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耀杰:林兆华的“舞台秀”和“媒体秀”(三)
(博讯2006年3月22日)
    张耀杰更多文章请看张耀杰专栏
    林兆华的“舞台秀”和“媒体秀”(三)
     张耀杰 (博讯 boxun.com)

    (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北京100029)
    
    摘要:北京人艺著名导演林兆华,是一位媒体做秀的热情,远远超过舞台创造的热情的所谓“大师”。20多年来,他总有办法把刻意颠覆经典的自己,置于新闻媒体的追捧和关注之下,从而形成中国戏剧文化界并不光彩的一道风景线。林兆华执导的成功剧目,与别人一样取决于剧本的丰富内涵和演员的真情演绎。当他对于经典名著失去敬畏,对于演员的真实情感和观众的热情参与失去尊重的时候,形式上的创新便走进了“舞台秀”加“媒体秀”的艺术歧路。本文正式发表于《艺术百家》2005年第6期。
    关键词:林兆华;戏剧艺术;舞台秀;媒体秀
    
    
    五、《绝对信号》的“艰难的审查”
    
    (续前)要盘点林兆华热衷于“舞台秀”和“媒体秀”的心路历程,自然绕不开他的成名剧目《绝对信号》。2005年4月5日,《新京报》发表的《林兆华:回顾〈绝对信号〉的前前后后》一文,恰好为笔者提供了第一手资料。
    1982年11月,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以小剧场形式首演无场次话剧《绝对信号》。剧中的黑子是一名无业青年,他在车匪的胁迫下登上火车伺机作案,意外遭遇了老同学小号、恋人蜜蜂以及忠于职守的老车长,并由此引发了一系列的人性碰撞和矛盾冲突。在铤而走险的车匪将要造成列车颠覆的危急关头,4个人分别做出了自己的生死抉择,从而避免了一场重大事故的发生。
    就是这样一部正面弘扬现代公民的责任意识和善良人性的优秀戏剧,偏偏在演出之前经历了“艰难的审查”。以下便是林兆华关于“艰难的审查”的“口述实录”:
    《绝对信号》尽管强烈吸引着我,但要想正式排练演出,必须要经过审查。负责审查的是当时的党艺委。主要成员包括夏淳、英若诚、于是之、苏民和我。第一关是要审剧本。当时待业青年是一个特别敏感的社会问题,所谓待业其实就是失业。《绝对信号》的主人公黑子就是个待业青年,而且还预谋犯罪。这既涉及到一个比较敏感的区域,又跟主流意识形态要求突出正面人物抵触。我知道审剧本的时候,会提出这些问题,所以就提前找到英若诚、于是之等疏通关系。
    恰好这时,人艺要去桂林演出,大部分人都跟着去了。这对我来说,是个非常难得的机会。我于是找到没去桂林的几位演员包括演老站长的林连昆一起在剧本没有正式通过的时候排演起来。因为几乎没有任何经费,我当时就决定把它做成一个小剧场戏。……在排练的一个月中,我们两次下铁路坐守车,深入生活。这对创作来说是相当重要的。火车的守车就是最后一节车厢,这节车厢因为要永远点着一盏信号灯,所以不能有任何灯光。在守车上班的工人,整日在黑暗中听着单调的咔嚓声,大小便都在车厢上解决,生活在一种相当枯燥乏味肮脏的环境中。……
    在这部戏接受最后的审查时,我非常紧张。戏结束以后,有八九分钟没人说一句话。这时候只要有一个党艺委的主要成员说,这叫什么?这不是人艺的风格,就完了,这出戏就等于被毙了。我想当时他们的感觉可能是想说些什么,但不知从哪里下嘴。就在这时,第一代老演员田冲说,北京人喜欢吃一种铁蚕豆,甜酥蹦豆,四川有一种怪味豆。我们就把这部戏当怪味豆吃,其实也不错。也许观众换换口味会很喜欢。……《绝对信号》的成功为我们后面的几部戏铺平了道路。相隔不到一年,我们又合作推出了《车站》。《车站》比《绝对信号》的探索走得更远一些。这是一个现在看来仍然很有意思的荒诞剧。但只演了13场就被禁止继续演出。领导还发了文件叫我检查,我没写,因为那个戏确实没有思想问题。
    关于《绝对信号》和《车站》,林兆华在这篇文章中另有更加激烈的表态:“但是,我一直不承认我是什么先锋戏剧导演,《绝对信号》也不是什么实验戏剧,我只是觉得戏剧只有一种声音是可耻的,我想排一个不同的戏,在排戏的过程中,所有的手段和方法都是因地制宜想出来的。”
    从上述材料不难看出,通过《绝对信号》和《车站》为中国戏剧创出一条新路的林兆华,在北京人艺所体验到的,不仅仅是成功的记忆,更有挥之不去的心理压抑和精神创伤。当这种心理压抑和精神创伤演变成为被媒体大肆追捧的话语强权的时候,林兆华在无休无止的“舞台秀”和“媒体秀”中,所表现出的并不是现代公民所应有的以身作则的建设性贡献,反而是一种极端情绪化的破坏冲动。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耀杰:林兆华的“舞台秀”和“媒体秀”(二)
  • 张耀杰:林兆华的“舞台秀”和“媒体秀”(一)
  • 张耀杰:以不惑之光点亮历史
  • 张耀杰:由“狼奶”想到鲁迅及孙中山
  • 福建厦门的“金包银”/张耀杰
  • 张耀杰:浙江龙泉的“太石村”
  • 从大邱庄到太石村/张耀杰
  • 徐沛: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 张耀杰:方舟子的《法轮恐怖》
  • 张耀杰:李慎之本人的“公民教育”
  • 张耀杰:李而亮:黑社会加地下党
  • 人权杀手王登记/张耀杰
  • 张耀杰:人权杀手王登记
  • 张耀杰:朱久虎陕西受难记
  • 张耀杰:杨学成的执法玩法
  • 信访制度与人权保障/张耀杰
  • 张耀杰:任何公民都要承担自己的责任
  • 张耀杰:清明时节的金陵漫谈
  • 张耀杰:流产夭折的工人维权(图)
  • 张耀杰:就键帽问题致IBM大中华区董事长周伟焜的公开信
  • 张耀杰:网友消息:为冰点退报
  • 张耀杰:平民大律师高智晟传奇
  • 张耀杰:为仲大军先生鼓掌叫好!!
  • 张耀杰:老温家的国有土地
  • 张耀杰:从一例死刑冤案看执法黑幕
  • 张耀杰:郭沫若其人的人品与文风
  • 张耀杰:无微不至的网络封锁
  • 自贡市贪官污吏的无耻作为/张耀杰
  • 唐山数万名库区移民筹备进京告状,学者张耀杰呼吁温家宝能够出面防范事态恶化
  • 张耀杰:北京学界聚谈公民罢免
  • 张耀杰:桃林口水库回迁农民的非人生活(图)
  • 张耀杰:紧急呼吁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