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玉祥:制度不改,三农无望
请看博讯热点:2006两会

(博讯2006年3月13日)
    两会年年开,年年有热点。今年的两会好象又产生了很多的热点。其中"三农"问题是热中之热。这种会议虽然没有几个农民能够参加,但那些政府大员和"专家学者"还是一样在大谈"三农"问题。他们又在高谈什么"改善农村产业结构"和"增加农民收入"了。

    我觉得对于这样的"老声重弹"的会议,农民们已经听得发腻了。对于农民来讲,这重有着诸多"热点"、"焦点"的"两会",还不如对有着几个包袱(笑料)的一场"春晚"感兴趣。

      三农问题虽然"年年讲,月月讲",但是,在现体制的政治背景下,即使再讲二十年,也不会从根本上解决三农问题.政府一而再再而三的政策许诺,带给农民们的也只能是"今年盼着明年好,明年还是破棉袄"的失望。 (博讯 boxun.com)

    对于"三农"问题,我再也不想沉默了。我这个农民的儿子觉得自己很有必要为中国农民为中国政府写点东西了。如有可能的话,也请那些坐而论道的"专家"大人和那些只是举手工具的"代表"们仔细看看。看看你们附从的政府增加农民收入的动机是不是对头,看看他们的方法是不是符合中国农村的实际,看看他们的扶持措施在现体制下是不是能够行得通和走得远!同时也请大家看看我说的东西是不是才真正地切中要害。请大家看看怎么样才能真正地解决三农问题。

还是就"三农"谈"三农"。

    自湖北监利县棋盘乡党委书记李昌平上书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朱熔基提出"农村真穷,农民真苦,农业真危险"问题以来,好象中国社会才有了"三农"这个词,"三农"成为了农业、农村、农民的合称(简称)。

    不容否认,"三农"问题是一个历史问题。但它同时更是一个现实问题。因为,它的严重性是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特别是改革开放近二十年才达到了前所未有之程度的。

    不容否认,三农问题,也令中国政府十分头疼。中国政府也很"关心"三农。很久以来,一些领导人、一些专家学者,一些仁人志士,还有一些身体里流着农民血液的良心官员也发表过不少经典之论、治农之策。他们也采取过一些利帮农行动和励农之举。例如自赵紫阳开始的中共中央连续下发的不少所谓的"一号文件(江泽民时代中断)"以及每年对农业的一些政策补贴等。可是,到现在为止,"三农"问题不但没有解决,相反,"三农"的情况却越来越严重。

    为什么?治标不治本也。没有找到问题的实质所在也。三农问题的表现在农村农业农民,但本质上是体制问题,是政府的重农动机和指导思想问题!

    中国几千年以来都是"以农为本",统治者的重农思想历来已久。他们的重农情结有的远远大于中国现任领导人。但是他们一边重农,一边重税。也就是说,他们一边重农,一边夺农,他们重的只是富国强兵,他们重的只是农民之力,而不是真正重视农民之利。可想而之,在这种重农指导思想之下,重农的结果只能是越重之越穷之。"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即是真实写照。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统治者更是人为地将中国社会一分为二,活剥国民整体,实行"一国两治",构建了一个极不合理的、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的歧农夺农政策与之相比都相形见拙的城乡二元社会结构体制。导致了严重的社会经济不公,使得农民在资源使用配置、在财政、税收、金融政策,在教育和社会福利等诸多方面与其他阶层形成极大反差。政府制定了很多要求农民为国家和社会做贡献的政策,却极少考虑到让农民共享社会成果。以至于目前的中国社会,从阶级阶层的角度看,农民有了严重问题,从行业产业的角度看,农业有了严重问题,从地区区域的角度看,农村了有严重问题!

    目前的中国社会,存在着两个明显的特点。一是城乡和东西发展不平衡。从城乡看,人口大头在农村,小头在城市,可是经济总量的大头却是在城市而小头在农村;二是社会地位不公。农民政治上的主人公地位,经济上的市场主导地位,都没有得到丝毫体现。农民社会生活中的国民待遇严重缺失。政府虽然搞了一些家庭承包,村民自治,但是由于二元经济的社会制度没有彻底改变,加之村级组织多由政府控制,使得农民在实际上根本没有市场自主权和政治参与权。

    "三农"问题是农业农村农民问题,但其本质的问题是人权问题、制度问题和政策问题。

农民问题。

    农民作为农业的主体、农村的主人,所以农民问题是三农的根本。

    现在的中国,农民还没有被看成是一种职业。农民甚至连一种身份都不是。在国民待遇上,中国政府实行的是市民和农民的双重标准。政府实行的是一种阶级歧视、重工轻农的双重政策。这种政策使得农民在政治上没有地位,在经济上深受剥削。以至农民根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人的内涵。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研究报告》中,把中国社会分为十大阶层。农民这个中国社会中的最大的阶层,仅次于无业游民而排名第九。所以,三农问题,从本质上说是因为不尊重农民,不重视农民和不能正确地对待农民,不给农民以合理的人权造成的。

    政府一方面觉得要"重视"农民,一方面又害怕农民。他们一方面想借重农民的力量发展生产、富国强兵,一方面又害怕民力担心农民富裕觉悟造反。所以,他们在夺农的基础上又采取了各种愚农和压制政策,千方百计地要农民安分守己做"顺民"。他们要的是"使由之",而不是"自由之"。直到现在,农民还不能有自己的组织。政府害怕这个社会中最大的阶层会不稳定,所以极力控制农民协会等团体的成立。不光如此,政府对于农民的权利要求、对于农民的上访维权行动又多采取打压政策,惟恐"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另外农村基层乡村干部横行乡里,大量搜括民脂民膏。加之农民自身处于"二等公民"地位,对各种公共福利,教育医疗,文化金融等可望而不可及。以至形成了他们所谓"工人在九天,农民在九泉"的不公局面。虽然某一段时间政府也给农民一些"甜头",但接踵而来的却往往是不断加重的各种负担,苛捐杂税多如牛毛。"无数大盖帽围着一顶破草帽"。压得农民苦不堪言。"水田旱田责任田其实不甜。

      长期存在的这些国民待遇问题、农民的人权保障问题,给农民造成了一系列极为严重的后果。再加上国家每年从农村拿走近六千亿,城市化进程中(光低价征地)又从农民受中拿走两万亿。农民实在苦不堪言。而农村的公共发展事业本来应该是国家投资,政府却往往又以"人民事业人民办"的方法转嫁给农民。农民始终是愚弄和掠夺的对象,始终是社会的弃儿!

    刚刚开始的农村选举,农民也没有多少权利可言。县乡(镇)一级政府过多干预村民选举,各种指令和贿票的泛滥使得村民选举成为过场。村民选举徒有其名。

    在政府职能方面,也没有实现真正的思想转变。政府部门不是在培育地方产业,教育引导农民,帮着农民在发展经济和找市场上着眼,而是满天下地去"找商引资",以农村廉价的土地和劳动力资源为代价去换取"外商"对当地财富的疯狂掠夺。

    以江苏省泗阳县为例。从客观上说,泗阳县的土地资源,粮食资源、林木资源、酒业资源都相当丰富。传统的特色产业也很有特色。但由于长期受极左政策影响,长期受贪官污吏的盘剥,农民们经济基础大多较差。虽然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创业,但农民们大多没有足够的钱去创业。可是,当地政府从不积极想办法在金融政策等方面对农民实行扶持,相反却想方设法到外面四处请人来泗阳"投资"。他们大规模建设工业园区,画地为牢,大搞形象工程。各乡各镇,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都强行摊派了招商任务,甚至连教师都规定了硬性指标。他们通过各种渠道找来"投资者"。可奇怪的是,政府在"引资"的同时,还要向这些所谓的投资者提供贷款。让人搞不懂他们是"招商引资",还是"找商投资"。

    一些弄虚作假的老板们正是看准了当地官员的媚外心态,几乎全部是谎报投资规模去骗取贷款。实际情况往往是,这些"老板"带来的钱不多,骗到手的钱却不少。更有甚者,有的人干脆将钱骗到之后,一走了之。

    泗阳县政府为了附庸风潮,强行征用农民大片土地,将大面积的良田划为工业用地,将将农民的土地强行"农转非",以每亩一万多元的低价甚至是免费提供的方式转让给这些老板。而这些所谓的老板们,看好的就是这些不可再生的土地资源,有的老板干脆光圈土地不生产,坐等土地涨价再转手出让赚取差价。与此同时,一些老板为利益所驱使,还对当地资源极尽破坏、对当地农民极尽苛刻之能事。他们破坏自然生态,污染人文环境(当地政府规定,宾馆饭店、娱乐场所、洗头房、歌舞厅不准执法机关介入,以方便和保护外商),极大地浪费了当地资源。

    虽然有的老板门在依靠当地的廉价劳动力和廉价资源赚了钱,但他们并不是将钱用在当地,他们也并不是将资金用于发展当地的医疗、服务、建筑和其他产业。他们大多存有临时心态,在政府那优惠政策到期之前,往往就提前结束经营活动,将资金转移。所以他们给当地带来的不是财富的再生链条和可持续发展的后劲。到最后,政府所得到的往往是当时的政绩和日后的一片废墟。可是,农民则白白地牺牲了土地、环境、长远利益。

    在这种长期的愚农和夺农政策之下,农民素质普遍底下,他们大多麻木无知,极少关心国家大事。他们在经济全球化和知识经济的浪潮中无所适从,他们普遍没有发展眼光,他们更加缺少市场意识。信息化、知识化、全球化令他们无所适从。

    环境的严峻,自身的不足,成为了制约农民发展的难破瓶颈。除了年轻一些的出门打工以外没有任何能力去发展经济增加收入。即使有少数人有想法,却有因为金融歧视与政策限制而难以实现。

      农民自身不能发展,又没有自己的组织,他们没有任何权利,不能自主地选择产业组织市场,还不能有效到维护自身的利益,他们靠什么增加收入?政府那区区三千亿四千亿?,对于八亿农民来说,能够算钱?何况这个三千、四千亿还不是直接补贴农民,直接到送农民手中的。它还包括抵税、产业支持,公共事业投资等!所以我说,政府的思路不改,永远没有农民富裕的那一天!他们的人权得不到保障,要增加农民收入也永远是不切实际的幻想!我退一万步做个假设:即政府有心养活农民。可这个不让农民有财富再生机制,严重扼杀农民创造性的制度之下,我们这个尚属于"第三世界国家"怎么可能养得起它的八亿农民?即使把八亿人给美国,美国政府也会吓得神经失常!

农村问题。

    农村是农业和农民的载体。农村资源丰富,具备一切工业化城市化发展的条件。世界上不论哪一个现代化的城市,历史上也都是农村。发展不好农村,建设不好农村,没有任何理由。如果有,也只能是社会制度原因造成。因此,农村问题就是社会制度问题。

    客观上说,农村问题也是一个长期的历史问题。农村承载的人口太多、人均占有的可利用资源太少、经济结构与市场需求相矛盾、走出去发展和自身竞争力缺失相矛盾、人与自然的矛盾突出等等,都是制约农村经济发展的客观因素。但是,我们应该看到,这些问题是哪一个国家的农村都可能存在的。现时期我们国家的农村问题,根本不是这些天然的、自身问题造成,而是政府长期以来所执行的农村政策而导致。这些问题从远说,是土改和土改以后画地为牢的城乡分割二元经济的社会结构制度造成的。这些问题从近讲,则是政府加大城市化建设和一系列不人道的重城市轻农村的歧视政策造成的。为了说明问题,下面试举农村的几个方面加以论述。

    1.农村的教育问题。由于现政府在国家教育问题上实行的是包城市弃农村的偏袒政策,农村教育大多有农民自己集资承办。农村本来就缺少资金,再加上各地政府严重地摊派和集资,使得很多地方教师的工资都发不出来,这严重影响着教师的从教热情与教学积极性.由于农村教育严重缺乏后劲,升学率极低'学费高昂,很多农民干脆让孩子弃学打工(要不然,他们就只能因教致贫,因教赤贫),产生了一大批新的文盲半文明人群。本来,教育应该是政府的事,可以广大的农村却只有无奈地"人民教育人民办".

    2.农村的经济问题。农村的种种矛盾,归跟到底都和经济有关。农村经济不单纯是农业经济,随着工业化全球化的发展将越来越多的包含城市经济的内容。而政府在金融上一味地向城市倾斜,使农村资金在长期以来极度匮乏,农村在教育、医疗、文化福利事业等方面和城市存在着极大的反差。农村经济越来越缺少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农村只有越来越穷,越来越落后。到现在为止,农村经济在我国GDP份额中还是占有很小的比例(不到百分之三十)。农村怎么实现乡镇化?中国又怎么实现城市化?如果政府一定要搞城市化,那么,这个城市化充其量也只是土地的城市化,而不是人的城市化。

    3.农村的组织问题.农村的组织管理问题是农村问题中的又一个关键问题.中国历史上的农村存在着两个管理体系.一是政权体系,一是宗族体系.他们虽然是专制制度之下的产物,但宗族自治的力量占有很重要的作用.农民们在人身自由、信仰自由,在自主职业等方面活动的空间很大,农民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也得到了有效的发挥,历史上流传下来的很多成就很高的民间工艺与发明就充分地说明了这一点.而现政府出于维护政权和统治的需要在农村设立"党的基层组织",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农民思想简单,单一,他们如一盘散沙,孤立无助。政府严厉控制农民在社会和经济生活的各个领域。党组织不为农村的公共事业,生产发展负责,而只负责收取提留、户籍管理、计划生育、催粮、罚款、出工、监视信仰、防止信访和组织群众学习中央文件。农民在择业、迁徙、信仰等各个方面受到严格限制,没有真正的人身自由。

    4.农村的土地问题。土地是农民的命本,是"三农"的载体。土地的根本问题在于它的所有权问题。人类发展的历史表明,只有土地所有者才能最有效地支配和经营土地,也就是说,只有产权明晰才能使土地的价值得到最大限度的保值与增值。土地的个人所有,在历史上是经常见到的。就是在现在,它也被很多国家所广泛采用。2002年,俄罗斯通过了《农用土地流通法》,农民不仅对土地拥有所有权,而且土地还可以自由流通和交易。这个法律的实施,使得长期以来俄罗斯农业这个最不受重视、效益最底的产业一下子成为了最能盈利和最有发展前景的部门。目前俄罗斯对农业的投入产出比高达1:5,一些大的食品公司、石油公司都积极向农业投资,俄罗斯正在通过土地的自由流通解放农民,吸引大量的优质资本投资农业。

    可是,我们国家实行土地的国家和集体所有制度。将土地牢牢地控制在国家和政府手里,以方便他们自由剥夺农民,自由地将土地占为己有。虽然在形式上搞了承包,看起来承包权在农民手里,但事实上却仍然在村乡和县一级的政府手里。他们只要想占地、用地、卖地,便可以毫不费力地将成百上千亩的土地征用。他们从中吃好处,而让农民吃大亏。更为严重的是,有些地方抢在"开发"之前征地,"合法"骗取天文数字般的土地差价。而农民对土地的收入和利润收益的分配既无知情权又无支配权。农民中如有不同意或敢于反抗者,政府就动用警力抓人关人。土地对于农民来说,好象是为人代养的孩子,虽然很疼很爱,却也无可奈何的知道,那毕竟不是自己的骨肉。

    起初,政府为了加快工业化进程,先是规定农民不能进城,将农民紧紧地控制在"广阔天地",强迫农民在土地上创造大量的财富去为工业化积累原始资本。农民不能有任何经商和经营副业的自由。造成城乡体系急剧断裂、农村市场极度封闭、农村没有任何活力。当时的农民如果能够搞个什么"农转非,若非祖上积德,实乃万难不易之事。可是到后来,政府又提出了加快城市化进程和加快各地城镇建设的要求,他们又相反地要求农民都成为"居民"、要农民都成为"城里人"。好象是农民的地位一下从九地到九天,一下子可以扬眉吐气的"农转非"了。其实,农转非的不是农民,而只是土地。

    政府的这种政策虽然符合"潮流",在理论上也说得通,但在实际和实践上却不符合中国是实际,它对于农民来说又很可能又是一场灾难。至少说它决不是农民的福音。

    我们国家大规模搞城市化还没有形成它成熟的前提条件,实践它的机制也还没有成熟。要搞城市化,就得让农民切实的过上与城里人同样的生活和得到同样的待遇,否则,以牺牲农民利益和农村土地为代价的虚假城市化对于农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可眼前的现实告诉我们,新时期席卷全国的圈地运动是何等的惊心动魄!到目前为止,据官方公布的数字,仅03年,全国被证土地就多达4000万亩,有近五千万农民失去土地(以后每年还将有200多万的农民要失去土地)。很短时间之内,许多农民变成了"种田无地,上班无岗,低保无份"的无业游民。失去土地的农民靠的是什么生活?他们的子孙后代靠什么生活?他们没有福利待遇,没有养老保险,他们又不能随便融入城市享受市民待遇,他们的未来在哪里?请问,在人类的城市化进程中,世界上哪一个国家这样迫不及待的掠夺人民?如此这般的思维错乱之下,大喊兴农,大喊农村产业结构又怎么实现!?

    此外,还有农村的金融、税收、医疗等方面都存在着几乎病入膏肓的问题,他们也都和如上所列举出来的几个方面一样,是政府的的歧农挤农政策造成的。

农业问题。

    农业是人的衣食来源,生命之源。它与人类最早相伴而生的,具有极强的生命力。人所共知,农业讲"天时"、讲"地利",但更需要讲"人和"。农业问题最关键的是人。我说的"人和"不仅仅是人际关系,还包含着人与天地的和谐,包含着尊重自然规律。但她更包括着包含着统治者对农业对农民的重视。

    当然一提到要对农业和农民重视,可能有些人有会象他的祖爷爷毛泽东对当时提意见的梁漱暝那样,"我们搞了这么多年农民问题还不如你"?

    其实不然,政府重视农业往往是在粮食减产不能保障供给,或是在饥谨威胁之下才思农重农。一旦丰衣足食之后,则又掉以轻心,轻农弃农。记得当时的朱熔基总理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曾得意的说,中国的粮食即使不生产也可以够吃3(?)年了。由此可以看出他们的重视农业的心态与动机。我们的农业的任务难道就是为了保障糊口的吗?诚如斯,那农业的发展和农民收入还要不要?

    现代农业已经与传统的农业不同,它对劳动者的素质和智力有了更高的要求。智力劳动是一种创造性劳动,主要体现在科学技术的开发与应运。体现为经营管理个开发和创新,可是,人的素质怎么才能提高?政府采取了那些措施来提高劳动者的素质了?学习中央文件,贯彻领导讲话,那可以提高农民素质?

    劳动密集型在传统农业的是法宝,而在现代农业、集约型农业成为潮流的情况下则普遍被抛弃。政府又采取了什么措施提高劳动生产力和分散富余劳动力?难道就是任由农民自发地弃农进城和大片剥夺农民土地?

    大家都知道农业要现代化、国际化,产业化、市场化。路子很多渠道也很多,很多地方也已经有了实践,但是总是困难重重,收效甚微,根本无法健康的发展,其原因归根到底还是制度和体制在挚肘。

    农业是生存问题和温饱问题,但同时也是政治问题。历代统治者,关心的不是表示民生死活,而是江山稳固。只至现在,政府"为人民服务"的动机也还没有真正改变。传统中农业出现问题,农民靠的是"老天爷土地爷万岁爷"。我看现在的农民如果出现问题,我们的"万岁爷"根本靠不住。

    解决三农问题,不是没有可能,即使积重难返,也可妙手回春。当然它有个前提,那就是政府要切实改变错误的重农思想和重农动机,真正改变现行的农村社会制度,在根本上扭转重城市轻农村的惯性思维,彻底转变为了稳定而重农的统治思想,统筹城乡发展,给农民以真正的国民待遇,以人为本,尊重人权。

    在此前提下,国家还要再将三农战略提到一个更新更高的高度。树立危机意识。城乡并重。即使牺牲一些发展速度也要给农民和城市居民同等的社会福利待遇。要真正让农民得权、得利、得教。废除户籍制度,大力推行乡村教育。大力营造尊敬农民,尊重农村,尊视农业的社会氛围。彻底清除不人道的收容遣送和克扣虐待民工现象,给进城农民与市民的同等待遇。取消教育赞助费,给农民子弟平等的受教育权。在农村,要废除土地集体所有制度,实行土地私有,以调动农民种地养地的积极性。走工业化发展农村经济的道路,实行多元化的发展战略。加快发展城镇化的步伐。要废除现行的封建意义上的人头税、人亩税,统一城乡税制。加强农村金融改革,加大国家的补贴力度,增强财政支农实力。完善支农资金的管理体系。本着优先发展农村教育的原则,大力推进农村素质教育。废除农村村级党组织,建立真正的村民自治体系。加大对农业的投入,走市场化、企业化的发展道路,建立开放、统一、竞争和有序的现代农村市场。建立国家宏观调空但主要有市场调节的粮食购销体制。完善社会化服务。真正地将农业推向国际。

    总的说来,世界上没有办不到的事,只有不敢办的事。只要政府敢于破立,敢于改变现行制度,真正依靠人民,真正关心三农,就一定能够在不久的时间内彻底改变中国的三农面貌。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象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伴随着潇洒的动作而喊出的:"我们的目标一定要达到,我们的目标一定能够达到"! _(博讯记者:路明)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不走公社化的社会主义(集体经济)道路,“三农”只有死路一条/阿顶
  • 舒建军:清开“三农”壅塞的言路
  • “城乡两制”是“三农”问题的核心
  • 改革体制才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Ronny
  • 水镜评:中国三农问题要从根本解决
  • 张洞天:中共为何视‘三农’问题如命
  • 何清莲在二OO三年「中国三农问题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
  • 余世存:李昌平和三农问题的绝路
  • 中国专家谈三农问题
  • 邓大才:解构“三农”问题
  • 中国出台一号文件解决三农问题
  • 郭飞雄: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改革中央集权制
  • 郭飞熊: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改革中央集权制
  • 中国“三农”受关注但解决困难
  • 中共发一号文件有意解决三农问题
  • 明年中央一号文件锁定三农 更深层变革正在酝酿
  • 中国三农问题要从根本解决
  • 改革开放后关于“三农”问题的6个“一号文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