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公款吃喝的数据是雾里看花吗?
(博讯2006年3月25日)
     网友严继中在《给这些言之凿凿的“疑似”数字把把脉》评论文章中写道,前些天,去车站接一位朋友,当时正赶上台独分子闹“终统”,出租车司机一路慷慨激昂的抨击了中国每年9000多亿元的公款吃喝、出国考察、公车消费问题;曰:为什么不能省下钱来建航母呢?问他这些数字是从哪里听来的,他说得理直气壮:从报上看来的,从广播里听来的,那还有假不成?
    
       过后,严继中网友找来一些报章来研究,研究了半天,得出了这些数字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采用的表述方式是“据报道”,“据有关资料”,“据有关媒体披露”等等,出处是千呼万唤也不出来,作者是“打死我也不说”,你自己猜去吧。所以,窃以为,他不是不想说,而是实在说不上来。那么,真如严继中网友说讲的那样吗? (博讯 boxun.com)

    
      湖南省衡南县是个财政穷县,历年财政累计负债高达7亿元。一些教师工资只发70%,就连县乡公路改造、乡村扶贫等,都得从干部工资中扣钱来补“窟窿”。但就是在这样一个地方,不少干部近年来却争先恐后地坐上了崭新的广州本田、帕萨特等中高档轿车。据统计,仅2003年衡南县就花费近500万元为“公车消费”买单。(2004年7月26日《新京报》) 真是“财政吃紧、换车不停”。
    
      2005年5月9日,昆明市在媒体上公开了车改补贴的具体标准,车补实施后将节约多少成本还不得而知,但记者得到这样一组数字:经济技术开发区33辆车去年的养车费是130多万元,车改以后发放补贴80多万元,可以省下50万元左右。(2005年5月25日《华夏时报》) 每辆车年平均使用费3.939万元人民币,还没有含司机的工资。
    
      《京华时报》2006年11月11日报道:“北京市平谷区进行公务用车改革试点,处级以下干部全部取消配车,辅之以相应级别的公车补贴,实职副处每月1500元,科长800元,科员300元。为了证明这个标准的可行性,该区的夏各庄镇政府算了一笔账:以2005年上半年车辆开支测算,镇里6辆车每年需支出68万元,车改后的补贴发放只需要41万元,由此可以节约开支27万元,降幅达60%左右。” 这里每辆车的年平均费用高达11.33万元,一个乡干部有多少公干,怎么能用出如此之高的费用呢?
    
      新华网重庆2006年11月8日报道,来渝参加全国机关事务工作协会三届一次常务理事会的全国机关事务工作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元慎日前表示,目前已开始了公务用车改革的试点,我国公务用车改革的基本思路是自下而上,改革到厅局级领导干部,厅局级及以下的干部将可能取消专用公务车。据了解,目前各地政府采购汽车的数量每年都以超过20%的速度递增,2004年,我国政府采购规模达2200亿元,其中汽车采购额就高达500亿元。公务用车的高额支出已成为各级财政的沉重负担。在有些地方,老百姓把官员的“坐骑”比喻为“屁股底下一座楼”。
    
      题为《弊端越来越突出 陕西省积极酝酿公车改革》的文章写道,调查显示,目前,我省省级机关共有行政公务用车1300余辆,每辆车每年的运行成本(含车辆保险费、燃油费、养路费、过桥停车费、司机工资)约为四五万元,每年购买新车需支出1500万元左右。两者相加,仅省一级公务用车每年就需财政支出7000万余元,负担相当沉重。
    
       “八五”期间,全国公车耗资720亿元,年递增27%,大大超过了GDP的增长速度。到了20世纪90年代后期,我国约有350万辆公车,包括司勤人员在内耗用约3000亿元人民币,已经成为财政不堪其重的大包袱。社会轿车每万公里运输成本为8215.4元,而党政机关等单位则高达数万元。每辆出租车的工作效率为公车的5倍,可运输成本仅为公车的13.5%。
    公车消费一直在我国轿车市场占据主导地位,尽管时下私人购车的份额在逐步增大,但对于大部分中高档轿车来讲,主要用途还是公车消费,在某些领域这种公车消费所占比例高达90%以上。(摘自全国政协十届一次会议第0225号提案)
    
      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披露,全国公车消费和公款吃喝年支出高达6000亿元以上,几乎相当于财政收入的20%左右,如果加上官员公费出国开销,已经逼近万亿元。如果这些开支仅为财政列支统计,那么,财政预算之外的此类开支恐怕更是天文数字。
    
    据不完全统计,2005年,审计署机关业务司、各派出机构和已实行外勤经费自理的地方审计机关共拒绝被审计单位宴请13054次,拒收礼品、纪念品3551件,拒收现金、有价证券及支付凭证等160万元,谢绝旅游、娱乐等活动6280次。国家审计署李金华如是说。这个吃请谁来埋单呢?
    
       在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参事任玉岭说,他调研发现,有不少地方财政收入几千万元时是“吃饭财政”,当财政收入达几亿元时仍然是“吃饭财政”。从改革开放初期的1978年至2003年的25年间,我国行政管理费用已增长87倍,行政管理费占财政总支出的比重,在1978年仅为4.71%,到2003年上升到19.03%,而且近年来行政管理费用增长还在大跨度上升,平均每年增长23%!”
    
      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的研究发现,在我国2003年国家财政支出结构中,如果加上预算外支出进行调整以后,行政公务的实际开支比例是37.8%。( 2005年10月11日 14:11 《中国企业家》杂志 )。这就是说,政府从人民手中收取的税费,1/3强用于政府的开支,只有不到2/3用于社会公共服务。与此相佐证的是,一年用于公款吃喝的费用,据说2000亿元,用于公车的,也是3000亿元,用于官员出国考察学习培训的,也是3000亿元。这每项的支出,就超过国防费用,也超过政府用于全国的教育与卫生的公共开支。
    
      退一步说,就算数据有出入,但是,在1994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就联合颁发了《关于党政机关汽车配备和使用管理的规定》中就明确规定:“部长级和省长级干部按一人一辆配备专车;现职副部长级和副省长级干部,保证工作用车和相对固定用车”。也就是说,除了正部、省级以上干部外,连副部、副省级干部都没有资格享受“一人一车”的专车待遇,更何况厅局级以下的干部呢?《关于党政机关汽车配备和使用管理的规定》难道废除了吗?
    
      窥一斑见全豹,这只不过是能查到众多实例中的冰山一角。
    
      近几年来,借培训为名,公费出国几乎成为各级政府和公共机构的一种普遍现象,有些地区甚至把出国培训搞到乡镇一级,称之为新观点、新思路、新知识、新的政府管理经验。有的地方政府还把出国当成奖惩制度来执行,而四川省、广东省的一些市县已规划出了今年出国培训计划,并已成行。
    
      又据2000年《中国统计年鉴》显示,1999年的国家财政支出中,仅干部公费出国一项消耗的财政费用就达3000亿元,2000年以后,出国学习、培训、考察之风愈演愈烈,公费出国有增无减(2006年03月20日新华网)
    
      这是“疑似”数据吗?可以说,这些“疑似”数据不是把整个社会唬得“一愣一愣的”,而是让公众有些“目瞪口呆”。看看那些已经进行了公车改革的地方政府所披露的各种数据,辆车费用少了1.5万元的就是节约模范了。
    
      唐朝魏征在其《谏太宗十思疏》中写道:“闻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思国之安者,必积其德义。...不念居安思危,戒奢以俭,斯亦伐根以求木茂,塞源而欲流常也。”一个封建社会的士大夫都有如此之认识,我们中国共产党人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所以,胡锦涛主席所提出的“八荣八耻”也决不是在无的放矢。找出问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驼鸟”意识,不能够正确的认识到民众对公款消费有些严重泛滥关切的诉求。找出问题,也不是要与哪个国家进行比较,进而如何如何否定什么,不如说是中国人民的“爱之深,关(恨)之切”。当媒体和公众都“哑口无言”时,我们的国家会怎样呢?
    
      只有正视和解决存在的问题,才是化解社会矛盾的最有利之武器,民众才会“人心顺、士气高、干劲足”,改革的阻力才会化于无形。不是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