斯‘郑和是第一个创造世界地图的人’,‘只有中国人才有船队和能力绘制世界航海图’这样令人迷惑的说法,以正视听。
      首先,回顾一下〈1410年世界航海图〉(迪维尔加世界图) ‘发现’始末。今年
    五月,在里斯本举行的孟席斯著作葡语版发表会,孟氏公布了一些所谓的新证据。孟席斯无法在葡萄牙人面前班门弄斧,于是编造孔迪与葡萄牙王子的关系以及〈毛罗图〉的神话,抛出了两个与葡萄牙人有关的‘证据’。一则是根据西班牙维椰纳(Antonio Arnaiz-Villena)教授于1999年在亚速尔群岛弗洛雷斯(Flores)岛和科尔沃岛(Corvo)所进行的DNA研究,他断言在1422年葡萄牙人来到这些岛屿之前,已经有了中国人的足迹。可是他忘记人家研究的题目是HLA in the Azores Archipelago: possible presence of Mongoloid genes。他难道不知道possible是甚么含意?退一步来说,即便有蒙古人种的基因,如何可以确定就是中国人?第二项发现是孔迪与葡萄牙王子关系的变版。他在书中编造的说词,经不起任何葡萄牙学者的质问,于是他又把问题推向未知。他说,唐佩德罗王子于1408-1410年从威尼斯带回了一幅地图,‘郑和于1408年已抵达欧洲,从红海进入了地中海,然后前往威尼斯。两年后,这张地图在那里绘制。葡萄牙获得了这些信息,葡萄牙船长们马上依照这张地图的副本而航行。我想,后来说对哥伦布的计划不感兴趣的原因是他们已经得知了前往中国的真正通路!’
      我们知道,他所说的‘进入欧洲’就是关于‘木兰皮’的信息。‘木兰皮’一部分在欧洲。而且这个信息从宋朝便有了。孟氏似乎可以说,在宋朝中国人就到了欧洲!不是更轰动?的确,孟氏现在有了这个念头。《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问他:‘在书中,没有关于欧洲的发现,难道郑和漏掉了欧洲?’孟席斯说:‘按照我的研究,郑和发现了欧洲,我在书里不说,我没那胆子。我如果说出来,人们首先的反应是:『孟席斯疯了』。不过,我打算补上这部分。新版的书,我会举出大量证据,表明郑和到过欧洲。’(专访《中国发现现了世界》作者,新华网(2004-07-13)http://news.xinhuanet.com/herald/2004-07/13/content_1595888.htm)
      我们知道,孟氏关于‘木兰皮’的信息得自华人。然则,可怜的‘通风报信’者,不妨睁开眼睛看看,一个汉字也不认识的孟氏却大言不惭地将你们的‘惠告’变成了‘我的研究’。如果不制止这种‘唱合’,世人不知道还要看多少疯剧?到头来,他最多是臭名昭著,可是中国历史蒙受的损害如何弥补?
    孟氏一方面利用、窃据华人的信息,另一方面又攻击华人。面对大陆学者越来越多的质疑,孟氏6月28日出席香港外国记者俱乐部午餐会时,来自中国的中央社记者张谦询问孟氏是否获得学术界接纳。孟席斯表示,愈来愈获得西方学者认同,估计至今已有二至四百人。美国一些学校课本已经采纳此项主张。但不少中国大陆学者反对其说法。孟席斯认为,大陆学者在研究相关问题上,最大缺点是没有到海外各地图书馆及文物馆找寻相关证据。(http://www.epochtimes.com.tw/newspage.asp?catid=16&newsid=121929)。
      孟氏为什么要攻击大陆学者?原因很简单:一向治学严谨的大陆学者看到他毫无中国历史文化底蕴,对他的荒谬嗤之以鼻。这完全打破了他原本拉拢华人当作虎皮来‘威震’洋人的如意算盘。中国学者对其荒唐之说的反感,使孟氏下不了台,于是改变态度,发动攻击。真不知道为甚么还有大陆的大学邀请他‘演讲’?还有研究团体聘请他当‘顾问’?
      孟氏口口声声宣称访问过120多个国家及900多个图书馆或博物馆,但是他可能没有进入过一个中国、台湾、香港或澳门的此类机构。他是来过里斯本。里斯本葡萄牙国家图书馆地图室大门的对面就有一张两米多高的〈毛罗图〉。里斯本地理学会图书馆的门口,有一张更大的〈毛罗图〉。这两个文化机构的历史比他的‘十四年的研究’要长得多,为古地图研究者必到之地。为何他还要欺骗世人说,此图是他发现的?要么他从未到过里斯本葡萄牙国家图书馆地图室和里斯本地理学会图书馆一访,也许他根本不知道,也许他故意隐瞒。
      随着大陆的改革开放,大陆学者有了很好的条件,出国考察、讲学、研究的机会很多。就连普通大陆人也可以出国旅游了!中文导游在欧盟竟然成了热门。孟氏还生活在大陆关闭、贫困的时代。事实上,在欧美工作的中国学人的学历也不会低于孟氏。孟席斯能去的地方,中国人都能去。也许比孟席斯去的地方要多。
      孟席斯根本就不知道,葡萄牙国王在1508年发出了寻找‘秦人’的指示。‘必须探明有关秦人的情况,他们来自何方?路途有多远?他们何时到满剌加或他们进行贸易的其它地方?带来些甚么货物?他们的船每年来多少艘?他们的船只的形式和大小如何?他们是否在来的当年就回国?他们在满剌加或其它任何国家是否有代理商或商站?他们是富商吗?他们是懦弱的还是强悍的?他们有无武器或火炮?他们穿着甚么样的衣服?他们的身体是否高大?还有其它一切有关他们的情况。他们是基督徒还是异教徒?他们的国家大吗?国内是否不止一个国王?是否有不遵奉他们的法律和信仰的摩尔人或其它任何民族和他们一道居住?还有,倘若他们不是基督徒,那么他们信奉的是甚么?崇拜的是甚么?他们遵守的是甚么样的风俗习惯?他们的国土扩展到甚么地方?与哪些国家为邻?’(张天泽着,姚楠、钱江译《中葡早期通商史》,中华书局香港分局,1988年,第36页)
      孟席斯不知道,葡萄牙人最早的中国沿海图是1512年从一张爪哇图摹绘的。1512年4月1日,攻占了马六甲的阿丰索.德.阿尔布科尔科(Afonso de Albuquerque)致信唐.曼努埃尔一世(D. Manuel I)国王的汇报如下﹕‘从一爪哇领航员的一张大图上复制了一部份。该图上已标有好望角、葡萄牙、巴西、红海、波斯海和香料群岛。还有华人及琉球人的航行,标明大船的航线及直线路程、腹地及何国与何国交界。我主,我窃以为是我有生以来所见到的最佳作品,想必殿下也一定愿一睹为快。地名都是爪哇文写的。我携带的爪哇人识字。我将此图敬呈殿下,弗朗西斯科.罗德里格斯(Francisco Rodrigues)已复制一份。从图上,陛下您可以看到华人及琉球人究竟从何而来,殿下的大船前往香料群岛的航线,盛产肉荳蔻和肉荳蔻皮的爪哇岛与班达岛,暹罗国王的国土,华人航行的地峡。它向何处转向及从那里无法再向前航行的情况……’(金国平、吴志良〈1511年满剌加落陷对中华帝国的冲击—兼论中国近代史的起始〉,《镜海飘渺》,澳门成人教育学会,2001年,第25页)
      有人问他是如何得知这一地图,孟席斯说:‘是在Srbrenica发现的,其真实性得到了F. Von Wieser的证实。1932年失窃。现在的这个副本是最近在大英博物馆卡马尔(Youssuf Kamal)王子藏书中发现的。’(葡萄牙《消息日报》,2003年5月27日电子版dn.sapo.pt/ noticia/noticia.aspCodNoticia=153297&codEdicao=1083&codAreaNoticia=13)孟席斯有所不知,埃及王子卡马尔出资刊印《非洲及埃及地图总汇》,此一巨构共五卷十六册,1926-1951年间出版。开本很大,76 x 63 厘米, 5 厘米厚。莱顿大学图书馆的Frederick Caspar Wieder 主编,收录了众多埃及、非洲和世界地图,总共印刷一百套。卡马尔王子自留25套,余下75套赠送给了世界各大图书馆和研究机构。这份地图集既不是手稿也不是孤本。
      孟席斯说‘最近在大英博物馆卡马尔王子藏书中发现的副本’刊登于《非洲及埃及地图总汇》第4卷第1377页上。其实原图已失,他所使用的是Franz R. v. Wieser于1912年发表的黑白照片。互联网上发表的也是这个黑白照相版。孟氏个人网页上发表的版本之中,陆地的绿色和海洋的蓝色,不见于原图,是孟席斯的‘创造’。(http://www.1421.tv/pages/maps/di_virga.htm)
      存在将近一个世纪的刊本,而且在互联网上都可以获得的数据,居然还说是2004年‘发现’的。孟席斯此类‘发现’的‘新证据’,只是自欺欺人!他为何不敢在其网页上该图的简短说明中说是最近的‘发现’?一般读者容易被误导。如果有人在学术性著作中加以了引用,或是‘一些学校课本已使用其主张’,需要多少精力和时间来‘消毒’?
      至于这张地图与郑和的关系,我们只要问一项最简单的问题,‘1408年郑和如何从红海进入了地中海,到达威尼斯?’这种问题不该问您这样的船长,就是船上的厨师也知道苏伊士运河是哪个世纪开通的吧!
      〈迪维尔加世界图〉的可能来源是一项重要的问题。此图与1154年Al- Idrisi图惊人地相似,二者之间当有承袭关系。Idrisi大陆译作‘埃德里奇’。阿布.阿卜达拉赫.萨里夫.埃德里奇(Abū’ Abdallaha aš-šarīf al-Edrīsī),1099年生于休达(Ceuta),一个阿里先知后裔的家族,曾在科尔多瓦(Cordoue)攻读,游历过许多地方,后来到西西里,1154年为国王撰写了一部地理巨著--- 《诸国风土志(Nuzhat al-Mushtak)》,又称《罗杰书(Kitab Rudjar)》。(费琅编、耿升、穆根来译《阿拉伯波斯突厥人东方文献辑注》,北京,中华书局,1989年,上卷,第191页)。
      〈1154年埃德里奇图〉(详见《非洲及埃及地图总汇》,1934年,第3卷,第4册,第827-845页),具有托勒密《地理志》的影响。埃德里奇在《诸国风土志》明确声明参考了‘托勒密的书’(《阿拉伯波斯突厥人东方文献辑注》,上卷,页19页)。〈埃德里奇图〉被誉为12世纪阿拉伯地理最杰出的代表作。其图至16世纪仍被崇为最全面的世界地图。目前较流行的版本是牛津鲍德林图书馆本(Oxford Pococke Manuscript, Bodleian Library, Oxford (MS. Pococke 375, fols. 3c-4r)。纸基版可见《非洲及埃及地图总汇》,1934年,第3卷,第4册,第866页。巴黎法国国家图书馆也有藏本(《非洲及埃及地图总汇》,1934年,第3卷,第4册,第846页)。其实,孟席斯知道〈埃德里奇图〉的存在,他在‘大作’中,两次涉及〈埃德里奇图〉,但为了编造中国人首先发现美洲的谬说,因此故意忽视。
      稍微比较一下〈迪维尔加世界图〉和〈1154年埃德里奇图〉,不难发现二者十分相似。尤其是地中海部分和非洲的索法拉部分。世人皆知,直到15世纪,中国船只并未进入地中海,西欧和大西洋的摩洛哥海岸和伊比利亚半岛的海岸。而该图对西方的描绘很详细,所列名称数百,河道湖泊,一目了然,因此可以判断,〈迪维尔加世界图〉的标示不可能来自中国的地图。比较可能的情况是,现存的〈大明混一图〉与〈混一疆理历代图都之图〉中的非洲、西欧及南、北大西洋海岸的底图源自阿拉伯地图,具体地说,来自〈1154年埃德里奇图〉。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的汪前进研究员认为:‘〈大明混一图〉成图于明洪武二十二年(公元1389年)六月至九月之间,作者不详。中国国内部分依据朱思本〈舆地图〉绘成,非洲、欧洲和东南亚部分依据李泽民〈声教广被图〉绘成,而印度等地可能是依据札鲁马丁的〈地球仪〉和彩色地图绘制。北部还可能参照其它地图数据。(www.chinamap.com/qikan/2003-3/asp/6-15.asp)‘依据朱思本〈舆地图〉而增补的罗洪先〈广舆图〉与〈大明混一图〉作对照分析,可以发现它们之间有惊人的相似之处,说明它们有同源关系。在〈大明混一图〉的西南部和〈广舆图〉的‘西南海夷图’都绘有同一形状的非洲、非洲东岸的岛屿和地中海等,而地名的用字与所标位置也相同。但是因为朱思本〈舆地图〉中没有绘制域外部分,所以再将这两图与较晚的〈混一疆理历代图都之图〉进行比较,可发现三者在非洲、地中海部分均相同,而且〈大明混一图〉和〈混一疆理历代图都之图〉的欧洲、中亚部分也相同。〈混一疆理历代图都之图〉是根据〈声教广被图〉所绘,所以〈大明混一图〉在这些区域应是依据〈声教广被图〉绘成的。但是〈大明混一图〉中还绘有印度,且形状突出,而〈混一疆理历代国都之图〉则不明显,所以〈大明混一图〉的这一部分应该是参照了其它的地图。〈混一疆理历代国都之图〉是公元1402年朝鲜人绘制的,这幅图早已不存。’(www.chinamap.com/qikan/2003-3/asp/6-15.asp)据其题跋可知,作者曾参考李泽民的〈声教广被图〉(1330年左右)和清浚的〈混一疆理图〉(1370年左右)。
      有的学者认为,〈混一疆理历代国都之图〉的‘海外部分(包括非洲),必然是取自李泽民的〈声教广被图〉。由于李泽民和清浚的舆图现已失传。关于这两幅图的详细内容以及李泽民和清浚的事迹,也就鲜为人知了。’ ‘现在我们看到的〈混一疆理历代国都之图〉仍保存着元代绘画舆地总图的艺术风格。该图绘画范围:东自朝鲜和日本列岛;东南绘出了麻逸(今菲律宾的吕宋岛)、三屿(今菲律宾的巴拉旺岛)等岛屿;西南绘有渤泥(婆罗乃),三佛(今苏门答腊岛)、马八儿(今印度的马拉巴尔)等;正西绘出了三角形的非洲大陆及北部地区;北面已绘到大泽(今贝加尔湖)以北一线。从地图内容上看,尽管未画出元代疆域界线,而元朝各行省及所属各路、府、州等行政名称均用汉文标出,十分详细。图上所有山脉用形象符号表示,大小河流采用双曲线画出。长城如同一条飞腾的巨龙,形象逼真。海洋之水绘有波纹。显然这均是中国宋、元时期古地图的传统画法。尽管这幅舆图是摹绘本,也实属罕见。它不仅体现了元朝绘画舆地图的科学技术水平,更重要的是,它反映了早在欧洲人绘画的世界地图出现之前的中国元朝,中国人早已对亚洲、非洲等地有了很清楚的认识。’(www.chinamap.com/qikan/2003-3/asp/6-15.asp)
      ‘它反映了早在欧洲人绘画的世界地图出现之前,元代中国人早已对亚洲、非洲等地有了很清楚的认识。’这个结论是正确的,但忽视了可能的阿拉伯数据来源。元代大量波斯及阿拉伯人来华,曾成为社会的第二等级的‘色目人’。有鉴于此,失传的元朝李泽民的〈声教广被图〉中有关非洲大陆,地中海及大西洋沿岸表示极有可能是依据1154年埃德里奇图绘制出来的。1154年为南宋绍兴二十四年,此时阿拉伯人与中国的海上贸易十分兴盛,因而由阿拉伯人传入的可能极大。
    从地图发展史来理解中国地图受到阿拉伯的影响,严正地驳斥孟氏的说法--- 只有郑和率领的超特大型船队才能有条件能够进行环球航行,绘制世界地图。看来,《1421年中国发现世界》只能是老孟(懵)的‘梦游记’。
      无可否认的是,〈大明混一图〉,〈混一疆理历代图都之图〉及〈广舆图〉对非洲、地中海和南、北大西洋非洲及欧洲海岸的认知均未超越〈1154年埃德里奇图〉。或许因为中国与朝鲜的地图制作者并不认为中国的‘声教广被’已经超越大西洋与印度洋之间的陆地,于是将索法拉西南方的陆地一概略去,所以〈大明混一图〉,〈混一疆理历代图都之图〉及〈广舆图〉中出现的倒三角形不是整个南非洲,而是东非海岸至莫桑比克海峡的地形。
      所谓〈郑和航海图〉的内涵并未括及地中海,南、北大西洋非洲,以及欧洲海岸,而这些区域都可见于〈大明混一图〉,〈混一疆理历代图都之图〉与〈广舆图〉,这个现象不正说明郑和船队未曾到达这些地区吗?此外也没有任何中文史料记述郑和以及郑和之前中国人曾经航行至上述地区。郑和及郑和以前,有关地中海,摩洛哥,伊比利亚半岛海岸的地理知识来自阿拉伯,宋元文献记录这些地区的种种史料同样也得自阿拉伯人。孟席斯所说‘郑和是第一个创造世界地图的人’的惊人之语,所依据的海图并不是‘新’史料,也不是‘发现’,如果不是明知故犯,那么便是不懂史料的人的胡乱想象和任意推测而已。
    载于《郑和研究与活动简讯(Newsletter on Cheng-Ho)》
    第十九期 2004年9月20日”
    
    10. “对于欧洲人而言,他们很难接受这一事实:他们自认为在宗教信仰上远远优于非基督教社会,但在物质财富上却远远落后。然而,13世纪欧洲的间谍们从中国带回了先进的发明创造,诸如;指南针、火枪、火药、轧钢磨、机械钟、以及一些先进的航海设备,各式各样的桅杆及船舵,这些技术似乎打开了欧洲通往以军事强力占领世界的通途。”
    这似乎不用费口水,予以辩驳了吧?
    这个请来的“洋师爷”的鉴定文章错误还很多,不过没有必要加以一一驳斥。看看这几个最初级的谬论便知其水平如何了。这位“洋师爷”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们看到,此人同所谓的业余历史学家孟席斯的篡改、歪曲和诡辩的伎俩如出一辙。就是这样的低劣的演讲,还要收费60元,学生算是有半价的优待。水平这样低下的非学术性的新闻发布会都要收费,真是利欲熏心!
    我们挑战这位“洋师爷”将“大作”刊登在一国际学术刊物上。届时我们再与其就其它诸如 “ 欧洲人抄袭中国地理,主要归功于尼科洛•达•康提(Niccolo da Conti)(1425), 葡萄牙佩德罗王子(Prince Pedro of Portugal)(1428)和佩鲁•达•科维利亚(Pero de Covilha )(1487-1493)这些间谍、商人的努力。”之类的无知欺骗之谈进行论战。
    下一次要发布的准是《元代忽必烈舰队的航海图》。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郑和地图公案:“洋师爷”救不了命!
  • 欧阳小戎:痛苦的抉择—读晓波老师《被砸碎的巴士底狱中只有七名罪犯》
  • 就伪“郑和地图”事件致网友的公开信!
  • 谁参与伪造了“郑和美洲古图”?/谢冀亮
  • “郑和下西洋”纯属虚假宣传?/黄力民
  • 横看郑和下西洋/天戟
  • 郑和发现美洲?错误的假设 离奇的结论/葛剑雄
  • 郑和激起危险的强国梦/姚中秋
  • 丁松泉:郑和下西洋:除了教训,还有什么?
  • 特大历史悲剧―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庞忠甲
  • 恐惧的丛林:痛悼紫阳哀中国
  • 张林:陀螺原理与专制原理
  • 张林:王怀忠、捻子、阜阳
  • 闹剧:郑和发现“地球是圆的”?
  • 广西洪灾:痛失70亿 770万人受灾 死亡54人(图)
  • 郑和宝船(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