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为什么挺身到伊拉克战场/王童
(博讯2006年3月31日)
    
    王童
     许多博友也许感到奇怪,我为什么会对伊拉克战事那么关心。记得我的博客刚开通时,一位博友到此一游过也留下一片羽毛曰:应该叫作时事博客,其实,这一系列文章都是当时论战的销烟。这事情还要从三年前伊拉克战争打响那一刻说起,更远一点是从“911”事件说起,更远远一点应该是从霍梅尼发动伊斯兰革命、强占美国大使馆卡特政府为救人质未果、后又因一本书去追杀拉什迪;塔利班丧心病狂地炸毁千年巴米扬大佛那一刻算起。当时心里一直纳闷,好好的一个世界怎么就那么容忍听任那么一群留着大胡子,缠着稻草一样的缠头,带着偏执狂傲眼神的弱智冥顽人的胡作非为呢?这伙畜牲,欺压妇女,贩买毒品,破坏人类文明遗产,仇恨民主,信奉极端的原教旨主义宗教。而更为可笑的是这样几尽愚昧的反智症、反文明、反人类的团体,竟然还得到了国内许多知识精英的同情。后来,海湾战争因萨达姆侵略科威特而爆发;13年后伊拉克战争又打响,虽说最后都以民主自由的力量胜利而告终,但在当时,一向只爱仅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国人,竟也一反常态,随着世界各地的反战浪潮,跟着瞎起哄也不明真相地嚷嚷起来了,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以韩德强、童小溪、张广天等人为首策动的反战声明与签名。 (博讯 boxun.com)

     也许有论者会说,既然全世界都存有“反战”的声音,在中国出现一个跟风的《反战声明》与签名亦属正常,但问题是所谓“反战”签名的发起人所抱的目的并不那么单纯,拿韩德强与张广天来说,前者赞扬“911”发动者的英勇,称其为“打得鬼子魂飞胆丧”;后者则撰文言,被撞毁的世贸大楼是沾满世界人民鲜血的魔窟,其“反战”的本质应是不言自明,他们对“911”幸灾乐祸的卑劣心理令人发指,但一些浑噩不明真相的国人竟然也受这些人的煽动被裹协了进去,除了那些老左新左分子外,甚至包括钱理群、崔卫平这样的自由派知识分子也加入了其列,我曾采访过的异见人士老威有一次当我说起张广天赞颂的戈瓦拉就是一个恐怖分子时,他竟也令人匪夷所思地同我争论了起来,可见这些人己糊涂到了极点、他们在反体制,但他们同样也罢脱不开自身所受畸形教育的误导而误入趾途。这些“反战签名”声势浩大地形成汹涌之势并让同情基地组织的“半岛电视台”播出后,更成了与“世界反战”阵线遥相呼应的一道风景。钱理群的学生余杰随后发表了旨在支持摧毁萨达姆政权的“挺战声明”,与我当时写得一些暑名与非暑名文章一道与那些支持“反战”的陈词滥调形成鲜明对照,成了那一阶段的非主流的声音,庆幸的是这些发在“世纪沙龙”与凯迪网页上的文章,有些还让我在“我的主帖”里找了回来,我在高兴之余就把它们重新贴到了这里。具有戏剧性的是,在“反战”声明与签名己成强势时,“反战签名”里又出现了一些被冒签者的名字,其中就包括谢泳、丁东这样的有自由民主思想的自由派知识分子,他们因当时还不会上网,就把末加入《反战声明》的声明传给了我,我帮其帖上后,所谓的“反战阵营”立马阵脚大乱,紧接着山东师范大学的陈玮教授也站出澄清自己也是冒签,并声言要与当事人打官司,“反战阵营”在难自圆其说时屡屡进行辩白,其中的干将旷新年还想来一个金蟾脱壳之计,淡化此事的卑鄙。以下便是那时一些言论的存档:
     标题:关于“反战声明”的声明:
    作者:【profww2003 】 发帖时间:2003-02-14 19:53:10
    发言内容:“反战声明”的发起人韩德强、旷新年、张广天以及童小溪先生:
    我是山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姓名是王玮。今天我打开“世纪沙龙”论坛,看到你们发起的反战声明的签名运动。关于这次海湾危机,中国的学者们有许多讨论,也各有各的观点和看法,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对于这个问题,我也有自己的立场和看法,我是完全不赞同你们的声明的立场的。但是,使我吃惊的是,在你们的声明的签名者中居然出现了我的名字,也就是说,在没有我的授权的情况下,擅自签上了我的名字。对此,我声明如下:第一,我不赞同该声明的立场和观点,更不赞成搞声明的做法;第二,有些人发起反战声明,是你们的自由,但是,在没有取得我同意的情况下,擅自签上了我的名字,这个做法是十分卑劣的,对此,我提出抗议;第三,这种卑劣的做法但愿只是个别的,如果不是这样,将会降低你们这份反战声明的价值;第四,你们的签名运动在程序上有问题,在没有当事人的权利委托的情况下擅自签上当事人的名字,是违法侵权行为,因此,你们有责任在应有的场合为我澄清事实,否则将承担法律责任。
    声明人: 山东师范大学历史系 王玮 Email: [email protected]
     一场签名运动的骗局
     ---丁东、谢泳发表声明
     我的疑惑
    今天下午,一位朋友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参加了一个什么签名,我很奇怪。他让我打开“世纪沙龙”看一看。我上网一看,才知道有一个《反对美国政府对伊拉克战争计划的声明》,把我的名字列在其间。我原先以为是一个与我同名的人所签。因为挨着我名字的谢泳是熟人,于是打电话问他是否参加了签名,谢泳说,没有参加。看来我和他被拉进了同一出虚张声势的喜剧。别人的签名是否出于自愿,在这份自称是郑重的声明上签名的人是否都很郑重,起码我存一分疑惑。
    丁东
    “反战签名”己成了一场闹剧
    一场貌似神圣的“反战”签名运动,经过有识之士有限的核查,迄今所知竟然就有近十位人士是被冒名签上的。这些人士是丁东、谢泳、王玮、陈海宏、刘北成、齐世荣、钱秉旦、张宏毅、何顺果。骗局被揭出来后,签名的始作俑者发出的辩解声明竟然称:同名同姓的人也可能存在。这纯粹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诡辩,因这场所谓充满“正义”腔调的声明,无非是想显示一下他们所号召的“人”的影响力,把一些高等学府的“精英”网罗在一起,以示声威地欺世盗名,这种把戏明眼人一眼就能看穿。而且骗局解开,还有人言是在“美国的压力”反悔云云,这更是对被冒签者极大的污辱。据了解,这些被肆意冒签者,大多是被人钻不会上网、不会发贴子的空子,许多人被签上了还不知道。奇怪的是,本身就在欺世盗名、假借他人之手--强奸民意,侵权、违反人权的签名运动,却口口声声在大喊维护正义,维护人权。新左们连基本的道德准则都不讲,还侈谈什么维护人类的共同原则。以往网上也搞过其他一些形式的签名运动,不管其政治见解如何,都没发生过类似的事。
    希望一些有识之士能像对伊武器核查那样,广泛进行一番调查,对所知道所认识的签名者寻问一下---知情便报。善良的人们你们要清醒起来,不要成为这些人手中利用的工具。(王童)
    擦亮你的眼晴
    “闹剧”式的签名反战运动在一些“受害者”的揭露澄清之下,已初露倪端。旷新年先生声明的文章无疑从另一个渠道又告诉了人们仍有被冒签者。但旷先生的文章看似在诚恳地向王玮及公众道歉,但实际上是绵里藏针为“造假者”开脱,相对于李宪源先生“贱喊捉贼”式的理直气壮对王玮的诘问,旷先生的“诚恳”仍在强调“发起者”没有经验、被破坏者钻了空子云云。那么人们不禁要问这份名单在网上已声势浩大地存在了近一个多星期,而且距“受害者”澄清到随后发起者的辩解声明也已过了48小时,可为什么截止到昨天这份仍暑着被冒签者的名单还在“世纪沙龙”网上招遥撞骗。旷先生的道歉文章里还旁敲侧击地说道“这些出来澄清声明的大多是美国史教授”,言外之意无非是想让人悟到这些人的“美国情结”,出来声明不足为怪。这时他就不提谢泳、丁东是何种身份的人了。再者,煞有介事地把何新与邓力群从里面摘出来,也无非是想为这份充满“极左”腔调和“极左”身份人物的名单涂上一层保护色(除丁东、谢泳之外,还有何新、邓力群等,这些名人人所共知,\"绑架\"他们,发起签名的人不是太弱智了吗?)。
    本来有着各种政见无可厚非,发起没有任何政治风险的“签名运动”也是随人所愿,但你像黄世仁一样强迫“杨白劳”按“手印”,签名的纯洁性、公正性以及签名运动本身所倡导的“正义性”又何在?有人不同意签名,有相当一部分是不认同“签名声明”中的颠倒黑白的观点,而且有人根本就持道不同不相为谋支持“人权高于主权”打击暴君的观点,这根本就下存在李宪源气势汹汹的诘问“何以要不顾全大局”的“正义行动”。
    还有“冒签丑闻”出来后,为转嫁危机,始作俑者又煞有介事地挖出了暗藏的“阶级敌人”,并在让人们提高警惕的同时,声言“这个敌人”可能出于“好心”。这就怪了,这个好心的“敌人”用[email protected]信箱替10多个知名学者签了名,客观上已先斩后奏地造成了有“社会各界知名人士”参与的国际影响(同时对被冒签者的名誉损害权也造成了国际影响),那么这个“暗藏的阶级敌人”、破坏分子,宄竟是“敌人”还是“亲人”?受害者王纬先生曾要求“发起者”提供所有从那个信箱发来的被冒签者的名单,却没有得到诚恳的告知,那么,按法律的程序在找不出第二个证人的时候,“罪犯”就是你们自已。而且许多正直的人,在通过你们这次拙劣的表演之后,眼晴就更加雪亮了。(王童)
    “反战”签名己事实上成了一个“犯罪集团”
    现在再谈所谓“冒签”事件,实际上己没什么意义了。因为不管何种原因,这个由韩德强等人发起的“反战”签名运动(因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一些反战签名形式)是出于何种“正义”的目标,这种“挟天子以令诸候”,抑或是拉大旗作虎皮、“绑架”、“劫持”,事实上己达到了侵犯被冒签者的名誉权的客观现实。一个400多人的签名声明就有60多人(暂被查明)是属于被冒签的,这是前所未有的。而且正是在这种“误导”下,才产生了一些多米诺骨牌的效应----被害者的名单不仅在国内四处传播,并被组织者送交到美国大使馆后,又被“半岛电视台”播报,所造成的“木己成舟”的国内外影响以及连带出的违法乱纪的大规模侵权,都已铸成了在相关法律条款中所规定的“犯罪”铁证。举例来说,就在“冒签”事件被揭出来后,新浪网在醒目地推出的这一条新闻时,被侵犯者丁东的名字仍赫然在列。还有这一“签名运动”,在得到“官方肯定”的基调下,毫无政治风险的光荣凯旋,受害者也同样被强迫“光荣”了一把。其实,所谓的“反战”已成了民众的一种“狂欢”,签名不签名都没什么了不得的,不想参与签名的或因政见不同,或是不想凑这个热闹。但无端被人拿来涂抹了一番,难道还不能向“警方”举报一下,并让媒体和公众拔乱反正以正视听吗?更为让人气愤的是嫁祸于人的始作俑者还振振有词地指责起公布真相的受害者起来了,真是名符其实的贼喊捉贼的无赖行径。这同时对被害者又犯了诽谤罪和污陷罪。不管这“冒签”的事件是谁在由发起者自称的“有人在暗中破坏”。没经验、没警惕都是不能自圆其说的。因你不可能因没经验、没抵防而杀了人放了火后,就没事了,过失杀人也是杀人呀,而且法律上还有一个赎职罪呢。所以说这个“伟大的签名运动”组织者不管如何洗刷自己,它事实上己成了一个“犯罪集团。”至于你们怀疑的那个“破坏者”,谁又能只听你们一面之词而不相信是你们抛出的“替死鬼”而同为一伙的呢?(王童)
     不过,现在话又说回来,我并不一定反对有着单纯爱好和平人们的“反战签名”,在西方社会甚至是参战国家,诸多民众因政见不同走上街头示威游行,也都是在所难免的。因那些移民国家,各类人种都有,各种政见也不尽相同,对工作压抑对生活的困境,都有可能借与政府政策相反的抗议声中宣泄出来,有“反战”的,也有“挺战”的,但由于我们受官方舆论的误导往往看不到事物的另一面。在所有“反战”声音中,与之唱反调的当属奥莉亚纳.法拉奇了,这位采访过邓小平与世界许多政要的意大利著名女记者与作家,她曾是标准的左派,她在她的采访中,曾让基辛格下不来台,曾让海尔.塞拉西不知所措,她歌颂阿拉法特的恐怖暴力,她抨击西方的价值观,赞扬戈瓦拉式的革命人物。但在她的新著《愤怒与自豪》中,她像罗曼.罗兰在《莫斯科日记》里大彻大悟,愤怒谴责那些穆斯林原教旨主义者肮脏不堪,臭气冲天的偏执与恐怖主义,他呕歌以意大利为代表的欧洲文明,并不惜在支持消灭塔利班与萨达姆的号角声中保卫西方的也是人类的文明果实。与此相对比的是中国的一些反战的“新左”人士只不过是在拉大旗作虎皮,利用人们普世而又不明真相的善意,为自己另一种投机般的目的而服务。今天,本.拉登己坦承“911”就是他策划发动的,这也就回击了那些没有这些元凶证据的狡辩;今天,已成阶下囚的萨达姆已吐露了心曲:离开了萨达姆伊,拉克人民一文不值,这也就对那些一度并现在也仍在支持萨达姆政权人士一个绝妙的讽刺(你们口口声声呼喊的伊拉克人民云云又在哪里?),更为讽刺的是这些人想去进行“正义”的“反战游行示威”竟也未获批准。他们当中的孔庆东就是其中一员,但问题是你持不持“反战抗暴”立场,并无大碍,但你要承认事实。但孔庆东当时信口就胡说:伊拉克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接着这位学有所长的博士又闭着眼晴说瞎话胡搅蛮缠起来。当时,我在电视里目睹了此君要无赖的言谈举止,真是目瞪口呆,因我认识此君,印象还不错,也对他有些善收集民间巷谈的鬼才歪才多有佩服,他现在颇受一些涉世未深的年轻学子赞赏也是理所当然,他博客的点击率迎合着他需要的碰头彩颇高,也并不奇怪,但我怎么也不会相信那一刻他竟是那样一副嘴脸。现在,阿富汗平息掉塔利班匪徒,经过大选,一个以卡尔扎伊为首的民主政府己诞生--联合国世界遗产总干事曾叹言国际社会怎么会让塔利班那样的制度延续了那样长的时间,这真是一个教训。现在,受审的萨达姆面对民选政府的法官己成穷凶极恶竭斯底里状,虽说恐怖袭击也仍在频频发生--但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布朗言,从长远来看,伊拉克战争催生一个民主、富裕的中东区域绝对是一个好事。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不管这条道路有多么艰难曲折。
    
    附:孔庆东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据报道国内的“反战”分子在韩德强的组织下不久前又辗转聚集到某饭店里召开了“反战”座谈会。在反战运动从世界各地频频而起的情况,此举本也无可厚非---到大街上去示威游行也是在情理,之中。但让人不解的是,从香港凤凰卫视台转播的该活动有限的几个镜头中,却看到有着博士头衔的孔庆东义正词严地在说,美军的“正义行动”就如同日本人不容蒋介石独裁政权入侵中国那般是“非法”的;咱们且不说,他这位博士所进行的这种类比是多么的荒谬,而接下去的镜头,他竟又在言:“伊拉克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这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真让人目瞪口呆。
    
    孔庆东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你真的不知道萨达姆政权本身就曾是一个侵略者—挑起过两伊战争,入侵过科威特吗?1441号文件就是要遏制侵略者而延续至今必须要让其执行的。在“反战”分子一系列的言论和声明中,在他们大义凛然的面孔中,似乎总在迴避这个问题的核心。你认为日本人是侵略者,美军打击萨达姆独裁政权是“侵略者”,为什么不回答萨达姆是不是侵略者这个最关键、最本质、最一清二楚的事实。而且,你举出如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是打击蒋介石独裁政权那般的例子,混淆事非的胡扯简直到了胡搅蛮缠的地步。谁都知道日本军国主义是在侵略扩张,不只入侵了中国,也入侵了东南亚,并不惜偷袭珍珠港发动了太平洋战争。这里面无论是民主政体还是专制政体它都要染指的,这样浅显的道理,学有所长的你真的会不明白?把两者性质上根本就不同的事例生拉硬扯到一起,只能说明你们观点的偏执与冥顽。(王童)
    “反战”的悖论
    老实说,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挺战者”,但对于国内的“反战者”准备要上街示威游行一事并不持反对态度,甚至还从言论自由的角度来考虑表示一定程度的支持。因我想人各有志;人各有悟,人人都可以阐述表达自已的观点,更何况,当今在世界各地发生的“反战”示威已比比皆是。中国人在自已媒体的导向下,有些人举起“反战”大旗,也在情理之中。对新左们的《反战声明》之所以进行抨击,是反对那里面借“反战”之名,而鼓吹的肯定专制的反美情绪。但看到这些人,费尽周折而争来的示威权力,竟又无声无息的夭折了,实在为他们感到不公。如果仅仅是为争取公民应有的言论、结社、游行示威的权力,我站在他们这一边,为此签名我也会签,尽管我同他们的观点是背道而驰的。
     “反战”示威游行的夭折,从另一角度来看,恰好说明了这还是需要政治体制要改革的社会,在对舆论严加管制与防范的境遇里,不用说是持反对意见的示威游行了,就是同政府步调一至的行动,因为怕影响大局也一定要受到钳制的。不仅仅是这次行动,以往的许多民众在宪法允许范围内的呼声不管是对的、错的,也不管是不是拥护还是反对,左派还是右派一概都要窒息的。除了那是官方心领神会的---如申奥和抗议使馆被炸一事。而这也只有专制社会才能出现的现状。你看到美国人在反战示威、你看到英国人在反战示威,可那都是出兵的国家,他们的声音都是给政府的大政方针忝乱的,但他们可以去上街的。从这个事实的现状来看,你还不该坚决支持打击推翻萨达姆政权吗?(王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