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新农村”:真能救中国、救农民吗?/巩胜利
(博讯2006年3月24日)
    巩胜利更多文章请看巩胜利专栏
    
     ■文/巩胜利(著名中国问题学家) (博讯 boxun.com)

【世纪观察】

    
     【背景】 2006年开埠,中国最高层及“两会”又历史性作出前所未有的重大调整:提出中国57年以来不曾有过的崭新课题——建设中国社会主义“新农村”。这是在中国执政党中共中央20数年、8个“1号文件”决定也无法根本显效之后、2006年中国“两会”再次决策、未来中国国家新发展而采取的重大新方略新举措。但中国“三农”问题为什么57年以来、至今一直不能得到历史性的根本解放和生态改善呢?中国57年以来的“三农”历史症结到底在哪里?到21世纪今天,中国已经实施了20数年的“市场经济”还能因中国新政举措“反哺”“三农”而根本解决问题吗?中国今天发起的“新农村”运动,能跨越57年来“三农”“血酬定律”而将中国9亿农民带向小康社会、奔向真正的“和谐”社会吗?
    
     【症结】 经过近3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中国9亿农民(是指非城镇人口、“农业户口簿”持有者),依然长期、50数年没有“国民待遇”身份,没有就业保障、没有劳动保护保障、没有医疗卫生保障、没有土地保障、没有受教育的保障。中国农民及“三农问题”,是中国原“计划经济”留下的历史老大难问题,是因为中国国家、社会制度人为的将中国公民分为“城镇居民”与“农村人口”(又称“农业人口”和“非农业人口”、“国家供应粮户口”和“非国家供应粮户口”),而生成的国家公民身份的“差别”。
    
     【源头】 讲到中国“三农”,必须讲土地的问题,而中国50数年“三农”问题的源头,是中国农民根本没有土地的“产权”,按照中国《宪法》规定“一切土地归国家所有”,——这就是中国“三农”的根被彻底悬空,农民、农村、农业——没有“所有权”的土地,“三农”的本质还有什么?这是全世界为数绝无仅有的没有理清土地与“三农”根本源头制度的几个国家。几乎全球的“市场经济”国家,都是把产权与土地与房屋进行挂钩,中国50数年“三农”问题长期呆滞,就是因为农民没有土地的产权。“使用权”是什么?有主权的意义吗?
    
     【历史·历史】 2006年,中国新政大张旗鼓的重新定义和发起建设中国“新农村”运动,但能取什么样的结果呢?中国自1982年开始发起的中共中央“一号文件”,到2006年延续了20数年再次以执政党最高决策、八个“一号文件”都成了中国“三农”的未竟事业,是否再10个、15个、20个“一号文件”的这样一直发下去?“一号文件”多,一方面是国家的高度重视;而另一方面则是“一号文件”的长期无能、根本无法落实到位!一个国家的国策、方略的长期需要指明到达,又长期无法到达、不作为,这难道还不是源头国略出现了严重的悖论?是否国家源头根本国策应该重新审视?
    
     【历史进入】 “八个”、跨越24年的中国最高决策、每每颁发的中央“一号文件”,都不能根本解决中国的“三农”问题。那么,今日中国新一论的“新农村”建设,中国50数年的源头制度和土地方式能否得到更新、正视和理清体制的源头方向?“新农村”建设,引起中国“两会”、国内外上下各界的广泛关注,这是中国国家未来、21世纪涉及9亿人口、57年以来国家生态环境所发生的重大新变化,然而这种变化还需要中国国家法律能作出由“计划经济”改变为“市场经济”之后的源头调整:

A、土地“产权”论——国家生态
    
     中国农民能拥有自主的土地“产权”吗?没有土地“产权”的农民,就永远没有主权;没有主权,就只能搁置“生存权”与“发展权”——绝大多数中国农民,50数年没有发展壮大、富强起来,这与所有“市场经济”国家的国家、社会体制有着根本源头的不同。这是中国需要从国家体制根源上解决的生态环境问题。一个国家社会体制由“计划经济”回归“市场经济”了,而土地产权是否也该归还它的主人?——这是“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在国家制度体现在土地上最根本原则的区别。
    
     全球的“高收入国家”、“中上等收入国家”,自所以取得了年人均国民总收入10000美元以上、3000美元以上的财富,就是因为取得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国家“产权”归位。土地“产权”,是最基本财富之源,国家占绝对大头,而个人也应该有小头,否则人们创造的所有财富,以什么为依托?不管是城市人口或是农民人口,其最大的财富都要以土地为依托,城里人的房屋要依托地产,农民要依托土地。理顺中国“市场经济”的土地“产权”制度,是中国改革开放、市场经济能否成功的最后一步关键的生死棋。
    
    
     ● 全球实施了数百年的“市场经济”根髓是:明晰产权,将“市场经济”主体的人与“产权”以法律挂钩。正在中国实施的“市场经济”制度,是否也能将人类赖以生存的土地与农民、与所有公民的房屋当然的法律挂钩?——这是“市场经济”最深刻的产权革命,也是“市场经济”最源头的本质。
    
     然而,这需要中国国家《宪法》中的土地制度进行源头调整。即:除了国家拥有土地权以外,所有公民也可以合法的拥有土地权。

B、“国民待遇”论——国民生态
    
     中国农民何时能拥有“国民待遇”?没有中国的“国民待遇”,让中国农民参与中国社会的就业、劳动、医疗卫生、受教育等等耗去50数年、整个一生的产出与价值。中国可以彻底打破原“计划经济”游戏规则,可以给予中国9亿人口当然的“国民待遇”身份吗?
    
     “国民待遇”的洪沟,已经在中国合呼法律的存立了57年——这是中国国家的户口制度人为分出的阶级贫富论。
    
     “国民待遇”,是这个国家全体公民的一种生态环境。正是这个生态环境的不公正、不公平,才是中国公民57年至今被割裂成“城镇人口”与“农村人口”,没有任何社会保障、没有任何社会公平环境的农民,怎么能与这个国家一起发展壮大?新中国的57年以来,长此以往,恶性循环,“三农”之难岂不难于上青天!
    
    
     ● A与B,是中国农民进入中国社会历史性、可持续发展生态环境的基础。有了这种最起码的国家公民环境,有了这些能够与中国主流社会链接、与“市场经济”连接、良性循环的国家环境,中国社会9亿农民就一定可以摆脱57年来贫困恶性往复的困境,而进入一个健康国家的新发展时期。
    
     ● 前不久,重庆市郭家沱发生一例一辆三轮车车祸,同一辆车上同等妙龄的三名少女同遭车祸丧生。按照中国现在时法律规定、法院判定:该案例中城市女孩获赔20多万元,农村女孩却只能获得5.8万元赔偿。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纪敏于2006年3月10日、在“两会”其间作客“中国法院网”时对此事表示:“同命不同价”,是中国至今“确定城市和农村两个标准的实际国情”。有学者因此历史性剖析道:中国“国民待遇”就是这样泾渭分明的把中国13亿公民分成了“溅命”与“贵命”,这是中国“国民待遇”57年至今的“死结”。

C、“第一桶金”论——行政生态
    
     中国农民没有土地的“主权”,农民们怎样取得建设“新农村”的“第一桶金”(其实早在“新中国”革命之初,毛泽东提倡的“打土壕,分田地”就是“第一桶金”的历史创举)。到21世纪,中国所有城市建设,几乎都纳入了中国国家和地方政府的发展与建设的投资规划,中国绝对庞大的农村——9亿人口生存的农村却从来也没有纳入基本建设,那么9亿以上人口生存地的庞大农村怎么办?中国“新农村”主人——主体的9亿农民,从何处、怎样才能取“第一捅金”而用自己的双手来建设小康、自己的家园?来亲手建设中国未来的“新农村”?
    
     按着数百年来“市场经济”资本产出的定律:所有的产业和所有人的“第一桶金”都是必不可少的。中国“三农”更是需要,由于57年来、中国绝大多数农民不仅没有聚集起自己的“第一桶金”,甚至远被城里人甩在了近30年改革的最底层。没有“第一桶金”、甚至生存都受到严峻挑战的中国农民,怎样奔向“新农村”用自己的双手去建设中国自己的小康社会?
    
     ● 没有金钱,没有可赖以生存的金钱,中国农民怎样生存?怎样看病、怎样继续生存下去?怎样接受教育、将中华文化延续下去?
    
     ● 中国高校收费20年飞涨25倍(见2006年3月15日《南方都市报》A10版《考上大学拖垮了全家人》一文,作者袁小兵、谢莎莎、慕夏溪),每个大学生平均收费从20年前的200元涨到2004年是5000元,而2004年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只有2936元。教育乱收费,成了中国最大的“国害”。中国国家有关方面20年来发了300份禁止学校乱收费的文件也无济于事,这是什么历史的原因?北京学生考上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机会是河南省的32倍、是四川省的35倍。教育成为了中国继“卫生体制改革”“证券改革”失败之后,中国改革开放近30年的“国难”。

D、财经危机论——经济生态
    
     乡村政权财务危机,据新华社3月4日题为《中国新农村建设“绊脚石”》电文报道,中国国家财政部早在2002年统计,在中国2860多县政府中,其财政赤字县比例高达73%,赤字问题占县级财政支出总量的77%;而全国县辖乡、村债务总规模更是高达5355亿元,乡、村两级公共债务平均每个县高达2.55亿元,暴露了中国县级政府辖下,巨大的乡、村财政黑洞。
    
     2006年“两会”温家宝总理报告称:本年度中央向农村转移支付3397亿,要不要填上中国乡村5355亿元的债务?
    
     是年“两会”政府报告还透露:中国政府用8万亿元建成“新农村”。按着2006年中国政府拿出3397亿这样的规模进行投资下去,那么未来中国需要25年时间才能完成8万亿元的投资规模,但这些投资只包括转移支付民族地区、“三奖一补”、农村义务教育、农村合作医疗、农村基础建设等七个方面。但需要更大投资的中国农村社会保障体系、就业保障体系、公共社会体系建设等未列入中国“11·5规划”。

E、存废乡镇论——“新农村”生态
    
     中国农村最基层的乡、镇、村政权建设依然存在体制管理的严重冲突。首先、乡、镇这级政府构架是废存问题?若中国政府改革设置是四级(如直辖市的机构设置为:中央,直辖市,县、县级区,乡、镇等4级构架。或五级,如广东省、河北省等大多数省份是:中央,省,地级市,县、县级市、县级区,乡镇等5级构架。而新疆自治区的设置是:自治区、兵团,副省级自治州〈如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相当于副省级,又管辖自治州和地区、地级市,地区又管辖县等〉,地区、自治州、地级市、师,县、县级区、团场,乡、镇等有7级)政府构架,没有了农业税那可收,那么乡、镇级政府怎么办?最基层的村级是最基层政权机构、还是自治组织机构?乡村政权的选举,通常长期由“民政局”组织管辖,与县、乡级政府“人大”、村基层村民委员会缺乏对口链接的沟通机制。长期致乡、村政权建设与延续存在严重的选举管理悖论。
    
     2006年3月5日,中国总理温家宝“两会政府”报告说:“农村地区,今年将从中央政府支出中获得3397亿元”——这是中国政府迄今为止,直接反哺中国农民的最大一笔资金。但值得中国57年以来与历史性彻底思索的是:跨越20数年,中国最高决策的8个“一号文件”为什么也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中国“三农”的历史贫困格局或生成中国“新农村”的良性生态环境?也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中国9亿农民的根本命运??反而,中国农民因“读书”则出现更加贫穷落后(见2006年2月23日《南方周末》封面《乡村教师含泪供弟上学》文章),中国农民的出路究竟在哪里,能建立起中国57年没有、现在开始建立的中国“三农”健康发展的生态环境吗?
    
    
     ● 资本主义最根源性发明创造之一“产权”革命,能运用于中国“三农”未来、改变中国农民57年来的根本命运和以往的中国社会吗?资本主义的“产权”制度,能应用于中国新兴的“市场经济”、农民与土地的“中国特色”——“新农村”建设、来“和谐中国”“和谐世界”吗?否则还有其它路径来引领中国9亿农民、来跨越57年的贫穷落后、而到达中国式“新农村”的彼岸吗?
    
     ● 实践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根本落实,就要打破以往长期“计划经济”“批权”方式,建设未来的“法治中国”、建设“和谐中国”、建设中国“新农村”,就要建立中国市场经济体制下的国家生态、国民生态、行政生态、财经生态、发展生态环境。
    
     链接:中共8个“一号文件”
    
     第1个、1982年1月1日,中共中央发出第一个“一号文件”,对迅速推开的农村改革进行了总结,并对当年和此后一个时期农村改革和农业发展作出了具体部署。之后,连续4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都是关于农村政策的。这五个“一号文件”,在中国农村改革史上成为专用名词——“五个一号文件”。 1982年的一号文件,突破了传统的“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体制框框,明确指出包产到户、包干到户或大包干“都是社会主义生产责任制”。这个文件不但肯定了“双包”(包产到户、包干到户)制,而且说明它“不同于合作化以前的小私有的个体经济,而是社会主义农业经济的组成部分”。
    
     第2个、1983年1月,第二个中央一号文件《当前农村经济政策的若干问题》正式颁布。这个文件从理论上说明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在党的领导下中国农民的伟大创造,是马克思主义农业合作化理论在我国实践中的新发展”。
    
     第3个、1984年1月1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一九八四年农村工作的通知》,即第三个一号文件。文件强调要继续稳定和完善联产承包责任制,延长土地承包期。为鼓励农民增加对土地的投资,规定土地承包期一般应在15年以上,生产周期长的和开发性的项目,承包期应当更长一些。
    
     第4个、1985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进一步活跃农村经济的十项政策》,即第四个一号文件。文件的中心内容是:调整农村产业结构,取消30年来农副产品统购派购的制度,对粮、棉等少数重要产品采取国家计划合同收购的新政策。国家还将农业税由实物税改为现金税。
    
     第5个、1986年1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了《关于1986年农村工作的部署》,即第五个一号文件。文件肯定了农村改革的方针政策是正确的,必须继续贯彻执行。针对农业面临的停滞、徘徊和放松倾向,文件强调进一步摆正农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
    
     第6个、2004年1月,中央下发《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促进农民增加收入若干政策的意见》,成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央的第六个一号文件。
    
     第7个、200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关于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的意见》,成为第七个一号文件。
    
     第8个、200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这份2006年中央“一号文件”显示,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的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大历史任务。
    
     第8个一号文件力图彻底改变中国农村现况,在八个方面从新施政——“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推进现代农业建设,强化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产业支撑;促进农民持续增收,夯实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经济基础;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改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物质条件;加快发展农村社会事业,培养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新型农民;全面深化农村改革,健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体制保障;加强农村民主政治建设,完善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乡村治理机制;切实加强领导,动员全党全社会关心、支持和参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等八个方面总共向中国“新农村”转移支付资金可能达到4000亿人民币(见《南方周末》2006年2月23日A4整版)。
    
     (作者特别声明:巩胜利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而外,一切任何形式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若对本文有任何见解、疑问及评述,请通过[email protected]作者联系。)
    
     ﹡巩胜利 :著名中国问题学家,财经、社会类评论家。其经济、社会类文章,在海内外广泛发表。代表作有:《中国“春运”:暴富了谁?掠夺了谁?》《21世纪:生生死死“新经济”》《中国党政军退出市场经济领域》等。其《来自中国彩电第一品牌的内幕》一文,引发中国1998年6月上海“长虹”股票强烈震荡,《中国投资失败档案》《中国金融怎么了?》《中国股市“黑洞”》《全球911绝对防略》《撩开美国NMD的面纱》《对话全球金融危机》等等,分解了中国和世界经济的一些重大、根本问题,是系列跟踪报道《可口可乐有奖销售揭密》《可口可乐何以有错不认》《可口可乐“玩”中国人的前前后后》溯源作者而震惊世界。在国际媒体《财富》《新闻周刊》《华尔街日报》及《欧洲时报》等媒体发表过一系列引起广泛震动的论述,也在中国最高层《国内动态清样》《改革内参》《人民日报》《南方周末》《世界经济研究》《财经》等广泛发表过独家前沿的经济、社会类评述、论著。作者的一些前沿文章,反应了国际、中国社会的一些尖端问题而著称,引起中国最高当局强烈关注,也引起国际、市场经济发达国家的强烈关注,被称为“具有驾驭中国语言文字与事件的最可怕功力”。作者是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专家,中国经贸研究会特约研究员,著名中国问题学家,是从事国际、中国问题研究的著名独立学者。
    
     欲知学者巩胜利的一些重要文献,请点击
    
    通信地址(Add):中国·广州市工业大道南
    
     金碧二街78号404室4D 邮编(P.c):510288
    
    电话、传真(Tel Fax):(020)84045578 (0)13822204711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今天13亿人齐喑……/巩胜利
  • 源源“九脉”流中国——未来20年前后中国社会所面临的绝对挑战/巩胜利
  • 中国评论:中国5000年来短缺“和谐”/巩胜利
  • 2005中国聚焦——李氏审计的中国8年之痛/巩胜利
  • 巩胜利:盘古开天“中国秀”
  • 中国经济“高温”的矛与盾—世界经济“第一速度”/巩胜利(图)
  • 中国:高官“升迁图”/ 巩胜利
  • 巩胜利:“新特首”给世界的新启示
  • 巩胜利:驳《中国市场经济发展报告》
  • 巩胜利:国民党访华“救中国”
  • 【独家聚焦】敌对党访华,中国“国是”怎么办?/巩胜利
  • 巩胜利:“和谐中国”真谛很需要
  • 【中国述评】中国国劫——“月租费”/巩胜利
  • 【中国评述】中国春运的“死结”//巩胜利(图)
  • 【中国述评】“没有超乎人民的权力”/巩胜利
  • 巩胜利:“中国官象图”之绝伦
  • 苏州“中国官象图”及其它/巩胜利
  • 《中国策》“对面”/巩胜利
  • 巩胜利:谁为中国《宪法》主持正义?
  • 审计·中国绝对“第一案”/巩胜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