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昝爱宗:程益中走后,《新京报》不懂双赢
(博讯2006年3月22日)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我去过《新京报》(原《生活时报》)所在的原光明日报大楼,这是一个有些历史但近乎衰败的大楼,电梯不灵光,门卫却象模象样,简直是一个封闭的中共机关。
     自从程益中来了以后,这个原《生活时报》是指望双赢的,赢读者,又赢市场。后来程益中不幸调离,留下接任的都是南方报业的人才,他们确实合力做到了双赢,报纸有起色了,但麻烦也不少。 (博讯 boxun.com)

    主要是什么原因呢?是有“光明”这样的上级,就导致《新京报》整天蒙在黑暗幽谷中,不得最常识的最基本的言论和出版自由。
    3月21日,《光明日报》的儿子报《新京报》又开始挨整了,它的上级同意这份报纸做出一份关于错误刊发《王天成起诉武大博导周叶中》一文的处理决定(新京报字2006第85号),称“本报3月20日A23版刊发《王天成起诉武大博导周叶中》一稿,违反了上级主管单位的有关精神,造成一定负面影响,受到上级领导的严厉批评”。这个决定提到“违反了上级主管单位的有关精神”,经查,所谓报纸的上级有好多种,有光明日报,还有上面的党委宣传部。至于造成了所谓的负面影响,纯粹是反话,应该是造成了一定的正面影响,比如抄袭可耻,揭露抄袭为荣,而且还迎合了胡锦涛新提出的“八荣八耻”。至于所谓受到了上级领导的严厉批评,这些人到底是是谁?我估计他们不敢公开名字,以后一旦公开都是迫害媒体公正的“不良分子”,进入历史黑名单。
    不过,现在是市场经济,报纸挨整,不像以前批评就可以了,还有经济处罚了,该报纸决定对“下列人员负有直接责任”的人员进行处罚,指萧国良(笔名肖三郎)在文化副刊部内部传达上级精神不及时,负有管理责任;编辑金秋未对此稿提出疑问即上版,负有编辑责任;记者张弘一稿两传,负有不按流程操作的责任;任世武负责当晚版面付型,没有了解与遵守有关指示精神;负有管理责任。值班副总编辑孙雪东没有最后制止这一稿子见报,负有把关责任。根据报社有关规定,经社委会研究,决定对相关责任人进行如下处罚:1、对金秋、张弘进行批评教育并分别扣罚1000元奖金;2、对萧国良、任世武进行通报批评,分别扣罚1000元岗位工资;3、对孙雪东扣罚2000元岗位工资,并要求其在社委会上作自我批评。
    我大致算了一下,这一下,报纸就处罚了6000元,但责任最大的也是副职,正职没有责任,上级主管也没有责任,这就是“刑不上大夫”新版本,上级永远没有责任,巴掌只能打在儿子脸上,老子永远是老子。典型的强盗逻辑,流氓逻辑。
    最后,所谓的前《生活时报》、现《新京报》社委会还无耻地“要求全体采编人员引以为戒,进一步加强责任心,确保上级指示的贯彻落实,相关部门负责人要进一步完善上级指示的传达执行流程,确保不再出现类似问题”,都是自说自话了。
    我搞不明白,当年《光明日报》的人把一份《生活时报》整成办不下去的破落局面,亏了多少钱,居然没有人负责任,真奇怪,大锅饭真好吃。后来,幸好南方报业的人来接手,才不继续亏下去了,反过来,光明人又开始“摘桃”了,桃子是好吃,但不能白吃,或许以后《新京报》的衰败就开始在今天。
    最近,建议《新京报》收回这份不恰当的文件,从双赢的角度,另发文表扬箫国良等人的敬业精神,继续谴责周叶中等人的抄袭和人民出版社的失职,并向王天成先生表示歉意。人们期待着。
    
    附给《光明日报》造成所谓负面影响、其实是正面影响的文章:
    武大博导涉嫌抄袭论文被起诉
      近日,“武大教授周叶中涉嫌抄袭事件”终于进入司法程序,原北京大学教师王天成向法院提起诉讼,状告周叶中、戴激涛和人民出版社侵权,要求赔偿经济损失、精神损害等共七万多元,并在媒体公开致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受理此案。
      王天成现为某图书公司总经理。2005年11月,王天成在“新语丝”和“学术批评网”上,发表文章,指武汉大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宪法研究会副会长周叶中与其学生戴激涛在合著的《共和主义之宪政解读》(人民出版社出版,笔者注:我所在城市的新华书店还有此书正在销售)一书中,抄袭了他在1999年发表的两篇论文,文中罗列书中涉嫌抄袭段落共36处,并指出“从前言到最后一章,每一章都抄袭了我的文字”。当时,周叶中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此事与包括自己在内的两位作者没有任何关系,原稿中有非常详细的注释,是出版社最后全部删除了。据新京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用“鸵鸟心态”维持现状太危险
  • 昝爱宗:为3月9日被强行关闭的爱琴海网祈祷
  • 昝爱宗:阳光政权让“例外”少一些
  • 昝爱宗:米洛舍维奇一生中了专制和暴力大多的毒
  • 昝爱宗:可惜国务院已经内定白岩松代表CCTV向温家宝提问
  • 昝爱宗:请人民日报华盛顿记者唐勇拿出点勇气
  • 昝爱宗:中国最大的非政府组织(NGO)是盲流
  • 昝爱宗:元凶必须承担责任
  • 昝爱宗:全国“两会”期间致中央政府总理的公民建议
  • 昝爱宗:赵勇被扫出团中央大门,不是下放是败逃
  • 昝爱宗:鱼有没有“鱼权”或鱼类的自然法则
  • 胡启立和周强成为两种不同的人/昝爱宗
  • 昝爱宗:“冰点”变污点,意味中国倒退三十年
  • 昝爱宗投诉:盗贼将我老家藏书及财物洗劫一空
  • 昝爱宗:1989年的这一天
  • 昝爱宗:老乡,你难道就这点出息吗(12月13日的诗)
  • 昝爱宗:那枪口,正指向谁?(12月12日诗)
  • 昝爱宗:永远的宾雁—沉痛哀悼在美国去世的刘宾雁先生
  • 昝爱宗:一个“忠”字:以一人之嘴堵亿万人之嘴
  • 昝爱宗:出于责任心,14年后俺终于告诉你一句实话
  • 昝爱宗万科博客“帐号已被禁止”
  • 昝爱宗:武大美学博士炮轰流行文化的“美学暴力”
  • 昝爱宗:政府有钱埋单,岂不用净花光?
  • 昝爱宗:替美学博士吴志翔谴责那些不付稿费的不良报刊
  • 昝爱宗:只准孩子们姓“党”姓“国”的背后
  • 公安派出所到昝爱宗安徽原籍调查
  • 昝爱宗:鸡去狗来,我们期待大吉还是继续苟活?
  • 昝爱宗:小议李瑞环捐出五十万
  • 昝爱宗: 为32岁刘小兰遭商场众保安打死志哀
  • 昝爱宗:与高智晟律师简单通话
  • 昝爱宗:金正日访华是“半吊子工程”
  • 昝爱宗:中央电视台,请别为“中央”丢脸
  • 昝爱宗:浙江高官史久武到底是死给谁看的?
  • 昝爱宗:声援余杰:迫害公义的人你们为自己酿造苦酒
  • 昝爱宗:反动大学以学生为敌!--南京教育当局谋划2005年版“四一二”事件
  • 昝爱宗:2006年人民日报元旦社论《伟大的开局之年》缩写与点评
  • 昝爱宗:2005年感动中国的年度人物当然是杨茂东
  • 昝爱宗:代《人民日报》起草2006年元旦社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