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槟郎:声援巴黎三月风暴
(博讯2006年3月19日)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博讯 boxun.com)

    
    德维尔潘,我问你
    新劳工法到底为了谁
    你亲手点燃的阶级战火
    到底是什么社会性质
    到底在人类历史上有什么意义
    
    雇主阶级唯利是图无道义
    雇工阶级不甘压迫求合理
    阶级斗争总是伴随着私有制
    你的政权是资产阶级右翼
    这是你一切荒谬政策的出发地
    
    新劳工经验不足不熟技艺
    资本家不肯雇佣就业率低
    新劳工大学生更是受害者
    标榜劳资和谐屁股儿向右偏
    只为资产阶级考虑岂能解决问题
    
    德维尔潘,我问你
    你为什么只考虑投好强力
    允许随便解雇就圆梦自由主义
    为什么不强迫必须雇新劳工保权益
    资产阶级革命时代的精义哪里去
    
    巴黎三月风暴的实质很明晰
    新劳工与资本家的矛盾中你偏心私利
    可笑你忘了巴黎是社会主义运动策源地
    巴黎无产阶级的反抗斗争仍在继续
    大革命巴黎公社五月风暴都诞生在这里
    
    时代已经转入了二十一世纪
    左翼曾挫折右翼狂得不知高天厚地
    左翼跌倒了再站起阵营也扩大了
    知识雇工大学生成了阶级新力量
    新老工人阶级三月风暴中联合成主力
    
    新世纪的巴黎三月风暴极有意义
    被压迫阶级争取解放的斗争不会停息
    左右翼对抗的力势已经在向左移
    试看将来的自由平等均富的新人类
    必将埋葬野蛮罪恶非人道的资本主义
    
    2003-3-18于南京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想念皇上的日子里
  • 槟郎:悼念我的网络情人
  • 槟郎:台湾,大陆妈的儿子
  • 槟郎:救救我们的工厂
  • 槟郎: 小舅死在那儿——答曹征路
  • 槟郎:祖国,请饿我一天
  • 槟郎:有一个阶级
  • 槟郎:致新兴的阶级
  • 槟郎:唱支山歌给党听—答朋友
  • 槟郎:今天我们死去—纪念死者而作
  • 槟郎:悼刘宾雁先生
  • 槟郎:太石村在落泪
  • 槟郎:王斌余,我把你写成诗
  • 槟郎:作为鲁迅左派的胡风——献给尊敬的王晓明先生
  • 槟郎:韩国劳工阶级解放之路
  • 流星雨:关于萨达姆被捕写给左派槟郎先生的话:
  • 关于萨达姆被捕写给左派槟郎先生的话:
  • 槟郎:为兰州的学生呼求
  • 槟郎: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 槟郎:致导斌兄
  • 槟郎:致刘路兄
  • 槟郎:祖国需补一根筋
  • 槟郎:朋友,你去了何方
  • 槟郎:致蔡楚君
  • 槟郎:越活越不要脸了
  • 槟郎:这个冬天实在冷
  • 槟郎:悼杨春光
  • 槟郎: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 槟郎致香港资本家王盛华先生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