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试证“美国民族主义的危险性”/马铭
(博讯2006年3月28日)
    作者:马铭
    
     引子: (博讯 boxun.com)

    
    "两名学者名叫凯尔·莱伯和达丽尔·普列斯,他们联合署名的文章发表在最新一期《外交》杂志上。文章说,大约半个世纪以来,世界上最强的几个核大国在军事上陷入了被称为"相互确保摧毁"的僵局。由于美国和苏联的核武器都非常强大和精良,以至于任何一方如果首先使用核力量,即使是突袭,都有可能被另一方的反击彻底击溃。因此,挑起核战争也就相当于自杀。然而两位学者宣称,"相互确保摧毁"的时代正走向终结,美国具有核优先能力的时代开始了"。
    
    学者的意思是说美国可一次性摧毁中俄远程核力量。也可以认为是美国人向世界他国发出的"核讹诈",是打向爱好和平的世界人民脸上的一计耳光。
    
    以上消息来自中共人民日报下属的报《环球时报》的2006年3月底的报道,难免存在中共误导民众抨击美国之嫌。大家姑且信之,其报道非虚。
    
    但是美国二名学者为什么要发表这种愚蠢的文章呢,而且发表在《外交》这种对外关系杂志上?
    
    记得去年,中国有一位朱将军说,中国不怕核战争,大不了以中国西安以东的地区来换美国西部地区,明确告诉一些势力中国人不怕牺牲,虽不能取胜,但总能搞个鱼死网破。
    
    结果此言一出,中文网上不少人骂朱成虎草菅人命,反应了中共不管人民死活让民众为其陪葬的丑恶。
    
    现在有美国学者在堂堂的美国《外交》杂志上,发出明确的核威胁,并告诉美国人民,美国只有打别人的份,别人没有打美国的份。
    
    不知我们中文网上的一些人又准备怎么评论?
    
    对于朱和美国学者的言论,我们都可以认为是核威胁,一个是独裁专制发出的狂言,那么另一个,是什么呢? 是民主自由的美国发出的什么样子的信号呢?
    
    是美国政治家对美国民众的欺骗扯谎,还是美国政客在鼓动美国的盲目自大的民族主义呢?
    
    由此可见,让我暂时下一个结论:美国这种民族主义很危险啊,大有发展成为排外主义,以至于纳粹主义的势头,十分令人担心!(只是出于论证要求而下的暂时结论,请大家不要急)
    
    对民族主义的担心,是近年来中文读者很熟悉的现象。比如,在中文网上常见的是对中国民族主义发展的指责。这种指责,在日本、台湾、北美很流行,特别是2005年,大陆出现了大规模的以反对日本军国主义复兴为主题的游行示威后,海外甚至包括中国的一些媒介都开始严重关注中国的民族主义,有的干脆直接抨击中国的民族主义。
    
    今天在此,我就假借一些人的逻辑思维方法,就纳粹主义、中国民族主义、美国民族主义,对三者进行一下比较。只是一家之言,请各位看官批评指教。
    
    简单就三者作个比较。
    
    大家知道,纳粹是种族至上主义,信奉的只有一个民族(这个民族是在血统是纯粹的那一种)最优秀,其他民族都是低级的、不入流的,都应该被消灭(建立犹太人集中营进行集体肉体消灭)或者应该被统治(德国要统一欧洲,日本人也跟在其后,倡导日本大和民族最是优良品种,所以要统治亚洲。而且口号动听-"大东亚共荣",白人从亚洲打跑。现在不是在个别中文网站上,依然有几位网友,动不动就说黄种人要如何如何,要记住共同对付白人)。纳粹德国和军国主义日本,都是先在国内发动爱国主义运动,对国民灌输种族优越论,然后顺理成章的入侵邻国。一句话,纳粹(包括日本军国主义)的发展轨迹就是先民族主义在国内,后纳粹法西斯主义在国外。
    
    中国的民族主义呢?按一些人的"理性分析"就是说:
    
    以前中国自认天下王朝,自认处于世界之中,"中国"之周边都是蛮夷。没想到1840年后,中国屡败于边蛮,最初败于遥远西方来的洋人,最后竟败于邻近的假洋人-东洋鬼子,而且这个东洋边蛮给中国人的打击最大,从1895年到1945年,中国人算是与这个近邻结下了血海深仇。有以上形势的巨大变化,自然对中国人心理产生了严重影响。于是中国人开始有了"变态反应",如义和团(应该叫义和匪)惨杀西方人,连传播"福音(good news)"的教父也杀害,进而杀害众多的信教中国民众,"其恶劣手段和影响之甚",直到今天还有广东的"袁时伟"大教授出面著洋洋名文,来抨击义和团和中共的现行教育内容。袁教授说,义和匪反映了中国人严重的排外主义,是没有人性的而且落后于现代文明的中国人的对先进文明的残忍杀戮。
    
    义和团可以认为是近代史上最早的中国民族主义表现。此后,中国民族主义之风越吹越大,毛泽东是民族主义者,连跑到宝岛的蒋先生也至少是半个多民族主义者。中国人靠民族主义建立了新中国。于是,人不少人自新中国建立之初就十分担心中国社会的发展,认为中国自绝于外部世界文明,反而与前苏联搞到了一块。前苏联搞的是什么?外搞共产主义,内搞沙俄遗传下来的对外扩张的帝国主义。共产主义,在西方人眼里看来是,是与人类文明背道的异数,虽然西方吸取不少共产主义学说的精华并运用之对资本社会进行改良,虽然没有明确地官方宣传,但是他们依然深深地认为共产主义与纳粹主义一样,都是邪恶(evil)。新中国跟这样的前苏联搞在一起,还能变好吗。
    
    1980年后,改革开放的中国搞与西方世界接轨了,而且中国也早与前苏联断了交情,世人都在欢呼,中国人回到西方文明世界中了。在1980年代中期,美国甚至提出直接支援中国人搞军事航空事业,美国提供先进技术,中国人只要明确站到反对苏联的第一线就可以了。面对巨大的蛋糕,当时的中国领导人不愿意当超级大国之间的炮灰,经过痛苦的考虑,谢绝了。这段时期,可以认为是现代西方对中国人最满意的时期,他们说中国再也不会出现类义和团事件了。没想到,中共还真是不可救药,1998后竟然出现了受鼓动的大陆大学生围攻美国大使馆的严重事件。美国人炸掉你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也是你中共罪有应得,据说中共利用大使馆暗地里提供军事情报给南政府。前南的最高领导人之一米洛舍维奇都被以反人类罪送到海牙国际法庭最后死于狱中了,炸你个中共使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你中共玩起了民族主义,搞围攻给我美国制造压力。于是自1998年后,西方媒介纷纷惊叹"义和团的幽灵"又在中国大地出现了。从那以后,北美一些社区的公众图书馆中,纪实1998年事件的录象带与记录纳粹罪行的带子放到了一起,以方便公众阅读。到了2004年,中共借着世界反法西斯胜利60周年的东风,又玩起了民族主义,这次不围攻美国使馆了,而是开始围攻日本使馆了。虽然日本有纳粹前科而且现在还念念不忘军国主义复兴,但是日本毕竟是"民主国家"啊!一句话,中国民族主义的发展更让我们世人担忧!
    
    通过以上"史实",我们起码可以看到中共也是先在国内搞民族主义,然后以后应该就是对外的实行扩张和最后实行纳粹主义了。这种认识,已经在一些团体和一些人脑中深深扎根,只是在等时间加以验证而矣。
    
    况且,这些人尖锐地指出,中国人这种民族主义很有特点,无论是仇洋仇日,其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中国人自己,中国人的自卑和耻辱感外加国家落后和政治因素"(这是一篇名为《中国为什么仇日不仇俄》文章的结论)。中共动不动就向人民说"反帝反封建是近代中国历史的主题",当年用这种理论建国,现在用这种理论来批评袁时伟教授的"义和匪论"。总之,如果用一句话来作总结,那就是"中国这架飞机被中共劫持了,而一劫竟然就劫了五十余年"(这是一些民主人士典型的结论,也是证明中共是非法政权的主要论据之一)。
    
    以上分析了二战的纳粹主义和中国民族主义,二者都有共同点,由内部的民族主义最后产生了邪恶的对外侵略以至于反人类罪。借古还是重在喻今:"中共的民族主义最后难以摆脱纳粹主义的下场"。这是一些人的重要观点,并且是中文网站广泛被宣传的主题。在此,我只是基于自己的个人观察和认识,替一些人完成了这个重要观点的基本论证,不知符合不符合一些人的思路以及这种论证方法合适不?
    
    最后,再让我们看一下美国的民族主义。首先是美国有没有民族主义?
    
    美国是移民国家,大家来自四面八方,从400年前到现在,一直有大量移民不停地涌入美国,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好象不应该有民族主义。而且,美国实行的制度是民主制度,在信仰方面又是博爱的基督精神,应该不会有产生中国式民族主义的土壤吧。不过,一个国家没有民族主义,好象又不太正常。罗斯福在二战期间,经常广播讲话,凝聚美国人民战胜纳粹的勇气,现在小布什总统也搞每周广播讲话,也有力地增强了美国这个年轻伟大民族战胜恐怖主义的信心。这么看,美国是应该有民族主义的(而且还有不入流的种族主义3K党)。但是有人会解析道,美国是有"正常的民族主义",不象中国有的是"可怕的非正常的民族主义",二者是有质的区别的。
    
    但是,按照一些人对纳粹主义(含日本的军国主义)及中国民族主义的分析原则,我看当今美国的民族主义也极其危险。
    
    一是排外特性。如果说中国的民族主义是盲目排外,那么美国的民族主义可以说是有目的排外了;一个如果说是由于长期落后由自卑产生的民族仇恨,另一个则可以认为是唯我独尊产生的民族疯狂。
    
    二是表现程度。如果说中国民族主义者动不动围攻外国使馆,那么美国民族主义者不动则已一动就是跨海远征,搞掉南联盟再端掉塔利班、打完一场高科技战役又来一场反恐战争。
    
    三是口号宣传和舆论支持。如果说中共打着"反帝反封建是近现代中国人民主要使命"的招牌号召本国人民来进行民族主义的勾当,那么美国是号召全世界人民跟着美国民族主义者,进行"反独裁反暴政、反恐怖主义、反违反人类罪"的帝国主义战斗。
    
    四是从支撑民族主义的理论或者信念角度来看,如果说中共是利用共产主义和民族复兴来倡导民族主义,那么美国可以说是利用民主自由原则和基督教义来搞民族主义。这话怎么讲?民主自由在美国的运用下,成了推翻一切外国独裁力量的力量源泉;基督教义中唯我GOD为真一神圣的潜在影响,又鼓励一些基督徒搞在公元12世纪搞十字军东征,到了当代是基于"世界文明冲突论"来搞"反恐战斗"。
    
    以上分析,只是模仿一些人对中国民族主义的分析,对美国的民族主义进行的"诽谤",请中国的一些民主人士不要生气。这些民主人士肯定会讲,美国是当今最伟大的民主国家,是有一套严密地防止产生极端民族主义乃至纳粹主义的体制的,你中国有吗?有没有民主制度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这一反问"你中国有吗",和这一"关键所在",直叫众人哑言。但是,我不禁想起我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的初衷。
    
    一是前述美国学者在美国《外交》杂志上的"自由学术畅言";二是我经常收听的"Air America Radio",自从反恐怖以来,种种强烈言辞天天涌入我的耳朵,有时是主持人与打进来的电话就布什的某一政策吵得不可开交,有时是几个特邀佳宾就出兵问题相互争论几近于谩骂,我直寻思,我们家平时温温有雅的尊敬的邻居先生,这么在电台上、在公众面前吵得这么不可开交,不仅是绅士风度有没有的问题而且是使我联想起来中国人熟悉的文革辩论会;三是我这人很喜欢看美国的科幻影片,因为我认为这代表了美国人民的无以伦比的创造思维和伟大的创造力,象《The Core》这种影片,直接关注其他国家想都不想的地壳以下的地球内部世界,影片让类宇宙飞船式的东西直下几万丈以至深入至地球核心进行探险。我一直认为,美国最发达的最文明的地方,不是其它的,而是其广揽天下精英(从各国留学生到各国科学家)从而创造出了一个个世界之最,为当今世界的人类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这才是美国长盛至今依然不衰的根本原因。天道不仅酬勤,而且更青睐有创造力的人和国家。美国围绕创造力而建立的这一套社会及科学制度,是很值得我们只勤劳而创造性差的华人世界借鉴和好好反思的。
    
    可惜,极富创造性的美国科幻影片,竟然也时时表演些低级镜头,让一些陈词滥调不停地出现在影片中。如另一部影片《Starship Troopers》(1997)(中文翻译成《人虫大战》),讲述是低级的落后的虫类文明与高级文明的人类地球之间的战争,虫是无恶不作,虫经常从其星球出发不时地袭击地球。于是人类被激怒了,当时人类世界的宣传舆论是"你能为人类做些什么?",于是人类电视画面出现了小朋友踩踏各种臭虫的镜头,而被采访的即将出征的人类战士的口号是"死了的臭虫(bug),是最好的臭虫"。
    
    踩踏臭虫的镜头使我想了中国小朋友在家长的牵手下在日本国旗加钓鱼岛的图幅上踩踏的动作,以及一幅巴勒斯坦儿童人体炸弹的图片;人类战士的口号使我想起来著名的"死了的印弟安人是最好的印弟安人"这句话。所以我有个建议,不妨给《Starship Troopers》的导演以最佳预测奖,因为这部影片生动的宣传语(Tagline)是Prepare for Battle,准备什么样的战争呢?我想不仅仅是准备人虫大战吧。这部影片是1997年公演的,看一看几年后的美国反恐战争,对照一下这部影片中描述的战争理论、战争动员、战争气氛和精神鼓励法,我们可以发现二者是那么地相似。再来个建议,建议布什总统把这部影片作为反恐爱国宣传影片加以广泛播映,肯定会对美国民族主义的蓬勃发展有莫大的助益。
    
    以上是针对有些人提出的"美国是当今最伟大的民主国家,是有一套严密地防止产生极端民族主义乃至纳粹主义的体制的,你中国有吗"的问题,我联系近年的所见所闻而产生的一些杂感,不足为凭,也不足说服他人。
    
    正如一年前,就"日本的民主体制和民主力量能不能自身制约军国主义的复兴呢",有人说可以所以说不必担心日本的军国主义,但是我个人对此是持强烈怀疑态度的。为什么这么说?
    
    石原慎太郎,著名作家,市民选举出来的東京市长,是大家知道的地道日本军国主义鼓吹者,石原担任制片人的反映二战日本神风队员的电影已经正式开拍,而现在的民选日本首相小泉先生去看望本国驻外工作人员时,也喜欢赠送他们神风队员的资料,鼓励他们为了大和民族尽心竭力不畏牺牲。以前日本大多数人都反对修改和平宪法,90年代以后,50%以上的开始支持修宪 了; 修改宪法,起初并不涉及日本和平宪法的核心第九条,但是在强大的日本军国主义复兴力量的宣传下,民主自由的日本选民们也开始积极主张围绕第九条进行宪法修改。修改和平宪法的实质就是抛弃第九条所规定的"日本不保持陆海空军和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交战权"而积极进行扩充军队,不仅要自卫而且要"有事出兵"。
    
    日本的民主力量与日本军国主义的复兴,我在此就不多说了,日本人认为修宪是为了恢复日本正常国家的地位没有别的意思,不少中国人也这么认为,那么我也就不多说了。更多详细可以参见《西方主流社会为什么表现出对华人感情的漠视》一文。
    
    日本,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民主国家呢,各人有各人的看法,但是对于美国,不少人会说美国是最伟大的民主国家,也不象日本人有前科。
    
    是啊,二战后,美国军队一直是作为解放的战斗队、民主的宣传队而存在于世界上的,而且声誉相当地好,比如东(南)亚一些中小国家,宁愿美国军队长期驻扎在本国,也不愿看到本地区强国如中国一枝独大。 我们应该相信美国的民主是可以防止美国民族主义的疯狂而危险的发展趋势的,这一点是"勿须置疑的"。但是我也不禁想起了屡次被捕的"美国反战母亲希恩"。这位反战母亲,去年是在白宫草地上被捕的,今年是在联合国总部抗议被捕的。不过,美国实行的是最伟大的民主,这位母亲过不了几天就被释放了,她又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声音了。
    
    可是我就纳闷了,这位反战母亲是不是代表了美国民意,如果说她没有代表美国社会民意的主流,那么是不是可以认为美国人现在正处于危险的民族主义风当口,加之前述的两位美国学者著文进行"核讹诈",美国这么一路走下去,世界和平就有问题了;如果这位母亲还算是(起码)代表了相当一部分民意,那么民主选就的布什总统为什么就听不进去这部分民意呢?
    
    我也不禁想起2006年2月份炒得很热烈的google事件。
    
    Google作为世界搜索网站的老大,其强大的功能令人十分佩服,比如一些需要内部登陆的网站,平常人是不可能靠点击鼠标进入的,但是Google的搜索引挚就可以进入。这样一来,Google颇受各界重视。先是美国司法部要求Google提供用户信息,以便美国防恐。后是,中共要求Google答应屏蔽一些网站信息使大陆用户不能访问,才让Google正式在中国开门营业。对于前者,Google顶住了,但是对于中共,Google"屈服了"。Google说要遵守中国大陆的法律,所以屏蔽了一些信息。但是美国司法部的要求太过分了,如果我今天提供私人信息给政府,明天谁还敢用我Google,而且美国司法部的这一过分要求,是不是有违背美国宪法精神之嫌?对于Google这一前后不一致的表现,美国的民族主义者不干了,官方表现是国会要进行听证会,研究互联网公司支持独裁国家如中国搞信息封锁的严重问题,民间表现是一些热爱民主自由的美国人(当然也包括一些中国人),纷纷在互联网上发表倡议信,其中一份倡议信说,以后请不要使用Google了,我们现在提供另一个搜索引挚给大家,并请支持者签名抗议Google公司的倒行逆施。如果说中共对互联网的内容限制是一种"腐朽败落势力"对先进文明的消极抵抗,那么美国司法部的对Google公司的明确要求,可以不可以认为是美国民族主义正在向危险方向发展的一个征兆呢?
    
    证毕。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