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天笑:秦剛把張文康比下去了
(博讯2006年3月31日)
    原估计中共对苏家屯事件噤声有三种可能:一是默认。中共是犯罪团伙,对上上下下的犯罪情况非常熟悉,它没办法进行反驳,只能集体默认挨骂了。二是假反驳之名抵赖。但“茅坑的石头越挖越臭”,举证反而越描越黑,不慎会把更大的黑幕也捎带出来了。三是拖延时间,加紧转移和销毁罪证。
    
     这三种可能在中共历史上都是见怪不怪,都能顺理成章。中共铁幕后许多猫腻不到中共垮台公布档案那天,普通老百姓是摸不着头脑的。谁知道最近政治局会议齐刷刷穿上黑套装为谁吊丧呢?大跃进、文革、反右、六四、乃至萨斯等等到底死了多少人?至今众说纷纭。共产党统治下到底死了多少人?有说至少八千万。至多呢?九评出来后,中共完全失去了辩驳的胆量,因为一辩它就要拿出数据和事实来,整个中共奠定的历史基准就要重划。真相,这是中共永远不能回应的主题。 (博讯 boxun.com)

    
    不出所料,中共按捺不住,不甘寂寞,在拖延时间转移和销毁罪证后,走了抵赖这一臭棋。有趣的是,据自由亚洲电台、美联社和香港明报报导,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居然在例行记者会上指称有关中国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的情况是“极个别的”,并且要征得本人同意,并要履行严格的手续,外界盛传的集中营完全是“谎言、是蓄意捏造,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欺骗舆论”。秦刚并邀请记者参观这个涉嫌设立集中营的地方。
    
    不管怎么说,秦刚的解答打破了中共连续三周的沉默,代表了中共首次正式的回应。但辩词到底是真的铿锵有声,还是张文康再次挠痒呢?
    
    首先,在中共历史上,卫生部张文康曾以大言不惭夺魁,如今他被外交部秦刚比下去了。因为秦刚不但不屑查证事实,而且不须旁人劳神揭他老底,他自打嘴巴。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马尼拉已经承认,器官移植的95%以上来自于死囚。这在所有进行器官移植的医院上层和手术医生中都是公开的秘密,甚至在老百姓中也广泛流传。秦刚仍装成死猪不怕开水烫样子奢谈这是“极个别的”现象。看来中共高层协调人在教授秦刚撒谎抵赖之前没有先与黄部长沟通好。其实,此类圆谎不力反献丑的事例使党的先进形象一再深度受损。中共日前假惺惺抗议意大利总理揭露毛泽东时代共产党曾把婴儿煮了做肥料,但中共心晓肚明的现实是广东佛山的餐馆以“排骨”为名出售婴儿汤。
    
    第二,中共的回应笼罩着诡秘的阴影。如果这是一份事实充分、理直气壮的官方辩词,中共定会动用强大的宣传资源到处宣扬。但在中共外交部网站3月28日例行记者会8组问答中完全查找不到秦刚有关集中营和摘取死囚器官的文字记录。中共故意删除记录,一是怕不实的辩词留下痕迹今后不便玩金蝉脱壳死不认帐的把戏;二是怕“集中营”、“摘取死囚器官”等文字本身进一步引起人们的怀疑和追查。这不仅证明这份官方辩词的欺骗力度差到中共自己对它都毫无信心,也证明中共对自己的统治毫无把握,对民众知晓真相恐惧之极。
    
    第三,秦发言人日前也最大限度发挥了语言天赋,那就是运用“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征得本人同意”、“履行严格的手续” 等貌似法律的词句,回避了两个根本问题。一是在生前活体摘取器官;二是法轮功学员是被中共通过各种方式绑架及不承认有罪从其它的监狱转移过去的。法轮功学员本人绝对不会同意被摘除器官,家属也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既使从中共1984年允许摘除死囚器官的暂行规定(恶规)来衡量,这种暴行也是违法的。它已经完全超出了医学伦理的讨论范围,甚至超出了器官交易的管治范围,是酷刑、肉体摧残和群体灭绝等国际刑事法庭认定的严重罪行。
    
    第四,秦刚发出邀请的时间顺序正好证实了外界有关对苏家屯集中营的指责。秦刚认为“集中营完全是谎言、是蓄意捏造,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欺骗舆论”,并邀请记者参观这个涉嫌设立集中营的地方。如果苏家屯集中营真的如秦刚所说是空穴来风,中共应该从一开始就巴不得让苏家屯那家涉嫌医院供公众自由进出和调查。但中共没有这么做。据来自苏家屯当地的举报,自苏家屯集中营曝光后,中共反而马上向苏家屯血栓医院增派便衣警察加强监视,医院焚尸锅炉房附近更是便衣巡视的重点。三个多星期后,中共才发出邀请。毫无疑问,中共利用这三个多星期已转移和销毁了它认为能转移和销毁的一切证据。高智晟律师认为,中共现在邀请你去参观,那百分之百你不去参观都知道,没有可供你看到罪恶的东西了。
    
    党压在秦刚肩上的担子太重了。秦刚不堪圆谎重任,因为这是一个中共弱智团伙中无人能胜任的任务。看来早先决定让秦刚献丑的中共高层还是再议一下,让罗干亲自出马说说清楚罢。
    
    
    (原载大纪元;略有修改;原题:秦刚不堪党的重托)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天笑: 喊改革不再幽默
  • 李天笑: 论“搞政治”与“政治参与”的区别
  • 李天笑: 请拿出点朱总理的豪气
  • 李天笑:中共能改良变好吗
  • 李天笑:台湾“三合一选举”评析
  • 李天笑:白道黑道和谐 红帮黑帮共治
  • 李天笑: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的虚与实
  • 李天笑:太石村与弹簧效应
  • 李天笑: 惊世骇俗的末日狂赌
  • 李天笑: 俄罗斯与中共的无声较量
  • 李天笑 :朱成虎三脚踢进自家球门
  • 李天笑:七月烈日刺骨寒
  • 李天笑:美国智库发出惊世警告
  • 李天笑:爱泼斯坦在“六四”前死去
  • 李天笑:今天与“六四”的根本区别
  • 李天笑:中共是否到了崩溃的临界点
  • 李天笑:中共是否到了崩溃的临界点
  • 李天笑: 千年“太岁”之谜
  • 李天笑:千年“太岁”之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