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教科书问题说开去/梁辛
(博讯2006年3月13日)
    中国著名传记文学作家叶永烈先生最近著文指出:“中国也有教科书问题”!这是他从《姚文元病亡》这条新华社电讯引发的感想。他认为姚死讯引发的一系列怪现象,凸现了中国教科书问题。叶先生在文中说,有些年轻人最初竟不知姚文元为何许人;听说他是“四人帮”的一员,便问:“‘四人帮’是哪四个人?”这种怪事,都缘于中国的新闻出版部门对有关“文革”的文章和图片严加控制,特别是进入21世纪尤甚。又如,巴金逝世,媒体发表纪念文章,都回避了其晚年最大的心愿——建立文革博物馆,原因即是当局严令禁止涉及这个敏感话题。于是乎就产生了文革“发生在中国”而“研究在海外”的咄咄怪事。若追溯到延安整风和建国后的思想改造、整风反右,媒体更是语焉不详,噤若寒蝉,避讳犹恐不及!
     说怪,也远不止这些现象。如今,在中国大陆的高等学府里,人大的学生不知葛佩琦为谁?北大学子不知聂元梓做过什么事!现在的大学生,早已经不是16年前的大学生。可见,近代史和现代史在这些同学思想上出现了断代甚至于空白。
     人们至今谴责日本国篡改教科书,说他们是贻害青年,祸心不死。其实,他们的书上并未从历史上抹去曾经发生过的事实,只是掩盖了战争的本质,例如,把“侵略”轻描淡写说成是“进入”;不提对华的野蛮肆虐,否认“南京大屠杀”的规模和受害人数,而已。这种教科书是日本右翼分子搞的,其作用是极有限的,因为多数学校可以不选用它。 (博讯 boxun.com)

     然而,炎黄子孙们却远比大和民族的右翼势力精明。我们不在细枝末节上费工夫,干脆大刀阔斧地割断历史,硬是抹掉了曾经发生过的史实。建国以来,只宣扬“三代领导核心”的“光辉业绩”,而有意忽略从华国锋到胡耀邦、赵紫阳的那段历史。似乎那段时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从书本获取知识的学生们,自然无从知晓真相。
     因此就出现了当代青年(除专攻党史研究的学者)对自己国家此前发生的事茫然无知的怪现象。他们不知道张志新、林昭、遇罗克,不知道刘宾雁;你若问他们最近逝世的张中行、叶至善是谁?也许没几个人能回答上来。但是,你若提到章子怡、刘德华或“超女”什么的,则会如数家珍地向你介绍所知的情况,甚至包括他们的“星座”。这都应该归功于官方“舆论导向”的功效!让人们忘记过去,忘记国耻、党耻、家耻,而盲目陶醉于“自我感觉良好”的精神状态!
    
     但是,纸里是包不住火的。你越想掩盖的事,人们就越想探索其真相。这叫做物极必反,欲盖弥彰。最近,北京正开“两会”,舆论控制又见加紧,不仅要控制住你的嘴巴,还要限制你的眼睛和耳朵。打开互联网,常遭遇“找不到服务器”,原来是国际互联网被掐断。这无异于给了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副局长刘正荣一记响亮的耳光!2月14日这位副局长信誓旦旦地扬言:“中国公民可以自由使用国际互联网。中国大陆与境外的信息沟通是顺畅的。”究竟是刘局说话不算数,还是网络的畅通与否不归新闻办管,那就不得而知了。
    
     记得当年罗斯福曾经提倡过“四大自由”,其中有一项“免于恐惧的自由”。起初人们还不大理解:“恐惧”是一种心理状态,怎么成了自由的障碍了呢?如今,逐渐体会到,精神枷锁是一种压力,使你惶惶不可终日,提心吊胆过日子,谨小慎微,唯恐犯忌违禁,随时有飞来横祸之虑,确是一种痛苦的折磨。这方面的例证俯拾即是,就不列举了。这也是中国长期封建历史造就的。早在秦时就有“偶语者弃市”之恐惧。如今你生活在明处,而那些忠贞的以无产阶级专政为己任的人,随时都在窥测和审视着你的思想言论。所以说,要争取 “免于恐惧的自由”也非易事。中国人的人权概念是“生存权”,即吃饱穿暖可以无忧。把人比作动物,豢养出一群没有灵魂、没有思维能力的行尸走肉,或者培养像和珅、李莲英之类只会鹦鹉学舌的佞臣,就能够构建和谐社会吗?
    
     毛泽东说,“共产党的哲学是斗争的哲学”。强调阶级斗争,总在防备“阶级异己”在窥伺自己的政权,有朝一日取而代之,于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除反映当局的缺乏自信外,还表现了他们的无知,以为只要堵住知识分子之口,施行愚民政策,即可保平安无虑。殊不知中国人民有一定的传统保守思路,并非喜新厌旧,见异思迁。只要你让他过得去,他就不会造你的反,除非忍无可忍。大清朝腐败,改良派康梁变法,仍寄希望于君主立宪。此路不通,才有孙文的民主革命。民国出现腐败,人民寄希望蒋氏能实现联合政府。实在不行,只好推翻他,改朝换代,寄希望于中国共产党。这形成一条规律:物必先腐尔后虫生之。物极必反。这就是为什么国人拥护改革开放,反对因循守旧甚至倒退的原因。无视这一点,就难免错估形势,重蹈历史的覆辙,非靠改朝换代别无选择了。君不闻 “坑灰未冷东山乱,刘项原来不读书”么?就是说,被严密管制的知识阶层,不会是当局的隐患;真正威胁腐败政权、最终揭竿而起的,偏偏不是这些读书人。历史就是这样!
     (2006年3月12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掩耳盗铃 与文过饰非/梁辛
  • 从另一角度看“天价医疗费”事件/梁辛
  • “禁”改“限”,考验“首善之区”民众的公德心/梁辛
  • 解禁烟花爆竹闹京城/梁辛
  • 从金正日访华的报道 看中国的新闻封锁/梁辛
  • “不会比国民党更怀”?/梁辛
  • 闲话“指标”/梁辛
  • 小胡是第四代“核心”吗?/梁辛
  • 梁辛:“舆论监督”与“监督舆论”
  • 梁辛:蒋彦永无恙
  • 梁辛:“和谐社会”面面观
  • 梁辛:“新闻自由”与“舆论导向”
  • 梁辛:求疵录——画蛇添足
  • 梁辛:“凉心”面对“保先”
  • 梁辛:“保先运动”与中共意识的忧患
  • 梁辛:质疑蒋彦永“泄密”
  • 历史靠人民来写/梁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