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郑和地图公案:“洋师爷”救不了命!
(博讯2006年4月03日)
    《天下诸番识贡图》收藏者于本月23日在北京举行的“科学鉴定”结果发布会的参加是有限制的。是不是怕人们当场质问?孟席斯在台湾和里斯本被“蹬堂”的滋味实在铭刻心中。美国汤普森“《天下诸番识贡图》技术评论” 一旦在专业刊物中登出,会得到回应。
    
     还是那个早就提出的问题:原图未出境,如何证明送检的纸样属于《天下全舆总图》? (博讯 boxun.com)

    网上公布的“新西兰维卡托大学对郑和地图的鉴定结果”有“郑和地图”这四个字吗?
    既然可以将“纸样”送检,为何不送墨迹?图中有黑、绿、红和朱红4种颜色。至少前3种颜色应该与纸张同期。收藏朱印较晚。因此,只有显示纸张与上述前3种颜色属于同一时代,而朱色稍晚的结果,才能够证明该图属于现在检测出来的结果范围。
    
    收藏者煞费心机,纂了一篇《此图无声胜有声》。声称对各种批评一间进行了逐条的反驳,但我们看到这不是事实。事实是,对许多质疑避重就轻,另外一些加以狡辩,那些铁一般的事实干脆只字不提。
    
    收藏者早就被复旦大学中国地理研究所周振鹤教授一箭封喉了!
    
    “这幅地图名称叫做《天下全舆总图》,首先就是不通的图名。造假者连普通的中国语文知识都没有,把“全舆”与“总图”叠加在一起算怎么回事?已经“全”了,就不可能再“总”,今天稍有点知识的人就不会如此笨拙,还不必远溯至乾隆年间绘图者的古文水平了。再有,反映全世界或全国地理状况的单幅图,一般只能叫全图而不叫总图,叫总图的多是在地图集里的首幅,其后则有各地分图。没有分图,哪来的总图?图名更不通之处在于“全舆”二字。自古以来没有此词。表现大地所用的雅词是舆地,是坤舆。”相必收藏者看过此文。收藏者及其“枪手”无言以答。
    
    收藏者称“阿拉伯人早于欧洲人掌握如何测定地理位置的方法,但是他们却没有能够造出远航船只的技术,并且历史文献中没有任何关于阿拉伯人大规模从事航海探险的记载。中国人早在十五世纪初就已同时掌握远航船只的制造技术和地理勘探科技。”
    
    请问什么是“远航船只”的定义?从阿拉伯半岛航行到华南算不算远航?至于说“历史文献中没有任何关于阿拉伯人大规模从事航海探险的记载。”是因为收藏家和他的“学术班子”居然连费琅编、耿升、穆根来译《阿拉伯波斯突厥人东方文献辑注》(北京,中华书局,1989年,两卷,908页)这样一本书都不知道。至少那些“洋顾问”应该知道这书的法语原版吧?
    “《郑和航海图》中记录的过洋牵星术就是一种根据恒星之间以及恒星与海平面之间的距离测定地理位置的技术。”看起来好像是很专业的分析和断言,但恰恰暴露了收藏者及其“洋顾问”的无知。他们并不知道在郑和七下西洋和《郑和航海图》之前,中国史料中已经有过洋牵星术的航行记载并与后来的《郑和航海图》基本上是一致的。在郑和大规模航海之前,中国已经有了使用这类航海技术航路的文字记载,这又如何解释呢?想必收藏者不知这一情况,看来“洋顾问”也是门外汉。很奇怪,为何没有一个中国专家、学者出面替收藏者鉴定一份中国的“古物”?
    永乐年间,谁敢违抗圣旨复用郑和的原名“马三宝”?怎么不解释解释!?
    到乾隆年间,世界也还不知道珠穆朗玛峰是“天下第一峰”啊,“枪手”瞎火了。
    对于图中所多次出现的简体字“于”的问题,收藏者虽然提出了“宋徽宗御笔所书的《神霄玉清万寿宫诏》中,‘无疆之休’和‘以垂无窮’之句的 ‘无’字与现代简体字完全相同,而不是繁体字“無”。明清时期也不乏文人用简体字的事例。”收藏者出于职业修养,是否应该考虑到逻辑啊!?质疑者所提出的是“于”和“於”的通用问题。古文中出现某些简体字,如前述《神霄玉清万寿宫诏》中的 “无”字能就证明在明清两朝“於”可以写作“于”吗?除非收藏者在浩如烟海的汉语文献中,找出民间与官方文献中“于”和“於”的通用的具体例子来,否则永远无法回答这个质疑。
    总之,在没有对原图纸张和4种墨色同时由非收藏者联系的实验室进行鉴定的情况下,讨论《天下诸番识贡图》的真实性是浪费时间,纵使机关用尽也无法将其与郑和航海联系起来。
    中国有句古话:“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我们看到的是,在偌大的一个中国,没有一个中国专家学者出面为其“助阵”。所以才乞灵于“洋师爷”。这不令人深思吗?
    汤普森和孟席斯有什么证据,有什么资格将《天下诸番识贡图》鉴定为真? “洋师爷”啊,敢把你们的鉴定报告刊登在国际学术刊物上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欧阳小戎:痛苦的抉择—读晓波老师《被砸碎的巴士底狱中只有七名罪犯》
  • 就伪“郑和地图”事件致网友的公开信!
  • 谁参与伪造了“郑和美洲古图”?/谢冀亮
  • “郑和下西洋”纯属虚假宣传?/黄力民
  • 横看郑和下西洋/天戟
  • 郑和发现美洲?错误的假设 离奇的结论/葛剑雄
  • 郑和激起危险的强国梦/姚中秋
  • 丁松泉:郑和下西洋:除了教训,还有什么?
  • 特大历史悲剧―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庞忠甲
  • 恐惧的丛林:痛悼紫阳哀中国
  • 张林:陀螺原理与专制原理
  • 张林:王怀忠、捻子、阜阳
  • 闹剧:郑和发现“地球是圆的”?
  • 广西洪灾:痛失70亿 770万人受灾 死亡54人(图)
  • 郑和宝船(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