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民主供血系统的严重缺失/郭永丰
(博讯2006年3月28日)
    
联盟博克:www.boxun.com/hero/fuminanbang

     (博讯 boxun.com)

    作者:郭永丰
    
    是否具有雄厚的资金优势,是否在经济领域占据绝对优势或独领风骚,这对于在中国完全实行民主化并不至关重要。但是,如果无任何资金来源作为中国民主化生命的维系与延续,以及不断拓展和无限的发扬光大,这恐怕就是最致命于中国民主化的瓶颈之所在。当然,作为属于中国十三亿人民以及其子孙万代的永恒福祉——民主事业本身来说,因为它极端正义正确且至真至理,所以,只依靠它本身的天然魅力,也能够有所不断拓展并无限发扬光大的。
    
    但由于这样太慢,且所花费时间太过漫长,根本就不是眼下所有民主人士以及全国人民的基本心愿。由于眼下毕竟再无其它任何道路可走,所以,凡是先民主了的朋友就都不得不暂且忍受煎熬,步履维艰地拼搏奋斗着。恰这正是中共当局高度警惕万分敏感坚决阻遏残酷镇压的一个最重要的方面。也就是说,作为民主人士,如果你只有思想,没有多少金钱收入,尤其还没有来自海内、外比较巨大的任何金钱资助,你一般不会被专制当局那么高度重视或残酷镇压的。否则,你便要真的吃大苦了。
    
    因此,有人说,其实在中国搞民主不需要很多金钱,只要能满足最起码和最基本的就足够了。比如,如果拥有一个像姚明那样的小富翁全力资助的话,也会很快获得成功的。可是,却无丝毫关于这一方面的任何来源。尤其当海内、外众多擅长写作的民主人士不得不以向海外投稿而聊以谋生时,实际也连应该得到的少得极为可怜的一丁点稿酬也很难那么比较方便及时顺利地拿到手,由此可知在中国眼下搞民主是多么的艰苦卓绝且极其艰辛不易了。也许正由于感受到在中国搞民主的极其艰辛不易和艰难困苦,东海一枭便很幽默地大声疾呼说,请投机民运来吧!由此,这也是众多本身也很清明甚至非常民主的人士,只因为还依然被独裁政权供养着,才不敢在很多人都如此如火如荼地大谈特谈民主时,而能够长期沉住气,不发出一丁点声音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当然,作为笔者,由于与大陆很多人接触,他们都会这样说,要靠工资养家啊,否则也站出来搞一搞的。我说,如果在你坐牢时,有人保证给你家人每月发必要的生活费你还搞不搞?他说,果真那样,就是让我真的去坐牢,我也毫无后顾之忧。实际作为顽固不化累教不改嗜血成性的专制当局,他们正是掌握了大陆大多数人的这一致命弱点,才这样残忍残酷地对待每一个凡是执着搞民主的人士的。
    
    恰正是这样,作为民主人士,本来公司开得好好的,他们便故意想方设法干扰你公司的正常经营,而让你的公司早日关门倒闭;如原来还有点积蓄的,他们也一定想办法给你彻底耗干耗尽;如果是正常上班的,他们也一定要让你早点下岗,并从此以后让你再也找不到任何事情做,等等。他们就是要让你把所有家财耗尽耗干,心力交瘁,看你还搞不搞民主了。
    
    实际上,他们也正是这样对你直言不讳的说,政治不属于你搞的,也根本不是你这种人能玩得起的。因为在他们陈腐的观念里,他们始终认为政治历来都是残酷无情残忍血腥的,哪有那么好搞啊,否则,哪里还能轮得上你们这些人啊,我们天天这样奔忙着,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啊?难道我们就不热心吗?所以,作为眼下的民运事业,他们绝不会投机的。而作为眼下还依然坚持不懈顽强拼搏搞民主的,也许才是属于大中华真正最纯粹的民主精英。
    
    毕竟,根据笔者近半年来投稿的实践得知,作为目前能给一点稿酬的海外网刊,实际大多数也都是拼老命苦撑的。比如《真话文论周刊》,由于其新近所办《悉尼时报》出了麻烦,便也立刻宣布不再支付任何稿酬了。并且笔者还从中才得知,原来他们的编辑人员一直都是免费义务干着这类工作的。而作为其它也注明支付稿酬的,如《北京之春》和《中国报道周刊》,由于早断了固定资助的来源,也不得不尽量少登或干脆不登只要是需要支付稿酬的首发稿。
    
    虽然像《人与人权》、《华夏电子报》、《民主中国》、《观察》、《动向》、《自由圣火》、《议报》等,稿酬比较稳定,有的还比较高,但要求写作面极为狭窄,且刊登数量极少,一般写作者很难有机会在其上面也发表文章而获得比较丰厚的稿酬援助。于是,就只有大量给《民主论坛》投稿了,但由于《民主论坛》的资金也不是无穷大,且极其有限,所以他们也把稿酬调到最低,并且要求条件还极为苛刻。
    
    由于笔者毕竟投稿时间极短,完全指望稿酬谋生时间也不长,但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笔者已深深感觉到,中国民运生存之艰苦,究竟达到何种惨不忍睹的地步了。当然,先不说专制当局对这些人极其血腥残忍且丝毫不讲人性地摧残与镇压了。仅仅依靠海外投稿就能完好生存下来的人,眼下大家也都看得很明白,除了率先步上民主道路且学历以及知名度非常高的人之外,至于其他所有人,几乎都千篇一律地正挣扎在垂死线上。固然,仅仅依靠这些人,你能指望他们为中国民主大业究竟能做出多大贡献呢?
    
    也许作为擅长写作的,还多少能写点稿件,勉强也能赚点油盐钱,可作为大多数民主人士,他们并不都擅长于写作啊。尤其有很多人,他们本来也很有知识和学问,且思想非常先进开明,实际也正做着极为扎实有力的工作。但是,由于他们的专长不在于写作上,而他们的生活也极度艰难不幸,尤其当他们真正遭遇冤狱时,其家人的悲惨处境,也就可想而知了。
    
    很明显,作为中国民运人士,全部都是被彻底边缘化了的人,谁如果要想从他们身上榨取油水,也许只有做梦了。尤其是那些长期被监禁、监视、关押的人。也难怪刘建平律师感叹道,如果让他们支付极其高昂的律师费用,也许只能等下辈子了。因此,很多真正有道义良心或者本身就是民主人士的律师们,无论他们遭遇多大阻力,也无论他们眼下多么处境险恶且艰难不易,只要条件稍微允许,他们都会竭尽所能全力以赴帮助这些被冤枉坐牢或正要被重判的良心犯们的。
    
    由此我们可知,眼下中国民主的艰难推进,仅仅只是凭借道义和良心。当然了,如果长期只这样,这便充分说明,中国民主的步履维艰和寸步难行究竟达到何种残忍地步与程度,也便一清二楚了。当然,这都是顽固不化愚昧专横的专制当局所故意酿造的深重灾难,未来中国人民,一定也不会饶恕他们的。
    
    尤其作为笔者,原来还以为香港民主派比较富裕,如今看了《 大纪元》记者冯静编译的《北 京阴影下的香港民主改革者》后,才真正有所获知,作为身在拥有中国最富豪和富豪最密集的国际性大港口城市,并且以前还号称亚洲四小龙,他们竟然也极其困苦可怜。
    
    该文报道说:" 香港支持民主的党派也苦于人员补充和经济资助的挑战。公民党仅有100名成员,且有限的资助因创办费用几乎消耗殆尽。民主党建立于1994年,仍然只有600名成员。立法委员和前民主党主席李柱铭说,'大富翁不敢[给我们资助],中国共产党了解我们的会员,只有非常勇敢的人才会参加我们的党'。"
    
    由此可知,眼下真正困惑中国民主的绝不是在大陆或港澳已经民主了人数还不是很多的问题,其核心和根本就是资金,资金,资金。如果解决不好只要能让许多民主的先驱及其家属们能够比较完好地生存下来的基本资金来源(虽然这一部分资金也少得极为可怜),中国民主就一定艰难在较短时间里有所真正突破或取得较为巨大的成果或能够向前大踏步地迈进的。
    
    但是,由于作为所有民主人士,大多数人都是文职出身,且由于心性较高,而真正能够彻底全面地放下尊容、身份和架子,敢于厚着脸皮大力发展资金的专门人才,一定不是很多的,否则,中国民主事业就绝不会面临如此众多的艰难不幸和巨大困境。
    
    为此,笔者想,其实像这类问题,作为海外的朋友们,他们是最有办法解决的,但是,正是由于缺乏这样一类专门人才,所以,连他们自己有些人也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就更不用说去大力支援国内民主人士了。
    
    由此我想,作为这种摆在所有民主人士面前的巨大困难和瓶颈问题,确实也该引起海内、外所有朋友们的高度重视,热心关切,以及下狠心及时解决了。否则,这种属于中国民主化供血系统的严重缺失,才是真正致命于中国民主大业的瓶颈之所在。难道作为海外那么多精英们,他们就根本没有办法解决好这等问题吗?在此还希望海外所有朋友们,尤其是那些条件稍好且处境比较方便的同仁们,确实能够在这一方面为中华民主大业真正能够找到出路和突破口。
    
    而作为资金的来源,应不限于民主国家政府的资助、大型企业集团和商业团伙的资助,只要确实来路正,不含有任何杂念,未来民主中国确实能够接受得了的,就应慷慨接纳。否则,还是要考虑拒绝之。
    
    在此,作为笔者,也许只能期望于海外所有同仁们了!
    
    2006-3-26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永丰:和平年代,如临大敌,枪杆子为何难倒
  • 郭永丰:我只反过来听李敖演讲
  • 郭永丰:中共地方与中央之残酷性比较
  • 郭永丰:沉痛悼宾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