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爱情究竟是什么?/郭知熠
(博讯2006年3月26日)
    郭知熠更多文章请看郭知熠专栏
    作者:郭知熠
     (博讯 boxun.com)

    听说郭知熠先生对爱情学的研究非常有兴趣,有朋友在闲谈中就直截了当地问我:爱情究竟是什么?对这个问题有没有一个答案?
    
    爱情究竟是什么?对于这个问题,有非常多的人思索过,可惜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郭知熠以为,尽管对爱情问题思考的人很多,困惑的人很多,但是,做研究的人却非常少。笔者在前几天写过一篇评苏格拉底的爱情观的文章。虽然苏格拉底对于爱情问题有过一些思索,但是,他显然并没有做仔细的研究。否则,不会得出一些荒谬的结论来。
    
    爱情究竟是什么?我们还是回到这个问题上来。
    
    在笔者看来,爱情其实非常简单。爱情并没有我们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复杂,那样神妙莫测。爱情作为人类的一种美妙的情感,作为人类的一种高级的使人类有别于其它动物的情感,它的基石是并不神秘的。
    
    在笔者看来,爱情的基石其实就是人类个体的需要。也就是说,归根结底,我们爱情得以产生的深层理由是隐藏在我们内心深处的需要。郭知熠先生在这个基础上,建立了关于爱情的渗透理论,这个理论可以解释几乎所有的人类爱情现象(笔者在其它的地方引进这个理论)。
    
    爱情的产生是因为个体需要的满足,或者说,是个体对这些需要能够得到满足的期望。我们通过一个人的爱情对象的选择,可以寻找他的心理的需要;同样,我们也可以通过一个人的心理需要(尽管我们必须作一些猜测),我们也可以对他的爱情对象选择的标准作一些判断。
    
    如果我们考察一些潘金莲的例子。我们可以发现潘金莲与武大郎的婚姻是不能令她满意的。她的个体的需要没有在这个婚姻关系中得到满足。那么,在她的心里就埋下了日后通奸和谋杀丈夫的种子。
    
    武大郎不管在哪一个方面,都不能使得潘金莲的需要得到满足。那么,潘金莲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自认倒霉,认命算了。但另一个就是不肯认命。如果潘金莲选择不肯认命,那么,潘金莲就有很多的机会爱上别人。潘金莲先对武松着迷,而后又与西门庆偷情就是很好的证明。潘金莲只希望她的需要得到满足,甚至为别人做小老婆也不在乎。
    
    我们其实可以看到,一个女子在名分与爱情的选择中,往往选择后者。如果她在选择中,要么只能得到名分,要么只能得到爱情,一个女子会放弃名分。潘金莲愿意做小老婆,我们今天也有很多女子愿意做别人的“二奶”或者“三奶”,就是根源于这种思维逻辑。
    
    一个人的需要是一种非常巨大的力量,这也是爱情为什么有时候非常狂烈的一个原因。通常,在爱情的选择中,性欲的成分非常小,这是因为爱情本质上是一种社会需要的满足。但是,有些人因为种种原因,在婚后性欲得不到满足,那么,对性欲的需要也可能使得她产生“荒谬”的爱情(笔者将荒谬打上引号,表示看似荒谬,其实并非真正荒谬)。我们知道,在《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中,由于丈夫的性无能,查泰莱夫人的性欲长期得不到满足。那么,这位查泰莱夫人会因为性寂寞而爱上一个毫无地位的猎人。
    
    同样,当上皇帝后的武则天会因为性寂寞而“爱上”走江湖的冯小宝。笔者之所以将“爱上”两个字加上引号,是因为笔者相信武则天并非真正爱上了冯小宝,而是爱上了他的性交能力。象武则天这样狂妄的人,要说她真正爱上谁恐怕不会属实。
    
    爱情的产生源于需要的满足。一个人没有了需要,他也就不会产生爱情。甚至生命也会成为累赘。但人类个体的需要在寻求它的满足过程中,必然会寻找一切可能的途径。自然,爱情的领域是人类需要寻求满足的一个至关重要的途径,也是一个非常方便的途径。
    
    这解释了为什么人类个体的需要是爱情产生的真正基石。
    
    
    
    写于2006年3月25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敖大师是思想家吗?/郭知熠
  • 老夫少妻的婚姻有相对的稳定性?/郭知熠
  • 为什么婚姻是爱情之坟墓?/郭知熠
  • 苏格拉底的爱情观批判/郭知熠
  • 女人爱钱有错吗?/郭知熠
  • 翁帆会不会爱上杨振宁?/郭知熠
  • 女人不坏,男人不爱吗?/郭知熠
  • 什么样的女子更爱金钱?/郭知熠
  • 从一位女大学生手淫说起/郭知熠
  • 文字狱,中国人心中摆不脱的孽根/郭知熠
  • 大学生是否有性交权?/郭知熠
  • 传统文化与不肖子孙-与李土生商榷之一/郭知熠
  • 中国的传统文化究竟是什么东西?/郭知熠
  • 我为什么要讨论爱和性?/郭知熠
  • 人,为什么不能长生不死?/郭知熠
  • 为什么男人们普遍重视处女膜?/郭知熠
  • 我看周恩来/郭知熠
  • 鲁迅的形象会更高大吗?/郭知熠
  • 北外的处女率想说明什么?能说明什么?/郭知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