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昝爱宗:阳光政权让“例外”少一些
(博讯2006年3月17日)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公开为前提,不公开为例外。”这是已被列入国务院2006年一类立法计划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定的原则,国务院信息化工作办公室一司长徐愈表示,该条例将于今年出台。施行后,将对政务信息公开做强制性要求。
     按照中国的国情和体制决定,全国人大立“法”,国务院制定“条例”。“条例”又叫行政性法规,比“法”效力低些。而省里的“条例”,则是由省人大制定。省政府不能制定“条例”,只能制定“规定”、“办法”,或者“红头文件”。有时候,“红头文件”比法律法规还管用,举一个简单的例子,1957年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签发的《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快50年了,却一直没有被废止。后来,公安部发布的《劳动教养试行办法》,其依据就是上面的那个“决定”。现在,全国共有劳教场所310多个,干警职工10万多人,收容劳教人员31万多人。 (博讯 boxun.com)

    中国人喜欢问“权大,还是法大”,犹如“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国务院的权不能说不大,但退休之前的教育部副部长却直言“中南海的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假若上面那个关于劳教的“决定”废除了,公安部的那个“办法”自然就没有了依据,或依据不足,不符合法治社会依法行政的要求,自然就要“下课”。
    打造阳光政权,建设透明政府,如切实做到“公开为前提,不公开为例外”,那么像湖南嘉禾县委县政府以前提出的口号“谁影响嘉禾发展一阵子,我影响他一辈子”就会成为阳光政权的污点,“以人为本”、“执政为民”就不会成为一句空洞的口号。
    
    对政务信息公开做强制性要求,对以往层出不穷的恶性事故、丑闻和媒体的批评逼着政府公开政务信息、改进工作是一个进步,又是一个鞭策。3月14日,在温总理中外记者会上,台湾人权记者周自立先生提出“上海的水简直就不能吃了,而且是黄的”,却得到了上海方面的强烈反应,天津日报网-城市快报用的标题是:上海驳斥“黄水说”。上海《东方早报》也在标题中使用了“驳斥”。上海市水务局有关人士认为,“这种说法是以偏概全、不负责任的。”这恐怕是对“政务信息公开做强制性要求”的严重不适应。
    3月15日,新华社上海发表电文报道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焦扬的表态“上海饮用水水质完全符合国家标准”,并用数字说话:上海市中心城区的供水水质四项主要指标(余氯、浊度、细菌、大肠杆菌)合格率达到99.95%(建设部考核要求为98%),35项指标综合合格率达到99.92%,高出国家指标3.98个百分点。 但她又不得不承认“个别地方出现的自来水发黄,主要是水管老化产生的铁锈,或饮用水完全达标指责以偏概全不负责任者是新安装的水管质量不够好”。 或许,真相并不仅仅这些。
    
    信息公开,信息传播自由,是民众要知道真相,要知道谁应该负责任,谁能够对人民负责。英国爱尔兰作家、1925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萧伯纳有句名言,“自由意味着责任,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人惧怕它的原因。”(自《革命家箴言》)很多人在引用这段话的时候,往往是只取前半句,把后半句给扔掉了,结果我们身边的大多数人似乎很不喜欢自由,并扔掉自由,扔掉责任,接受愚昧。一个不要责任的人,也就是一个不要自由权利的人,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人,更是一个扭曲社会而非公民社会的产物。萧伯纳还说过,“权力不会使人堕落,然而,当傻瓜掌权后,他们却使权力堕落。”换句话说,我们的政府不能教育人民成为不要自由并扔掉责任的人民,而是教育和培养人民成为政府的监督者。
    正如事实为自己说话一样,人民需要用事实来说话,用说话来了解事实真相--虽然有些真相比较残酷,比较可怕。如3月15日,四川省广安市岳池县一艘农用船非法载人,在嘉陵江支流酉溪河(非通航水域)翻沉,造成28人死亡。1月13日,河南省南阳市新野县新甸镇魏湾村一艘农用船非法载人,在白河与溧河交叉处翻沉,造成12人死亡。交通部介绍,今年以来,全国水上交通安全形势总体稳定。1-2月份,全国共发生运输船舶水上交通事故41件,死亡26人,分别比2005年同期下降46.1%、72.6%。但是,农用船等非运输船舶非法载客现象比较严重,已造成多起重特大沉船事故。
    按照中国的安全生产规定,三人以上死亡的事故就要报告中央。按照打造透明政府的需要,还应该通过媒体同时向人民报告,因为仅仅在事故后发几个紧急通知是无效的,不起作用的。政府,不但要随时报告事故发生,还要随时报告处理结果,哪级官员还负什么责任,就该哪级承担。否则,透明政府和阳光政权就会成为形式,成为“认认真真走过场”。
    国家安监总局公布的一起安全生产简要显示,仅2005年12月5-11日一周时间,就发生一次死亡10人以上特大事故4起,死亡和下落不明162人。其中,12月7日,浙江宁波市象山县所属一艘“浙象渔运079”(载船员20人)在台山列岛以北约20海里处作业时,船体进水沉没。经抢救,4人获救,造成3人死亡,13人失踪,属于渔业船舶发生重特大事故,但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目前还没有人为此承担责任,还是“例外”,似乎我们政府的效率和政务公开一样都是慢半拍的。
     早在2003年5月,也就是本届中央政府第一年的时候,国务院有关会议要求各部委加快推进信息公开步伐,但进入第四个年头,从全国来看似乎刚刚开始。广州市政府是2003年初率先实施《广州市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之后上海、湖北、吉林、江苏等省市以及国土资源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中央部委也先后制定颁布政府信息公开方面的法规、条例、办法等。2006年1月1日,中央政府网站正式推出,使公民参与公共政策的议程设置成为可能,而政府也通过网站来了解社情民意。目前,媒体反映信息化建设还在税收、工商、海关、公安等行业系统取得阶段性成果。
    
    政府信息公开,促进政府信息资源开发,解决部门间互联互通、资源共享的瓶颈问题,必须有人民群众在后面逼着才有大的进步。市场经济,就是法治经济,需要法治政府,高效政府,透明政府,因为随着行政体制改革的深入,必须打破信息资源垄断,逐步提高政务信息资源的共享水平,提高政府的社会管理能力和为公众服务能力,才具备执政资格,才取信于民。
    政府信息公开,意味着政府对人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报载,当前已进入大中专毕业生就业求职的高峰期,一份关于“2006大学生就业力调查”的报告显示,目前“零工资就业”的人已占被调查者的0.8%左右。这一现象已经引起了各方面的关注。据统计,2005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人数再创新高,达到338万人,总人数比2004年增加58万人,大学生就业形势愈发严峻。
    大学生近1%“零工资就业”,就等于有一部分人“白干活”,而且还要不惜“牺牲”原应享受的社会保障待遇,不再要求用人单位尽他们应尽的义务,比如他们不要求单位缴纳养老保险、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主动牺牲保障”。这个现象是明显违法的,违反劳动法,政府应当制止,并强制用人单位为劳动者依法提供必要的保障。
    当然,这个背后有可能出现另外一种状况,用人单位若关闭用人的大门,又能怎么办?这个时候,政府应该作为什么,不应该作为什么,就需要信息公开和公众监督了,政府不能再把这个责任反推到社会。
    以往老是说,“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现在教育出来人才了,孩子也长大可以就业了,反而这些人成为包袱或者负担了,这难道仅仅是扩招的原因吗?扩招肯定有问题,但政府现在应该干什么呢?政府不能站错位置,是现实在逼着政府作为,政府应该引导社会消化这些人力,为他们创造就业条件。不能不说,政府若不称职,这样的政府就是“例外”的政府了,是过不了民众监督的透明政府这一关的,也赢不得广大民众的信任,恐怕是倒退的政府。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米洛舍维奇一生中了专制和暴力大多的毒
  • 昝爱宗:可惜国务院已经内定白岩松代表CCTV向温家宝提问
  • 昝爱宗:请人民日报华盛顿记者唐勇拿出点勇气
  • 昝爱宗:中国最大的非政府组织(NGO)是盲流
  • 昝爱宗:元凶必须承担责任
  • 昝爱宗:全国“两会”期间致中央政府总理的公民建议
  • 昝爱宗:赵勇被扫出团中央大门,不是下放是败逃
  • 昝爱宗:鱼有没有“鱼权”或鱼类的自然法则
  • 胡启立和周强成为两种不同的人/昝爱宗
  • 昝爱宗:“冰点”变污点,意味中国倒退三十年
  • 昝爱宗投诉:盗贼将我老家藏书及财物洗劫一空
  • 昝爱宗:1989年的这一天
  • 昝爱宗:老乡,你难道就这点出息吗(12月13日的诗)
  • 昝爱宗:那枪口,正指向谁?(12月12日诗)
  • 昝爱宗:永远的宾雁—沉痛哀悼在美国去世的刘宾雁先生
  • 昝爱宗:一个“忠”字:以一人之嘴堵亿万人之嘴
  • 昝爱宗:五中全会结束,看中国如何应变未来?
  • 昝爱宗:何时共产党里也有了“反动派”?
  • 昝爱宗:人死不能复生,真相不容掩盖
  • 昝爱宗:武大美学博士炮轰流行文化的“美学暴力”
  • 昝爱宗:政府有钱埋单,岂不用净花光?
  • 昝爱宗:替美学博士吴志翔谴责那些不付稿费的不良报刊
  • 昝爱宗:只准孩子们姓“党”姓“国”的背后
  • 公安派出所到昝爱宗安徽原籍调查
  • 昝爱宗:鸡去狗来,我们期待大吉还是继续苟活?
  • 昝爱宗:小议李瑞环捐出五十万
  • 昝爱宗: 为32岁刘小兰遭商场众保安打死志哀
  • 昝爱宗:与高智晟律师简单通话
  • 昝爱宗:金正日访华是“半吊子工程”
  • 昝爱宗:中央电视台,请别为“中央”丢脸
  • 昝爱宗:浙江高官史久武到底是死给谁看的?
  • 昝爱宗:声援余杰:迫害公义的人你们为自己酿造苦酒
  • 昝爱宗:反动大学以学生为敌!--南京教育当局谋划2005年版“四一二”事件
  • 昝爱宗:2006年人民日报元旦社论《伟大的开局之年》缩写与点评
  • 昝爱宗:2005年感动中国的年度人物当然是杨茂东
  • 昝爱宗:代《人民日报》起草2006年元旦社论
  • 昝爱宗:圣诞之际上书胡锦涛主席呼吁实行宪政
  • 昝爱宗 :爱—献给我的朋友,以及特别的祝福给陈光诚夫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