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老夫少妻的婚姻有相对的稳定性?/郭知熠
(博讯2006年3月20日)
    郭知熠更多文章请看郭知熠专栏
    作者:郭知熠
     (博讯 boxun.com)

    现代社会的婚姻状况不能令人乐观。据报道,有些地区的离婚率竟达到了几乎二分之一。青年人匆匆进入婚姻的巢穴之后,又很快匆匆地退出来,当然,他们往往是带着婚姻的伤痕不得已地退了出来。
    
    可是,笔者发现,老夫少妻这种形式的结合却有点不一样。这种婚姻往往具有惊人的稳定性。他们的婚姻会延长到某一方离开人世为止。当然,这个先离开人世者多半会是男人。
    
    譬如说,孙中山先生与宋庆龄的结合就是一个老夫少妻的例子。在笔者看来,他们的婚姻是具有稳定性的,而他们的婚姻一直延续到孙中山逝世为止。同样,李敖的最后一次婚姻也是一个老夫少妻的例子,他们的婚姻一直延续到今。而这个婚姻最有可能的结局也会是直到李敖离世为止。
    
    在最近二年里最有名的老夫少妻的例子恐怕要算杨振宁和翁帆的结合了。在他们结婚的时候,杨振宁已经八十二岁了,而翁帆才二十八岁。如此的年龄悬殊成了成千上万的中国人攻击和发泄的借口。但他们的婚姻至少到现在(2006年3月)还没有出现什么裂痕。
    
    笔者相信,有非常多的在杨翁结婚的时候(或以后)结婚的青年人没有能够让他们的婚姻延续至今天。他们的婚姻失败了,他们的梦想破灭了。青年人带着美好的愿望走进婚姻,但不久就带着失望和伤痕离开。
    
    许多人曾经通过他们的理智预料着,期待着杨翁婚姻的完全失败。他们带着“走着瞧”的态度在观察着杨翁的婚姻,可是,杨翁之婚姻却并没有顺应这些人的期望。
    
    老夫少妻为什么往往具有更大的稳定性呢?
    
    初看起来,老夫少妻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缺陷:这个缺陷就是他们的性生活问题。男人老了,性欲自然会减弱,这个是自然规律。而一个年轻女人的性欲会逐渐加强,因此,夫妻双方的性欲是不可能完全和谐的。
    
    这个性欲问题似乎应该成为老夫少妻之配偶的通病,也成为他们婚姻稳定性的障碍。但为什么性欲没有最后成为绝大多数老夫少妻的障碍呢?
    郭知熠以为,尽管性欲问题可能是老夫少妻之配偶的一个问题,但他们在结合之初,女方应该已经考虑过这个问题了。也就是说,这个问题已经在该女子的预料之中。如果该女子在结婚之初已经考虑过这个问题,那么,她是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来对付这个困难的。这个问题的继续存在并不会影响她对这个男人的爱情尊重感(郭知熠以为,爱情的消失首先是爱情尊重感的消失)。所以,他们之间的爱情还会继续存在。
    
    爱情尊重感的存在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有些夫妻在外人看起来好象毫不相配,但他们却感到很幸福。笔者认识一个女子,她嫁给了一个老头子。在别人看来,她们的婚姻无疑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可是,这个女子却非常自豪地与这个老头子走在一起。从表面上看,好象她嫁了一个老头是非常值得炫耀的一件事情。笔者以为,这个女子恐怕不是因为她嫁给了一个老头感到自豪,而是因为她对这个老头子的爱情尊重感使得她产生自豪感。
    
    老夫少妻的爱情尊重感的产生多半是基于实际的条件,那么,在他们婚后这个实际的条件会仍然存在,因此,他们婚后的爱情尊重感也不会很快消失掉。而反而是那些年龄相仿的年青人,他们的爱情尊重感建造在虚假的期望上,而一旦婚后发现他们判断的误差,他们就会有上当受骗的感觉,爱情的尊重感就会消失。所以,很多年轻人的婚姻很快以失败告终。
    
    写于2006年3月18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为什么婚姻是爱情之坟墓?/郭知熠
  • 苏格拉底的爱情观批判/郭知熠
  • 女人爱钱有错吗?/郭知熠
  • 翁帆会不会爱上杨振宁?/郭知熠
  • 女人不坏,男人不爱吗?/郭知熠
  • 什么样的女子更爱金钱?/郭知熠
  • 从一位女大学生手淫说起/郭知熠
  • 文字狱,中国人心中摆不脱的孽根/郭知熠
  • 大学生是否有性交权?/郭知熠
  • 传统文化与不肖子孙-与李土生商榷之一/郭知熠
  • 中国的传统文化究竟是什么东西?/郭知熠
  • 我为什么要讨论爱和性?/郭知熠
  • 人,为什么不能长生不死?/郭知熠
  • 为什么男人们普遍重视处女膜?/郭知熠
  • 我看周恩来/郭知熠
  • 鲁迅的形象会更高大吗?/郭知熠
  • 北外的处女率想说明什么?能说明什么?/郭知熠
  • 论权威与奴性/郭知熠
  • 幸福与快乐论/郭知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