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读刘荻小姐《我为什么不绝食》有感/赵津
(博讯2006年3月08日)
    刘荻更多文章请看刘荻专栏

    2月26日就读到了刘小姐的这篇文章,本来当天就想写些东西,但因有事耽搁,所以一直拖延到今天。

     此前不久,丁子霖女士给高智晟律师写了公开信,这封公开信刚一露头遭到就袁洪冰先生的置疑,袁先生所述观点,也正是我想说的,所以就不再重述,只说刘荻所说观点说一点我的看法。 (博讯 boxun.com)

    我与刘小姐年龄上相差无多,但是终究是生长在不同的环境中,在农村底层残酷环境里长大的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很好地理解《人民日报》政府大院长起来的刘小姐的感受和观点。这不是人为地划线(尽管这个线在刘小姐心中也许本来就有,但我不。)我只是想说,处境不同,对问题的认识也会有差异。不是吗,在我看来,民主是人类目前最进步的理念,是人类进步的必经之路,而刘小姐认为民主扼杀自由,其大作《炮打民主──我的一张大字报》第一句就赫然写着“民主是如何成为一种剥夺自由的反动力量的”,文章最后又说民主“已经成为了剥夺公民自由和反全球化的反动力量。”这样大胆和无所顾及的说法,我甚至在中共的御用宣传媒体上也不曾听闻。

    甘地发起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并不是由于甘地处于强势地位,如果当时的统治者也如中共一样采用大屠杀的对策,也许甘地一样不会成功。在1931年9月甘地应英国BBC广播电台之邀发表演说《我邦之呼吁》,其中他提到“我们认为支配残酷的动物界的规律不应用来指导人类。这种规律不符合人类的尊严。“这才是甘地不合作运动的真正原因,同处于强势或者弱势没有直接关系。换句话说,非暴力仅只是一种选择,一种任何人都可以做出的选择,是原本处于弱势的被奴役者对不道德的暴政的反抗方式的选择。如果按照刘小姐的说法,那么在南非的反种族歧视斗争,妇女和儿童就没有资格参加了。软弱者能够勇敢的站出来反对暴力,这是人的本能,是让人们感动和敬佩的行为,他们在形体上是弱小的,在道德上却是强大的。怎么就会和“小孩子用不吃饭来要挟父母”、“青春期的少女因受到父母的管制而感到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生活,所以只好控制自己的进食和身体──最后常常导致神经性厌食症”联系在一起了呢?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绝食和杀人没有必然联系,但是,在一个靠恐怖和暴力维持的社会里,绝食和杀人之间就可能产生联系──就象“6.4 ”一样,任何对统治者的不合作和对暴力的反抗都可以构成杀人的理由。春节之前高智晟就已经长时间被盯梢了,并多次处于生命危险之中。正是由于高智晟和国内外众多正义之士的努力,使独裁者在迫害高智晟时不得不顾及政治成本,才使高智晟处境变得相对安全。几年前,中共在招开十六大前夕,无端抓捕刘小姐,国内外曾为此事掀起声势浩大的救援行动,刘小姐因此而成为国内外知名人士,顺利度过危险期而成为中共标榜自己宽容、开明和言论自由的特例。没有那次声势浩大的救援行动,刘小姐只能是钳制言论的牺牲品,就象当前失踪的绝食人士一样。刘小姐对此知恩不报倒也罢了,怎么能忍心把高智晟置于孤立无援的地位上呢?当然,刘小姐有权选择绝食还是不不绝食,不管这个理由是自己更理性还是胆怯;是受不了这个苦还是根本就不同意绝食者所追求的理念;抑或是如刘小姐所说的分不清是绝食还是神经性厌食,都应该受到尊重,但是,要不要把这些想法大声喊出来,要不要招摇不也是一种选择吗?毫无讳言,在这维权最关键的时刻站出来泼冷水,以消减绝食产生的作用就是让人感到不舒服。

    “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就是现在中国人的生活写照。如果这样的局面仍要继续,恐怕我们也要像生于几千年前的陈胜、吴广那样问一句:“等死,死国可乎?”况且,现在的事实也证明,正是由于高律师的抗争和各界的关注才使得他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受到更大伤害。

    在绝食的整个事件中,从来没有一个国内媒体参与报道,这个刘小姐说对了,这是事实,如果国内媒介能够跟进,我不知道绝食还有什么意义——舆论自由了,新闻也自由了,政府有公众的监督了,我们可以通过正常的途径解决所遇到的问题,还用绝食吗?绝食其实是没有选择的选择。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海外媒体一直热切关注,对政府压力很大,这从他们抓人之迅速可见一斑,很难说不会对“对政府决策产生影响”。同时,我也不赞成说高律师犯了什么兵家大忌的说法,有背后这么多支持和关注的人在,谁也不能说高律师是孤军深入,再说,即使是孤军深入又当如何?当年林昭、张志新、遇罗克等都是在是在“孤军深入”我们能说他们的努力没有意义?

    中国人是很有智慧的,在适当的时候要他们做出一个明智的决定甚至不需要一分钟的时间,况且,人看一切都是不可变的,而神看一切都是可变的。(首发《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荻:炮打民主--我的一张大字报
  • 郭国汀:为刘荻女英雄辩护吾当仁不让!
  • 刘荻:自由,请神容易送神难
  • 刘荻:致爱国人士和自由民主人士的公开信
  • 刘荻、赵达功谈中共抓人
  • 樊百华:踵刘荻说说“无政府主义”吧--兼与王怡对话
  • 刘荻:炮打民主--我的一张大字报
  • 刘荻:部落中国
  • 刘荻: 今天我们该怎样对待政府
  • 刘荻:谁来保卫我们的规则
  • 刘荻:不锈钢老鼠上网记
  • 孙文广:致刘荻
  • 李树波:通向请愿之路:言说的权利与权利的言说——“关注刘荻”签名请愿活动的案例分析
  • 关于“签名信定稿”——纪念“营救不锈钢老鼠刘荻签名活动”一周年
  • 芦笛:呼吁中共当局解除言论管制,“开关延敌”──欣闻刘荻等人获释感言
  • 张三一言:假释刘荻并不能说明人民有言论自由权利
  • 刘晓波:刘荻获释的启示
  • 草庵透露些关于释放刘荻案件的内幕
  • 刘晓波:刘荻获释的启示
  • 赵昕、刘荻(北京):关于为太石村刑拘村民筹集法律援助款项的公告
  • 刘荻:致爱国人士和自由民主人士的公开信
  • 刘荻被「留置」警察照片曝光(图)
  • 纽约时报报道“不锈钢老鼠”刘荻近况
  • 不锈钢老鼠刘荻享受「部长级」待遇
  • 刘荻、刘晓波软禁 蒋彦永出差 吕加平失联(图)
  • 刚刚出狱后的刘荻
  • 刘荻接受BBC中文部独家采访
  • 从刘和珍到刘荻-重提鲁迅之“纪念刘和珍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