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周巨川:知道未来,才能明白现在
(博讯2006年3月26日)
    问:我国的政体改革已嚷嚷多年,至今未见有实质性进展,原因何在?
    答:因分辨不清改革措施的对错,所以难成行。
     (博讯 boxun.com)

    问:因何分辨不清?
    答:因为没有鉴别对错的准绳。
    
    问:能打个比喻说明一下吗?
    答:比方说,有很多人在森林中迷了路,为朝哪个方向走发生了争执,各说各理,但都没有确凿证据,在此种情况下,你说,他们能争出结果吗?
    
    问:恐怕不能。他们会不停地争论,并不停地走弯路,即使有时走对了,也是“瞎蒙”的,不知道已对了,不久可能又会走错。你说这想表达什么?
    答:这就是当今国人的真实写照,由于没有鉴别对错的准绳,于是只剩没完没了地吵了。
    
    问:那你说,需要有怎样的准绳?
    答:还接上述比喻。假如森林外有一人,在正确方向竖起了一座灯塔,为里面的人引路,里面的人还用争论么?
    
    问:我想还会争论,但性质变了,不是争论朝哪个方向走,而是争论怎样走才能尽快抵达目标了。
    答:就是说,如果有了被大家公认的、令人信服的鉴别对错的准绳,当今政改也就无需争论,只需考虑怎样行了。
    
    问:目前有不少人认为,当今政改难行,并非理论不明,而是利益因素所致,对此你怎么看?
    答:不排除有此因素,但这绝非主流,因一旦某种理念被社会普遍公认,由此而引发的潮流绝非少数人能挡得住。今天的政改难行,根本还是理论问题,各说各理,都认为自己有理,但社会整体表现还是无理,缺少指路的灯塔。
    
    问:那么社科领域的灯塔是什么?
    答:对未来的“一致认知”。
    
    问:对未来的认知能起什么作用?
    答:当人们一旦公认了未来社会将走向何方,就如同“发现了森林外的灯塔”一样,产生出齐心协力奔向目标的欲望,社会整体就呈“有理状”了。
    
    问:这就是你说的“知道未来,才能明白现在”吧?
    答:正是此意。
    
    问:未来远在彼岸,即使知道了,眼下的事又怎能明白?
    答:那就简单了,就说政改吧,凡能逐渐接近未来的改革措施,就表明对了,可行;凡逆反了,就表明错了,不可行。对未来的认知能使人知道对错。
    
    问:要是对未来的认知有错呢?
    答:再过几万年、几亿年、几十亿年,如果那时人类还存在,对未来的认知还会有错,因“有限的人”无法终极认知“无限的真理”,但人类终究还是要靠这一个个“有错的路标”指引着一步步前行,不然又能怎样?
    
    问:当年马克思为我们提供了“共产主义路标”,现在渐渐感觉不太对劲儿,是否就是这种“路标有错”?
    答:这是正常的,将来世世代代的路标注定还会有错,但也必须得有,不然人们不知如何走,结局会更糟。只因想到了这一层,所以我也在致力探索未来,希望能找到一个“比较正确的路标”。
    
    问:快别提你那所谓的“新共产主义”了,人们对共产主义这个概念烦透了,你就不能改个名吗?!比如说,改为“大同社会”,不可以吗?
    答:改个名又能怎样?未来社会只有一个,如果所有探索者都给未来起个新名,不说别的,光名字就搞乱套了,还怎么探索?在这个问题上苦苦计较,实在没意义。
    
    问:你的“新共产主义”能保证比马克思的“旧共产主义”少有错误吗?
    答:尽量争取吧。
    
    问:我总感觉,眼下似乎比未来更易搞明白,你说呢?
    答:应该正相反,未来不明白,眼下根本无法明白;或换句话说,不知朝哪个方向走,你怎知应走那条路?
    
    问:看来要寄希望于你的“新共产主义”啰?
    答:未来需要大家齐心协力探讨,个人的力量终归是极其有限的。
    
    问:怎样才能使人相信对未来的认知?
    答:认知未来,需要充分认知现在以及以往,通过对“已知”的高度概括总结,找出其规律所在,顺势推出“未知”。
    
    问:由“已知”能准确推出“未知”吗?
    答:一般说,对已知了解得越清楚,对未知的推测也就越准确,一个成功的理论体系,应该前后贯通、条理清晰、处处能自圆,达到这一境界,就可使人信服了。
    
    问:人们都信服了某种理论,就会变成“有序的群体”,就像一个心智健全的人,可以做成漂亮事了,对吗?
    答:没错。一个社会信仰体系乱了,就如同患了精神病,当下中国就患了这种病,而且病得还不轻,不先治好此病,将注定寸步难行。
    
    问:那你打算就此做点什么?
    答:尽我力所能及吧。我打算广泛联络有相同志向的同仁一道探索,尽快整出一个令人信服的对未来的认知,解当前国家的燃眉之急。
    
    问:这可是当下“敏感话题”啊!你不怕担风险吗?
    答:真正的思想者不会有、也不该有任何风险(除非被误解),有风险的思想者必不够档次。
    
    问:此话怎讲?
    答:你想啊,真正有水平、够档次的思想者远远处在人群的前面,为大家探路,孤零零的,谁能把他当“敌人”啊?有敌人的思想者,一定还未走出人群,还在“和人苦苦斗争”着,这样的人能给大家探路么?
    
    问:那倒也是。但愿你能不被误解,做好这件事。话说回来了,你万一被误解了怎么办?
    答:我相信,当今中国正处在向好的方向转化的“轮回”过程中,这个历史的大趋势不会改变,所以“真正的思想者”遭受厄运的可能性不大;即便受些磨难,为了我们这个国家、民族的长治久安、繁荣兴盛,不也应该么?
    
    问:你有具体些的计划吗?
    答:我决定从即日起在我住的北京香山开个讨论班,每周六、日两个整天,有兴趣的朋友可来此聚聚,共同交流探讨,如有了好的见解,随时提供给社会作为参考。
    
    问:那我要去看看,多交些朋友,多长些见识,你欢迎吗?
    答:当然欢迎!你须先找到“香山植物园西门”,然后打电话62592474 或手机13120246993 有人接你。你可要常来啊。
    
    问:一定一定,那就香山见!
    答:香山见!
    
    
    作者姓名:周巨川
    住址:北京市海淀区香山北营7号
    邮政编码:100093
    宅电:010-62592474
    手机:13120246993
    QQ:454123711
    个人网站http://zxwh.cc333.com(中性文化论坛)
    E-mail:[email protected]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共产主义道德观——爱一切人/周巨川
  • “新创”一种共产主义理论...前言/周巨川
  • 周巨川:中国政体改革方案(2005年10月16日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