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林金芳:“收费采访”有碍公众知情权
(博讯2006年3月17日)
    (歐洲導報編者按) 昨天,歐洲導報收到安徽滁州作者賈如軍來稿,其中有《跟文化人談錢別尷尬》一文,已供博訊發表;今天,收到南昌作者、江西師大政法學院教師林金芳來稿《收採訪費和記者拿稿費是一個道理?》,認為“收費採訪”有礙公眾知情權。“收費採訪”既是新問題,也不算是新東西。現將林文與賈文一併發表,以供海外文友一道討論研判。
    
     1、“收费采访”有碍公众知情权 (博讯 boxun.com)

     2、收采访费和记者拿稿费是一个道理?
    
     林金芳
    
     前段时间,李银河的助手称:“采访15分钟内免费,一小时以上按每小时500元收费。”引起一些人的质疑。就“采访收费”一事,李银河接受采访时仍收费,她说:“收采访费和记者拿稿费是一个道理”。(《新闻晨报》3月16日)
    
     “收费采访”也不算是个新东西了,早在1994年,《中国人体模特儿》的作者方刚、阿鸿就已经首开“收费采访”先例。在娱乐圈,付费采访也是常有的事,据说在2002年,F4红得发紫的时候,5万元仅能采访半小时。不仅采访电影节、明星要交费,甚至采访古墓发掘也得交钱。作为著名学者的李银河,本身就是一种资源,如果出于“优化配置”的考虑,“收费采访”,想来也无可厚非。
    
     但是,当作为“公共角色”而出现的李银河,说出“收采访费和记者拿稿费是一个道理”这样的话,却是有欠妥当的。
    
     在今年两会上,李银河委托某政协委员向全国人大提了一个《同性婚姻提案》。作为提案的发起人和执笔者,她就不仅是以一个“学者”的私人身份出现,而更多的是以“提案者”这样的公共身份出现。作为这个“提案”最知情的人,她有义务告诉公众,这个提案讲了什么,又有什么意义?而普通大众,则有权利知道这个提案的内容,这是一种知情权。她这时候“收费采访”,显然,限制了记者的采访权,也人为地阻碍了公众知情的权利。
    
     试想,政府开新闻发布会,如果对记者采访也要收费,而且还说,“这与拿稿费是一个道理”,那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政府的信息是公共信息,李银河的这个提案,如果提交了人大,就也形成了公共信息。我想,这与采访电影明星、娱乐事件是不一样的。如果某个记者要写一本李银河与王小波之间的爱情故事,这时候她“收费采访”理所当然;但是,就她所提的议案接受记者采访,如果收费,这就有“利用提案这个公共信息谋取私人利益”的嫌疑。
    
     记者享有采访权,采访权也是公民知情权的延伸。公民的知情权无法充分实现,损害的是每一个公民的利益。新闻传播学者田中初曾说,采访既然是权利,法律应以其固有的强制力保障其得以实现,享有权利的人不必再付出任何代价。我想,这种权利也要看是何种权利。如果记者以这种“采访权”“追蝇逐臭”,以满足部分人的窥私欲,与其说是一种权利,倒不如说是一种“侵犯权利”。只有当某种事件事关公共福祉的时候,对公众才构成一种知情权。这种知情权下的采访,就不应该付费。
    
    附:
    
    跟文化人谈钱别尴尬
    
    賈如軍
    
     市场真的已经渗透进我们的每一个毛孔里了吗?中国人真的扯下温情脉脉的传统面纱了吗?人们常说资本是冷酷的,可市场又是自由的。当人们的一切活动只围绕“价值”中枢进行有序运转,再也不需要看权力的脸色行事时,这个社会不也很好吗?李银河博士接受记者采访要收采访费(3月16日《新闻晨报》),这事看起来奇怪,听起来新鲜,可仔细一想感觉很平常,当再一深思时又觉得意义还挺大——李银河博士是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怎么说也算一个“主流社会”中人吧,她的价值观怎么说也代表了“主流社会”的一部分吧,她的市场化意识和思维习惯怎么说也能代表她们那个阶层的一部分吧——要说这事有意义,我想意义大概就在此吧。
    
     李银河可贵的地方在于,连记者都感到“跟文化人谈钱的事有点尴尬”,而她谈采访付费却理直气壮,毫不遮遮掩掩。李银河的底气在于她收采访费并没有违法,也没有侵犯谁的权益;她的底气还在于她能说出“市场化”的道理。虽然她的“另类”举动引来无数看客的争议,虽然她的举动可能不合“传统”(道德),不合常规“习惯”(思维),但是我们却毫无责备她的理由。相反,我们应该赞赏她开风气之先的勇气,赞赏她“我付出我要报酬”的市场经济理念!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主任易宪容认为,现代市场经济几百年的历史表明,每一个人都处在各种各样的交易关系中。“如果我们把媒体采访看作是一个市场,那么这个市场的供求关系是由采访者与被采访者组成的,采访者是这个市场的需求方,被采访者是这个市场的供给方。这种供求关系可以是直接交易,也可以是间接交易。”不愧是经济学家,经过他这么一解释,我们茅塞顿开!
    
     我们不是经常抱怨社会不公吗?我们不是经常抱怨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护吗?李银河博士抱怨媒体对待采访对象的不公难道不对吗?李银河博士身体力行的去维护她自己的合法权益有错吗?没有!我们怎么能去指责甚至攻击一个为一贯羞羞答答的我们做出榜样的人呢?我们应该支持她,鼓励她,甚至效仿她才对啊——不管什么人(文化人更应该主持公平正义)谈属于自己的报酬,没有什么可羞耻的!当我们这个社会的每一个人都能在自由的市场中进行自由的活动,并且受到法律的保护时,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呢?
    
     也许随着市场的发达,像李银河博士这样的事应该越来越多。我们也希望这样“另类”的人和事越来越多,只要他们没有违背宪法和法律,只要他们的言行举止不悖现行的伦理道德,他们尽可以在这片市场的天空下自由地呼吸视听,自由地说话办事。也许这种事会令那些“卫道士”们不习惯,他们情愿内心充满矛盾的生活,他们情愿压抑自己,他们情愿人性扭曲和被扭曲,也不情愿看到有人超越自由的“雷池”半步。然而时代毕竟在飞速发展着,任何力量也无法阻挡历史前进的车轮——媒体尽管采访李银河,李银河尽管收取采访费,剩下来的事交给市场和法律吧!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